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改編之《米雪》】

             同人改编之《米雪》

  且说张阳将周逸尘叫来的龙哥一夥教训完之后,正打算开车和米雪再去吃点
东西,突然小腹一阵剧痛,浑身僵硬倒地不起。却是频繁过度的使用内劲,竟然
使内劲不受束缚而乱串,让张阳陷入了走火入魔的境地。

  「张阳,你怎么了,别吓我啊!」米雪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慌了手脚,眼泪
瞬间就流了出来。

  「没事,身体好像有些累。」

  「那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不用,休息下就好了,你打电话叫苏公子来这接我们。」米雪不知道什么
是走火入魔,张阳却知道,他爷爷就是因为走火入魔,然后调治不及时,不但全
身功夫被废,还丢了性命,更关键的一点是这种情况,医院无能为力。

  张阳说了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昏了过去,米雪抱着张阳,正打算掏出手机
来给苏公子打电话。

  「米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米雪抬头,发现竟然是被张阳一脚踢飞的龙哥。话说龙哥怎么敢回来,说起
来却是为了个色字,之前听周逸尘说米雪怎么漂亮,龙哥还不信,但是今天看到
之后,龙哥简直把米雪惊为天人。

  被张阳一个人打跑之后,龙哥和小弟们开着麵包车,没多远龙哥就下车了,
叫小弟们先去找周逸尘的麻烦。龙哥则回头躲在不远的墙角偷偷的望着米雪,张
阳强大的战斗力让龙哥不敢对米雪怎么样,但是却不能阻止龙哥对米雪的意淫,
躲在角落里的龙哥掏出自己的傢伙,望着米雪的俏脸、前凸后翘的身材,左手快
速的撸动。

  米雪今晚穿的是一件网纱的吊带短裙,女孩胸前的饱满和修长的大腿让龙哥
的傢伙迅速的硬了起来,龙哥边望着米雪,一边嘴里低声喊着:「操死你!操死
你个臭婊子!」被张阳教训后,望着张阳的女朋友打飞机,让龙哥多了种刺激的
感觉,就在龙哥想加快速度好让自己喷发走人的时候,张阳的突然倒地,龙哥突
然想到机会来了,色胆包天的他把傢伙装进裤子,朝米雪走了过去。

  「是你?」

  「米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刚才冒犯了你和张先生,实在是不好意
思。」

  「不用了,张阳突然有点不舒服,我正打算叫人来接我们一下。」

  「张先生怎么了?你们不是有车么,怎么不送张先生去医院呢?」龙哥眨着
眼,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那个……我不会开车。」

  「米小姐,我会开车,我帮你把张先生送到医院吧,这样赶些时间,比叫救
护车要快些,你看,张先生都昏过去了。」

  米雪看了下张阳,发现他只是好像睡了过去而已,她知道张阳的医术很好,
出於对张阳的信任,张阳说没事,那应该就没事。

  米雪看了下龙哥:「不用了,张阳只是最近太忙,有点累了,我打电话叫朋
友来帮忙把车开回去就行了。」

  累了?龙哥暗道:『一个人打飞十几二十人,比特种兵还厉害,怎么可能是
累了。这么厉害的人,练的难道是内功,那么他现在是走火入魔?应该是吧!』
龙哥暗自琢磨着。

  见米雪准备打电话,龙哥搓了搓手道:「米小姐,我正好也是你们学校附近
的,要不我帮你开车,把张先生和你送回去吧?」

  米雪皱了皱眉毛,她的性格比较软,虽然之前龙哥带人冒犯,但是她也只是
稍微觉得这人有点讨厌。现在龙哥主动来帮忙,米雪对他的观感稍微改变了点,
但她还是不想和这样的人呆在一起,正想着拒绝龙哥。

  「米小姐,你看,现在都晚上11点多了,天气有些冷,就不要让张先生躺
在地上了,我帮你把张先生抬上车,送你们回去吧!」

  米雪这才想起张阳还半躺在地上,只是他的头枕在米雪的腿上。看着龙哥,
米雪想道:『11点了啊,虽然张阳和苏公子是朋友,但是那么晚了,为点小事
就老是麻烦苏公子也不好。』

