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串儿】(二十三)

           第二十三回藤井和奈奈子

  叶霏也一脸尴尬地向两位长辈点头笑笑,就被串儿拉着跑出了酒吧。两人钻
进叶霏的红色进口雪铁龙,两人一路恣意地大笑着,一边沿着河边的道路慢慢开
着,不一会儿开到了第一次叶霏带着串儿到过的那个小桥边,叶霏慢慢地把车子
停下,自顾自地走出下车,站在河边,呆呆地望着河面。

  串儿也走出来站在叶霏旁边,叶霏穿着一件长长的风衣,是她最喜欢的巴黎
新款,披肩的长发顺滑地披散在肩膀上,长长的睫毛迎着河面反射的灯光,说不
出的秀美。串儿是个聪明的姑娘,看着叶霏一脸的忧愁,就低声问她:「姐,他
对你好吗?」

  叶霏扭过头看着她,轻轻地说:「挺好的」。

  串儿走过去挨着叶霏并排站着,却惊讶地发现叶霏黯然的眼神和眼角一丝浅
浅的鱼尾纹。

  「姐,你今天没憋着」

  「嗯……最近太忙了……走吧,回去吧」,说着,便拉着串儿回了车子,把
串儿送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串儿就打电话给荆健飞「荆师兄,等一下我就过来取我们公司
的批文啊,还有啊,您昨天答应的叶霏的申请,也一并给我吧?……

  呵呵,您忘记啦?荆科长,您昨天亲口答应的,再说这家公司虽小,却是我
们公司的重要供应商,昨天您当着我的面答应下来的,如果您忘记了,要不要问
问我们山田副总和王副总啊?还有蒙特卡罗的两位女服务员当时就坐在您旁边啊,
要不……

  好的好的,我这就过来拿,先谢谢您啦,拜拜~ 」

  晚上叶霏请串儿吃饭,串儿把申请书递给叶霏,两个人又笑了一回。

  吃完饭,串儿哼着歌儿回到家,叶霜看见她:「老婆大人今天心情挺好嘛」

  「嗯~ 我今天做了一件非常漂亮的计谋,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

  「赔了夫人又折兵?那有什么好高兴的?」

  「哎呀你不懂,是我让一个坏人赔了夫人又折兵」

  「呦,我家串儿长进啦」

  「切~ 我从来都比你这呆头鹅聪明好不好?」

  叶霜不跟她争,去做饭了。

  吃过饭,看了会儿电视,串儿就脱得光溜溜地冲进卫生间洗澡,叶霜坐在沙
发上看电视,只见一片白光闪过,就忍不住说她:「你又来了,不怕感冒啊?」

  就听串儿在卫生间喊:「我乐意~ 」

  叶霜摇摇头,拿自己这个准媳妇儿一点办法都没有。

  串儿站在淋浴头下冲着,回想起前段时间在日本的一桩好玩儿的经历。

  串儿到日本第一个周末,独自一个人就跑去逛街购物,逛了整整一个下午,
买了几样衣服正往酒店走,因为下午买了两次水,都喝完了,刚刚还贪吃,买了
冰淇淋,想尝尝日本的冰淇淋有什么不一样,串儿习惯性地故意不去厕所,所以,
这会儿感觉有点憋着了。

  正走着,就觉得有人跟踪她,串儿日语科班出身,对日本文化很了解,心说,
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痴汉?想要趁我一个人占我便宜?不过串儿胆子大,也不在意,
反正酒店就在前面不太远,大约走20多分钟就能到,于是继续往前走。

  走了大约不到一半的路程,就觉得肚子开始发出警告,串儿也没在意,对自
己的功力比较自信,可是又往前走了没多远,突然肚子又是一阵咕噜噜响,知道
是要大了,可能是刚才的冰淇淋在发挥作用,这才有点急了,刚好这一段路很僻
静,日本很多路都是这种虽窄但是很干净的小路。

  串儿就站住身子,手捂肚子缓一会儿,往后看时,余光看见有个人影远远地
在小路口,不敢靠近,串儿不知道他想干嘛,继续往前走,没走多远,就感觉有
些忍不住了,以前从来没有大的小的一起来,这次感觉这么强烈,也不知道到底
是大的还是小的急了,反正一下子觉得整个人浑身没力气,知道走回酒店是不可
能了,必须马上就地解决,于是她有点恼火,「偏偏这时候被人跟踪了,莫非真
要在异国他乡失禁不成吗?还是在跟踪的日本人面前?」想着,她就干脆转回身
去,手捂肚子远远看着那个人。

  远处那人也不躲,就直直站在路口,看样子个子不算太高,瘦小的身形,一
身休闲打扮,背着个背包,还戴着个鸭舌帽子。见她回过身来望着自己,就略微
地冲着串儿弯弯腰,意思是向她鞠躬,在日本,这是打招呼的意思。

  串儿看着心里来气,也不跟他客气,远远地用日语喊:「喂!」

  那人见她喊,就小碎步跑过来,在串儿身前几米远站住,串儿一看,是个瘦
小的中年男人,看样子像是旅游的,站住之后又不吭声,只是冲她微微弯腰鞠躬,
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也不觉得邪恶,就是普通的路人一样。

