第一季出来混我就没打算还 34

  当然看到胸罩的时候酒井咲就不自禁的一阵的脸红,买胸罩的时候是随便看
到了胸罩的样式挺漂亮的,但是此时看着胸罩的时候,却发现胸罩有些略过于暴
露了。就这样的胸罩如果穿着的话,那么和情趣内衣都差不了多少了。

  尤其是买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两个奶头的位置竟然是镂空的,然后在外面
覆上了一层粉红色的薄纱,如果整体的看来说,并不能看出什么。但是如果穿在
身上的时候,奶头的颜色和薄纱的颜色一定是不一致的。那么也就是说,如果穿
上了的时候也就一下子凸显出来了。

  想到十六号每当见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都刺激的像是一条公狗似的,所以
此时的酒井咲不自禁的把手轻轻的放在了纸袋里的奶罩的上面。就在酒井咲轻轻
的抚摸着奶罩的时候,酒井咲突然摸到了奶罩的钢丝骨架。

  奶罩这种东西为了给女人的胸部以足够的支撑,里面都是有骨架的。骨架支
撑着奶罩才能托起女人的奶子,而记得在以前的美国电影里有这么个桥段,一个
女特工开锁实在是打不开了。于是乎就把奶罩里的钢丝抽出来当作开锁器。

  不过酒井咲此时并没有想到开锁器,而是想到了另一个神奇的办法,那就是
在服装里面填充阻隔信号的东西,有这么一件衣服的话,那么就等于自己直接被
信号屏蔽了。如果要是可能的话,那么如果逃跑后直接钻进搬家公司的厢式货车
的话,那么也许就完全的逃离了基地的阴影了。

  但是想想一个在夹层中灌满铅了的厢式货车,或者是自己穿着一件灌满铅了
的衣服的时候,酒井咲不自禁的就是一阵的沮丧。如果那样的话,自己需要什么
体力才能从基地里逃出来呢?而且在哈尔滨这个地界来说,就算是有医疗条件可
以取出脊椎里的芯片,但是取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这个地界完全是中国的地盘,而现在的中方官员几乎是和日本鬼子蛇鼠一窝
了。如果要是他们串通好了的话,那么自己直接被人道毁灭在手术台上都死不足
惜的。想通了这些的时候,酒井咲又是不自禁的一阵的迷茫。

  好在这家肯德基有无线上网,可以免费的上网,酒井咲有打开了基地给自己
配备的苹果手机。打开了网页之后也不知道要搜索什么,不过再看看自己买的一
大堆的衣服,和自己对面桌坐着一对年轻夫妇。女人显然已经身怀六甲了,但是
还是薯条汉堡的吃个不亦乐乎。

  而女人明显在坐着的时候,露出了围裙一样的东西。当酒井咲看到这里的时
候,突然间想到了!如果这种孕妇防护服可以阻隔信号的话,那么自己何必守近
求远的去研究什么铅板呢?直接弄几件这样的防护服改造一下的话,只要能阻隔
信号的话,那么就可以直接的用这个东西了。

  这个东西明显比铅板要安全的多,并且不影响动作,不像是铅板那样的沉重。
就是透气性差了点而已,如果要是可以制造成一身的衣服的话,那么对自己来说
就绝对的是保护了。而且自己的手机明显是特制的,相信信号的穿透力比移植的
芯片要强大的多。

  想通了此节的酒井咲终于绽放出了笑容,然后潇洒的拎着包就直奔国贸城地
下的孕妇专柜了。记得自己刚才在国贸城的地下曾经看到过这种东西,所以酒井
咲此刻就是义无反顾的直接的杀了下去。

  还好现在距离下班收摊还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此时的酒井咲还是咬了
咬牙,然后直接又杀回了国贸城的地下三层。专门去了孕妇专卖防护服的地方仔
细的研究了起来,不时的用手机做着各种的实验,但是新的问题同时也接踵而至。
那就是自己现在一个未婚女孩,弄一大堆的孕妇防护服回去的话,那么明眼人一
眼就看出来自己的企图了。这点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酒井咲出去逛街的时候,这边石井二十五又安排
十六号进行了新一轮的实验。虽然眼前已经开始着手克隆十六号了,但是石井二
十五毕竟还是有点小急切。尤其是在给酒井咲做了检查之后,发觉自己的那东西
还未必真的能塞进去之后,石井二十五着手就让十六号做目前来说的最后一次的
实验。

  光是给十六号体检就足足花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好在基地的上面是中日
友好医院。各种数据传输上去之后,有专业的设备进行检测。于是十六号的全面
体检在两个小时之内就完全的弄清楚了,各项指标都完全的出乎意料的好。

  看着十六号的化验报告的时候,这时候石井二十五终于咬了咬牙,这次是短
时间之内的最后一个实验了。尤其是在获得牛强的基因来说,也就是能克隆出眼
前的这么一个肉球了。如果要是这次还是不能在牛强这里读取出什么的话,那么
自己就只能考虑再想别的办法了。

  关于牛强,眼前就是这么一个秘密。甚至整个基地都不清楚牛强到底是生还
是死,但是此时牛强的记忆对于自己来说,却有着出乎想象的重要性。尤其是关
于吉万山的武学的传承的方面,如果要是能获取了吉万山的武学,原本不是什么
难事。毕竟他的儿子吉东林现在还尚在人间!

