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串儿】(二十五)

  第二十五回唐王爷是怎么死的?

  这一天串儿和叶霜去民政局领了本本,两个人经过几年努力终于修成正果,
叶霜一路紧紧揽着串儿,说着:「以后,你可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儿啦」

  串儿紧紧依偎在叶霜怀里,嘴上却不认输「切~ 那要看本小姐心情,你要是
敢对本小姐不好,本小姐立刻找个大帅哥私奔」

  「嘿嘿,以后别本小姐本小姐的,都嫁了人了」

  「那怎么说?难道说本夫人?恶心死了」串儿眼睛滴溜溜一转,坏笑道:
「以后你小子要是敢不听话,当心老娘的化骨绵掌!!轰!轰!轰!」一边还用
手比划着。

  叶霜被她逗得乐不可支,一边捂住胸口,学着周星驰的声音喊:「啊!啊!
啊!海公公饶命啊!」

  串儿知道自己又被他取笑了,忍不住又是一通捶。

  隔天,叶霏请他们两个人吃中饭,串儿见叶霏又是一个人来,有些莫名的伤
感。席间,自然是叶霏又对叶霜耳提面命了一番,如何对串儿好,叶霜只管点头
答应,一边大口吃着火锅里的菜。叶霏说着说着眼圈又是红红的,串儿连忙岔开
了话题。

  吃过中饭饭,叶霏提议带着串儿去SPA,串儿听说过,却从没去过,于是
跃跃欲试,支走了叶霜,两个女孩儿家便开车到了一家高档的SPA会所,里面
装修得富丽堂皇,串儿不禁有些担心,叶霜安慰她:「别怕,这里里里外外全是
女的,从老板娘到服务员,没一个男人,并且,也不接待男客。」

  串儿这才放下心来,两个人先是分别被服务员带进两个小隔间换了浴袍,然
后才走进一间大大的包厢,说是包厢,倒不如说是一个完整的浴室,足有四五十
平方,一边是椭圆形的白色水池,里面已经放好了热水,另外一边是两张按摩床,
角落里点着熏香。

  服务员问叶霏,:「叶小姐,今天是洗泡泡浴还是牛奶浴?」叶霏常来,所
以服务员也跟她认识了,听叶霏说:「牛奶吧」,于是服务员拿着一个大大的桶,
一勺勺往池子里面舀着牛奶,再把池子里的水轻轻搅匀。

  不一会弄完了,走过来伺候两个人脱掉浴袍,两人慢慢跨进浴池里,只见叶
霏直接走进池子中央,用手往身上撩着白色的水,串儿眼睛一亮,盯着叶霏两腿
间呆住了,只见叶霏两腿间白茫茫一片,没有一根毛发,串儿又抬头看向叶霏抬
起胳膊露出的腋窝,果然也是白白嫩嫩的,串儿再看回她两腿中间,只见平坦的
小腹下方,高高隆起白白的一座小山丘,比自己的高出好多,山丘中央靠下的位
置,深深陷进去一条沟,不能用「缝」,因为不像缝那样是切开来的一样,而是
陷下去的,像是把一个气球用手按下去一样的感觉,看不见里面一丝一毫的东西,
只看见这一条短短的,深深地阴影。又见叶霏闭着眼睛抬着头,两条胳膊轻轻向
后捋着头发,串儿不禁赞叹:「姐,你太美了!」。

  叶霏听她说,睁开眼睛看串儿一脸惊讶,不好意思地说:「别提了,从初中
就被同学笑话,都不敢去浴室洗澡。」旁边的小服务员带着浓重的四川口音笑着
说:「我早就跟叶小姐说,她这样子才好看,连我女人家,看着都忍不住想要摸
一把,要换做一个男人,还不把她吃了?」顿一顿又说「我小时候在我们老家山
里,听瞎子说书,说那个杨贵妃就是这样的,白白鼓鼓的,像个白面包子,唐王
爷喜欢的不得了,天天要吃她,最后把个唐王爷弄得精尽人亡」。