  串儿用日语问他:「跟着我做什么?」

  那人回答道:「小姐……是想要上厕所吗?」

  串儿见他问得奇怪,不理他。那人继续说:「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麻
烦小姐释放在这里面?」,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像小孩子奶瓶一样的广口瓶,
伸着手,却不靠近,一边微微弯着腰。

  串儿心说果然碰见痴汉了,正没主意,就听那人继续说:「小姐尽管放心,
我叫藤井次郎」,说着又回头招手,串儿顺着他的手势看去,见一个中年妇女站
在路口,「那是我太太,她叫奈奈子」。

  奈奈子远远地冲着串儿微微一鞠躬,继续站在原地不动。

  藤井回过头来,仍旧微弯着腰,抬头看着串儿,串儿纳闷儿,为什么从他的
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呢?日本人真是好奇怪。又见他伸手递着那个瓶子,想了一
会儿,又看看站在远处的奈奈子,知道自己在回到酒店前是摆脱不了他们了,这
下即使想要自己躲起来解决也不行了,于是慢慢走上前接了过来,又退后几步,
对藤井说:「请你转过身去,不要看」。

  那藤井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便转过身去,串儿心里觉得好笑,可也顾不上那
么多了,就把那个广口瓶大大的瓶口放到裙子下面,拨开内裤,很快一股水流冲
出,只十几秒钟就注满了瓶子,串儿把瓶子拿出来,喊藤井,藤井转身接过瓶子,
掏出盖子,认真地把盖子拧好,又小心地放进自己的背包里,这才对着串儿一阵
鞠躬,嘴里还说着「谢谢」,一边后退,退出几步之后才转身,朝着他老婆走去。

  串儿看着他走开,忽然喊住他:「藤井先生」

  藤井没想到她会喊他,又转回来,这是第一次串儿看见他脸上有表情,就是
茫然,串儿继续说:「藤井先生有没有更多一个的瓶子?」

  藤井会意,连忙把背包放在地上,不一会儿掏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瓶子出来,
伸手递给串儿,然后一脸惊讶,弯腰抬头看着串儿,串儿刚刚释放了一瓶,不但
没有缓解,反而感觉更加地急迫,这时也懒得再等他转身,一下就把瓶子伸进裙
子里面,串儿穿着齐膝的职业群,并不担心藤井看见。几乎在瓶口对好位置的同
一时间,水流打着瓶壁的声音传出,比上次还要响亮,串儿因为要用裙子遮住前
面,所以看不到瓶子,也不敢尿得太满,感觉差不多了,就用力忍回去,重新把
另外一只手拿着的瓶子伸了进去接班,藤井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嘴巴
里用日语嘟囔着:「了不起哦!」

  藤井听声音仍旧很急促,连忙回转身去包里要再拿瓶子,却听串儿说:「不
用了,可以了」,藤井跪在包旁边一边缓缓回身,一边眼睛直勾勾盯着那串儿手
里的两个瓶子,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了不起哦!了不起哦!」说着缓缓走过来
接过串儿手上的两个瓶子,认真地放在地上,分别掏出盖子拧紧,放进身后的背
包里。然后冲着串儿一鞠躬,就去收拾背包。串儿也冲他点点头,见藤井背起背
包,转过身去,朝着奈奈子走过去。

  串儿见他走了,才捂着肚子往原本的方向继续走,走没几步,感觉肚子一阵
阵响,心里叫苦:「小的解决了,又来大的」,一边赶紧扶着墙角两腿夹紧,想
要憋回去,缓了几分钟,感觉稍微好了些,就略微直起身想要继续走刚刚抬起左
脚,就感觉屁股上一热,串儿惊呼一声「呀~ 」热乎乎地已经卡在了内裤边上。

  串儿身体好,所以即使今天有点肚子不舒服,仍旧是干干的,又因为刚刚尿
尿的时候已经从前面把内裤拉到一边了,所以并没有完全挤在内裤里,而是卡在
了内裤的边上,正一点点地横着往左边冒出来,贴着左边光光的半边屁股,热乎
乎地。串儿估计这时候藤井应该走远了不会看到自己的窘态,便本能地一回头,
却见他跟奈奈子并排站在路口望着自己。

  串儿不禁一惊,估计是他们俩看到自己扶着墙,可能是不舒服,应该不会想
到自己已经拉裤子了,此时串儿只是拉出了半截,便用尽全身力气往回憋,希望
不要落在地上,不然肯定会被藤井和奈奈子看见,想等她们走开了再说,总之他
们在那里看着不是个办法。

