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出来混我就没打算还 30

  想清楚了的石井二十五最终还是给吉野孝次郎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自己办公
室,有个新任务交给他。吉野孝次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在厕所撸了一半
就赶紧的火速的赶往石井二十五的办公室。

  此时的吉野孝次郎也是满心欢喜,莫非是石井那老东西想开了?决定让自己
对酒井咲一亲芳泽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是一件好事。所以兴致勃勃的
想着酒井咲那洁白的身子和那粉红色系的奶头还有下身的吉野孝次郎几乎是百米
冲刺的速度赶回了石井二十五的房间。

  而此时的吉野孝次郎则兴奋的和石井二十五打了个照面就打算杀过去好好的
采摘一下酒井咲,前面是处女,那么菊门也一定是。虽然前面头汤没有喝到,但
是后面可一定要留给自己了吧!兴奋的吉野孝次郎此时感激的泪水都要冒出眼眶
了。

  那感激的目光瞅着石井二十五都一身的鸡皮疙瘩,谁知道眼前的这个略有些
秃顶的家伙是不是也好男色啊?这么一想的时候,石井二十五不自禁的紧了紧菊
门。一想起自己如厕时候血淋淋的痛苦,就为自己的痔疮而悲哀着!而眼前的这
个家伙这么的壮实,那自己这一把老骨头岂不是要大出血而死了?

  但是此时石井二十五又自我安慰着,日本人是全世界最好色的国家,最好色
的民族。那么这个吉野孝次郎也就是应该爱好女色才对,所以并不会把自己怎么
样。于是想到这里的石井二十五尽量的放松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有一个艰巨
的任务交给你。」

  而此时的吉野孝次郎几乎马上就要变身了,什么任务?还不是要自己去开了
酒井咲的后门吗?这个任务自己喜欢。所以吉野孝次郎此时简直兴奋的无以复加
了,恨不得现在就去嗑两片伟哥,然后杀过去。不过此时还要装作淡定的问道:
「石井阁下,请您吩咐吧!」

  此时石井二十五看着吉野孝次郎摩拳擦掌的德性的时候,也不知道眼前的这
个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于是只好措辞了一下说道:「你看,现在如果酒井咲要
受孕的话,也需要再几次。眼前也根本没有你什么事,你憋着也怪难受的。」

  「于是我斟酌了一下,不如这样,你先回一趟日本。因为来满洲的时候,我
的心里还是有些欠考虑了,尤其是看到今天你的冲动以后。所以我决定在日本运
来一批女孩,专门满足你们这些工作人员的生理需要,望吉野君不要推辞……」
说着竟然四十五度角的给吉野孝次郎鞠了一躬。

  吉野孝次郎刚开始很不乐意,但是听到在日本运来一批女孩的时候,马上就
双眼放光了。虽然知道运送来的一定不是什么处女,但是好歹这一口头汤却一定
是自己喝了,于是马上的就是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直接:「嗨!」了一声。

  看到吉野孝次郎也比较上道,于是石井二十五继续的说道:「计划是这样的,
十二个女孩,在日本本土做飞机到大连。然后你带领她们,在大连游玩一下,再
然后就是带到哈尔滨。然后我会找好蛇头送十二个本地的女孩去日本,你就保护
好送来的这十二个就可以。」

  「这样的话,她们就是以旅游的名义来的,至于回去的那些女孩,都是支那
人,她们梦想着到日本去发财的。这样稍作一点的手脚就可以了,而且这样的话
也可以把她们合理的安置在这里。」石井二十五含笑的说道。

  吉野孝次郎此时真佩服石井二十五的计划了,如果到时候真有那么多日本女
孩可以让自己发泄的话,那么眼前的酒井咲也就没什么价值了。整个基地的科研
人员加上克隆人守卫什么的,总共一起也没有五十人,而如果要是真的有十二个
女孩的话,那么自己可有的快乐了。

  所以吉野孝次郎马上的就继续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然后说道:「嗨!石井
阁下,我回去了之后,有什么注意的要点?或者有什么禁忌吗?毕竟这些是我们
基地的重大事件,不能就这么随便的……」

  石井二十五摸着下巴上的胡茬说道:「你所注意的就是安全,不是你的安全,
而是她们的安全。只有保护好她们的安全,尽量的低调的把她们带回基地就好。
而中间的旅游节目,你自己可以安排,明白吗?」

  石井二十五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只要你能把这十二个女孩活着带来哈尔滨
就好,中间你有本事能睡几个是几个,其余的不重要。所以吉野孝次郎此时兴奋
的马上的说道:「那我这就回去整理证件和行李,我这就去订机票,看看今晚能
不能回去。」

  看到吉野孝次郎这么的配合,石井二十五也就笑着点了点头。吉野孝次郎就
像是百米冲刺一样的一阵风的冲回自己的房间。赶紧的开始收拾起来了自己的换
洗衣服还有证件什么的,这就要回到自己久别的故乡了。

