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房府】(第一章)

               调教房府

第一章寒风站撸

  月照西窗,华灯初上,临近十二月的冬日的气息已经完全笼罩在长安城的每
一个角落,战栗的寒冷在无意中爬上了每一个人的躯体,只是片刻便被心中所蕴
含的热血所驱赶,十一月,薜延陀真珠可汗闻大唐太宗皇帝,东去封禅,便命其
子大度设发同罗、仆骨、回纥、靺鞨、霄等部铁勒兵马计二十万,南征归附大唐
之突厥俟利苾可汗,俟利苾可汗兵微将寡退往朔州,以求大唐庇护,薜延陀部乘
势兵寇朔州,兵锋直指定襄城,大唐皇帝陛下聚各路兵马以拒敌军,在送别出征
队伍之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大唐将士们胜利的消息。

  房府,大唐开国功臣,现任宰相房乔,房玄龄之宅邸。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宰相门前的是非同样也是相当之多的房玄龄虽两
袖清风孑然一身,然其父子三人皆为朝中干臣,手握重权,二子房俊更为当朝太
宗陛下所宠爱有加,同时娶妻公主及民女更是被传为佳话,此等门户,自然少不
了滋扰人心之事,以及无理取闹之人,只是近些日子以来,房府似乎安静了许多
,冬日的寒冷仿佛被从长安各处驱赶到了这偌大的房府之中,让人心中一阵寒意

  端着一杯美酒,房府长男房遗直默默的看着窗外那仍旧可以看到明亮光芒的
夜空,心中不知回转着怎么样的念头,只感觉酸甜苦辣的滋味在心中不断反复,
因为,在那片夜空之下,正是房家二男,房遗爱,房俊的屋子,数日之前,接大
唐天子令,房府二男房遗爱率大唐军事学院众学员前往朔州迎战薛延陀部侵袭,
大唐军事学院兵马不足两万,薛延陀部兵马二十万。

  虽然并非房俊那两万人独立迎战,大唐兵马也远非薛延陀部可比,但是这样
数十万人,兵力相差悬殊的战争,战场上的事情说也说不清楚,一旦有个闪失,
那可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房遗直并不想看到这一幕的发生,家庭和睦是房遗
直这位在大唐宰相房玄龄手上一手调教出来的人才所最希望看到的事情,但是,
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弟,房遗直却又说不出半句话来。

  谦和,以礼待人是房玄龄交给房遗直的人生准则,对于这些房遗直也深以为
然,从前,由于弟弟不孝,多次做出些无礼,不着边际甚至可以说有碍门风的事
情,导致父亲多次大发雷霆,甚至还在私下里对自己这个弟弟多有抱怨,每次遇
到这个时候,房遗直都会出面为自己这个弟弟说几句好话,或许是真的抱着为了
弟弟好的打算吧!但是因为舒缓心底那一丝因为母亲偏袒弟弟所带来的怨恨所带
来的满足感却骗不了自己,但是,自从弟弟被父亲打晕后,情况却出现了变化,
弟弟似乎变了一个人。

  诗词歌赋。治世韬略,格物致知无一不知,无一不晓,所作的诗词就连自己
都倍感惊叹,而后更是深受帝宠,不单委以重任,更以大唐公主相嫁,可谓是荣
宠备至,就连朝堂之上人人相惧的老匹夫程咬金亦不惜大闹朝廷以把自己的闺女
嫁给自己的弟弟,在家父亲虽然始终摆这个臭脸,但是其中的满意和看重又是谁
能够无视的呢?这样的感觉让自己这个房府曾经最受看重的人有了深深的酸楚感
觉,似乎所有的目光都被自己的弟弟抢走了,自己就像是一个孤家寡人一般在房
府默默的挣扎着,直到被弟弟的光芒所彻底掩盖,那么,自己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冰冷的感觉让房遗直那酸楚的心微微平静了一些,但是
这个父亲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答案的问题却一直悬在房遗直的心头,房家真的还
需要自己吗?苦苦的一笑,房遗直摇了摇头,或许还需要吧!需要自己继承父亲
的爵位,将房家的血脉流传下去,就像是一尊佛一样摆在那里,又是一阵郁闷涌
上心头,房遗直一口把手中的酒喝下,冰冷的酒就像火焰一般燃烧着房遗直的心
,意义什么的?谁又知道呢!

