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出来混我就没打算还 35

【FUCK信条】第一季出来混我就没打算还 34 童年
  牛家算得上是一个小家族了,族长就是牛强的爷爷牛凤才。一个建国前就参加革命工作的老革命了,据说当年也曾经是风起云涌的做过很多年的领导干部。而此时的牛凤才和老伴还有小儿子夫妇就住在道里区的繁华地段,中央大街附近。

  牛凤才当年可以说算得上一个风云人物了,当年为了牛强的奶奶,就在建国前和家乡的官僚弄出了纠纷,在当时旧社会的时候,黑龙江的地界并不是十分的太平的。而且少数民族和汉民混居的,于是很多纠纷没有办法解决。于是老牛的牛脾气就上来了,拎着抬杆子就打断了当地的官僚家的公子的一条腿,然后就直奔哈尔滨准备投身革命了。

  但是投身革命的话,当时年仅十七岁,并且只有国小文化的牛凤才并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就算是当时的国民党也好,伪军也罢,压根也不打算收他。于是老牛最后身上的盘缠也花的差不多了,完全的就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咬牙一跺脚的就加入了共产党。

  一命二运三风水,老牛的命运也就这么的定了下来,谁想到当时共产党里都是盲流或者胡子出身的,压根就没有几个识文断字的。而老牛凭借着一手好字也就顺理成章的逐渐的从一个刚加入组织的小屁孩,过了年就直接入党了。

  在共产党这边得到了重用之后的老牛,更加的死心塌地了起来。于是乎老牛几乎是三级跳一样的不断的升官,尤其是在解放前那文化程度不高的年代,虽然东北是全国文化最高的地方,但是还是满大街目不识丁的人。

  而且有文化的早就报效党国了,尤其是张作霖父子一脉,各种英雄豪杰都是优先考虑张氏父子的。而其次就是伪满洲国对待人才也是优先的考虑的,所以能加入到共产党里面,老牛就被完全的矬子里拔大个了。甚至美其名曰的冠名为“牛秀才”。

  老牛也是争气,在这里面本身就是年轻,外加上十八岁不到就入党了。而且各个方面都是积极分子,于是乎老牛也就被习惯性的三级跳的提拔了起来。甚至都是有点逆反常规的提拔,而且老牛的政治觉悟也高,从来都不瞎掺和派系斗争什么。

  最后哈尔滨成为全国最先光复的大城市,再然后解放之后,老牛又是因为建国前做出了很多的贡献,尤其是政治觉悟和忠诚度都比较高,最后成为了一家军工企业的领导班子之一。这家被保密的军工企业主要就是生产坦克车的炮筒子,还有就是飞机驾驶室的弹跳仓什么的。

  当然后来因为全国都极度匮乏技术,于是乎老牛又被上面提拔了。成为了中国重工业集团北方安装公司的领导班子之一,这一下可就直接的抖起来了。新中国因为缺乏技术力量,所有的车钳铣刨以及生产器具的设备都没有。于是中国重工业集团北方安装公司就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成立的,专门的给全国各地的工厂生产以及调试设备。

  因为东北这片沃土上,在当时是全国最发达的地方,无论是最初的张大帅父子的工业进步,以及后来日俄占领时期对东北的投入,最后再到解放后在苏联请来的那些苏联专家的协助。所以在当时来说,整个东北就超过全国的产值好多了。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也是指着东北的无私贡献才带来了无数的利益。

  当然在中国重工业集团北方安装公司成立了不久,老牛就因为身兼两职,外带上多年的操劳等因素,最后发现了严重的心梗这种疾病。于是老牛才正值壮年的五十来岁就只能离休在家了,只剩下了满腹的不甘的回家静养了。

  于是乎老牛就这么的两袖清风的离开了工作岗位,但是由于多年的政治斗争以及反抗批斗什么的熏陶下,老牛几乎是养成了个心黑手狠的坏习惯。于是老牛就算是离休在家的时候,也根本放弃不了自己的荣誉,隔三差五的就找自己的儿子们的麻烦。

  谁都不想成为这个老头的出气筒,于是乎大家也就尽量的离他远一点,尽量的不去招惹他。但是每年过年的时候却必须的都回来,所以这些儿女都是心惊胆战的回到了老牛的家。就害怕这个老头不高兴,而成为人肉出气筒。

  当然牛强的父母也害怕这个老头把自己当成撒气筒,于是乎就算有再多的不开心也都不敢在老头的面前表露出来,生怕这个脾气暴戾的老头把自己当成练手的把子什么的。于是乎就是这样的沉默的顶风冒雪的前进着!

