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串儿】(二十七)

          第二十七回姐夫的灌汤小笼包

  周树平也看着串儿一愣,这时就见叶霏把裘皮的外套脱下来递给身后的服务
员,一边笑吟吟地说:「串儿,这是树平,大树的树,平安的平……树平,这是
弟妹,叫郁小串,你就叫她串儿好了。」

  两人勉强笑笑,叶霏说:「你们先坐啊,我去洗个手就来」说着走开了。

  两个人对面坐下,都是手足无措,还是串儿反应快,掏出手机,问了周树平
的电话号码,刚刚存好,叶霜已经回来了,跟周树平打哈哈:「是姐夫吧?」

  周树平连忙站起来握手,「还不敢这么说,我们俩同岁,你肯定是叶霜叶博
士了?」

  「哈哈,姐夫好眼光,这都看得出来,正是小弟」

  串儿见他初次见面就没谱,急忙拉了他坐下,叶霜坐下来揽着串儿,笑眯眯
看着周树平。

  周树平把眼光挪开,清了清嗓子,端起眼前的水慢慢地喝了一口。这时叶霏
已经走回来了,又说笑一回才坐下。席间只听见叶霜跟周树平天南海北地聊,串
儿和叶霏都没怎么插上话,吃了一个小时左右才各自回家。

  一路上串儿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叶霜看她不说话,也就只是揽着她。

  第二天串儿陪着叶霜到叶家跟公公婆婆吃饭。

  礼拜一上班,串儿拿出手机准备发短信给周树平,编辑到一半,又删除了,
直接打电话过去。听得他接了「喂?哪位?」

  「喂……姐夫……我是串儿」

  「哦……是串儿,你……」

  「今天下班后我在商业街新开的星巴克门口等你」说完挂了电话。

  虽然不是周末,但是这繁华的城市最中心的地段依旧是熙熙攘攘地,串儿从
出租车里下来的时候,看见周树平已经等在那里了,串儿走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
周树平一脸疲惫地冲她笑笑,两人尴尬地站着,周树平伸手示意串儿进去,串儿
说:「不用了」

  周树平清了清嗓子,低声地说:「串儿,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你
应该已经结婚了……」

  串儿连忙抢过话头:「我们已经领证了,年后办婚礼」

  「哦……恭喜你啊……」周树平顿了顿,打算说什么,「。串儿……」

  串儿又打断他「大平,过去的事情不要提了……」

  一阵沉默,周树平一脸凝重地看着周围穿梭的人流。

  串儿缓缓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我问你两个问题」

  周树平不由自主地用手整了整西装领口,一脸诚恳地看着她,。

  「第一个问题:你老婆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做什么?」

  「什么?」周树平没反应过来,然后开始扭头看着旁边回想:「……换鞋子
……洗脸……」

  串儿皱皱眉头「第二个问题:你老婆跟你上床的时候,她是不是经常突然去
上厕所?」

  这下周树平更加惊讶,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串儿,没想到在这个人来人往
的地方被一个女孩子直接问这样的问题,好几秒钟才用手挡着嘴巴咳嗽两下:
「嗯……有时候会……」

  「周树平!你就是个大笨蛋!」说完头也不回地快步向路口走去,不一会儿
钻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留下周树平一个人呆在原地,一遍遍反复思考着刚刚的两个问题,几分钟之
后,周树平明白了过来,脸上一亮,「啊!原来如此!」

  然后便在原地快速地转着圈,一会儿用手使劲地抓着头发,一会儿又快速地
搓着手,突然停了一下,快步冲到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麻烦你,蓝
莓街5号,欧风花苑小区」

  「这时候这么堵,快不起来的」

  「师傅,绕高架也可以」

  「好嘞~ 」

  ……

  今天是忙碌的一天,刚刚拿到比利时的业务许可,好多手续还在办,可是订
单已经接了,不抓紧时间,就会失去客户的信任,叶霏在公司盯了一整天,晚饭
也是在公司简单叫了个便当。到八点多才开车回家,一整天也没时间上厕所,不
知道是不是下意识的,但是因为喝水不多,所以只是感觉有一点点憋着,叶霏疲
倦地开着车子,感受着小肚子传来的阵阵熟悉的感觉,调动着自己的理智,控制
自己,不停地反复念叨着:「不可以,不可以,回家赶紧上厕所,回家赶紧上厕
所……」

