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历险记之凌辱EVA】

            二爷历险记之凌辱EVA

    *****************************************************

  腐朽的木门发出咯吱的声响,在夕阳的照射下,熏出一种古老的昏暗气息,
但这仅仅是一层伪装的外壳罢了。

  外表古旧破烂的别墅里,却充斥着介乎现代与未来之间的科幻器具,墙壁上
流露出一种银色金属的微光,昏暗的大厅内,唯有高高挂起的等离子视频播放着
绚丽变换的图像,一个人,若巧合进入这里,势必会忘掉诡异的环境,将所有的
注意力专注在那荧光闪烁的液晶显示屏所播放的内容上。

  残忍而诱人的景色,透明而宽大的圆柱玻璃体内,雪白柔滑的长发随意的在
液体中流动,安详精致的面容如同神圣的天使一般纯真无暇,胸前一对硕大的胸
器自然挺拔,两朵殷红在水流中颤抖、晃动,潺潺的流出乳白色的奶汁,与微微
带着绿光的液体纠缠在一起,泾渭分明,雪白圆润的大腿大大的张开,淫靡的股
间竟充斥着茂密雪白的毛发,无数细长黑色的皮管牢牢的插入这位大美人的口腔,
深红的蓓蕾,以及最为私密的小穴和肛道,缓缓的抽动,注入诡异的液体,显得
更为淫靡诡异。

  「圣女重生计划进行如何?」许久,黑暗隐秘的沙发上,传来了充满磁性的
年轻声音。

  「由于在攻破」冰之堡垒「时,意外发现多年前遗留的本体毛发,再结合当
代」冬之圣女「伊莉雅丝菲尔的基因补全,已初步完成本体还原,是否进一步加
以改造洗脑,请主人指示。」冷漠的女声从显示屏的另一边传来。

  随着画面转换,一个高挑冷艳的美人挺立着军姿,顺从的站在我的面前,蓝
色的秀发扎接盘在一起,坚挺饱满的乳球从淡绿色的军装裸露在空气中,可爱白
皙的肚脐也被改造后如同背心一般的怪异军服暴露,勉强及臀的牛仔短裤将翘挺
的圆臀更加突出,雪白修长的大腿闭拢挺拔,脖子上戴着粗糙的皮项圈,明显军
人痕迹的美少女顺从的等待着我的指示。

  「嘿,既然号称冬之圣女,没有冰雪能力怎么行,将冰系格斗家库拉的基因
强化女体,然后进行奶牛进化……装备配置,就以一级女畜的标准配置为准。」

  我随意发布着邪恶的指令,全然不顾乱来的后果势必导致以百为基数的实验
体肉人形崩坏为代价。

  「是,军犬莉安娜接受主人指令。」挥手做出服从的军姿,随后,哔的一声,
画面渐渐模糊,依稀可以看见美少女背后的实验玻璃体内,突然注入异物的成熟
女体崩坏的血花四溅和痛楚的呻吟。

  大厅回复黑暗,而我,也继续开始了沉思的状态。

  尽管在这个世界我有着名为「间桐慎二」的名号,但我确实并非这个世界的
人,原本存在于冷酷现实的自己不知为何来到这个诡异的世界,重生于这个流传
数百年的魔道家族最后的继承者之身,却绝非幸运的事。

  与其说是继承者,倒不如说是那个肮脏的不死虫豸祖父所推出的吸引眼球的
道具,我只是一个正常的少年,并无所谓主角一般的神奇异力,就算知道哪些阴
谋,却也毫无阻止的力量,若无意外的话,大概我会继续那原角色悲剧的命运,
肆意享受之后迎来主角正义的终结。

  但,这个世界并不缺乏意外。

  我已经不记得七年前无意中看到报纸上宣传的「环保企业NEST」的接近破产
的报道时的激动心情,当我看到那个只存在前世游戏机中一次被儿子击杀的老人
正精神焕发的发表宣言时,隐隐约约觉得命运将由此改变。

  尽管这个所谓的魔道家族只是一个伪装的空壳,但数百年来积累的现实财富
却丰富的超乎我的想象,所谓的金钱,古董,或许对于以「不死不老」为目标的
魔道大师而言,是个可笑的泡沫,但却是我救命的稻草。

  我前世并不排斥起点上重生做事业的小说,而且我有更为坚实的物质基础供
我失败,最重要的是,我了解这个世界的未来以及、隐藏在科学物理下的不可思
议的群体。

  我想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可笑肮脏的老人,在腐烂龌龊的地下室里,正对过继
而来的敌对女孩「樱」进行诡秘的改造时,突然面对数十个具备火焰异力的格斗
家冲击和三个以上的科技堆积的军事小队袭击时的错愕表情,当它用尽最后的魔
道秘法附身在间桐樱心脏的虫怪企图苟延残喘时,却被我随意的揭穿的愤怒和惶
恐。