  但是自己想要的却是吉万山的绵掌拳的感悟,吉东林也好,又或者是别人谁
也罢,对于吉万山的武学的感悟都是没有那么深刻。而且吉万山的绵掌拳在解放
以后完全的就把杀招全都剔除掉了,就算自己有能耐知道这些杀招,但是对于这
些杀招的使用却是缺乏那种深刻的感悟。

  所以牛强最重要的就是能感悟到吉万山的武学的精髓,尤其是现在根本就弄
不到吉万山本人的基因的情况下。所以牛强就是一个完美的突破口,一个突破了
瓶颈的武学天才。如果要是可以从中能读取到他本人对于武学的感悟的话,那么
就算是无法每个日本武士都能得到传承,但是有一个人能读懂的话,那么详细的
讲解,用传统的方式也可以灌输给这些克隆人士兵。

  所以此时的石井二十五是完全的按照自己一厢情愿的偏执来做这件事的,一
个科学家如果不偏执一点的话,那么就永远不会获得成功。因为每一项推理都是
要无数次的失败来奠定的,尤其是十六号此时也已经做好了基因备份了,并且还
有一定几率的让酒井咲受孕。

  就算没受孕也不怕,现在的克隆技术都可以完美执行了,更何况给酒井咲做
个试管婴儿了。这种事相对来说就是纯粹的小儿科了!所以现在的石井二十五完
全的没介意这些,尤其是在这段时间酒井咲采集回来的十六号的精液,这种正能
量的储存起码已经积累了三十几毫升了。

  想通了此节的石井二十五郑重的下达了命令:「带十六号去做实验,并且急
救人员在附近守候好,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全力的抢救十六号。不遗余力的
抢救,你们懂吗?」说着石井二十五就放下了手中的麦克风……

  马东再一次的躺在冰冷的仪器上,内心中有着期待,也有着不少的恐惧。浑
身上下起着一层的鸡皮疙瘩,在没有获取酒井咲的爱情之前,自己可能这二十多
年来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期待。但是现在尤其是拥有过之后,马东对于将来幸福美
好的生活就有了无比的憧憬。

  哪怕是不能和酒井咲去美国定居,哪怕就是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过着平平淡
淡的男耕女织的生活,哪怕就给自己两年这样的时间,然后就夺走自己的生命。
但是这一切都是不现实的,这一切也只不过是自己脑海中的憧憬罢了。

  现实依旧残酷,自己依旧是躺在这冰冷的仪器上,颤抖着,恐惧着。准备随
时的死在这上面,就像是之前在这上面死去的十五个人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么自己也就完全的和眼前的幸福失之交臂了,完完全全的失去了自己所想要的。

  也许在自己死后,酒井咲会伤心一段时间。不过她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漂亮。
所以酒井咲就还会幸福的活着,也许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想起自己,一个为了爱而
克服恐惧的傻子。然后就继续的幸福的生活下去……

  尤其是在身边的工作人员之中并没有看到酒井咲的影子的时候,马东有种解
脱的心理。自己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死去,尤其是自己经历了别人那刻骨铭心的心
痛之后,然后屎尿齐流的死在仪器上面的样子。所以自己宁愿就这么的死去,不
让她以后想到自己就是恐惧,而不是思念……

  静静的,马东逐渐的就进入了一个世界。一个冬天,寒风刺骨的冬天,呼啸
着的西北风就像是刀子一样的在脸上刮过,那种寒冷也只有东北的纯爷们才能体
会到。那种站在雪地之中任凭西北风夹杂着雪花打在脸上的倔强,那种东北人骨
子里的倔强。

  这个男孩当然不是别人,就是牛强。此时的男孩大概是九岁不到的一个矮小
的小嘎豆子,完全没有后来牛强的那种勇猛和彪悍。挤在人群之中瞬间就会被人
群给冲散,而男孩明显是跟着父母艰难的在雪中前进着。那种迈出去一脚,还要
小心地面的雪地的滑的感觉是只有东北才能体会到的。因为雪地的下面应该就是
被踩实了的冰面,一层雪在上面的时候就会非常的滑,随时会摔倒。

  当然此时顽皮的男孩在一边走一边在路边攥起雪球,然后扔起来之后用脚一
脚把雪球给踢碎,然后再跑几步攥成一个新的雪球,抛起之后继续的用脚给踢碎。
而男孩的父亲则和一旁男孩的母亲说道:「孩子太瘦了,体弱多病的,不行就送
去学武吧!」