  串儿听她说得好笑,就问她:「小妹你说唐王爷是怎么死的?」

  小妹倒也不脸红,反应很快,回答得干净利索:「天天吃包子,噎死的」说
完自己也笑起来。

  串儿知道有些落后地区的残疾人,为了有个活路,就靠说书讲故事讨口饭吃,
当然是要迎合听众的口味,最主要是迎合男人们的口味,没想到这小妹也听过。

  串儿转过头又盯着叶霏看了一会儿,好奇地说:「姐,让我摸摸呗」

  「去!也不怕人笑话」

  串儿正要说话,就听后面的小妹又说话了:「叶小姐,您看是吧?上次您第
一次来的时候我就跟我小姐妹说今天来的个叶小姐,好漂亮,好想摸一把,被我
小姐妹骂的。你看今天这位小姐跟我一样的,不是我一个人喜欢。」

  串儿被她逗得格格笑个不停,叶霏脸通红的赶紧坐回池子里,串儿跟后面的
小妹说:你不用待着了,让我们俩自己泡会儿,小妹说声好,就走到门外去了,
又把门关好。

  串儿见没了外人,磨磨蹭蹭地坐到叶霏旁边,白色的牛奶水刚好漫过两人的
胸口,串儿坏笑着伸手去摸叶霏,叶霏知道她就会来这一手,但是也不躲,只是
脸上通红地任着她一通摸。

  摸了几下,串儿感觉光滑无比,心中一阵荡漾,感觉自己下身都开始湿润了,
就停手不敢再摸,又泡了几分钟,叶霏叹口气道:「让你乱摸,摸得我现在难受
死了」。

  串儿正不知她何意,就听叶霏站起身来喊外面的服务员进来,说可以了,那
小妹扭头出去,不一会儿,进来两个穿着制服的大姐,样子大约三十五六岁,手
上搭着几样浴袍毛巾等东西,便是按摩师了,叶霏喊串儿,来吧。

  串儿知道是要按摩,兴致勃勃地走出水池,两腿间的长丝被水湿透,直直垂
在下面好长,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叶霏看了笑她:「这么茂盛,可以做个窝了」

  串儿嘻嘻一笑用手挡着,跟着叶霏,趴在乳白色的按摩床上,那床的一端和
中间各有一个圆孔,串儿学着叶霏,把脸放进边上的圆孔中,不至于影响呼吸,
发觉另外一个圆孔却刚好对着自己的隐秘地带,不晓得是做什么用的。

  正纳闷儿,就觉得按摩师先把一条浴巾盖住串儿,略微吸了些水后,又用一
条丝绸的大浴巾盖在串儿身上,问串儿要什么精油,串儿随便点了一个,不一会
儿,感觉按摩师把手伸进丝绸浴巾下面开始按摩自己的后背,不一会儿串儿便觉
得好舒服。

  大约十几分钟后,按摩师一边按摩串儿的屁股,然后一个手指头绕着后门轻
轻地绕圈,串儿觉得痒痒的好难过,偏生那按摩师好像故意的,不停地绕着,等
到串儿实在难过的吃不住了,便越绕越小,最后轻轻地伸进了后门,串儿心道原
来是做前戏啊,感觉那按摩师是特意带上手套才放进去的,所以也不担心什么,
过了一会儿,又感觉按摩师拿了一个很小很软的刷子,轻轻地刷着自己后门的嫩
肉,好一会儿,串儿禁不住下身开始湿润起来,赶紧忍住,怕失禁了。

  这样过了总共大约半个小时,就听按摩师说:「请翻身」,串儿依言翻过身
来躺着,按摩师拿过一个小枕头垫在串儿脑袋下面,屁股那里却仍旧对着那个圆
洞。这下是躺着了,按摩师继续把丝绸盖在串儿身上,就听边上叶霏冲着这边串
儿的按摩师说话:「不用盖了,麻烦您」

  按摩师看着串儿,串儿点点头,按摩师笑笑,就把浴巾放到一边,开始按摩
串儿,从胸部开始,按了一会儿,串儿觉得胸前奇痒难耐,两颗粉红的葡萄涨得
圆圆的挺立在胸前,这才知道为什么按摩师要给她盖着一条薄薄的浴巾,想到是
叶霏不让按摩师盖,就扭过头嘟着小嘴儿看着叶霏,叶霏躺着,余光看见串儿看
自己,就忍不住笑:「怕什么,这两位大姐都是过来人,什么没见过」,串儿嘟
着小嘴儿不吭声,继续闭上眼睛。

  十几分钟后,按摩师已经不停在串儿的三角区域轻轻打转,串儿有了经验,
大约猜到接下来是什么了,不禁有点紧张,怕自己出丑,就听按摩师问她:「请
问这位小姐结过婚了吗?」

