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房府】(第二章)

(第二章:蝶恋)
  「大……大公子!您!」小小的指头指着房遗直,绿蝶的双眸中写满了不可
思议以及震惊,嫣红的小嘴微张着,发出了一串毫无意义的惊叫声!

  不行!房遗直猛地扑上去用右手捂住绿蝶的小嘴,不能被人发现,房遗直已
经无法相信被人发现时会出现什么情况了,偷窥二弟小妾洗澡,这样的事情对于
房遗直的名声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房家的朝敌们会无比欣喜的把握住这样的机
会向自己发动进攻,斯文败类的名号会死死的压在自己的头上,就连父亲也会毫
不犹豫的将自己从房家除名,没有任何的挽回余地,一切都会完蛋的,到那时,
自己只有取死一途。

  「呜呜呜!」被房遗直捂住嘴巴的绿蝶拼命挣扎着,似乎想要从房遗直手上
挣脱,明媚的双眸之中写满的是一种近乎屈辱的痛恨,一串辛酸的泪水从眼角流
出滴落在了房遗直的手背之上。

  这时房遗直才注意到自己捂住绿蝶的手竟然还沾满了沾满白浊秽物,挣扎之
中,乳白色的精液涂满了绿蝶的小脸,淫靡的光彩在绿蝶的脸上闪烁着,但由于
被房遗直的手死死压住,绿蝶只能够苦苦忍受着其他男人精液的腥味,一丝精液
甚至落在了绿蝶的嘴唇之上,慢慢的渗入绿蝶的小嘴之中,虽然对肉体并没有痛
苦,但是被玷污的感觉却让绿蝶心中充满了对于自己俊郎的负罪感觉,更何况,
做出这一切的竟然是自己敬爱的大公子,这更让绿蝶难以接受。

  喘着粗气,房遗直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绿蝶,脑海中出了一个并不算好,但
是却无比实用的主意,头凑到绿蝶的耳边,「绿蝶,闹成这样非我所愿,只要你
不叫,今天之后,你还是房府二男房俊房遗爱所宠爱的小妾,我还是房府的大公
子,可以吗?同意就点点头。」

  瞬间绿蝶的挣扎停止了下来,双眸看着房遗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最后几乎
是留着泪下定决心的点了点头。

  「这就好!」房遗直送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松开了绿蝶,只要今天过去,
一切就都可以按照以往的重新开始。

  在房遗直松开之后,绿蝶一下子坐倒在地上,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落下,
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幼嫩的脸上写满的只有茫然,显然刚刚的打击对于这个活
泼可爱的蝴蝶来说打击太过巨大了,浓重的精液还在绿蝶的脸上流淌着,半晌绿
蝶似乎反应了过来,连忙用衣袖拼命擦拭着脸上的污物,期间没有说半句话,更
没有看房遗直一眼。

  站在原地,房遗直的表情有些尴尬,这样的事情,这位曾经的儒家精英根本
就没有办法想象,完全没有应对的手段,只能看着绿蝶,心中想着各种安抚的方
法,渐渐的绿蝶俏丽的脸和被绿色长裙包裹的身躯让房遗直的心微微活动了起来,
之前武照那妖娆的身姿再一次的出现了房遗直的脑海之中,绿蝶的身躯自然没有
武照那般的丰满,即使已经为人妇,青涩的感觉却依然在绿蝶身上隐现,少女一
般可爱的脸上带着一丝少妇的风情,就是这样矛盾的气质,却让房遗直有些难以
自拔,那销魂的幻梦以及武照那写满痛苦以及畅快的脸,渐渐的,之前捂住绿蝶
嘴时,绿蝶肌肤之上嫰滑的手感也同时浮上了房遗直的心,房遗直的心在急速的
跳动,欲望再次的赶超了道德占据了至高点,恶从胆边生,更何况,谁也不敢肯
定,绿蝶会不会将这件事情传扬出去。

  缓缓的向着绿蝶走去,房遗直已经可以想象自己顺利将绿蝶那娇小的身体压
在身体之下蹂躏的快感了,「绿蝶,给我舔干净!」粗大的肉柱在欲念催动下逐
渐挺直起来,还带着白浊液体的龟头直直的对着绿蝶的俏脸。

  「大公子!别这样!绿蝶求求您了!」颤抖着小小的身体,绿蝶就像羊羔一
般缩在角落,闭着眼睛根本就不敢看那已经放在眼前的硕大男根,只能够徒劳的
用那糯糯的甜美声线,哀求着自己的大公子。

