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串儿】(二十一)

             第二十一回十年

  秋天的天空似乎特别高,几朵白色的云彩,映衬得天空更加地湛蓝,一架波
音飞机缓缓降落在机场的跑道上。

  机场的出口,叶霜挤在一群等候的人群中,脸上满是焦急,突然他咧着嘴笑
起来,一边笑一边跳,嘴里喊着:「老婆!老婆!」

  串儿看见叶霜,冲他笑笑,拉着皮箱走过来,叶霜一把抱住她:「老婆,想
死我了」说着就往串儿脸上乱亲。

  串儿脸一红,啐他:「谁是你老婆?叫得这么恶心」

  叶霜也不还嘴,一把拉过串儿的皮箱,两人往外走,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叶霜又开始忍不住对着串儿动手动脚,串儿凶他:「堂
堂的叶博士,怎么毛手毛脚的」。

  叶霜只管嘿嘿傻笑:「老婆,在日本想我没?」

  「想啊,我每天一下课回到宿舍啊,就想:咦?那个给我打洗脚水的苦工哪
儿去了?」

  「嘿嘿,这不在这儿呢吗?你放心,今天晚上,就让老婆大人舒舒服服地泡
脚」

  「少来,谁是你老婆?本小姐还没打算嫁给你呢」

  叶霜见她犟嘴,就凑到串儿耳朵边儿,小声地说:「要不你嫁给谁啊?你不
怕,你回家尿了裤子,人家打你屁股?」

  串儿一下子脸红到脖子,「呀~ 讨厌」冲着叶霜就是一通乱捶。叶霜由着她
捶完,才揽住她,串儿也老老实实地靠在叶霜怀里,两人互相感受着久违的体温。

  此时串儿已经在一家日资企业做了市场企划部主管,这次是公司派她去日本
培训三个礼拜,刚刚回来。而此时叶霜也已经考念完了物理学博士,留校任教,
至于他的研究课题,串儿从来也记不住那一长串互不相干的单词。

  几年前串儿被叶霜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并且被他接受,加上叶霜长久以来不
懈的持续追求,终于成功地把串儿骗上了床。一年前叶霜留校任教后,就在外自
己租了一间小公寓,串儿也从公司提供的集宿公寓搬了过来一起住,虽然还没结
婚,但是私底下也是互相「老公老婆」地叫了。

  「博士,姐最近怎么样了?」

  提到叶霏,叶霜不禁叹口气「还是那样呗,看样子还好,虽然看得出来她不
怎么开心,但是已经处了快一年了,已经是第三个了,……不过,比上一个好一
些,至少不会动手」。

  说到这里叶霜想起叶霏上次跟男朋友分手,是因为那人打了叶霏,把叶霏脸
都打肿了,不禁心头又是一阵恼火,要不是当时叶霏和串儿死命拦住他,不知道
他会怎样呢。

  串儿问他:「你见过她现在的男朋友吗?」

  「还没见过,她一直还没没带来家里过,听说比我姐小两岁,跟我同岁的。」

  串儿听说,也不吭声,心里一阵酸,觉得自己真的挺幸运的,幸运得有些不
真实,幸运得有些心虚。叶霏,多么美丽善良的一个女孩子,从大学时认识她到
现在,整整十年了,却没有享受过一天自己现在享受到的幸福。想到这里,串儿
不禁把叶霜的腰抱得更紧了。

  过了一个月,公司派人参加政府组织的外经贸知识培训,作为公司相关业务
部门之一,串儿跟着另外两个部门的同事去听课,进到比公司豪华得多的政府大
楼阶梯会议室,往讲台上一看,却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荆健飞」!。

  此时荆健飞也认出了她,见串儿梳着整齐的及肩发,淡淡的妆容更显得白皙,
一身讲究的职业装衬得人高挑轻盈。荆健飞冲着她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表情,开
始讲课。

  不愧是当年的法语系高材生,口才不错,穿插着各种法语和英语的专业术语,
不像是讲课,倒像是总统竞选演讲,博得好几次满堂的掌声。

  培训结束后,串儿和另外两位同事径直走到楼下,听得后面喊她:「郁小串
同学!」

  串儿听出来是荆健飞,便让两位同事先走,回过身冲着他满面笑容:「荆科
长」

  荆健飞一愣,「别这么客气,还是叫我健飞吧」

  「呵呵,荆科长喊我什么事儿啊?」

  「不瞒你说,好多年不见,我心里一直记挂着你,怎么样?晚上有没有时间?
我们找个地方叙叙旧?」

  「我……我先生今天单位聚餐,要求带着太太去,您看……实在是不好意思
啊」

  「你已经结婚啦?」

              串儿笑笑不吭声

  「哦,哦,没关系,改天,啊,改天」又指着串儿的胸牌:「你现在在这儿
高就?」

  「是啊,以后荆科长多多关照」

  「见外了不是?有事儿你尽管说,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一定不遗余力给你办
好」

  「那太谢谢您啦,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哈」

  说完两个人挥手分开。

  这天周末,叶霏打电话约了串儿一起逛街,买完了几件衣服,两人走进一间
西餐厅坐下,聊了一会儿家常,就听叶霏说:「你还记得荆健飞吗?」

  「荆健飞?怎么了?」

  「我昨天碰见他了」

  串儿不吭声,看着叶霏等她说,就听叶霏叹口气继续说:「你说可笑不可笑,
老天爷真是会捉弄人,我的公司正在申请增加比利时业务的许可,怎么这么巧,
现在外经贸局新来一位科长,正是荆健飞,真是……唉,冤家路窄」

  「他在外经贸局负责这一块儿?」

  「嗯,欧盟业务科科长,刚刚调过来」

  「他不会不给你批吧?」

  叶霏苦笑一下「我们这种公司,说好听点是民营企业,说难听点就是大点儿
的个体户,哪有那么健全的管理制度?还不是靠着政策鼓励挣点外国人的钱?他
不想给批文,随便一列,就能列出我几十条缺失。」

  串儿听得气不忿,也没什么主意,一晚上没话。

  礼拜一上班,串儿在办公室接到荆健飞的电话:「呦,是荆科长啊,您怎么
找到我的?」

  「呵呵,这个嘛,我们机关总是有办法的」串儿一阵恶心,就听他电话里继
续说:「小串儿,你那天骗我的吧?我听人说了,你只是同居了,还没结婚呢」

  串儿心说管得着吗?嘴巴上还是客气着:「我们打算今年就领证了,所以相
当于结婚了」

  「呵呵,,,,今天你们中方副总约我吃饭,我向他点名要你出席,你准备
准备啊」说完就挂了。

  串儿听着他的语气禁不住一阵恶心,正没主意,见王副总走到自己面前,神
秘兮兮地问他:「外经贸局的荆科长……你认识?」

  串儿点点头「嗯,校友……」

  「哦,今天晚上我和山田副总请他吃饭,他今天点名要你出席,你准备一下,
可不能不来啊」

  串儿没办法,只好应下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