  「我已经,和这个孩子结合在一体了,你该怎么做呢?你这个完全不懂魔术
的废物!」邪恶诡秘的声音如同一道波纹在我的大脑震荡怒吼,激起一道道微尘
扩散在空气中,老而不死的魔道枭雄,企图通过敌人的怜悯获得一线生机。

  「我不懂魔术,但不会放过你。」我低下头,看着这可爱的紫发少女柔弱空
洞的眼神,那一丝渴望解脱的表情,无数虫豸不断从破烂的如同布娃娃一般的肉
体穿透蠕动,鲜红的血液与紫色腥臭的虫液混合在一起。

  「但我懂得科学,来自KOF ,NEST……科学,生化的力量。」或许是体内那
早已喂狗的良心残余,我突然改变了彻底处理「妹妹」的决定,绝不是同情和怜
悯,只是,想看看魔道和科学之间,谁能获胜。

  我赢了。

  「啊呜……呜呜……哥哥的鸡鸡,越来越大了呢,」紫色的长发随着主人俏
脸的摇晃飘荡,精致的五官显露出一种陶醉的媚意,雪白赤裸的稚嫩女体滴洒着
汗珠,出色的美人儿乖巧的张开樱唇含着我的肉棒,不时用高高挺起的乳球摩擦
滑动,让我享受着美少女激情的侍奉。

  唉……我舒服的叹了口气,任由粗黑的阴茎不间断的射出浑浊的精浆,塞满
了妹妹的口腔,甚至从嘴角缓缓溢出,显得更加淫媚可人。

  「最喜欢哥哥的精液了……唔……真好喝……」被我拯救并加以改造的紫发
小美人不知为何,彻底迷恋上了我,完全不管不顾自己的哥哥的一只真正意义上
的禽兽,宁愿做哥哥的肉便器也要陪着哥哥。

  我也不排斥这样送上口来的美肉就是了。

  啪。我随手打开大厅的灯光,走向了私人的地下室,那是藏着我极为宝贵的
东西呢……

  一丝丝怪异的呻吟不断从室内传来伴随着「汪汪」「喵呜」之类的小猫小狗
的叫春声音,我缓缓打开最后一层瞳仁识别系统。

  一种潮湿的,淫靡的气味迎面扑来,入眼的是两团柔腻白皙的裸体美少女如
同乖巧的宠物一般趴在冰冷的地板上,娇媚至极的红润小嘴不时吐出发春的呻吟。

  无数笨重粗黑的塑胶管道刺入两名风姿各异的美少女樱樱小嘴里,白嫩硕大
的胸部蓓蕾中,下体的洞口无一遗漏,被强行分开的阴唇,裂开流血的尿道,撑
得无法合拢的菊花都一一悲惨的诉说着主人的不幸。

  金发少女的身材高挑迷人,源于德国的丰满基因再结合我后天的改造,十六
岁的少女的肉体不可思议的丰满,不过这只能让这位骄傲粗鲁的二号适格者「明
日香」的境遇却更为悲惨……

  娇弱的身体被加以无限的凌辱刺激,无休止的抽插几乎彻底玩坏了这位骄傲
坚强的美人,不过现在也差不多到了极限,她半死不活的半闭着无神的眼角,垂
着头不过湿透扎结的金色秀发呆呆的看着地面,红色的战斗服几乎全被撕掉了,
原来细嫩奶白的肌肤上青一道红一道混合着鞭挞、滴蜡,还有往下淌着的精液,
她那双红色的长筒丝袜也被撕的破口密布,从她那红肿充血的蜜穴和后庭中大股
大股的精液混合着血水正慢慢地倒涌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和丝袜流到地上,她的
双乳已经因为过量媚药的刺激和无数次的扭捏挤咬变了形状,比原来大了好几圈,
而且被扯得好长,像两个巨大的西瓜一样垂着挂在胸口,上面红紫交加,齿印密
布,乳头也胀的发紫巨大的同时乳尖中心露出一个小小的似乎天生的裂口,一张
一合流出两股带着血丝的浓稠的乳汁,在半空中慢慢地往下移动。

  明日香的肚子圆鼓鼓的好似一个小球,被我奸淫成孕的金发丽人散发着别样
的魅惑,口水和精液顺着她被撑得几乎脱臼的嘴巴往下滴着,雪白粉嫩的脖子上
系着一个普通的皮带扣,一条长长的绳子系在上面,如同彻头彻尾的美女犬一般,
事实上,这位彻底沉迷于欲望和注入了犬性基因长着金色狗尾的蛮横少女,已经
成为了我名副其实的人形犬。

  与此同时,可怜的真嗣杂乱的鸡窝头,眼中布满血丝喃喃自语,明日香和丽
到底哪去了?