  少女怯弱的样子更是让房遗直欲火中烧,淫辱自己弟媳的禁忌快感更是让房
遗直有些无法自拔,「好蝶儿,只要帮公子我舔干净,公子我就可以当一切都没
有发生过哦!别忘了,你只是二弟的妾而已,你说到时候二弟是相信我还是相信
蝶儿呢?」就像一个恶人一般,房遗直的头凑到绿蝶的耳边,充满诱导性的说着,
然后在绿蝶那可爱的小耳朵上微微舔过,从绿蝶脖颈间传来的香味让房遗直有些
沉迷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少女的眼睛再一次的被泪水所充满,就算是房
遗直从敏感的耳畔舔过也没有让绿蝶有一丝的反抗,身份,这个问题是少女的心
病,和武照不同,虽然同样是妾,但是武照是太宗皇帝所赐,至少有一点皇家身
份在里面,而绿蝶只是一个从小在房俊身边长大的婢女,没有半点低位可言,如
果真的如房遗直所说,那么自己可能会永远离开俊郎……

  绿蝶迟疑了一下,咬着牙睁开眼睛,看着那丑陋的男根,男根已经完全挺直
起来,黝黑的底色之上覆盖着一层晶莹的乳白色,阵阵腥味从肉棒之上传来,要
舔吗?绿蝶始终下不了决心,但是如果不舔的话,那么后果,绿蝶根本就无法想
象,但是自己的身体全部都是属于俊郎的,如果被其他男人进入的话,那么俊郎
还会要自己吗?绿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个恐怖问题的答案。

  「啪!!」但是房遗直已经等不了那么久了,在欲望的驱使之下房遗直挺起
黝黑的下身向着绿蝶的唇齿之间用力一挺,长长的肉柱擦过绿蝶的嘴唇重重的拍
打在了绿蝶的脸上,肉柱之下是一道及其微弱的红痕,绿蝶白嫩的脸颊再一次的
沾上了那乳白色的精液,只是这一次绿蝶根本无力去抗拒,感受着脸颊传来的灼
热感觉,绿蝶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她知道,这是自己无法改变的结果,仅由的
光明瞬间被无尽的黑暗所淹没,俊郎!蝶儿对不起你!就像是已经彻底绝望了一
般,绿蝶一把握住那粗大的男根,有些艰难的塞到了自己的小嘴之中,刹那,腥
臭的味道充满了绿蝶的整个味蕾。天真的绿蝶选择了自我放弃。

  绿蝶的小嘴根本没有办法完全包裹著房遗直的肉柱,紫黑色的大棒子还有半
截留在外面,绿蝶的小嘴把肉棒撑得的大大的,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上清楚的显
示出了肉冠的形状,房遗直只感觉自己的肉柱进入了一片无比温暖潮湿的空间之
中,柔软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向着自己的肉柱包裹过来,「啊!好蝶儿,要吸哟!
手也要动,听我的做!」手放在绿蝶的小脑袋之上,房遗直红着眼睛看着绿蝶那
被肉棒塞得严严实实的小嘴,有些狂热的说着。

  「唔!」认命一般点了点头,生涩的开始在肉柱之上舔吸起来,嫣红的嘴唇
在那巨大的肉冠之上轻吻着,然后将肉棒整个吸入嘴唇之中,就像在吸糖果一般,
在那肉冠之上用力吸了起来,同时柔软的小手灵活的在肉棒棒身之上轻轻撸动,
绵软的小手,和那马眼传来的销魂快感让房遗直的身体如同触电一般不断战栗着,
绿蝶的小嘴就像一个充满了水的肉袋,从各个方面为口中这跟巨型肉棒做着最贴
心的服务,即使是最爱的俊郎,绿蝶也没有做到这样,绿蝶只希望能够早早让这
个男人射出来,以求让自己脱离苦海。

  「吸……吸的真好!蝶儿,但别想就这样把本公子的精给吸出来。」颤抖着
呻吟着,房遗直的下身开始向着绿蝶的小嘴轻轻的挺动起来,那不断吸着马眼的
小嘴给肉棒带来的绝对是超越蜜穴的快感,绿蝶的动作虽然青涩而且羞怯,但是
那绵软双手时重时轻的力道,还有轻轻划过肉柱的牙齿,因为位置关系而不停扫
过棒身的小舌头都让房遗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由于天色已晚,绿蝶只穿了一身并不算厚的丝绸长裙准备休息,娇嫩的乳房
此刻将胸前的布料顶起,随着绿蝶的动作上下轻晃着,房遗直右手向下探去,摩
挲着绿蝶脖颈处白嫰光滑的肌肤,径直穿过衣领和单薄的肚兜,用力一把握住绿
蝶那圆润的淑乳,柔软但又充满弹性的手感迅速自手掌传来,并不像武照那样的
巨大,但是那可堪一握的手感却更让人心醉,完美的水滴型乳房就像一团揉不碎
的面团,让房遗直暴虐的不断加大了力量因为肚兜聚拢的关系,一对乳房形成了
一道不算深的乳沟,房遗直只感觉随着绿蝶的动作另一团乳房抖动着不时的擦过
自己的右手手背,然后又迅速弹开,双层的柔软快感让房遗直不由自主的闷哼出
声。