  「谢谢你了,龙哥,那麻烦你帮我把张阳抱到车上。」

  龙哥赶紧把张阳从地上抱起,低下头的时候,因为米雪是蹲着把张阳的头枕
在腿上,龙哥觉得自己的眼睛掉进了沟里,把张阳抱起来后,龙哥后腿了几步,
把张阳横了过来,米雪蹲在地上,雪白的大腿一览无余,裙子很短,龙哥甚至看
到了一抹白色,那是米雪的内裤。

  「米小姐,麻烦你开下车门。」

  「啊,好的。」蹲了不少时间的米雪腿有点痠了,没及时起来,让龙哥饱了
眼福,这地方路灯的灯光不是很亮,她没发现,在张阳身体的影子下面,龙哥的
傢伙已经是硬梆梆的,把裤子都顶了起来。

  经过一小时的时间,龙哥终於把车开到了张阳和米雪租住的房子下面,但是
张阳很重,米雪一个人扛不上去,龙哥又帮忙扛了上去。

  把张阳放在了沙发上,龙哥也顺势坐在了张阳对面的沙发上,他刚才已经试
过了张阳,在扛上楼的时候还装作力气不支倒地,张阳摔在了地上,但张阳还是
一点反应没有。

  「米小姐,能给我一杯水喝么?」龙哥坐在沙发上,装作气喘吁吁的样子,
其实对於他这种经常锻炼而且打架的人来说,扛个人上楼一点问题都没有。

  米雪倒了杯水给龙哥,也给自己倒了杯,对龙哥笑了笑说:「谢谢你啦,龙
哥,要是我自己,真不知道怎么把他弄回来。」

  「不客气。米小姐,你这有什么吃的么?把张先生扛上来,喝了杯水,突然
觉得好饿。」龙哥一点也没有走人的觉悟。

  米雪犹豫了一下,但她的性格实在是她的弱点,脾气太软了,不懂得拒绝,
把手里的水放下,对龙哥说:「那我给你煮碗麵吧!」

  米雪打开冰箱拿了个鸡蛋,到厨房去给龙哥煮麵,龙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粒
药,放进了米雪的水杯,药入水即溶,是颗能让人身体变敏感的迷药。在认定张
阳走火入魔无法动弹之后,龙哥已经决定要好好操弄米雪这个性感尤物,但为了
安全着想,他选择了迷奸。

  暖色调灯光下的客厅里,龙哥在埋头吃香喷喷的麵,米雪坐在张阳身边,捧
着那杯含着迷药的水在慢慢的喝。龙哥吃完了麵条,喝了杯水说:「米小姐,你
下面真好吃。」

  「是吗?谢谢夸奖,其实你是第一个吃我下麵的人。」

  「啊,张先生没吃过么?」

  「没有呢,平时都是他做饭,在家里也是我妈妈做。」

  「那真是荣幸,竟然有机会第一个吃你下面。哦,对了,你们这好像两个房
间,难道你们分开住的?」

  「是啊,我和张阳一人一间。」

  说着话,米雪打了个瞌睡,迷药的药效已经上来了。

  「龙哥,我要睡觉啦!」

  「哦,好的,米小姐,我这就走。」说着龙哥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咦?
这是什么?」龙哥手里拿着个巴掌大的数码相机。他其实早就见到了,可惜这东
西他不会使用,想到今晚能玩弄米雪这个大美女,以后未必还有这个机会了,心
里其实还是有些不甘。不想瞌睡一来就有人送枕头,米雪他们这里正好有个数码
相机。