  正在被男朋友念叨着的另一位无口冷淡校花,正乖巧的趴在地上,胸口那薄
薄的紧身衣因为胸部的变态硕大和不断分泌的乳汁,硬生生撑开了蓝色的领口,
在冰冷的空气中不断晃动着,变得更为高挑的身材,竟然让原本合身的制服上装,
挤压到了硕大乳球的微微下边,露出了怀孕后鼓成圆球的小腹和可爱的肚脐,更
让人着迷的是美人高高翘起的弹性惊人的美臀,将浅蓝色的战斗紧身制服活活撑
裂出一道道空隙,一条灵巧的黑色猫尾巴正从雪白的臀部深处透露出来,轻轻甩
动,本应该粉嫩可爱的肉穴却红肿不堪,肥美粉嫩的阴唇甚至被两边硬生生插开
而短时间无法闭合,而且高高挺起的翘臀也明显的看到肛门被残忍的深深的开出
了一个儿臂大小的洞口,无法合拢的不断滴落出白浊混合着血红的液体,却显得
这名新生的母猫更加妩媚动人。

  「喵呜……怎好吃……阿宇的精液……好像要哦……最喜欢了……喵呜……」

  兹兹的声音从猫美人凌波丽低起的头下传来。

  仔细望去,这名美人正趴在冰冷的铁质地板上,俏丽的蓝色短发随风飘荡,
粉嫩的香舌不断舔弄着地上浑浊的液体,由她最爱的主人射出的精液,混合着处
女,饱含她自己的处女鲜血也饱含着初经人事的骄傲明日香的淫荡鲜血的浑浊湖
泊。放荡的猫女神秘的深红兽性瞳仁中闪现着喜悦的光芒,毫不在意眼前液体的
肮脏一点一滴舔弄着,一边津津有味吞食着一边发出赞叹的喵呜的声音,在温暖
明亮的黄色灯光下,散发出一股淫媚的气息……

  而将她蹂躏成这般美景的凶手——也即是我,正轻轻抚着好朋友女友光滑柔
嫩的美背如同抚摸猫咪一般,不时将手指插入蜜穴和肛道之中戏弄,丽也配合发
出满足的喵呜声九个月的改造已经圆满成功了呢,是时候去见见真嗣了。嘿嘿…

  「阿宇,你说丽和明日香真的会来学校?」痛失女友的真嗣激动的望着我「
当然!」只不过她们现在是只属于我的玩具了。呵呵……

  「那……那不是明日香吗……蓝发的,难道是凌波丽?」周围群众发出难以
置信的声音,让他们如此惊讶的并非见到阔别已久的熟人,而是曾经清纯至极的
两大校花如今的打扮。

  厚厚的红色长袍将金发少女的白皙肉体严严实实掩盖,只露出了美丽冷漠的
容颜和长长的金发,与此相对的蓝发美人也显露着经典淡漠的表情,深红的瞳仁
直视前方,包裹着深蓝的长袍一步步走向学校。但那厚重的伪装纯熟多余,明眼
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短短七个月不见,两名少女胸前居然各自挂起了一对硕大的木
瓜爆乳和西瓜爆乳。小腹也胀鼓鼓的形成了一个圆球,居然怀孕了?

  不理会行人同学的议论和疑问,两名专注冷漠的女孩子,只是直直走进了教
室。

  「明日香……丽……!!!你们?!」正和我聊天的真嗣露出狂喜的表情,
连滚带爬窜到女孩的面前,突然呆滞的看着心爱女友隆起圆滚的小腹,说不出话
来。

  「笨蛋真嗣!」并未有见到心上人的高兴,明日香只是嫌恶般看着少年,慢
慢的说到「我们来这里,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什么事?」真嗣迷惘的抬起
头。

  「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已经不单纯属于我们自己了……」说话的并非明
日香,而是一直沉默不言的蓝发少女,深红色的猫瞳露出琉璃般的美丽色彩,缓
缓的宣判了终结。「因为……」并没有语言的辩驳,只是撕拉一声,红色和蓝色
的大衣脱落在地上,露出美人赤裸的玉体,真嗣倒抽了一口凉气,绝望的明白了
心爱的少女为何如此说雪白的颈脖上各自扣着皮革锁带,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皮革
上刻着「雌犬明日香」「母猫凌波丽」的字眼。