  「唔!别!」自乳房传来的痛苦让绿蝶眉头一皱,原本吸着肉棒的嘴唇忍不
住将肉棒吐出,顿时一串晶莹的津液顺着棒身流下,绿蝶眼神哀怨的看着房遗直,
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让人看着心中不忍。

  房遗直的手一松,揉捏乳房的手逐渐放松了一些,「别偷懒,继续舔!」用
肉柱顶了顶绿蝶的嘴唇,房遗直有些狰狞的笑着。

  顺从的将肉柱握住,绿蝶在肉柱之上用力吸允起来,没有放过肉棒的任何一
个角落,粉嫩的小舌头灵活的扫过肉柱之上每一道青筋,在肉棒之上来回的舔弄
着,就像是在舔弄房俊的肉柱一般,那给自己带来无限欢喜的肉棒,恍惚之间,
一丝欲念逐渐在绿蝶的心中生成,潮湿的感觉从下体喷涌而出,不行!不能再背
叛俊郎,虽然口中含着其他男人的肉棒,但是对于房俊的忠诚却让绿蝶对于自己
的退缩产生了愤恨。

  绿蝶的沦陷,正握着绿蝶乳房的房遗直自然感受到了,乳房顶端在手心逐渐
坚硬的凸出清楚的将绿蝶的身体情况告诉了房遗直,「好舒服……小蝶儿,你都
是这样帮二弟舔的吗?真好呢!」继续用言语侮辱着这只可爱的蝴蝶,绿蝶的舔
弄的确比刚刚好了不少,与之前的抗拒不同,现在的绿蝶动作似乎更加熟练了,
甚至还用脸颊刻意去摩擦那火热的肉棒,然后将少许包皮翻开,舔弄那平常洗澡
都未必会注意的地方,同时不断用牙齿去蹭肉冠四周的点点肉菱,触电一般的快
感随着绿蝶的舔弄传遍了房遗直的全身,将手从绿蝶的肚兜中抽了出来,还没有
等绿蝶松一口气,房遗直再一次的凑到绿蝶的耳畔,「小蝶儿湿了哦!」很明显
情动的表现。

  就像是魔音一般,绿蝶拼命摇头想要否认自己的沦陷,眼泪再一次的从眼眶
中流出,但是这一次就算是绿蝶自己也对自己的坚贞产生一丝怀疑的感觉,肉棒
的炙热和跳动还在唇齿之间传递,陌生男性的味道还不断从鼻翼之间传来,就算
再怎么为自己辩解似乎都是枉然了,这一切就像是噩梦一般,俊郎,蝶儿这到底
是怎么了,现在的蝶儿真的还是蝶儿吗?

  「嘿!」冷笑一声,房遗直将肉柱从绿蝶的唇齿之间拔出,然后一把将绿蝶
推倒在地上,然后乘着绿蝶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把绿蝶的外裤和里面的
中裤扯了下来,刹那白生生的两截大腿让房遗直眼前一亮,大腿根部淡女人私密
的黄色的小内裤就这样清楚的展现在了房遗直的眼前。

  薄纱制成的小内裤看起来就像一小块布片,仅仅只有小穴被遮掩着,支持着
这小巧内裤的只有系在两侧的两根同色色带,而在蜜穴之下,布料依旧化为一条
系带,很明显的穿过绿蝶的臀缝,薄纱的布料无比轻薄,绿蝶幼嫩的肉洞根本就
没有办法遮住,「蝶儿竟然穿这么风骚的内裤出门,果然是要给我那好二弟戴上
几顶绿帽子吗?而且……」

  房遗直的手隔着肉穴在绿蝶的肉穴上抚过,潮湿的水渍立刻就将房遗直的手
濡湿,从绿蝶肉穴中喷出透明的水渍将薄纱死死的黏在穴口处,最重要的是,薄
纱之下房遗直看到的只有那粉嫩的阴唇和粉红色的阴肉,绿蝶竟然是一个无毛的
白虎,这个发现让房遗直欣喜若狂,「小蝶儿,你果然湿了,真骚,骚蝶儿!」
房遗直嘴里面说出来的话就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听下去了,但是却还是不受控制的
说了出来,双手拉住系带两侧,房遗直一下子便把那小巧的内裤扯了下来,小小
的布片拿在手中只有小小的一团,柔软之中还带着女孩那柔和的体温,将内裤放
在鼻翼之间轻轻一嗅,百合一般的体香之中带着少妇特有的淡淡腥臊,但这腥臊
却并没有那种让人厌恶的感觉,反而让房遗直的肉棒越发的坚挺起来,坚挺的有
些生疼。