  「哦,这是数码相机。张阳这人,丢三拉四的,东西到处乱丢。」

  「就是那种可以拍录影的相机啊?高科技啊!这怎么用?以后我也买个。」

  睏意越来越重,为了快点打发龙哥,米雪站到龙哥身边,手把手的教龙哥怎
么使用,这个东西其实很简单,几分钟之后龙哥就应用自如了。看到米雪瞌睡已
经打得很厉害了,龙哥把相机一放,说道:「米小姐,我走了,再见。」

  米雪撑着去关了门,回到客厅,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龙哥在楼顶呆了十分钟,估计米雪睡熟之后,他才下来,掏出从张阳身上拿
的钥匙,开门进去了。米雪俯在沙发上,睡得正熟。

  龙哥坐到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张阳,一脸的淫笑:「妈的,踹了老子一脚,
老子破你女友的处,让你小子嚣张。」

  龙哥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胯下阴茎已经涨得巨大,他伸手
把米雪从沙发上搂起,把她的裙子脱掉,米雪里面穿着肉色的胸罩,下面却穿了
一件印着卡通兔子的内裤。龙哥把米雪放在沙发上摆直,一下就把米雪身上都脱
了个精光,粉色的乳头,粉色的小穴上长着一小撮毛,跟白虎差不多了。

  龙哥两只手抓在米雪的乳房上,竟然抓不满:「我擦,至少34D,没被滋
润过都那么大,真是个骚货。」

  龙哥搂起米雪,对着嘴巴亲了过去,然后顺着脖子、乳房一路亲到了小穴,
米雪的小穴已经开始流水了,嘴巴也不时地发出阵阵的呻吟声。龙哥努力地舔着
米雪的小穴,为开苞润滑作最后的准备。

  抬头看着米雪的小嘴微微张开,发出「嗯……嗯……」的呻吟声,龙哥心头
一动,站起来,两腿跪坐在米雪的肩头,玩起了69式,继续舔着米雪的小穴,
另一边龟头时不时地往米雪的嘴里塞,龟头的来回抽动,竟然让米雪的舌头不自
觉的来回舔动,让龙哥觉得肉棒都快爽爆了。

  69持续了十分钟,米雪下面已经十分湿润了,龙哥翻起身坐在地上,打算
缓解一下肉棒,好开始大战。他嘴巴停了,可是手却没停,两根手指在米雪的小
穴里快速的抽动起来,却没有碰到处女膜。突然米雪叫了起来:「啊……啊……
啊……」张开的两只腿此刻绷紧抽搐了起来,竟然是高潮了。

  米雪这时觉得自己就站在云端,一上一下,那种感觉形容不出来,要真的用
词语来形容,就是好爽,好舒服。米雪感觉到了,好像有样东西在自己身体下面
来回地抽动,难道是张阳?可是张阳明明很尊重自己,没有自己的同意,他一直
也都没有碰自己的身体,那触碰自己身体的是谁?

  米雪在高潮的时候醒了,她也终於看见了在她身体里的东西,是龙哥的两根
手指,米雪想尖叫,但是却自己捂住了嘴巴,因为她知道张阳还在旁边。

  「龙哥,你怎么进来的?怎么能对我做这种事,这是犯法的。」

  米雪的声音突然在耳后传来,龙哥浑身一震,完了,他不知道张阳给米雪吃
过千年参丸,让米雪的体质对抗这些对人体有害的药物有很大的提高。但龙哥毕
竟是出来混的人物,也是一个狠人,张阳现在动不了了,怕什么,大不了干完跑
路,反正被发现了。

  「米雪,你醒了,爽么?数学系的系花原来是个骚货哦!」

  「我才不是!你这样对我,难道不怕张阳吗?」

  「张阳?哈哈哈!他现在自身难保,动弹不得。我干了你之后,大不了明天
跑路,反正干了个大美女。」龙哥边说,手指边在米雪的小穴里抽动。

  「龙哥……嗯……你放……嗯……放过我吧,你这样……嗯……这样是……
犯……嗯……犯法的。」下体传来的感觉几乎让米雪说不出话来。

  「米雪,做都已经做了,难道张阳会放过我么?」

  「只要……嗯……你……你放……过我……我……嗯……嗯……我不会……
告……告诉……他的。」

  「这样啊……放过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看我的傢伙,还硬梆梆的等着下火
呢!你说怎么办?」