  这样忍了好久,却见两个人一动不动仍旧望着自己,没了主意,看见前面几
米便是个墙角,便想要冲过去几步躲起来。打定了主意,刚刚迈出两步,因为力
气分散了,后门一下憋不住,串儿自己都能感觉随着自己一边跑,那根东西也呼
溜溜顺着后门洞口逃了出来,擦着串儿的左腿,掉在了灰白的水泥地上,串儿心
想这下完了,彻底现了原形,又恨那藤井和奈奈子偏偏这个时候跟着自己,心中
一阵莫名火气,往后扭头狠狠地看着藤井,屁股后面却是再也忍耐不住,呼啦啦
全部拉了出来,因为内裤的边正好卡在后门洞口,所以每股都是挤压着,贴着左
边屁股和左腿跟掉下去,串儿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却见那个藤井急匆匆跑了过来,
一边跑一边嘴里念叨着什么,串儿没心思去听他的,等到藤井冲到自己跟前时,
自己已经拉完了。

  这时串儿喘过一口气来,有些恼怒又有些害怕地看着蹲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藤
井,不知道他又要干嘛。这时之间藤井看着自己,一会儿,才一脸诚恳和认真地
问:「小姐好了吗?」

  串儿被他问得不明所以,点点头,只见那藤井低头看着地上一坨加一根东西,
神色凝重地摇摇头,回身从背包里翻出一双手套,好像是用厚纸做的,应该是养
宠物的人士给宠物处理粪便用的。之间藤井单腿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捡起单独
的那一根,串儿心里不由一阵刺痒,莫非他连这个也要?

  正狐疑间,却见藤井双手捏着那根东西慢慢走到路边草坪里,丢在了一颗树
的树根下,然后回转来,又小心地重复把剩下的也一一处理,串儿转过身来看着
他做这些,更加摸不着头脑。

  藤井认真地弄完了,又小心地把纸手套摘下来,从口袋里掏出矿泉水,冲了
冲手,一边在衣服上擦手,一边抬头对着正发呆的串儿轻轻一点头:「小姐,下
次可以到路边去,有草或者树的地方,这样也可以作为植物的肥料,是不会有问
题的。幸亏小姐这次的……比较容易处理,如果遇到拉肚子的情况,那就比较麻
烦了。」

  串儿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觉得日本人真是搞不懂,这种东西还这么挑
剔,只要小便,大便是不要的,害得自己刚才心里一阵恶心,原来是冤枉他了,
不过想想也有道理,毕竟小便这东西还算清澈,大便就确实有点难以收藏了,只
是不晓得还有没有专门收集大便的人。串儿是个搞鬼的女孩子,即使在这种情况
下,她也能胡乱联想。

  她这里正瞎想着,又听藤井自言自语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把书上的教育
丢弃了……」一边说着,一边有掏出一包湿纸巾递过来,串儿勉强笑笑,从他手
上抽了两张,不好意思地伸进裙子后面擦了擦,又见藤井拿了个小小的方便塑料
袋,边上有个密封条的那种,有点像超市称散货用的袋子。只见他用手撑开,让
串儿把用过的纸巾放进去,串儿知道反正内裤已经脏了,但是还是简单擦了两回,
又抽了一张擦了擦手,都放进藤井的袋子里,藤井把小袋子扎好,伸手递给串儿,
串儿愣一下接过来,听藤井一脸认真地说:「走到有垃圾桶的地方,丢进去就可
以了,记得丢在不可回收那一边」。

  说完转过身要走,回头又问串儿:「小姐真的不要紧了吧?」

  串儿用力点点头,藤井眼尖,看见串儿小腿和脚踝上有些污迹,就把剩余的
半包湿纸巾递给她,指指串儿的腿,串儿低头看见了,连忙接过纸巾,藤井冲她
弯弯腰,转身往奈奈子方向走过去。

  串儿看着他们俩转过路口,这才赶紧看看周围没人,把腿上的擦干净,一并
放进那个小塑料袋里,找了个垃圾桶丢掉了。

  回到酒店,串儿洗了个澡,换了几件衣服,跑到隔壁房间两个男同事那里聊
天,其中一个人来过日本很多次,是个地道的日本通,串儿就试着跟他说:「今
天被跟踪了」

  那同事笑笑跟她说:「在日本,这种情况不少,但是大多只是跟着偷窥,倒
没有什么危险,不过还是小心为好,如果是晚上,那就不一样了,日本人很奇怪,
到了晚上就跟换了人一样,甚至日本的警察都对晚上发生的强奸这种事情不以为
意,觉得是女的太不小心」

  串儿不禁有些后怕,又听那个同事说:「日本人有些人有很奇怪的爱好,日
本男人压力很大,有的人年纪轻轻就没有性功能了,但是会养成一些奇怪的癖好,
比如收集少女穿过的内衣什么的」

  串儿问「那他们的太太不管吗?」

  「呵呵,大部分管,但是有的太太很开明,知道老公没有了能力,所以也会
支持他,但是日本人一般会尽量避免骚扰到邻居,那是会被人看不起的,所以很
多人是趁假期跑到外地旅行,做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情,他们还给这种旅行起了
很多奇奇怪怪的名字,花样多得很呢」

  串儿听了,估计今天碰到的藤井和奈奈子就是这么一对夫妻,恍惚间,思维
有些理不清楚。夫妻两个人在街头上公然向一个陌生女孩子讨要小便,却又教人
家如何自律和文明,唉~ 心里面不知道该是恨他还是感谢他,也许,这就是中国
人对日本人的态度吧……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