  反正过年就是这样,大人在一起,小孩四处乱跑的。新年家家户户也都大同小异,在不断的折腾了之后,牛强在放完鞭炮回来之后,眼瞅着就晚上零点守岁的时候了。家里也都包好了饺子,大人们正在折腾着的时候,牛强突然一阵的尿急。

  上完厕所的时候,正好外面噼里啪啦的放鞭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虽然也有鞭炮伤人的事情发生过,但是那个时候的人并没有像是现在的这么的利欲熏心,那时候还是有大量的国企的,国企里还是有安检员和质检员的。只要是国营的出厂的产品,都是基本上可以放心的东西。

  所以虽然外面鞭炮声噼里啪啦的,但是并没有多么的惨重的伤亡发生。而此时的牛强正偷摸的在老叔的烟盒里摸出一支烟,学着大人的样子点燃了,然后抽了一口。呛人的烟味直接顺着气管就下去了,咳嗽的牛强就在那里像是煮熟了的大虾。

  牛强的咳嗽声引来了全家人的注意,尤其是看着一个小孩手里拿着万宝路香烟的样子。老叔当然笑着走了过来问道:“咋的?馋烟了?老叔这里存货多!说,想抽啥烟?万宝路、希尔顿、555、红塔山、骆驼……”

  牛强此时终于不怎么咳嗽了,尤其是对这个父母都敬畏三分的刀枪炮子老叔在问话的时候。所以此时的牛强也只好喏喏的回答道:“我只是想点着一根出去放鞭去,去年上吊铺上面去偷香去放鞭就被爷爷发现了。”

  一句话噎的老叔差点吐血,吊铺上都是家里亡故了的亲戚的牌位和遗像什么的,在一个山东逃荒过来的家族里来说,那就是血脉和传承的象征。所以每到过年的时候,香火是不允许断了的。而偷上供的香火出去放鞭炮,别管差不差那点香,也是要痛斥一番的。

  不过此时的老叔并没生气,而是笑着朝牛强的屁股上面拍了一巴掌,然后说道:“白让我兴奋一场,还寻思我他妈后继有人了,咱老牛家终于有个刀枪炮子的传承了,你小子闹半天抽我的烟不是为了过烟瘾,而是为了去放鞭炮。”

  而此时的老妈也赶紧的给牛强解围,老叔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据说就是现在在道里最好使的郝瘸子他们一伙也都给他三分面子,毕竟东风街老黑可以说是金字招牌的。所以赶紧的插嘴的说道:“小强,上吊铺上面去上香了吗?叫你哥还有弟弟去上吊铺上面去上香。”

  牛强赶紧的叫上大爷家的哥哥和三叔家的弟弟,顺着梯子上吊铺上面去上香。当然手里的那支万宝路香烟也上去了,不过大人也只以为是小孩子害怕了,也就没多说什么。但是牛强此时却偷偷的在上吊铺之后,狠狠地抽了两口。

  别管好抽还是不好抽,反正抽了两口之后,牛强就把辛辣的万宝路香烟插在香炉里,然后也不管哥哥弟弟的眼神的说道:“祖宗保佑,祖宗保佑。保佑我爸送我去学武,让我长大了之后,和我爸一样的厉害。”然后的就跪在那里磕了三个头。

  也顾不得堂哥和堂弟的眼神了,牛强飞快的就爬下来了。正好就听到外面的鞭炮声正在渐渐的减弱的时候,老叔和父亲在一边抽烟的一边说着:“要我说的话,去学学武术啥的也好。咱们家的这一辈还没有什么练武的呢,练练正好可以强健体魄啥的。”

  父亲狠狠地撮了一口手里的烟蒂说道:“但是我们家掌柜的不同意,她害怕孩子学武了之后四处的惹是生非什么的。到时候我也没钱赔人家,而且害怕孩子长大了朝你的这个方向发展,尤其是你现在混的好了,谁都怕你。”

  老叔却很不自在的把烟蒂按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皱着眉头的说道:“像我现在咋的了?那个破安装公司的活我都不想干了,好在咱爸当年有几个老关系还在,能给我办个停薪留职啥的。不行二哥你也挂停薪留职得了,你身手这么好,就打算一辈子混在房产科里当个力工?”

  父亲此时也有点不满的说道:“那我咋整啊?停薪留职了就跟你去混?老四不是我说你,我现在有家有孩子的,如果是我刚返城的那会儿我也许会直接跟你去混,但是现在你瞅瞅,你二嫂还有你侄子都在,你让我怎么出去混?”

  老叔又在万宝路的烟盒里摸出一根烟的递了过来,然后苦口婆心的对父亲说道:“二哥,我不说别人了,我一直撵着你的情。想当年老大当兵走了,我在外面哪次受欺负都是你替我出头。回来以后咱妈护着我,咱爸都是往死了揍你。”

  “现在你弟弟我混的开,不说别的,你就算不在保密厂房产科混了,你跟乔四去混开发多好啊?他现在手里大量的活儿,你根本就不用动手打人什么的,就干你的活儿就完了,一个月最少能一千五左右!不比你现在一个月三百的强得多?”老叔边说边给父亲打着手势。