  龙哥的话让米雪朝着龙哥那根大枪看去,至少有十八厘米长,竖在那里。米
雪看得满脸通红,但是下体的感觉却让她的心里产生了一阵阵的悸动,暗想这么
大的东西要是插到自己下面,会是什么感觉?米雪突然觉得自己下面又流出了什
么东西。

  米雪缓了口气,坐了起来,但是龙哥的手却还在她下面,她坐起来,反而让
龙哥的手指更进去了一点。「嗯……龙哥,我用手帮你做吧!」说罢,米雪撑坐
起来,让龙哥的手指滑了出去,让龙哥坐回了沙发上。

  米雪跪坐在沙发上,握住了龙哥的肉棒。俗话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步,米雪虽然没有过性生活,但是和闺蜜在一起,各种理论知识还是具备了;但
是之前龙哥缓过气之后虽然兴奋,但是却恢复了过来,他是久经阵仗的老手,只
不过是刚才在得到拥有米雪的机会时,显得兴奋才如此。

  米雪第一次帮人打手枪,手法生疏,又不敢速度过快,怕弄痛龙哥,外加上
龙哥的手又抠进了米雪的小穴,舌头也不停地在舔乳头,米雪无法专心,弄了二
十分钟,龙哥依然没有射精的迹像,倒是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敏感,
下面的水越流越多。

  「米雪,怎么办?你用手弄不出来,你看你下面的水越来越多,要不我帮你
开苞好了。」

  「龙哥,不,不……不要,啊……我再帮你弄下。」米雪边喘气边说。

  「要不用嘴巴帮我吧,快些弄好你也早点解脱嘛!万一张阳醒来的话……」

  「好,我用嘴巴帮你。」

  「米雪,来,跪到地上。」龙哥坐在沙发上,而长京大学的数学系系花米雪
跪在地板上,握着他的大鸟,像吃棒棒糖一样在那舔,对他来说这种感觉真是太
棒了。

  「嗯……嗯……龟头那舔一下,用舌头画圈……对,就是这样。再舔阴囊,
哦……真爽……」

  米雪跪在地上,专心的舔着龙哥的大鸟,听到龙哥的话语,满脸通红、浑身
发烫:『我原来是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在男朋友面前帮别人舔阴茎,还舔得那么
起劲,不过这种感觉很好,好奇怪啊!不知道龙哥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像刚才他
舔我一样呢?』

  米雪握着龙哥的大鸟舔来舔去,技术越来越好,牙齿很少碰到龙哥的龟头,
舔得龙哥舒爽至极,但是仍然没有射精的迹像。

  龙哥看着正埋头苦舔的米雪,脸上全是淫笑,按着米雪的头来了几下深喉,
「咳……咳……」米雪被插得两眼泛白,感觉到大龟头好像插在喉咙里,喘不过
气来。龙哥抽出肉棒时,米雪一阵咳嗽,口水跟着低落到地上。

  「米雪,好像射不出啊!这么吧,你也累了,你先坐上来休息一下。我看张
阳今天是醒不了了,你不用担心。」其实米雪早就没怎么想到张阳了,她舔着肉
棒的时候,眼里就只有那根龙哥的肉棒,可是她没有发觉自己心里的转变。

  这时候她听话的坐到了沙发上,「来,我帮你服务一下。」龙哥把米雪往前
面一拖,自己往地上一坐,嘴巴就盖上了米雪的小穴,米雪的腰不自觉的一挺,
两只手摸上了自己的34D。

  「嗯……嗯……好舒服……龙哥……你……不要……不要……弄了,我……
我……要……叫出来了……」

  配合着米雪淫叫声的是龙哥的舌头,他的牙齿压在米雪的阴蒂上,舌头却往
小穴里使劲地舔,使劲地钻,米雪在性方面完全是个雏,怎么能抵挡住这样的攻
势,瞬间就丢盔卸甲,瘫软在了沙发上。

