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出来混我就没打算还 25

  三天后,四哥和大光带着几十号兄弟,直奔钉子户最集中的道外棚户区。几
十号兄弟都带着家伙,冷兵器热兵器的五花八门。甚至当年鄂伦春人打猎用的抬
杆子都弄来了,当然也有几个兄弟拿着的是当年八路军打鬼子用的盒子炮什么的。

  当然更多的则是拿着的冷兵器,什么镐把,什么钢管,什么大片刀什么剔骨
刀之类的东西。当然四哥到了这里第一件事就是安排手下的兄弟挨家挨户的把人
都叫出来,集中在一大片的空地上。外围就是站着这些跟着自己的兄弟。

  小广场上面算是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了。乱糟糟的居民不知道说一些什么,
反正在这里说什么根本就听不清。如果不是提前和分局打好招呼的话,这样的拆
迁现场一定会导致哈尔滨的大量的武警出动了。

  四哥拎着一把锯断了枪管的双管猎,早已经上膛了的并不是散沙的子弹,而
是里面灌着火药的子弹。就像是普通的教练弹一样,除了动静大以外根本就没有
啥杀伤力的。四哥也很厌烦眼前的闹哄哄的场景,比菜市场还不如。

  随手的举起了锯断了枪管的双管猎的四哥对着天空就放了两枪,这时候人群
才逐渐的肃静下来。而四哥此时才接过大光递过来的密码箱,随手打开了密码箱
之后,里面都是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的百元的人民币。

  广场上的人群大多都是普通人,就算是有几个省委领导家的亲属在,但是那
个年代根本就没有借着亲属当官而鸡犬升天的节目。不像是当代有什么我爸是李
肛或者俺爹李双江之类的奇葩,那个年代顶多就是借着亲属当领导找点小优越感,
又或者是占点小便宜而已。要不然也不会不多吃多占,还猫在棚户区里。

  尤其是这些升斗小民看到了眼前的一箱子的百元大钞的时候,眼神都有一点
的直。当然震撼还不止这些,随着大光又递过来的两个密码箱的时候,众人才从
恍惚中醒过味来。又是两箱子的百元大钞摆在了四哥的身前。

  而这个时候,又看见大光递给四哥了一个扩音用的电喇叭,还有一把崭新的
菜刀。而四哥此时打开了喇叭也开始说了:「各位乡亲父老,相信大家都知道我
是谁。对,我就是乔四,一个臭激八刀枪炮子。」

  「你们可以瞧不起我,也可以瞧不起我带来的臭钱。但是今天我来这里是来
拆迁的,我是为了你们好。你们这里修路了以后,你们就可以搬进干净宽敞的大
楼房。而且我这里带来的钱每家可以拿两千,你们觉得咋样?」四哥在大喇叭里
吼道。

  四周仍旧是一片的死寂,完全不像是刚开始的时候那样的喧闹。而阳光也刺
眼的照在四哥摆在台子上的三个密码箱里的百元大钞上,当然还有四哥带来的锯
断了枪管的双管猎和那把熠熠生辉的崭新的菜刀上面。

  看着台下一片死寂,四哥却笑了,笑着拎起了菜刀,对准了自己左手的小指
头。又仔细的看着台下的那一群人,咬了咬牙之后,迅速挥刀就斩在了自己左手
的小手指上。剧烈的疼痛瞬间让四哥疼的就冒汗了,传说中的十指连心啊。

  四哥强忍着剧痛,也不去止血,而是把菜刀扔在一旁,拎起斩断的小手指,
连电喇叭也不用了,就是扯着脖子嘶吼道:「糙你们妈的!记住了,老子叫乔四。
今天就算你们不拿钱,不想搬也无所谓。看见了这个了吗?」

  「兄弟们,你们觉得四哥的手指是白砍下来的吗?回答我?如果今儿这里有
不拿钱不搬家的,你们怎么弄他?」四哥看着没人敢搭茬,于是又转身对着手里
抄着各式家伙的兄弟们疯狂的嘶吼道。

  看着四哥的手下龙精虎猛的,而且手里抄着各式的家伙。所有的所谓的钉子
户也都觉得打怵了,虽然在场的也有几个所谓的社会人。但是谁也没见过这么狠
的,换做自己的话,无非就是想多要点补偿而已。谁也不会像是乔四哥一样的斩
断自己的手指,这么的威胁别人。

  而且就算自己上台斩断了自己的手指又能如何?你算老几啊?人家乔四在拆
迁这个圈子里也好歹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就算是在哈尔滨的刀枪炮子里也算得上
是顶尖的了。谁能说上去斩一根手指的赔给人家?就算你斩断了整只手也赔不了
人家。

  所以看准了这个乔四哥是有备而来的,所以现在根本也就没有人吭声了。事
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只有拿钱走人一条路了。而且看着三个箱子里的钱虽然
多,但是真正的分到手里的就两千块。在场的这么多的人家,无疑最后的那十几
家是没有钱拿的。