  而那褪去保护的蜜穴更是让房遗直有些忘乎所以,被粉嫩阴肉包裹的肉洞还
在往外流着些许透明的液体,无毛的肉洞之上,小小的一颗阴蒂已经勃起,将绿
蝶的身体状况展现的一清二楚,绿蝶已经被自己的身体所彻底背叛,咽了口口水,
房遗直看着那小小的蜜洞,眼睛红红的,长长的肉柱已经蓄势待发,准备将这小
小的蜜洞彻底贯穿,但是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房遗直,现在还不行,这个地方并
不适合。

  「……」俊郎再也不会要我了,神情麻木的看着那正窥伺着自己下体的男人,
绿蝶心底最脆弱的防线已经被彻底的击碎,无力的感觉涌上绿蝶的心头,死或许
是一个解脱吧!第一次的绿蝶心中出现了死这个字,但是房俊这个名字却让绿蝶
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不舍,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挺着的肉棒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那个魔鬼一般的男人,绿蝶咬了咬牙,再次伸出手握住那炙热的肉棒。

  「骚蝶儿,这次只要吸出来就可以放过你哦!」那个魔鬼的声音在耳边悠悠
传来,绿蝶勉强支撑起身体,裸露的下体在寒风的吹拂下显得是那样的刺骨,但
是这和绿蝶的心比起来却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真的会放过自己吗?绿蝶不知
道,水晶一般漂亮的双眸此刻就像是蒙上了一层纱,灰暗而又死寂,蹲坐在地上,
绿蝶再一次的将肉柱吞进自己的口中,用力的舔舐起来。

  只是这一次房遗直却不想就这样结束,双手猛地抱住绿蝶的脑袋,下体开始
前后用力运动起来,绿蝶的嘴此刻就如同那蜜道一般对房遗直充满了吸引力,
「吸,用力吸,骚蝶儿!」

  房遗直的低声的喊叫和坚硬的肉柱让绿蝶都快窒息了,巨大的肉冠不断的穿
过绿蝶的舌根,直直的撞在喉头之上,呕吐的感觉还没有生成便被另一阵的痛楚
所击碎,大量的津液从口腔之中分泌而出,就如同蜜液一般被肉棒带出,落到地
面之上,但是已经麻木的绿蝶此时会做的只是不断的收束住喉部,然后用牙齿微
微擦过高速进出的肉棒以求给眼前这个男人更多的快感,这种被羞辱的感觉就像
地狱一般的可怕,但是绿蝶却不得不选择忍受,在绿蝶的努力下,房遗直只感觉
酸麻的感觉从腰部扩展到了全身,抽插的速度无意识的在不断的加快,舒服,温
暖,湿润,柔软,各种舒适感觉在不断的放大。

  「唔!」一声闷哼,房遗直只觉得身体一松,如梦游仙境一般的感觉麻痹着
房遗直的大脑。

  但是对于绿蝶来说,那弹跳着喷射出大量浓稠液体的肉棒却更像是地狱的使
者,浓稠的液体根本没有办法一次性通过绿蝶的喉部进入体内,最后只能够随着
剧烈弹跳的肉棒从口中吐出,窒息的感觉同样让绿蝶麻木,无力的绿蝶蹲着的身
体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那吐出的肉棒还在不断播撒着精液落到绿蝶身上,脸上,
以及蜜穴之上,但是绿蝶此时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清理,只能够无助的看着天空,
意识一片茫然。

  俊郎,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啊!

  舒服之后的房遗直同样已经陷入了迷茫,看着已经被精液沾满了的绿蝶,房
遗直只觉得头像是被棍子敲过,晕眩的感觉让房遗直都有些站不住了,自己今天
到底做了什么,但是欲望却是每一个人都难以逃避的东西,既然做了,那就回不
了头了,恐怖的欲望再一次的占据了房遗直的大脑,鬼使神差一般,房遗直朝着
绿蝶蹲了下来,「蝶儿,今天的事情我不想有第三个人知道,你知道后果的。」
叮嘱着,房遗直的手中绿蝶的胸乳之间划过,「蝶儿,明晚一个人到我的房间里
来,穿好二弟做的那种内裤,你应该还有吧!这一条还有照儿的亵衣我拿走了,
记住了,我这件事情我不想有第三个人知道,明白了吗?」

  「是,大公子。」没有半点语气的说着,绿蝶的目光中完全没有了焦距。

  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亵衣,那是武照的亵衣,房遗直就如同在抚摸武照的肌肤
一般摩挲着着薄纱亵衣,然后对着那肚兜以及内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少妇成熟
的风情在鼻翼之间展露无疑,小心的将亵衣收藏好,房遗直逃似的钻出了树丛,
向着自己的宅院跑去……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