  感觉到米雪的双腿有些要抽搐的律动,龙哥的嘴巴离开了米雪的小穴,米雪
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想抓住龙哥的头往自己下身压去,但是龙哥已经是跪在沙发
边直起腰来,米雪只抓住了龙哥的腰往回拉。龙哥18厘米长的肉棒插在米雪小
腹上,下面的两个蛋撞击在阴蒂上,让米雪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

  「龙哥,舔我。」

  「小雪,舌头痠了,舔不动了,龙哥只剩大肉棒了。」龙哥边说边用大龟头
摩擦着米雪的小穴。

  米雪眼神迷离的看着龙哥,看着龙哥的那根大肉棒,越看身体越热,感觉下
面小穴又不停地流水了。龙哥用手往小穴一摸,整个小穴都是湿淋淋的了,龙哥
把手往米雪的嘴巴插,米雪伸出舌头把自己的淫水舔了个乾净,这个时候的她,
欲望已经上来了,想要得到的是满足,她的眼里,全是龙哥的那根大屌。

  「龙哥,给我。」

  「小雪,你要什么?你不说清楚,龙哥怎么知道?」

  「龙哥,你……好……好坏,我要……要……你的大……阴茎。」

  龙哥此刻双手压着米雪的双手,阴茎却在小穴穴口来回地摩擦,米雪浑身乱
动,却挣扎不了。小穴下面空虚的感觉越来越严重,越来越痒,米雪急得眼泪都
出来了。

  龙哥看时候差不多了,开始了引导调教:「小宝贝,你想要什么,是不是要
大肉棒啊?」

  「是,我……我想……要……龙哥……的大……大肉棒。」

  「龙哥是谁?」

  换成平时的话,米雪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种词语,但是这时候,爆发的欲望
让她这个大学生偶尔和闺蜜偷偷看的杂书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龙……哥……是……老……公。」

  「要老公的大肉棒干谁?」

  「要老公的大肉棒来干小雪的小穴,狠狠地干小雪的骚穴,干死小雪这个骚
货。」米雪忍着一口气喊了出来,声音已经是带了哭腔。

  「哦,小雪宝贝的骚穴忍不住了么?老公来了,老公帮小雪开苞了。」

  「狠狠地干小雪的骚穴吧!小雪不怕痛,老公快用大鸡巴干小雪的骚穴。」

  随着小雪的话语,龙哥的龟头顶住了米雪的穴口,腰猛地一沉,因为之前的
淫水滋润,一下就顶住到了处女膜。龙哥扶住米雪的腰,也不停歇,一口气直接
插了下去。

  「啊……嗯……嗯……好爽……」因为吃过千年参丸的原因,米雪的体质好
了很多,破处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疼痛,外加之前在高潮的半空中,龙哥一口气插
进去,竟然让她直接高潮,让她比多数女人被破处的时候幸福许多。

  龙哥感受到了米雪子宫里喷出来的一股热流,要是之前没顶到那层摸,外加
肉棒抽出来带有血丝,龙哥几乎怀疑米雪是久经百战的浪女。

  龙哥挺着抽出的肉棒,向米雪笑道:「看这上面的血,这个就是给你破处的
功臣,来舔下给它个奖励。」米雪丝毫没有犹豫,抓住肉棒就舔,然后往自己下
体塞去,龙哥笑道:「真是个骚货,我第一次见这么骚的处女。」

  「讨厌……还不都怪你。」米雪媚眼看着龙哥,下身不停地朝着龙哥耸动。

  「哈哈,没有我的话,你能那么爽么?」

  「哼……我……还有张阳呢!」

  「那你找张阳去好了。」做了那么久,龙哥也口渴了,反正处破了,可以慢
慢玩了,龙哥将肉棒一把抽出来,跑去倒水喝。

  「别……别走啊,龙哥。」

  「哼……」米雪见龙哥一点也不理她的感受,也有些生气了,挣着站起来,
跑到对面沙发,跪在地上,把张阳的裤子扒了下来,只见张阳的阴茎只有她的拇
指大小,3厘米的长度,手一握连头都不露出来。

