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串儿】(二十)

             第二十回高粱地

  爸爸回转回来,看见串儿妈妈和串儿,把手里的大红请柬朝妈妈眼前晃晃:
「你看你看,还专门写着我闺女名字,哈哈……」

  「你懂个什么,串儿跟他家新娘子是小姊妹,当然请了」

  「爸,我不等后天了,明天我就先去看看盼娣儿」

  「哦,应该,应该。」

  第二天吃过早饭,串儿骑着自行车往盼娣儿家去,好在这个冬天没下雪,半
小时左右到了盼娣儿家,一进大门,就看见盼娣儿爸妈在院子里打扫院子,收拾
东西。

  「叔叔婶子,盼娣儿在家吗?」

  「在,在」盼娣儿妈妈一看是串儿,连忙迎过来。串儿顺着她的手势,走进
里间屋,刚刚到门口,盼娣儿也迎了出来:「串儿!」说完眼圈儿就红了,串儿
连忙把盼娣儿拉到里屋,两个女孩儿家坐着说话,盼娣儿话不多,光看着串儿,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串儿就安慰她一会儿,这才好了些,俩人有说有笑,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转
眼到了中饭时间,就在盼娣儿家吃了中饭,吃完饭,盼娣儿仍旧拉着串儿不让走,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送着串儿出门。

  串儿推着自行车,盼娣儿在旁边走着,俩人都默不作声,突然盼娣儿站住了,
问串儿:「串儿,你想过我没?」

  串儿被问得没头绪,看盼娣儿红红的眼圈儿,只得重重点头。

  盼娣儿转过身去抹眼泪,串儿看着不忍心,就走过来轻轻揽住她。盼娣儿抬
起头看着串儿:「串儿,我们到路边上背背风吧」

  串儿大致猜到她的心意,但看她这副神情,也不好拒绝,就跟着她走到路边
田里一个高粱秸垛里,这种垛子在串儿老家很常见,是用收割下来的高粱杆子围
一圈,任其向中间倒,这样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一个尖顶的小屋子形状,里面大
多放一些麦秸秆,干草什么的,作为牲畜过冬的草料。

  串儿跟着盼娣儿钻进去,见里面全是麦秸秆,这种麦秸秆性热,过去牢房里
的犯人没有被褥,都是用一把麦秸秆代替,可以保暖。这里面又没风,两人感觉
顿时暖和了一些。

  坐了一会儿,俩人同时对看了一眼,仿佛心领神会,盼娣儿便轻轻靠在串儿
怀里,「你憋着没?」

  「嗯……刚才半天在你家没上厕所」

  「我也憋着」

  说着,盼娣儿拉过串儿的手,从自己裤腰里伸进去,因为串儿手凉,盼娣儿
低呼一声。

  串儿赶紧要往外抽,盼娣儿抓紧了不松,说:「没事儿,我给你捂着」

  不一会儿,串儿感觉手上暖和多了,就随意地在盼娣儿肚子上来回摩挲,盼
娣儿满脸通红,望着串儿的脸,嘴巴微微张开,急促地喘息着,不一会儿,就见
盼娣儿猛地紧闭双眼,随即一阵抽搐,趴在串儿膝盖上不动了,串儿再看时,就
见盼娣儿屁股下面的裤子湿了一大块。

  串儿知道她已经怀孕了,有点恼她:「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

  「不是的,你手刚刚伸进来我就尿了,不是刚刚尿的」

  串儿没话,只见盼娣儿把厚厚的毛裤褪了下来,只留着一条内裤,坐在麦秸
上,串儿想要阻止她,但是估计她不会听,就不再说什么。盼娣儿又拉过串儿的
手,放在自己内裤里面,很快一阵激流便冲向串儿,串儿说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
欢,但是至少在这寒天冻地里,这一股热泉,让她感觉异常舒服。

  大约半分钟左右,盼娣儿睁开眼睛,把串儿的手拿出来,用自己的手帕擦干。

  串儿看着她,又说不出的感觉,只能任着她擦。盼娣儿擦完,不知哪来的力
气,一把抱起串儿,让串儿骑在了自己大腿上。紧接着脱下了串儿的裤子,也只
留一条内裤,这样一来,串儿的屁股刚刚好对准了盼娣儿的隐秘区域,盼娣儿似
乎很满意地对串儿说:「串儿,估计就这一回了,你就放心大胆地尿吧」

  串儿虽然知道她把自己拉来这里的目的,但是也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多花招,
也往盼娣儿脸上拧了一把,「你个坏家伙,都快结婚了,还瞎玩儿」

  盼娣儿不理她,慢慢躺在了身后高高的麦秸垛子上,并且把厚厚的毛衣撩了
起来,一只手拉住串儿左手,放到自己胸口,另一只手拉住串儿右手,放在自己
屁股下面,让串儿抓着自己肥嫩的屁股。串儿被她这么一弄,顿时也觉得心旷神
怡,又见盼娣儿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到了串儿的小肚子上,这一放,不要紧,串儿
立刻感到肚子上一片沁心的冰凉,同一时刻,伴随着串儿一声叫唤:「啊~ 」一
股滚烫的热流冲出体外,隔着薄薄的内裤冒出老高,然后顺着屁股落下去,正好
落在盼娣儿已经湿透的内裤上,冒着腾腾的水汽,淋过整片草地后,顺着盼娣儿
两腿中间钻进了身下的麦秸垛里面,这麦秸垛很厚,多少水流进去也吸收的了。
盼娣儿眯着眼享受着,许久之后水流变小了,串儿连忙站起身穿好裤子,盼娣儿
却躺着不动,仍旧沉浸在刚刚的美妙回忆中。

  串儿见她躺着不动,上衣撩开,裤子褪到膝盖,不禁咂舌:「你再不起来,
被人发现了,还以为我强奸你呢」

  盼娣儿被她说得也笑起来,「我倒想被你强奸呢,你来呀」。

  串儿看她挑衅,就冲上去一阵抓挠,盼娣儿吃痒,连连告饶,这才作罢。两
个人又在麦秸垛子上坐了一会儿,这才钻出来。串儿不让她再送了,盼娣儿也不
敢再送了,急着要回家换掉湿裤子,于是告别,串儿看着盼娣儿的背影,屁股后
面一大片水迹,也不知道她回去怎么跟爸妈说。摇摇头,骑着车子回家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