  赤裸的娇媚女体缓缓趴在地上,扭动着白皙翘挺的美臀爬到了我的面前。如
同献媚的宠物一般不时用头摩擦我的裤腿,温柔顺从的服侍着我。

  明日香微闭着双眼,微微发着抖,从前面看去,粉嫩红肿的小穴两片可爱的
花瓣被强行扒开,两片阴唇之间露出收缩的蜜穴,不断滴落着淫液,少女的脚尖
能够勉强着地,两脚交替不断摩擦着莹润的大腿内侧,可以清楚发现少女的大腿
内侧闪闪发光的液体。

  我舒服的抚摸着金发女孩鼓起的圆肚子,「啊呜……明日香母狗,想要被主
人插……求求主人……操死人家吧……」随着我的揉搓,少女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我另一只手往少女下身抹去,手指接触的是已经湿淋淋的肉唇「唔,真是小母狗
啊!湿成这样!」我抽出手指,指尖全身少女闪亮亮的淫液,我开始将手指放在
怀孕的美少女嘴巴,明日香乖巧妩媚的伸出舌头,迅速的将我手指上的爱液舔弄
干净,嘴里还发出「啧……啧……」的声音,我抚摸一阵之后,将明日香雪白的
大腿高举,跨在我的腰间,将金发少女的屁股顶着课桌,掏出自己的肉棒,发出
邪恶的笑声。

  「唔……母狗最喜欢主人的棒子了!!」发表着淫荡的母狗宣言,明日香熟
练的抬起喉间锁起的皮带扣,淫荡的撅起屁股,主动深深的套弄了进去,像一只
淫荡淫贱的母狗一般激烈的耸动起来,荡起一道道西瓜巨乳的乳汁,圆鼓鼓的肚
子也一动一荡,格外淫靡可人。

  明日香原本慧黠的大眼放出媚样的异彩,动人娇躯被自己高挑恬静的好姐妹
凌波丽摆弄出各种风骚撩人的姿态任我欣赏,全身散发出一种美丽妖艳又淫骚的
韵味,凌波丽也带着平淡的表情主动托起乳房不断上下套弄着肉棒,甜腻的奶子
极其香艳的起伏着,我将变成秀丽的英姿飒爽的高挑冷艳美人,凌波丽摆弄成狗
爬式,故意无视丽人的痛楚呻吟,对准窄紧细密的菊花,狠狠的猛刺了进去,金
发飞舞的爆乳少女明日香也不甘示弱的用美艳的身体妩媚的摩擦晃动着我,我不
客气的分开雪腿,同时在好友最爱的心上人的的蜜穴和肛道轮流插动了起来。

  「唉,真嗣,其实我不想告诉你的,这两条淫贱的母狗母猫拼命想要做我的
肉玩具,非要我天天奸淫不可,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我才不得已收了她们
呢!」我看着呆滞愤怒的好友,随口调笑道。

   「是啊……笨蛋真嗣……在主人的肉棒……热热的肉棒……插弄下……人家
才明白做……淫贱的性奴隶多么爽……爽死了……汪汪!」我欣赏着大家的羡慕
嫉妒,真嗣的悲痛,胯下两只美艳母畜的放荡,忍不住仰天大笑,捏住明日香的
嘴巴,将凌波丽傲人的西瓜巨乳塞了进去,大量带着血丝的媚药奶水咕噜咕噜淹
没了湿润的口腔,然后用力抓住明日香的拉长的巨乳用力拧成了螺旋状。

  「呜!!!!!哦!!!!」明日香在媚药奶汁的刺激下,娇媚的浪叫起来,
两股乳汁潺潺不停的喷射了出来。四溅在墙壁上,散发出一种带着血色的乳香。

  「哈哈哈!果然够淫荡,轻轻一捏就泄出水来了!」我感觉窄紧的小穴因为
明日香残存的理智和羞耻更加夹紧,忍不住用力抽动了起来。

  「喵呜……真嗣,我……和明日香的生产,一定要光临哦!」散发着惊人媚
意的喷奶蓝发少女凌波丽淫媚的微笑吐出话语,一边翘着猫尾享受着我抱着圆鼓
鼓的小腹狠狠的强行插弄尿道的痛楚与欢乐。终于维持不了冷静的表情,浪叫了
起来。

  咕噜咕噜,我忍不住尾骨迸发的快感,无穷无尽的精浆注入了肉玩具身上的
肉洞中,看着两名美艳茫然的妊娠少女淫荡沐浴在精液的样子,忍不住拉起绳子
抽动起来。

  「汪汪……」「喵喵……」我懒洋洋的牵着金发大肚母狗和蓝发孕妇猫咪施
施然的走出教室,漫步在街头,在学校,大街,闹市彻底玩弄这淫贱的宠物。

  「呜呜……主人……要被主人玩坏了……」这个城市一整天,都传来少女娇
媚的呻吟。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