  龙哥倒了水,坐在后边沙发边喝水,18厘米长的肉棒翘得老高。米雪正在
生气,看着手里张阳的阴茎,她毕竟之前只见过龙哥的生殖器,心想男人硬起来
的话,应该都差不多吧,应该也能用吧!於是埋头就把张阳的阴茎含进了嘴里,
用从龙哥那里学到的口交技术,帮自己的正牌男友口交。

  张阳虽然走火入魔,封闭外识去调理内劲,但是身体机能却是还在,阴茎马
上硬了起来,但是硬度却不够,虽然变长了点,却也只有9厘米这样,远远不能
和龙哥的相比。

  米雪正在犹豫,身体里的欲望还没有完全被满足,怎么办?突然被龙哥从身
后拉了起来,直接插了进去,「啊……啊……啊……好舒服……」米雪不禁满足
的叫起来。

  龙哥向外慢慢抽出大肉棒,当大龟头退到了穴口,又向内急速插进,一直插
到最深处。每次插到十七、八公分尽没时,米雪的娇躯都会抽搐一下。这样连续
缓慢地插了几十下后,米雪就已经美目反白,浑身剧烈颤动,两只脚都有些站不
住了。

  龙哥又抽慢了点,对米雪说:「继续帮张阳口交,怎么说你也要感谢他,要
不是他尊重你,留着你的处女之身,你又怎么能在破处的时候就嚐到那么大的肉
棒,现在能那么爽呢!」

  米雪望着张阳的小鸡鸡,看张阳的眼神已经有点鄙视了,但还是伏下头含进
了嘴里。龙哥在身后老汉推车的干着米雪,在正牌男友前面干着他的女友,龙哥
的心里刺激得无与伦比,何况女友还含着男友的老二。

  而米雪虽然鄙视张阳的小鸡鸡,但在心里还是爱着张阳的,此刻含着男友的
肉棒,却被一个之前看不起的无赖大力抽插,米雪心里的屈辱达到了极限,身体
一阵颤抖,迎来了第三次高潮,两脚一软,但却被龙哥托住了。

  「怎么样,爽不爽?」

  「哦……死了……哦……好舒服……好爽……哦……」

  「宝贝,你高潮的时候,里面夹得真紧,我都觉得要被夹断了。来,继续含
住你男友的小鸟,让他和我们一起高潮。」龙哥把米雪托起来,又再大力地抽插
起来,每次都直插到底。

  「呃~~用力!就这样,顶在那里……快顶……呃~~好舒服啊……我又来
了……又来了……啊……呃……舒服……好棒……呃啊……啊……抱紧我……用
力干……呃啊……用力干我……喔……用力……再用力……嗯……美……美死我
了……重……再重一点……对……太好了……好……唔……我……我……不……
不行……了……啊……啊啊……」

  龙哥抱着米雪的腰,重重的抽插着:「米雪宝贝,乖老婆,我也快不行了,
来,让我射给你,给我生个儿子。」

  「射吧,老公……射给我,小雪要你的精液……来吧,射满小雪的骚穴……
射满我的子宫……射给我……我给你生儿子……快快……射进来吧……」

  话音刚落,龙哥的大鸡巴就插入了米雪的子宫,米雪的头仰起,两个乳房变
得坚挺,龙哥的精华一股股的射在了米雪的子宫里。作为正牌男友的张阳,在米
雪快速的撸动中,射在了米雪的手里,恢复3厘米的状态。

  高潮后,米雪瘫软在地板,龙哥也躺在了地板上,米雪擦掉手上的精液,爬
过去,握住了龙哥的大鸡巴,仔细地舔乾净,站起来,用小穴朝着龙哥的肉棒坐
了下去:「龙哥老公,小雪的骚穴以后只给你一个人干哦!」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