  到了楼下停好车,快步走进电梯,已经很憋了,一声清脆的「叮」电梯门开
了,叶霏掏出钥匙开门,因为有些急,所以拧了一会儿还没拧开,这时候门从里
面打开了,周树平笔直地站在面前,叶霏呆了一下,脸上泛起一丝绯红,就往周
树平身边绕,嘴里说着:「树平,今天忙得没空上厕所,快让我去卫生间」。

  周树平却轻轻地拦住了她,叶霏一愣,一阵跺脚,「树平,我要上厕所…
…」

  周树平仍旧不做声,关好门,拉着她走到沙发,自己先坐了下来,抬头看着
面前的叶霏,「亲爱的,你今天真漂亮」。

  叶霏心说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我忙了一天,正是灰头土脸的。忍不住有些不
好意思,就伸手理了理耳边的长发,低头看着地面。周树平看着叶霏微蹙着眉头,
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白皙的脖颈,露在外面,一阵怜香惜玉的冲动升起,便一把
抱住叶霏的腰,让她骑在自己腿上,叶霏已经很急了,却又不想拗着他,就颤抖
着求他:「树平,等一下可以吗?我真的要去厕所」说完就试着挣扎。这时周树
平却紧紧用两手掐着她的腰,轻轻往上一用力,就把叶霏举了起来,自己则顺着
沙发往地板上一滑,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刚好让叶霏骑在了自己肚子上。

  叶霏正皱着眉头,却被周树平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一边柔声说:「亲爱的,
看着我」

  叶霏一脸困惑和焦急地看向他,却见他满脸微笑地望着自己,心头一软,却
又用理智控制住自己的本能,说:「树平,你想要,我等下给你好吗?让我先去
上厕所,然后洗个澡,我忙了一天了」

  周树平仍旧不肯松手,继续柔声说道:「老婆,听我说,以后,你每天回来,
都不许去卫生间」

  叶霏以为他胡闹,有些不耐烦「什么?……那我要上厕所怎么办?」

  周树平露出一个坏坏的温和的笑容,用手指指自己胸口,「就在这里……」

  叶霏看着他,顿时呆住了,几秒钟之后,伴随着眼泪,一下子扑在周树平身
上哭出声来,周树平的脸被叶霏胸前的软肉压地喘不过起来,却也不敢乱动,由
着她大声的哭着,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坐直身子,长长的睫毛上闪着泪光,看着
周树平,仍旧不住地哽噎。

  「哭完了没?」

  叶霏捂着嘴巴点点头。

  「那还愣着干嘛?一会儿把我老婆憋坏了,我可要心疼的」

  叶霏又是想哭,又是想笑,吭哧了一会儿,说:「我出不来」。说完脸一下
子红到了耳根,本来就白,这一下脸红就更明显,加上梨花带雨的摸样,更显得
不胜娇羞,虽然这几年生活得不幸福,气色有些不好,但是仍旧挡不住由内而外
明艳的光芒。

  周树平感慨着:「不愧是个美人坯子」,想想这一年来她自己给自己的压力,
不由一阵心疼,一边双手捧过叶霏的脸颊,轻轻地拉到自己面前温柔地看着她的
眼睛,嘴里柔声说着:「不怕,慢慢来,嘘——嘘——」

  叶霏看着他,又哽咽几下,才开始轻轻地闭上眼睛,缓缓地放松下来,随着
身体的放松,一股热流从两腿间涌了出来,越来越快,不停地加速,透过薄薄的
内裤和裤袜,全部冲在周树平的肚子上,又顺着周树平的腰,落在地板上,「哗
啦啦」急促而又密集地响着。

