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出来混我就没打算还 27

  看着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电线和管子的马东的时候,酒井咲的心里更
多的则是怜悯。眼前的这个男人其实并没犯错,只不过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而已。
如果不是他有这种读取别人记忆的能力的话,那么也不会遭受到这样的待遇了。

  不过也正是他的这种能力挽救了他的生命,如果不是如此的话,他早就应该
死于实验了。而且是惨烈的死于实验,尤其是自己亲眼看见过前十五个试验品的
遭遇。前十个是日本本土自卫队的精英,后五个则是在满洲弄来的本地人。

  当然那些缺乏体力锻炼的人在不断的抽搐,不断的痉挛,最后七孔流血的死
在了仪器上的时候,酒井咲还是有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伤感的。毕竟上天创造每
一个生命都应该是平等的,但是又是因为自身的特性而导致不平等。

  就像是自然界里的食物链一样,不可能捕食者和猎物平等,这本来也是不现
实的。而十六号本来应该是食物链的最底端,但是却莫名其妙的做到了食物链顶
端都无法完成的事情。那么他就是食物链的最顶端了!

  酒井咲现在也在尽量的想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感觉,可是看着躺在病床上,
像是一个垂死的人一样的窝囊样,酒井咲就产生不了任何的感觉。自己从小到大
就想找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莫名的就想要有一个英雄一样的人物来替自己承
担肩膀上这沉重的责任。

  自己需要的是拯救,如果眼前的马东能像是记忆中的牛强一样的彪悍善战,
有着那双眼平静中的的狂野,有着一往无前的狠戾的话,那么自己绝对可以接受。
但是眼前的十六号马东就像是一个废物一样的躺在那里,神志不清不说,而且就
算是清醒了也不能动。

  但是自己却没有选择,只有带走这个家伙才成,毕竟经过了这么多次的实验
下来,已经死了这么多的人了,目前基地是没有办法在满洲继续的大规模的弄到
人的。毕竟不能引起支那朝廷的注意,否则的话,基地也将会没有办法继续的研
究下去了。

  但是相信人口基数庞大的国度,还是会有办法继续的找到像是十六号这样的
人类的,毕竟支那有十三亿多的人口。如果要是按照这个庞大的人口基数排查下
去的话,那么绝对应该可以涌现出一堆一堆的人才。

  而这都需要时间,这段时间如果自己弄走十六号,研究出什么成果的话,那
么自己也将提前的获得利益。这就是传说中的先来后到,而自己要是先一步弄到
了成果的话,那么也就可以先一步的组织人手,也就先一步的能弄好琉球归国会
的相关事宜。

  轻轻抚着十六号裸露在被子外的手的时候,酒井咲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做到底
是值不值。牺牲掉了自己的全部的时间,这么多年来就潜伏在石井二十五的身边,
完全的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到现在甚至自己都没恋爱过。这些到底值不值啊?难
道就为了躺在病床上的这个胖子?

  但是胖子的手很温暖,哪怕是他在昏迷的时候,也是那么的温暖。仿佛有了
这个胖子的存在,胖子就坚定的站在了自己的一边一样。其实胖子的手还算不错,
温暖的,并且比较有肉,虽然算不上细嫩,但是也不怎么的粗糙。

  可能是这个胖子平日里摸的都是鼠标键盘之类的东西,所以胖子也就并没有
留下厚厚的一层老茧什么的,而这种胖子真的是自己想要托付终身的吗?也许不
是吧!所以酒井咲此刻也有些纠结。无力的放下了手,感觉身体里的力气还是提
不起来。

  也许是麻药的作用,但是更多的则是因为脊椎移植了一块芯片的事情。而脊
椎这个位置在人体应该是相当起到了作用的位置,所以到现在用不上力也是很正
常的。而且石井老师也已经说了,自己在短时间之内还是要以休养为主。

  想到了这里的酒井咲还是守候在病床前,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十六号会醒过
来。既然打算要获取马东的感情的话,那么最好还是付出一点的好。所以酒井咲
还是静静的坐在这里,也许自己两三周能下地走路了的时候,自己就可以出去看
看了。

  想想离开这个牢笼,酒井咲的嘴角还是不自禁的浮现了一丝的微笑。这么一
点点的微笑就像是春暖花开一样,那种美丽是笔墨难以形容的美丽。看来不止是
马东,就连酒井咲也向往着窗外的自由。谁也不愿意整天囚禁在这个钢筋水泥的
牢笼里。

  窗外的自由还是那么的让人神往,任何一个正常人都需要自由的空间。酒井
咲正在神游物外的打算怎么和组织上取得联系的时候,突然间一只胖手搭在了她
放在病床边上的玉手上面了。酒井咲也就直接的惊醒了过来,正巧看到戴着氧气
罩的马东那焦急的眼神。