  而人都是自私的,当人们知道结局不能避免的时候,于是就赶紧的上来抢钱
吧!毕竟看着这些钱最后那十几家是没有的拿的。估计并不是四哥差这点钱,而
是四哥故意的。不配合的谁给你钱啊?毕竟钉子户还是少数。

  尤其大家都是旁观看热闹的,有那么几家钉子户带头的话,于是这些人家也
就想占点小便宜而已。而如果这几个钉子户根本扛不住了的话,那么自己还跟着
起啥哄啊?赶紧分了钱走人的好。毕竟老道外的棚户区根本住起来就不方便。

  首先就说以前的老式的二层小楼看起来虽然很有面子,但是屋子里却极其的
小。都是当年日本人修的,首先就是适应他们的身材了,东北这疙瘩都是高大威
猛型的猛男啥的,在屋子里都很难回身。而且没有煤气管道和下水。

  没有煤气管道还可以定期的换煤气罐什么的,但是没有下水可就够坑人的了,
所有的脏水都不知道倒在哪,而起就算是三九天也要到院子中间的旱厕去如厕。
而且旱厕因为冬天滴水成冰的气候,很容易就被尿液结成了一层的厚厚的冰层。

  如果夏天就要忍受那种刺鼻的气味,冬天的话就要做好冻屁股的准备,而且
如果喝点酒的话很容易就摔倒在厕所里。所以大多数人早就盼望着搬离这里了,
只不过盼着能给点补偿款什么的,于是就跟着一起瞎起哄而已。

  而且老道外的房子大多都是解放前建立的,道外这边解放前除了贫民窟就是
妓院什么的了。牌楼什么的都是以前的妓院什么的,而平房大多都是以前的贫民
窟。所谓破家值万贯的,随着改革春风吹满地的势头,人民的生活水平也逐渐的
提高了。而在这时候自然垃圾破烂什么的也就多了起来,老一辈人过日子还仔细,
啥都不舍得扔。于是乎院子里堆满了各种破烂什么的,而且还都是不怎么值钱的
东西,就连捡破烂的也懒得来拣的。

  于是乎如果要是发生火灾的话,那么连消防车都开不进来。老道外的棚户区
也就这样的不受待见了,虽然朝廷三令五申的要拆除棚户区,弄棚户区改造,但
是老道外就像是哈尔滨的历史博物馆一样的,所有哈尔滨的辉煌的历史都几乎和
老道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首先就是当年修建中东铁路的时候,道里区就是洋人和有钱的大户住的地方。
现在的中央大街就是当年的洋人一条街,直到今天中央大街上的建筑都是保护建
筑呢。整条中央大街的建筑风格出了拜占庭就是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完全的是哈
尔滨的城市形象所在。

  而老道外则是错综复杂了一些,尤其是中东铁路建成了以后,大量的移民潮
来到了哈尔滨之后,道外同记商场崛起了之后,道外就不止是那些贫民的天下了。
于是乎也有不少移民过来的商人就这么的居住在了老道外,并且因为有市场也就
相应的出现了满足他们需求的场所了。

  而且随着后来的东北沦陷,抗日工作在哈尔滨这片热土上也在如火如荼的进
行着。尤其是杨靖宇同志就是在老道外从事地下工作的,包括杨靖宇的故居和办
公场所什么的,都是保护建筑。并且除了杨靖宇以外,还有赵尚志,还有其他很
多的革命烈士。

  并且这些故居活着是办公地点什么的都是见证哈尔滨抗战的历史的,而且道
外区原本就是人口密集的地方,星罗棋布的很是分散。这也就给了拆迁工作带来
了很大的困难,无论哪一任领导也都知道弄不好就破坏了文物了,不但不出政绩,
还要背上骂名。

  眼看着眼前的这些居民都把钱领的差不多了,而最后还剩下二十来人没有领,
钱已经发没了。而这二十来人却很是淡定的抱着肩膀的看热闹的看着四哥,为首
的一个二十四五岁的愣头青很是玩味的瞅着四哥一群人,并没有说话。

  而此时的大光却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调戏大宝
贝的家伙。当年也是自己一时冲动的收拾了这个家伙,才赶上了八三年严打。最
后才因为这点破事被劳教了二年,虽然大宝贝并没有说当时轮奸她的到底是谁,
但是大光却并不是傻子。

  所以看到眼前的家伙的时候,大光就有点按捺不住胸中那熊熊燃烧的怒火了。
甚至攥着锯断了枪管的双管猎的手也都是青筋暴跳了,如果此时四哥一声令下的
话,那么自己绝对第一个冲上去废了这个小婢养的。

  但是大光还是觉得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毕竟四哥已经付出了一根手指的代
价了,不能被自己的一时冲动给破坏了。于是大光此时也尽量的压抑着胸中的那
团熊熊的怒火,就是等着四哥发话,只要四哥一句话,自己这一百来斤就交出去
了。