  站起身,寂寞让这个男人有些难以入眠,房遗直推开门向着门外走去,偌大
的房府此时安静的很,就像一年前一样,一年前二弟还没有变的时候,房府也是
安安静静的,但是之后,房府就变了,虽然是可喜的变化,但是房遗直的心总是
闷的慌,说到底还是这样的静好啊!叹了口气,房遗直慢慢的沿着回廊向前走去
,自己的妻子一周前因为岳父突发急病回婆家了,原本房遗直也该随之前往,但
是房家二男出征,父亲年纪也大了,三弟年纪太小,也该有个知事的人在家了。
不然出了什么事,父亲家事国事也操劳不过来,自己也该留在家里了。

  好事让二弟领着,后面擦屁股的事情自己做,多少有点这样的道理吧!不过
说实在的,二弟的运气还真是相当的不错,放下家中原配,甜美俏丽的婢女绿蝶
不说,单是陛下赐下的侍妾武照,娇俏的小脸,那妖媚的神情,火辣的身材,就
算是自诩为正人君子的房遗直有时候也会妄动欲念,更别说高阳公主和程鸳鸳了
,皆是倾国倾城的女子,貌若天仙,性格也是温婉可人,作为一个有妇之夫,房
遗直有时候都对自己的想法抱憾,嗯!或许房家在那小子手上会更好吧!房遗直
的脑海中又忆起了多年前少年的自己和二弟的点点滴滴。

  不过,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刚刚行至二弟的宅邸前的回廊,正要转身离去的
房遗直突然发现了远处正在哼歌而来的少女,一袭翠绿从远处缓缓的行来,人如
其名,绿蝶,翠绿的蝴蝶,虽然俗气,但是细细的品来又带着一股淡淡的风雅感
觉,身着翠绿丝绸长裙的绿蝶就像一只真正的翠绿蝴蝶一般,舞动着虽然青涩,
但是却显得精致曼妙的身躯前行着。

  「大公子!」似乎是注意到了站在原地的房遗直,绿蝶的小脸出现了一丝慌
乱,同时飞快的将握着东西的手藏到了身后,不过接着细微的月光,房遗直还是
可以依稀看到那是一些布料,应该是衣服来着吧!不过既然是衣服要藏它干什么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和善的一笑,对这个小丫头,房遗直还是大有好
感的,毕竟从小就开始服侍二弟了也算是看着长大的,而且那俏丽的小模样,怎
么看怎么可爱。

  「没……夫人她们还没有休息,小婢,也不敢先行休息!」小脸红红的,绿
蝶低着头,有些吞吞吐吐的说着,语气中充满了羞怯,不过这种羞怯更多的像是
畏惧……双手一直背在身后,始终不敢伸到前面来。

  唉!这又是何苦呢!这么多天来,自己这些弟媳们都是这样的,连眼睛都快
哭肿了,看模样看着就觉得可怜,娘劝了几次也不行,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样吗?绿蝶,早点劝殿下她们休息吧!这样下去身子可受不了,到时候二弟回
来,我这个当哥哥也说不过去啊!」

  「诶!知道了。」小声的应和着,绿蝶点了点小脑袋,「那小婢就去忙了,
不打搅大公子了。」

  「嗯!我也就转转,去忙吧,早点休息,知道吗?」绿蝶虽然已经是二弟妾
室,但是自称小婢的原因,房遗直也清楚……这个小丫头似乎从小就很怕自己,
也无怪,在大唐,这些卖身入府的仆人就跟猪狗一样,对自己这个房家继承人又
敬又怕的也正常,曾经房遗直也想让她把观念纠正过来,但是绿蝶死活不肯,过
了一阵,房遗直也就是算了,算这个小丫头去了。

  「小婢知道了,多谢大公子关心。」有些急切的说着,绿蝶逃似的从房遗直
身边走过,拿着东西的手攒的紧紧的,那藏东西的速度就算是离得近,房遗直也
没有看清楚。

  「这小丫头搞什么鬼?」思索了一下,却又没有半点头绪,最近一直有些郁
闷的房遗直心中的好奇心大起,并不是说是觉得小丫头偷了什么,而是最近房俊
做出的事情太多了,让房遗直对自己二弟的情况很好奇,说不定又整出了什么新
奇的玩意,又不想让自己知道,毕竟爹骂的二弟也是够惨的,暗暗点了点头,房
遗直远远的跟着绿蝶走进了自己二弟的宅子,准备一探究竟,同时也是为了好好
劝劝自己的弟媳们,身子别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了,到时候房家吃罪不起,毕竟一
个公主还有那个程老匹夫的女儿夹在里面了。