  许久之后,水流慢慢变缓,叶霏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周树平正咧嘴笑着看着
自己,鼻子一酸,扑在他身上,一条胳膊抱着周树平的头,又是一阵哽咽。

  周树平脸贴着叶霏胸部,鼻子闻着熟悉的体香,也闭着眼睛享受着,不一会
儿又感觉几股不大的水流冲过,叶霏这才缓缓地重新坐直,两手抚摸着周树平的
脸。

  周树平无限温柔地看着她,说:「亲爱的,我今天想吃包子,而且是灌汤小
笼包」,叶霏又被他说得满脸通红,随即低下头去,双手轻轻撩起自己的裙子
……

  窗外一弯小小的月牙儿,像个笑着的嘴角,满天的星星,也跟着不停地眨着
眼睛……

                后记

  半年后,串儿和叶霜搬进了装修好的新房,收拾东西的时候,叶霜无意间发
现两个旧本子,一个比较旧的打开来,记的全是十几年前的歌词,随手一翻,看
一段歌词后面写着几行字:「……趴在课桌上看书,桌边抵着肉,如果这样挤,
会不会挤出奶水来啊?」

  「……挤不出来的,但是尖尖头会疼……」

  「还是男生好,尿尿的时候随便换方向,女生只能往前……」

  再往后翻几页,还有几幅铅笔画,看得叶霜一阵偷笑。

  另一个稍微新的,打开来是零零散散的日记,第一页便是:「今天被对面楼
的男生偷窥了……」

  叶霜不禁来了兴致,坐下来慢慢翻着,不一会儿,串儿走进来看他不干活,
倒坐着看书,走过来一看是自己的东西,一把抢过去,「不许偷看!」

  叶霜看了一半,兴致正高,忙不迭地求着妻子,串儿拗不过他,让他等一下,
自己翻开本子,快速地挑了几页,撕掉了,叠好放进自己口袋里,才把本子还给
叶霜,叶霜无奈,但也只好凑合着看。

  看着看着,叶霜一拍大腿:「太精彩啦!老婆!这个放到湿热上肯定火!」

  「什么热?」

  「一个专业的论坛,都是些跟我们一样爱好的人,写的一些心得,我前两年
经常上去看看」

  「切,谁会看这些东西啊」

  叶霜不理她,仍旧自言自语地说「只不过有点零散,我把它们整理一下,应
该可以了」

  「你?我的博士先生,你还是去捣鼓你实验室那些瓶瓶罐罐吧」

  「小瞧我,我在中学时候每次作文比赛都拿奖呢」

  「好好好,不过你要发到网上,记得把我名字改了」

  「这个还用你说」。

  第二天,串儿一早起来,看见叶霜正坐在电脑前面打字,就凑过来看,叶霜
冲着她炫耀:「老婆,我帮你注册了一个新的账号,叫「项链」!」

  「学物理的果然没品位」

  「你快看,管理员还夸我呢」

  串儿一听来了兴致,快让我瞧瞧,说完便从床上爬起来,光溜溜地坐到叶霜
腿上,抢过鼠标看……

  「啊?!你居然把我改成这样?我有那么淫荡吗?」

  叶霜摸着串儿光滑的屁股,一脸坏笑「没有吗?」

  串儿不理他,继续往后翻,「真的哎,管理员夸我来着」

  「什么夸你?那是夸我好不好啊?」

  「这个算我的,你不过加了几个字而已嘛,以后你只管写,但是不许回复,
必须等我来回复」

  「好吧好吧」

  串儿继续往后翻,又喊道:「你!?居然把姐也写进去啦?你不怕她打你吗?」

  「放心,她那么忙,不会看到的」

  「还什么叶氏双娇?哈哈,恶心死我了,你以为你是花无缺啊?」

  又看了一会儿,串儿突然对着叶霜一阵捶,一边捶还一边骂:「你坏!你坏!
你居然把他变成姐夫!?那我成什么啦?!你坏!不许这样写!」

  「老婆,老婆,我知道你是原装货嫁给我的不就行了嘛,再说这是情节需要
嘛,要不然就变成流水账啦……」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