  收拾好行囊的吉野孝次郎才想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拨打外线电话,于是有
乐颠颠的背着行囊来找石井二十五。不过好在石井二十五此时也比较配合,正打
算把这个猥琐男送走,于是吉野孝次郎很快就订到了一张太平国际机场直飞大阪
的机票。

  看着机票上的登记时间是晚上九点,离现在还有接近两小时。于是吉野孝次
郎再次的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就登上了返乡的旅途。当然吉野孝次郎没有人在
囧途的那种遭遇,没有碰到一个在飞机上闹得没法起飞的家伙。坐着机场大巴就
直奔太平国际机场了,而且在候机大厅里也比在这个牢笼里强的多。

  什么叫做天高任鸟飞?什么叫做海阔凭鱼跃?现在的吉野孝次郎就是这种感
觉。终于离开了束缚着自己的牢笼了,不用天天的和那些克隆人还有石井二十五
打交道了,自由的空气自由的呼吸,有着这样的感觉的吉野孝次郎突然发现,哈
尔滨自己还没有正式的游玩过呢。

  不过如果要是回到了日本之后的话,到时候东三省随便的自己折腾一圈,这
就够了。想到这里的吉野孝次郎又发现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就是回到日本之后,
自己能罩得住十二个女人吗?估计很麻烦,到时候壮阳药可能就不够用了。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在日本药品也和欧美一样的受到管制的,并不是像是中
国这样的开放。到药店想要买啥都可以买到,这样也就是说,自己在日本的时候
是享受不到什么了。不过下飞机了以后就可以直奔药店,直接把那些蓝色的小药
片都包圆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不说此时的吉野孝次郎在候机大厅里等待着直飞大
阪的航班,先说此时和马东耳鬓厮磨的差不多了的酒井咲. 此时酒井咲可算是怒
由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了。没想到石井二十五竟然这么的算计自己,好歹名面上
大家也是同一阵营的,怎么在自己的背后下黑砖呢?

  所以此时愤怒的酒井咲就直奔石井二十五的办公室而来,虽然坐着电动轮椅,
但是速度却一点也不比小跑慢。这边正好刚送走了吉野孝次郎的石井二十五,还
没等歇口气呢,就响起了酒井咲的敲门声。看着监控摄像头走廊里的酒井咲的时
候,石井二十五也准备好了说辞。

  打开门放酒井咲进来的时候,石井二十五就一阵的惊诧,没想到酒井咲被男
人滋润过之后,竟然这么的容光焕发。尤其是看着酒井咲那红扑扑的小脸的看起
来就像是苹果一样的诱人,看着这么一个小美人的脸庞的时候,就连石井二十五
这奔着七十岁的人也都忍不住一阵瘙痒。

  石井二十五此时更加坚定了信念,一定要抽空克隆一个酒井咲. 从刚才的监
控上来看,酒井咲的处女膜大概是小时候锻炼的时候破裂的,所以她自己都不知
道。就这样一个活色生香的美女,的确是一个暖床的好床伴啊!

  不过石井二十五马上也收敛了色色的眼神,毕竟此时酒井咲已经发话了:
「石井老师,我就是想知道一下,为什么要对我下药?为什么要我和十六号发生
那种关系?为什么要隐瞒我?难道你们的意思就是要出卖我吗?」

  石井二十五赶紧按照自己预先排演好的说辞说道:「其实事情是这么回事,
你先不要激动,事情都是吉野孝次郎预谋的,他一直对你垂涎三尺的,在你们喝
的水里下了药了。然后赶巧我把他叫过来有事情要他回本土,结果通过监控我们
就发现事情不对了。」

  「看我发火了,吉野孝次郎也赶紧的收拾东西跑回本土了,这件事也都是我
的疏忽所造成的!实在对不起了,老师在这里向你赔礼道歉了!」说着说着的,
石井二十五还真的对酒井咲鞠了一躬,同时眼神还扫了一眼酒井咲的牛仔裤,看
到牛仔裤上面并没有湿润的痕迹,石井二十五也很郁闷。

  不过就石井二十五玩的这么一出,弄得酒井咲也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谁
想到石井二十五这个堂堂的早稻田大学的教授,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竟然会跟
自己耍无赖了起来。但是酒井咲还没有一点的办法,气的酒井咲咬了咬嘴唇,差
点就一连串的脏话骂了出来。

  不过看到酒井咲的怒火中烧,石井二十五也赶紧的说道:「酒井,你也别往
心里去了,既然事实已经发生了,咱们还是以国事为重。我也知道你现在的心里
很是难受,但是从我这里就封口了,不会再有别人知道这件事了。」