  酒井咲虽然现在也是浑身无力的,但是好歹还是勉强有力量帮助马东摘下氧
气罩的。努力的转动了轮椅到床边,拉下了马东的氧气罩之后,然后马东这才深
深的吸了一口气的说道:「你怎么?怎么坐着轮椅?」

  酒井咲收起了笑容,沉吟了好一会也回答不上马东的问题,只好编了个谎话
的说道:「没什么,我有病了,然后做了一个非常小的矫正手术。现在没事了,
在轮椅上坐两三周的时间就恢复的和正常人一样了。」

  马东讪讪的笑了笑,也是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其实看到你坐在轮椅上
的时候我吓坏了,真害怕你有个三长两短的。真想和你交换,替你去承担这一份
痛苦。但是你也看到我现在的德性了,如果和你交换了的话,那就要我坐在轮椅
上,你躺在这里一动不动的。情况就更糟糕了。呵呵。」

  看着马东那痛苦的笑容,笑的却是那么的灿烂的时候,酒井咲突然间感到了
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那种坚强不是一个平常人就可以做到的,在这种逆境之中
竟然还能保持这么灿烂的笑容。虽然笑容之中有着痛苦,有着无奈,但是在痛苦
和无奈之中却有着那么样的动力。

  一个能在这种逆境中还能苦中作乐的男人,无疑他的灵魂之中有着武士一样
的坚强。虽然平日里看起来这个家伙有够猥琐,甚至自己还看见他对着显示器中
的自己如厕而打手枪。但是日本的男人有几个有这种苦中作乐的经历的?

  日本的男人都是受不得耻辱的,假如遭遇到了挫折的话,首先就是找个德高
望重的人为自己介错,然后就玩剖腹那一套了。虽然新世纪之后这种人少了,但
是剖腹虽然少了,但是自杀率却一直居高不下。就是没有这种苦中作乐的精神,
不懂得积攒实力力求反击。

  可能是准备放开胸怀的接受十六号马东了,酒井咲也不知不觉的被潜移默化
着。虽然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将来的白马王子能够高大英俊、能够体贴入微、能
够年少多金、能够功成名就什么的,但是自己是一个准备推翻日本,一个准备复
国琉球的人,怎么能拥有爱情呢?

  但是酒井咲还不想放低自己的标准,毕竟每个女孩儿都是有着自己的王子梦
的,都是希望某天一个王子骑着高头大马的把自己拯救出去的。虽然马东不是那
英俊潇洒的王子,但是马东更像是一个守护在身边的骑士,尤其是刚才自我调侃
的说要和自己换一下位置的时候,酒井咲的心中不自禁的就是一动。

  英俊潇洒的王子会这样的呵护自己吗?不会,毕竟王子的条件也好。那么只
有自己的守护骑士才会这样的用谈笑间的妙语连珠来冲散自己淡淡的哀伤,骑士
也许会死,但是骑士会守护自己。而此时的马东就像是一个自己的守护骑士……

  所以此时的酒井咲看着马东的眼神也越来越不一样了,这个胖胖的家伙明显
是有点好感了,不过谈爱情啥的还是说不上的,起码对于马东的感情上有点感觉
了。于是酒井咲轻轻的拍了拍马东的手,并没有继续的说什么。

  时光荏苒,鲁迅先生说过:「弹指一挥间,三十年过去了。」要是写三十年
后的话,这本书也完本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所以不是三十年后,而是过了一个星
期。酒井咲虽然依然不能下地,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也和十六号马东有着不少的交
流。

  因为经常和马东闲着聊天,酒井咲才发现,眼前的这个胖子不止是一个普通
的猥琐男,而是一个很全面的猥琐男。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曲艺书法什么的,
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涉猎。知识面广的有点吓人。也许正是整日的宅在家里,坐在
电脑前,所以有更多的时间去看一些正常人没法知道的东西。

  尤其是马东对日本的战国时代的历史还有明治维新的历史很是熟悉,这些都
是酒井咲自己都不清楚的。而对中国古代史更加的精通,尤其是春秋战国到秦汉
的中国古代史,讲的头头是道的。这些都是自己根本就不曾接触过的东西。

  而对于琉球国的历史来说,自己知道的并不多,大多都是口口相传的,真希
望马东能给自己这样的海外遗民好好的讲讲。但是马东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无非
就是隋朝的时候就册封了琉球王,以后一直就这么的延续下来,最后一直到清末
中华大地上大乱了之后,琉球才被日本悍然侵略了。

  此时酒井咲不知道,自己和马东这边相谈甚欢的时候,却不知道已经被石井
二十五给算计了。而此时面对着大型液晶显示器的石井二十五,正在用茶道专用
的小茶杯品着茶水。一边品着茶水一边和身边的吉野孝次郎说道:「你能确定门
已经锁上了吗?你能确定药都已经下好了吗?」

