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串儿】(十九)

           第十九回叶氏双骄(下)

  叶霜无论如何想不到,怎么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儿会出现在自己家里,而且
还是这幅无限诱惑的摸样,他以为自己一定是在做梦,眼睛瞪得老大老大,那样
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几秒钟,只见叶霏满头泡沫冲向叶霜,左手攥紧裹着的浴
巾,右手拿着洗发水瓶子向叶霜头上敲去,敲一下还骂一句:「没礼貌!没礼貌!
没礼貌!」一边推搡着叶霜进了他自己的房间,叶霜用力想打开房门往外看,一
边还求情:「姐,让我看一眼,……就一眼……姐……求你了……姐!姐!…
…」

  叶霏不由分说死死拉住房门不让叶霜出来,冲着串儿使眼色,嘴里小声说:
「去我房间,去我房间」。

  串儿反应过来,赶紧躲进叶霏的房间,把门从里面锁上,这才放心。她慢慢
坐下来,回想着刚刚的一幕,不禁失笑,其实自己被浴袍裹得严严实实地,什么
也看不到,但是想起叶霜那个眼神和哀求的声音,就觉得这家伙虽然木讷,但是
因为在家里跟自己姐姐比较放松,所以倒让人觉得挺可爱的。

  串儿正想着,听见叶霏踢啦着拖鞋继续回去洗澡,叶霜跑出来到客厅,继续
哀求叶霏:「姐,您太~ 厉害啦,姐,姐!我求您啦,就让我再看一眼,真的就
一眼!……」叶霜把「太」字儿拉得很长,表达他喜出望外的心情。

  叶霏在卫生间自顾自洗澡,被他问的烦了,没好气儿地凶他:「你求我干嘛?
有本事你去求人家啊,没出息……」

  叶霜听她这么说,一下子也没了辙,却也不敢直接求串儿,只好继续哀求:
「姐,,,,求您了,姐……姐……」

  串儿在里面听得真真切切,越发觉得好笑,于是慢慢地走到门前,轻轻地把
门打开一条缝,刚好被叶霜瞧见,叶霜立刻又是那副动画片一样的表情,串儿禁
不住冲着他一笑,叶霜整个呆了,串儿把手伸出门缝,用食指向他勾了勾,叶霜
腾一下站了起来,两步走到门前,串儿听着浴室里面哗哗的水声,又冲着叶霜勾
了勾手指头。叶霜会意,忙把耳朵凑过来,只听串儿小声说:「你继续求她,别
让她发现,我给你看」

  叶霜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般,忙继续哀求:「姐,求你了,,,姐,,,,
就一眼,,,真的就一眼……」

  见他领会,串儿才放心把门开大了一些,笑眯眯地看着叶霜,叶霜那边一边
求着,一边贪婪地望着串儿的领口,串儿知道他的心思,心里一阵偷笑,慢慢地
伸手拉住叶霜的手,慢慢地慢慢地,拉向自己鼓囊囊的胸口,叶霜此时真的快要
口水都流出来了,裤裆下面也迅速支起了帐篷,串儿看在眼里,心里偷笑,就在
叶霜的手离串儿的胸部还有不到一公分的时候,串儿突然一把甩开叶霜,「嘭」
得一声把门关上了,只听外面叶霜一声凄厉的哀号:「姐……」。