  而此时四哥疼得已经有点双眼模糊了,看着眼前的家伙正在玩味的笑着,也
不来提条件,所以四哥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看着眼前的愣头青的时候,也气
不打一处来的。于是说道:「钱没了,赶紧滚!」

  此时四哥的话简直就像是重磅炸弹一样的引起了一片小小的骚动,一直到对
面的愣头青说了一句话之后,一下子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只听对面的愣头青说道:
「四哥,你就留下一根手指就够吗?我要是想让你留下命呢?」

  四哥还没等说话,大光就直接对天放了一枪,趁着对面的愣头青没反应过来
的时候,直接就抡起枪托子给这个家伙的脸上来了一下。他身后的一群人也都没
人敢动手或者出声阻止一下,毕竟四哥这边荷枪实弹的小弟多着呢。

  这家伙倒在地上先是被打懵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光已经骑在了他的身上。
别看大光的身高不高,也就不到一米七的样子,但是大光可是从小就学拳的。而
且根据科学论证,真正的武学高手没有身高超过一米七五以上的。无论是李小龙
或者是李连杰什么的,因为从小的开韧带下腰什么的锻炼,就加速了骨骼成型,
所以身高很难突破。

  而大光此时也算是手下留留情了,并没有用一招制敌之类的杀招。而是给了
这个家伙一枪托子,把他给打懵了而已。但是这个家伙也缓了好一段时间才反应
了过来,扯着脖子像是杀猪一样的吼道:「你要是敢动我的话,你们就都死定了!
我大哥是杨馒头,我大爷是分局的……」

  还没等这个家伙喊完,四哥就吼道:「去你爹的分局的,杨馒头你以为我在
乎他?大光动手!给杨馒头留个念想!记住四哥的手指不是白剁的!顺便告诉你
们,老子叫乔四,你们可以叫我四哥,当然也可以叫我四爷……」

  四哥霸气的宣言自然震慑了全场,而大光此时可以说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根本就不给这个家伙任何说话的机会了,直接就是一记手刀斩在了这个家伙的喉
结上。这家伙根本半小时之内就别想说话了,想自由自在的呼吸都费劲了。

  而大光的这一记手刀当然只是一个开场白而已,而且大光不习惯别人看着自
己动手,于是乎又像是弹小孩脑嘣一样的屈起中指,狠狠地弹在了这个家伙的左
眼上。人的视觉就是双眼交叉才产生的立体成像,而一只眼睛受到了伤害了的话,
那么立体视觉就瞬间的崩塌了。根本也看不到东西了,所以此时这个家伙的视觉
完全等于丧失了。

  大光的动作十分的麻利,根本也不给别人任何的机会,四哥已经发话出来了,
要自己给杨馒头留下点念想。那就是要自己废了这个家伙,所以大光直接在后腰
掏出了弹簧刀,放在了这个家伙左脚的大筋上,狞笑道:「替我给杨馒头带个好
……」

  说着就手起刀落,鲜血瞬间的就从这个家伙的脚跟上方的位置涌了出来,而
这个家伙仿佛瞬间丧失了灵魂一样的耷拉着脑袋瘫在了地上。就像是一滩稀屎一
样的根本就起不来了,就算是脚筋接上了,这个家伙也注定是一个废人了。

  大光的这招是在万家教养院里和一个对越自卫反击战退下来的老兵学的,话
说脚筋这是人身上主要的支撑,贯穿全身连接颈椎上面的脑袋。如果脚筋被挑了
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成了废人了。想当年民国最狠的大盗燕子李三就是轻功好,
根本就抓不住他。但是后来设下圈套诱捕了燕子李三之后,这个家伙就又跑了。
最后再次抓住了燕子李三之后,挑了他的脚筋了,这个家伙才成了一个废人,最
后斩首了。

  而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越南鬼子对待解放军都是出奇的狠,所以也
就导致了解放军战士尤其是抓到了袭击后方卫生队或者文艺班的越南鬼子,都是
直接的挑脚筋。而上面的领导也因为无数次的女战士被凌辱而愤慨,也就睁一只
眼闭一只眼了。

  当然学会了这一手的大光也是第一次的用上,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实在是招人
讨厌的话,大光也不愿意下这样的狠手,因为这一出手的话,就是根本没有挽回
的余地了。但是大光不后悔,自己的一生都毁在了这个家伙的手里了,也就无所
谓狠手不狠手了。

  而四哥看到大光的手段了以后,不自觉去翘起里的拇指赞叹一下,却没有想
到正好触动了伤口,剧烈的疼痛导致四哥的冷汗直冒。而就这种剧烈的疼痛也正
好让马东完全的享受了,剧烈的断指的疼痛终于熬不住了,马东彻底的进入了昏
迷状态。

  仪器上的灯光忽明忽暗的,石井二十五最终下了指示:「全力抢救十六号,
看来这次的收获还是不大,乔四到底挖到没挖到东西呢?难不成是别人挖到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