  吉野孝次郎很是得意的摸着下巴的说道:「不过咱们可说好了,在酒井咲受
孕了之后,第一次可是我的!不过上次不是说这个十六号的精子成活率极低吗?
他有能耐让酒井咲受孕吗?如果不能的话,那么我要等多久啊?」

  石井二十五则是笑道:「成活率低不代表不成活。尤其是现在他的体力也已
经锻炼的差不多了,并且现在已经不用类固醇类的药物了,所以说再加上这段时
间的修养的话,而且我们有定制了他的膳食营养均衡。应该是多弄几次就有效果
的!」

  吉野孝次郎的眼中还是有很多的不甘,就算基地里的克隆人在内,能打得过
自己的还是凤毛麟角的。就自己这么强大的武力,不喝到酒井咲的头汤还是很不
爽的。不过想想酒井咲这种诡异的美丽来说,早也就不是处女了,是不是头汤也
就不是那么在意了。

  不过看着液晶显示器里的胖子,吉野孝次郎还是很不爽,上次这个家伙就是
一招虎抱头的把自己的第三根肋骨给打骨裂了,到现在才勉强的好了。但是眼前
还要让他喝了酒井咲的头汤,不自禁的就是恨恨地咬了咬腮帮子。

  而此时的健身室里,马东刚刚能下地没有两天,此时正在做着恢复训练。打
小到大也没有经受过这样的卧床不起,尤其是前一段时间每天都要坚持锻炼什么
的,此时的马东就有点吃不住劲了。躺在床上接近一星期了,也不能下地,换做
谁也都受不了。

  但是此时又重新回到让马东又爱又恨的健身房的时候,马东还是比较高兴的,
最起码恢复性锻炼不会是大强度的锻炼,一般差不多就得了,主要是恢复体能的。
而酒井咲陪伴在自己的身边,相信也就是酒井咲整天的坐在轮椅上无聊。

  健身房里的白炽灯依旧是那么的刺眼,但是此时的马东却手里拎着两个哑铃
不断的做着臂力训练,一边训练一边的偷瞄着酒井咲. 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而
且昏暗的白炽灯的光线更是显得有些暧昧。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教练吉野孝次郎
刚刚扔下几瓶水就被叫走了,临走的时候还把门给锁上了。

  是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能有点小机会呢?想想自己看过的那些岛国爱情动
作片的桥段的时候,马东不自禁的还是有些小刺激。不过酒井咲刚做完手术没多
久,如果自己和她真要是发生了点什么的话,会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伤害呢?想到
这里的马东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自己不想伤害任何人,更加的不想让酒井咲受到
任何的伤害。

  再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真的强行的和酒井咲发生了点什么的话,那么
酒井咲就会恨自己一辈子的。与其那样的话,还不如控制住自己的冲动。毕竟冲
动是魔鬼,如果要是自己控制不住一时冲动的话,那么可能就永远的失去了这个
妞了。

  所以在前思后想之后,马东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再说,继续的挥汗如雨的锻炼
着。又练了几下哑铃之后,放下哑铃的马东随手打开了一瓶吉野孝次郎送来的水,
咕咚咕咚的就灌了进去之后,汗水瞬间的就从身体上渗透到外面的纯棉汗衫上了。

  还好汗衫是纯棉的,这样的衣服吸汗不说,而且穿着也很舒服。不过马东还
是尽量的想小小的偷偷懒的,于是在地上又随手的拿起一瓶水递给了酒井咲,并
且说道:「看我练了半天了,你也喝点水吧!」

  酒井咲接过了瓶子之后,很是斯文的拧开了瓶盖,然后很斯文的喝了两口之
后,又把瓶子拧上了,说道:「你现在练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你读取的记忆中的
牛强的五分战斗力?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有希望出去了。」

  而马东却痛苦的摇摇头,记忆中的牛强的战斗力是无比彪悍的,尤其是辗转
腾挪的灵活性,根本就不该是一个胖子所具备的。虽然自己也是很胖,但是战斗
力却差得很远。尤其是牛强的那种战斗力是自己学不来的。

  并且记忆中的招式虽然刻在了骨子里,但是招式根本就不全,自己记忆中的
牛强动手最多的一次就是刚开始和香港来的洪胜帮的人的战斗,但是其中牛强的
动作除了高难动作就是高飞动作,又或者是高危动作。就自己来说根本就很不适
合,但是不适合又有什么办法呢?

  看到了马东的窘迫的样子,酒井咲却莞尔一笑的说道:「你就注意锻炼就好,
等再次进入他的记忆的时候,多学几招,多进几次以后,相信你也就自然而然的
学会了招数了。什么都在于学习,你说呢?」

 =============================分隔线=============================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