  串儿把门锁好,坐回床上捂着肚子格格格笑个不停,又不敢大声,怕叶霜听
见。好一会儿方才止住,感觉肚子都笑疼了。

  这时就听外面客厅叶霏洗完了,走到客厅,突然声音拔高:「哎呀~ 你个没
出息的,没出息,没出息!!!」又是一通打骂。

  就听叶霜求饶:「姐,疼,别打,疼」

  串儿在房里听见,知道是叶霏看见叶霜支了帐篷,所以打他。不由又是一阵
好笑。这时听见敲门:「小串儿,开门,是我」

  串儿听见是叶霏,把门打开,叶霏闪进来又把门关上,一屁股坐在床上,脸
上红扑扑的,似怒不怒:「小串儿,对不起啊,我怎么也没料到我这倒霉弟弟今
天回来了」

  「没事儿,霏姐姐,没什么的,你看我不是好好儿的嘛」

  叶霏抬头看看她:「也是,没什么」随即又笑了起来,「你看我这个倒霉弟
弟,唉……」

  串儿也跟着她笑,笑完了,叶霏就打开衣服柜子,翻出几件衣服递给串儿,
又找了双鞋「不知道你穿多大号?我39」

  「我37」

  「那你就凑合穿吧,大了没事儿,就怕小」

  串儿听话地穿戴齐整,这才被叶霏拉着回客厅坐下,就听叶霏冲着叶霜房间
喊:「来吧,来看你的仙女儿吧~ 」

  叶霜闻声开门出来,先是冲着串儿一通傻笑,然后又看着叶霏,还是那句:
「姐,你太~ 厉害啦!」

  叶霏没好气,说:「过来坐吧」,说着打开电视。

  叶霜过来就要往串儿身边靠,被叶霏一把拽到自己另外一边,问他:「你怎
么突然又回来了?」

  「你给我光送了上衣,毛裤都没有,我还不得自己回来拿」

  「切,不知好歹,我是你姐,不是你妈」

  串儿听着他们姐弟两个斗嘴,觉得倒有趣,却也插不上嘴。这时听叶霏说了:
「刚好,一会儿,你回学校,也把串儿送回去」

  「我今天不回了,都几点……哦……噢,我回,我这就拿东西去啊」说完一
溜烟冲进房间,拿了个包又冲出来:「走吧?」

  叶霏看看串儿,说:「我不送你啦,让她送你行不行?」

  串儿点点头,站了起来,跟着叶霜出门,到门口看见自己的靴子,被空调一
吹,气味发散出来,叶霏连忙把靴子拎起来放到了卫生间,一边说:「先放我这
儿,改天再说」

  串儿不多说,就跟着叶霜下楼。

  一路上叶霜只顾看着串儿傻笑,串儿拿他没辙,但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冷面相
对,被叶霜看得烦躁了,就冲他扮个鬼脸,说:「笑,就知道傻笑」。

  这样一来,叶霜更加只知道傻笑了,一路无话,到了串儿宿舍楼下,叶霜拉
住串儿,吭哧半天挤出一句:「小串儿,你真好看」。

  串儿也学着他的样儿,傻笑一回,扭头跑上楼去了。

  放寒假前,叶霏又约串儿一起吃饭,却不带着叶霜,用她的话说「我们只管
吃我们的,他自己不开窍,约不到你,怪得了谁啊?」

  正吃着,看见两个人进来,串儿一看,又是荆健飞,另外一个却是上次见过
的朱大哥,叶霏看见,就跟串儿说:「这个姓朱的,以前家里是大资本家,文革
被打得不行,现在平了反,在家闲着,不过别小看他,听说是在省里挂着一个虚
衔,以前跟着他爷爷和爸爸干活儿的家里人,现在好多都是在各地当着领导。」

  串儿心道难怪,市中心的地段,他还住着单独一座院子,又听叶霏继续说:
「这些我是听荆健飞说的,不过后来又听别人说,这个人作风好像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啊?」

  「你看他年龄不小了,都没结婚」

  「莫非他喜欢……」

  「嘘~ 荆健飞时常往他家跑,估计也是图他的背景人脉,唉~ 」

  串儿听了越加觉得荆健飞面目可憎,也想明白那天为什么那个朱大哥对自己
丝毫不起歹心了。

  转眼到了寒假,串儿打包了几件衣服,便坐火车回到了老家。第二天一早,
曹建国便来了,串儿听见他在堂屋跟爸爸说话:「叔儿,我走了啊,后儿您和婶
子一定要来啊,还有串儿」。

  串儿爸爸满脸赔笑:「一定一定,放心放心」。一边把曹建国送出门去。

  爸爸转回来,看见串儿妈妈和串儿,把手里的大红请柬朝妈妈眼前晃晃:
「你看你看,还专门写着我闺女名字,哈哈……」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