  而孩子的妈妈则说道:「我说掌柜的,这可不行,你看这小崽子淘的,根本
就管不住他。如果要是让他学武了的话,那么不一定捅多大的篓子呢!到时候虽
然咱家孩子不体弱多病了,但是别人家的孩子呢?」

  而此时孩子的父亲却说道:「你说啥呢?小崽子虽然淘气,但是不是还是我
一直在照看着吗?再说我让他习武也是打算好好的培养他一下,要不他早晚要打
出事来。你看他两只手都是断掌横纹,那断掌横纹就是要杀人的命运,所以必须
要给他树立武德。」

  「而且我师傅的人品我也信得过,我师傅授徒首先就是选的是人品。你看咱
家我大哥,老三还有老四,都是在师傅的武馆学艺出来的,所以我觉得还是给小
崽子送去锻炼一下的好,强身健体的同时懂得武德,有了武德自然就不会欺凌弱
小了!」男人又一边走一边补充道。

  而男人的媳妇却嗤之以鼻的说道:「你就别乌拉乌拉的瞎扯了,大哥那是没
到惹事的年纪就去当兵了,然后又在部队入党,然后复原之后赶上好时候有时间
复习,然后又考的大学。而老三也是退伍回来之后又自学的中专,然后又自学的
大专。」

  「而老四你就更别提了,现在自己开个什么游戏厅什么的,完完全全的玩刀
枪炮子那套,手里面养了几个二流子什么的,看着他就吓人。你打算让咱家小崽
子长大以后就跟你这帮兄弟似的?而且最不能就是跟你这样。」女人反驳着男人
的话。

  此时男人十分的不高兴的说道:「我咋了?我凭着本事吃饭,不说别的,就
是说你年年的在外地工作,常年的我要上班还要看着这个小崽子。我上班就没有
一天能正点到的,要不今年我怎么也提个小组长什么的了!」

  女人此时也来了脾气:「大过年的我不想跟你说这些,你自己找不自在是怎
么着?我不出去赚钱的话,我没有工作你养得起我吗?我一个月的工资都比你多
两百,你要是能在市里给我找个工作,给我调回哈尔滨的话,那就你有能耐!我
啥都听你的……」

  男人默默无语的在兜里掏出一包没有过滤嘴的「金乌」牌香烟,叼上一根之
后又摸出一盒火柴,一边走一边的点燃了香烟。也不理女人的絮叨,但是此时能
看出来男人的无奈,明显是在这方面亏欠妻子,大过年的也不想找气受。

  而女人则是快步的上来,继续的说道:「反正我是不打算让强子学武的,我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就是不行。如果孩子长大了之后,和他老叔一样的成为了刀
枪炮子的话,那我是说啥也不干的。尤其是一整就和老四贼近乎的乔四那样,你
瞅瞅他那手指头。」

  男人知道女人说的是什么,此时也没有办法了,但是只好狠狠地把半截烟又
狠抽了两口,扔到地上之后狠狠地吐了一口烟沫子的说道:「那你说咋整?尤其
是现在菅草岭那边又要我加班,本来咱家今年搬家就紧吧!而且他姥姥又得病了,
没人看孩子,你说我咋整?」

  说到了孩子的姥姥的时候,女人也不自禁的开始掉下了眼泪,而男人此时有
点手足无措的赶紧一边劝一边擦着女人的眼泪的道:「别哭了,大冷天的,脸再
哭膻了。唉!也怪我没啥能耐,你妈这病咱家在医院也没啥人,你妈还没劳保什
么的……」

  而旁边的小牛强就这样的看着风雪之中的父母,虽然知道大人们谈论的是什
么,但是牛强知道,父母吵架了,从自己记事以来就根本没发生过的事情。但是
此时已经就这么的发生了的时候,牛强终于体会到了这个冬天是多么的冷。

  擦干净妻子脸上的泪水的男人终于说道:「这些先别管了,先过好这个年再
说,年后的事情年后再说。我觉得还是让小崽子去学武术,这样你冬天放假,正
好也可以照顾照顾你妈,然后我也看看能不能多干点活,多赚点加班费什么的,
虽然你妈那病不好治,但是咱要是不出钱不出人的,那就是不孝!你说是吧?」

  女人听到这里,也终于郑重的点了点头,于是一家三口就继续在风雪之中前
进着。就像是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一样的,回家过年,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忘
记所有的不愉快。都是尽量的先把眼前的这个年过好再说。

  而男人的话也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身后的孩子,父亲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虽
然家里平时妈妈说的算,但是在这个时候,无疑父亲是一个顶梁柱。自己也希望
在长大后,有一天和父亲一样,宽阔的肩膀就是为了承担责任的……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