  串儿见她这么久不说话,突然一问,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叶霏说话了,「结过了,没事的」

  果然,按摩师重新拿出一个手套来戴上,轻轻地伸进了串儿下身,串儿反应
不及,一声轻轻的呻吟「嗯~ 」。好在按摩师力道把握的很好,串儿很快就觉得
舒服极了,就觉得按摩师的手在里面轻轻地绕了几圈慢慢地拔了出来,串儿就觉
得一阵空虚,也不敢看按摩师,闭着眼睛等着,身上却有点轻微地发抖,不一会,
按摩师又轻轻地用手指把串儿的花瓣儿分开,又换了一个更小更软的小刷子,很
小心地开始清理,这个过程持续了好长好长,足足有十分钟以上,感觉按摩师是
一个褶皱一个褶皱地清理,及其细心轻柔。到最后的时候,串儿已经是浑身打颤,
也顾不上去看叶霏了。

  好不容易等她清理结束,又是一道黏黏的精油滴在花蒂上,串儿又是猛地一
哆嗦,拼命忍住。按摩师用手把刚刚倒的精油均匀地抹在串儿的两腿间,然后又
把两根手指伸进了串儿的下身保持不动,轻声的问道:「小姐,油推完了,您要
放松一下还是就这样结束?」

  串儿大概听得明白,也不睁眼,不由自主地轻轻点点头,就感觉按摩师的手
慢慢地在里面抚摸起来,倒不是抽插那么简单,而是好像在摸索什么,串儿此刻
浑身哆嗦得更加厉害,每次按摩师的手划过她的洞壁的时候,她都会猛一哆嗦,
这好像让按摩师找到了答案,就感觉按摩师轻轻地在里面揉了几下,向着一处洞
壁微微加力,这一下,串儿肚子上一阵抽搐,整个人都快坐起来了,伴随着一声
呻吟,一股又细又急的水流从按摩师的手上方喷出来。

  按摩师经验丰富,此时早已站在串儿侧面,只见那水流却不是向上,一路向
着串儿头部的方向冲去,从串儿肚子上一尺高处划过,直直落在串儿头部前方三
四米远,差一点就到了椭圆形的水池里了。

  串儿意识到自己失态,一边抽搐着,一边用一只手遮住眼睛,嘴里嗔怪着叶
霏:「姐……姐……」叶霏刚才听见她一身呻吟,早就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就打
趣她,「串儿不怕,呵呵,你还说我与众不同,我看你也是天赋异禀嘛」串儿被
她说得更加不敢把手拿开。

  此刻那按摩师早已把串儿那处清理干净,就听她缓缓地说:「小姐不用慌,
来这里就是放松的,不放松精油的效果反而发挥不出来,没事的。」看她仍旧不
肯睁眼,就和蔼地笑笑,说:「您这样的体质其实挺好的,那么远,说明身体很
好。来这里的客人有好几位都是这样的,不过都没这么远。」

  串儿听她说得认真,才偷偷睁开眼睛看着按摩师,按摩师冲她笑笑,转身去
收拾东西了。叶霏这时笑吟吟地看着她,说:「没什么的,你看你屁股下面一个
洞,知道是做什么的吗?」串儿摇摇头,听叶霏继续道:「听大姐说,有的人放
松以后,不但前面会喷出来,连带后面也会,对吧大姐?」串儿听得心惊,就看
着按摩师,按摩师背对着她们,笑着说:「是啊,我们老板娘是从国外回来的,
这个按摩床也是从国外买的,是他特别要求的,但是我们到现在只见过几位客人
像这位小姐一样,还没见过有后面出来的,不过我们老板娘以前在国外见过。」

  说着,两个人起身又冲了一会儿,又在隔壁包厢躺了一会儿,把头发晾干了,
这才开车回家。

  叶霏把串儿送到楼下,串儿看叶霏心情落寞,就下车拉着叶霏在楼下小公园
石凳上坐了下来。

  叶霏穿着紧身灰色牛仔裤,配着一双翻毛皮的小靴子,高领的黑色毛线上衣,
脖子上一串明亮的白金项链,长长的头发一边倒着从耳后垂下,露出白皙的脖颈,
说不出的时尚鲜艳。

  闲聊了几句之后,串儿低声问叶霏:「姐,他对你好吗?」这是串儿第二次
问叶霏这个问题。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