  父亲听到每个月一千五的数字的时候,也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进入了思考。自己家动迁了,现在居无定所的一家三口在外面租房子居住着。如果要是此时能弄到一个月一千五的工作的话,对自己家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缓解。而且自己的岳母此时也脑积水的急需治疗,并且岳母没有劳保,住院完全就是资费的砸钱进去。

  老叔拍拍父亲的肩膀,然后笑了笑的说道:“二哥你考虑一下,考虑清楚了之后就给我打电话。”说着就从兜里摸出一张厚实的名片,名片上的名字都是烫金的。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的那么刺眼,也仿佛扑面而来的就是那么一股子铜臭味。

  父亲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然后很是珍重的把名片放到衬衫的口袋里,然后说道:“对了,你现在有没有冯师兄的消息?我寻思咱们当年一起学武的,就冯师兄的武德最好。让强子直接跟冯师兄学,功夫倒是次要的,关键是先学会怎么做人。”

  老叔却很是不乐意的瞥了父亲一眼,然后戏谑的说道:“你把儿子交给老冯内个废物?就他的那两下子连我都打不过,跟你对招的话,估计在你手下都出不了三十招就要被放挺。你把儿子交给他还不如交给我呢?或者你交给三哥也行,三哥当年可是没少吃师父的小灶,那会儿如果不是师父发誓杀招全都不传了的话,我估计三哥能把他的武功都给学全了!”

  父亲依旧是眉头紧锁,一米六五的身高却显得那么的伟岸。(从小练武的人只要身手好的,没有太高的。从小劈叉下腰的,骨骼定型的早。无论是成龙、李连杰、甄子丹、李小龙、赵文卓……的,身高都没有超过一米七五的。)却一言不发的什么也不说,就是那样的皱着眉头的沉思着。

  而老叔此时也不说话了,毕竟父亲的余威在这里。当年牛二郎的名号在整个道里都是有名的,出拳迅猛不说,更加是嗜血如命。就算是红卫兵武斗什么的,都没敢招惹牛家的老头。文革的时候只要是干部就要拎出去批斗一下,而作为保密厂的组织部长,兼中国重工业集团北方安装公司的元老的老牛,愣是一次次的提心吊胆的在家等待批斗,却都是擦身而过的看着他们蜂拥而至的去批斗别人。

  当然就是这个暴脾气的牛二郎的凶名在外,如果要是谁真敢去他家批斗他家老爷子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是老寿星上吊,自寻死路了。尤其是牛二郎的战斗力来说,当时这些人虽然手里攥着战无不胜的毛爷爷语录,但是真的和悍不畏死的牛二郎拼一下的话,那就是个娱乐了。

  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最后还是有人动了老三老四,就因为老三老四在吉万山武校护着师父不挨批斗,结果惹恼了这一大群红卫兵。两个孩子都被打成了熊猫眼,并且和师傅一起游街批斗什么的。

  这下可直接惹恼了牛二郎,手里抄着一把菜刀就挨个的打了自己弟弟的红卫兵的家里去抄家灭门去了,进屋所有东西都砸碎,碰着拦着的就打。碰着逃跑的就拎着菜刀去追砍,连着抄了三四个红卫兵的家,牛二郎可算是杀得兴起,还真的把一个拿着雨伞骨的红卫兵给剁了一菜刀。

  那时候刚满十六岁的牛二郎自然没轻没重的要挑了红卫兵的脚筋,却被迟迟赶来的老牛给拦下了。老牛这下子可给气坏了,这事儿如果要是真的追究下去的话,那么可就是反革命的大罪了。于是最后只好折中的在红星体育场的批斗大会上,把牛二郎困在搬凳子上,抡圆了牛皮武装带的这顿给牛二郎修理。

  但是牛二郎就是个倔脾气,跟他老子老牛一样的钻牛角尖,这下可好了,打的浑身鲜血淋漓的也狠叨叨的盯着那几个还没来得及修理的红卫兵,而这几个红卫兵也完全的被吓破胆了,尤其是看到被追砍了几条街,差点被挑了脚筋的兄弟,赶紧上台劝牛老爷子别打了。

  可是在这个革命的年代,教子无方纵子行凶的恶名如果坐上了的话,那么直接就毁了。但是无论牛皮武装带怎么抡在牛二郎的身上,这个熊孩子就是咬牙的一声不吭,反而狞笑着盯着那几个红卫兵。最后老牛一直抡到牛皮武装带被打断,牛二郎被打昏过去,也没个结局。

  最后老牛只好痛下决心,牛二郎满了十六了,如果再在哈尔滨混下去的话,这群红卫兵也一定都被他变着花样的报仇。最后老牛只好放弃让二儿子也像是老大一样参军的念头,直接送了二儿子去了建三江去上山下乡。

  牛二郎虽然去上山下乡了,但是凶名还在,老三老四也自然没有人敢欺负了。尤其是老四最重情重义,被二哥激发了滚刀肉的精神。于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就停薪留职的混起了刀枪炮子的事业,而牛二郎回来后却悄无声息的在厂家属区房产科做一个工人……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