  「而且吉野孝次郎也被我打发回日本了,正好采集十六号的基因也很难,而
我们最近做实验也需要大量的十六号的基因,正好这几天你们发生关系了之后,
你就来我这里,我们把我们需要的体液采集出来……」石井二十五又补充着劝慰
道。

  不过酒井咲的脸上还是一阵阵的通红,采集出来,说的容易,整个基地里算
上自己就两三个女的。而除了自己以外,根本也没有人懂医学。那让谁来采集呢?
自己明显是不是什么好办法,所以此时的酒井咲羞红了脸颊的有些左顾右盼的。

  石井二十五一看奸计得逞了,酒井咲的注意力已经被转移了,于是马上装出
一副正人君子一样的老学究的表情说道:「酒井,你也知道,整个基地除了你之
外的那两个女人,没有一个懂得医学的。而且都是外围的人员,根本也不能把我
们这么多的秘密透露给她们。」

  「所以你看,我来采集这个东西如何?起码我这么大的岁数了,那方面也早
已经无欲无求了。就算我有什么生理上的冲动,最后你认为我能完成我的冲动吗?
而且我是你的导师,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孙女一样的看待……」石井二十五马上
补充道。

  石井二十五的情真意切还是有些打动了酒井咲,但是酒井咲还是有一些不适
应,于是有些扭捏的说道:「但是石井老师,毕竟我……」

  看到酒井咲找不到什么理由,接近一米八的身高的石井二十五(石井四郎身
高正好一米八,在日本人之中完全的算是一个另类。而石井二十五则是一米七八
的身高,在日本人之中也比较罕见,大概是战后营养略有些不良。)双手搭在了
酒井咲的肩膀上郑重的说道:「在这里不是为了你自己,而是为了你身后的大日
本帝国,为了那宛如绚烂的樱花的武士道精神。」

  酒井咲反对的就是这所谓的武士道精神,但是此时却没有别的选择,只好默
默地低下了头。看到酒井咲服软了,石井二十五赶紧的把老板椅推了过来,然后
在书柜里拿出了专用的妇女扩阴器,还有药棉和棉签等东西,然后又翻出了一幅
崭新的手术专用的手套,又很职业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戴在头上的医用头灯。

  准备妥当了的石井二十五对酒井咲催促道:「酒井,就算是你去看妇科医生
的话也是这样的,医生是没有性别的,这是你当我的学生的第一天的时候,我对
你说过的话。医生的眼里只有患者,所以你放心吧!」

  仿佛是被石井二十五催眠了一样,酒井咲咬了咬牙的,坐在了老板椅上,很
配合的解开了牛仔裤。此时的酒井咲虽然浑身无力,但是勉强的站起来的力量还
是有的。费了好大力气之后才把牛仔裤给脱下来,只剩下一条小可爱。

  当然石井二十五不能动粗,于是石井二十五说道:「一般精子成活率在宫颈
里大概能好几周,而在你的下面大概能活十二小时左右,而如果要是暴露在空气
中的话,最多就只能存活四小时左右。所以你现在和他发生的时间还不足四小时
的情况下,时间来得及。」

  「但是你也知道,这个家伙长期的缺乏锻炼,精子成活率极低,所以我现在
要采样的就是他的精子成活率,多暴露在空气中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所以摆脱
了,酒井。」石井二十五又十分郑重的补充道。

  石井二十五嘴里说的漂亮,但是后背的汗水已经打湿了内衣了,酒井咲实在
是太迷人了,不像是一般的日本女人的一双萝卜腿,那性感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
的时候,石井二十五感觉自己那已经垂垂老矣的东西又恢复了活力。

  但是石井二十五并没有表现出来,这么多年的经历下来,早就养成了石井二
十五高傲的外表,有时候一句话,一个眼神都能表现出霸气。所以在石井二十五
的言谈举止之中看不出一丝的破绽,而酒井咲也只好继续的这么让石井二十五检
查下去。

  尤其是考虑到琉球复国的愿望,以及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现在付出
了这么多的情况下,酒井咲也就咬了咬牙,脱下了最后的屏障,那个已经被自己
和十六号的体液打湿了的小可爱。而石井二十五顺手接过了小可爱,然后就很郑
重的放到了办公桌下面的一个密封的大罐子里。

  酒井咲知道,那是低温保存的技术,于是也没有说什么,坐在老板椅上,半
躺着扭着脸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把湿漉漉的下身完全羞耻的暴露在一个接近七
十岁的老人的面前。这一刻的屈辱,让酒井咲有一种想死的冲动,但是个人的荣
辱胜败和琉球的复国对比起来,自己能怎么选择?哪怕是自己受尽屈辱,身败名
裂也必须要复国。这已经不是自己一代人的追求了,从自己的爷爷的爷爷就开始
了的家族使命。

 =============================分隔线=============================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