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串儿】(十七)

             第十七回往事

  叶霜是个乖巧懂事的男孩子,从小很多叔叔伯伯都夸他懂事,甚至他比大自
己两岁的姐姐还要文静,唯一的爱好就是晚上抬着头看星星。

  这个爱好一直持续到了大学,但是那年头,专业的天文望远镜没有几家舍得
买,叶霜的爸爸就买了个军用的双筒望远镜送给他,虽然跟专业的相比差很远,
但是比一般的望远镜强多了,百米以内的东西就像眼前一样。

  那天叶霜兴奋地在楼顶看了半夜,第二天又早早的睡不着了,爬起来拿着望
远镜爱不释手。

  见宿舍其他人还睡着,就用望远镜漫无目的地四下望,结果看到一个漂亮的
女孩子穿着薄薄的吊带裙在阳台上看球,他不由地呆了,除了姐姐之外,他还没
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儿,虽然脸蛋不如姐姐漂亮,但是皮肤好白好靓。

  接下来的一会儿时间里,叶霜看着那女孩儿从里面搬出一个什么东西来,然
后好像是跨在上面,又过了一会儿,那女孩儿转身回到宿舍折回墙角,把内裤脱
了下来,随手丢在一边,巧的是,她在丢之前还拿在面前看了一下,这一下让叶
霜看到,内裤是湿的!并且还在滴水!

  看到这里时,叶霜感觉自己的心跳停止了,一阵强烈的口干舌燥,随即继续
看着那女孩儿回来,继续趴在阳台上看球,这时只见那女孩儿不停地用指甲轻轻
划着胸前雪白的皮肤,两团鼓鼓囊囊的肉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反射着诱人的白
光,中间的一道阴影越发显得深不可测。

  叶霜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形,就感觉裤裆里一股热流喷薄而出,一下支撑不住
便坐回了床上,这一下坐得太猛,把上铺都闹醒了:「一大早干嘛呢?」

  叶霜不敢出声,左手仍旧拿着望远镜,右手死死抓着裤裆,十几秒的空白之
后,叶霜冲进了洗手间冲了个冷水才出来,再看时,对面已经看不见那女孩儿了。

  这之后,叶霜睡觉梦里也是那个女孩儿雪白的胸脯和滴水的内裤,常常半夜
爬起来换内裤。

  因为家就在本市,所以周末叶霜常常回家,姐姐叶霏看出弟弟不对头,知道
自己这个弟弟学习成绩虽好,却不善交际,从来也没交过女朋友,更没碰过女孩
子,现在这么奇怪,一定是有情况,便旁敲侧击,轻松地便问出了端的。

  叶霏心疼弟弟,又替他高兴,终于算是开窍了,就把打听这事儿包下了。但
没料想到的是,几番周折打听下来,这女孩儿不但有男朋友,而且她的男朋友不
是别人,正是自己一年前分手的荆健飞,这一结果让叶霏好不伤心,不但弟弟的
事情没了着落,又勾起自己伤心的回忆。

  叶霏平静地把打听的结果告诉了叶霜,叶霜反没那么计较,只问怎么追求串
儿,叶霏被他问得烦了,也不理他,便一个人独自回了学校。

  几天里,叶霏的心情一直不好,有时候也懊恼自己,明明长相漂亮,但是偏
偏管不住自己那个奇怪的爱好,也正是因为这个爱好,让荆健飞丢下一句:「恶
心」,而后扬长而去,再没正眼看过她。

  要好的小姊妹都劝她,凭她的条件,全校男生随便她挑,叶霏自己也知道生
的好看,但是叶霏是个痴情的女孩子,即使只是跟荆健飞有过那么不长的一段交
往,却始终不能忘怀。

  这一天晚上她一个人闷得慌,便带上随身听独自在学校里面散步,走到外语
学院教学楼下的自行车停车棚时,看见一辆熟悉的自行车,这辆自行车勾起了叶
霏一幕幕美好的回忆。

  叶霏把随身听的声音调大,播放着她最近最喜欢的情歌,缓缓地坐在自行车
的后座,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她对旁边偶尔经过的人视而不见,只是一味沉
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耳朵里的声音还在一遍遍哀怨地唱着,叶霏已完全放松了自己,一阵阵水流
不急不缓地涌出,顺着自行车滴落在地上的草皮。

  不出意外,车子的主人出现了,叶霏把随身听调到最大,因为她知道,他不
会给她任何好听的话,她只是默默看着他在他面前气急败坏,又扬长而去,两行
眼泪不争气地淌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叶霏根本对湿透的裤子不管不顾,任由眼泪打湿胸前的衣襟
……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