  房府二男房俊的宅子很大,但是却显得更加安静,这也没有办法,毕竟当朝
公主下嫁,住的地方自然不能太过简陋,在公主下嫁前,房府还特意修缮过了,
一条水泥路从住宅直接通向回廊,水泥路两旁种满了各种小灌木和数十年的大树
,就算是原本的纸窗,也换成了透明不过由于二弟四位夫人的关系。

  自从公主和程鸳鸳下嫁带了三名侍女之后,整个房家二男的宅子里面就再也
没有添过一口人,大大的宅院里面仅有几个女子居住,安静也是必然,回廊的油
灯也已经吹灭,只有二弟的主宅还亮着一点灯光,前方不远处绿蝶小小的身形若
隐若现的,最后慢慢走进了主宅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

  向前走到房子前不远处,稍微回忆了以下,二弟的宅子,房遗直来的次数并
不多,所以分布记得也不太清楚,这个房子应该陛下赐给二弟那名叫做武照的侍
妾的房间吧!提到武照,房遗直都会情不自禁的举起大拇指,天下少有的奇女子
,二弟能得到此女真是福气,不过……这里的环境是不是,站在房间不远处的房
遗直立刻发现了不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身边全是二弟的妻子,个个美艳
绝伦,现在二弟离家远征,自己却又深夜出现在这个地方,如果被发现的话后果
不堪设想!

  而且仔细看,微掩的窗户缝隙之中还能够看到有微微的水汽弥漫出来,这是
!房遗直的脸色立刻红了一大片,刚刚绿蝶拿的衣物立刻便明白了是什么,想必
此时武照正在沐浴吧!因为妻子离家而欲火难消的房遗直不自禁的脑海中浮现出
了武照那妖娆的身形,那尤物一般的身线就像是一张撕扯不烂的网牢牢的网住了
房遗直的心,让房遗直此刻心中一阵的酥麻,就连空气之中仿佛也带上了淡淡的
脂粉香味。

  「带来了吗?绿蝶妹妹!」武照那婉转的声音也从房间中隐隐传来,软绵绵
的声音如蜜糖一般的甜腻,朦朦胧胧中却又带着勾魂夺魄淡淡妖媚感觉。

  「嗯!幸亏春桃前几天刚刚做了几套亵衣,不然还不知道从哪里拿呢!鸾鸾
姐姐的那些你也穿小了,还有,还有啊!我在路上还碰到大公子了,可吓死我了
!幸亏天黑没有看到!大公子还让你早点休息呢!」绿蝶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庆幸
,不过她的话却更让房遗直显得尴尬!

  「呼!这就好!不过这样下去也不行,女儿家的私密衣物老是被人偷的话,
且不说意图如何,这样早晚会出事的,肚兜短时间内倒是不要紧,抓到那贼子直
接烧了便是,只是俊郎……特意做的那个……内裤被偷,以后俊郎发现的话……
奴家就是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了。」这几句话,说的声音极小,语气中也带着淡淡
的羞意。

  「嗯!明天我一定会盯牢的,放心吧!姐姐!那姐姐先洗着,绿蝶去看看鸾
鸾姐那边!」

  「傻妹妹!你也别这么辛苦了!早点休息吧!如果他日俊郎得胜归来,看到
绿蝶妹妹瘦成猴那样一定会怪奴家的。」

  「哪里有!不过真希望俊郎能早点得胜归来,菩萨保佑!照儿姐先洗着!我
待会儿就回来!」

  糟糕了!女儿家的私房话听得倒是很爽,但是绿蝶的话却让房遗直魂都差点
吓出来,距离之前在二弟大宅前已经遇到绿蝶已经有一点时间了,如果这个时候
被发现,房遗直就算是编什么理由也说不清了,这事传扬出去,就算是假的也成
了真的,房遗直也就从十足真君子变成了假小人了,不行,不能让绿蝶撞见,为
了名声,房遗直选择了躲避,顾不上划得脸生疼的树枝,房遗直快速的向着路边
的树丛躲去。

  所幸的是,夜色昏暗,树丛之间根本就是漆黑一片,粗心的绿蝶并没有发现
躲藏在武照宅子旁边的树丛里面的房遗直,看着绿蝶娇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
之中,房遗直扶着身边的树干,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一口气并没有这就松
开,在身侧不远处的玻璃窗户内,武照身着一袭青色水衫的曼妙身影赫然出现在
了那里。

  由于房俊发明的炭炉的关系,长安城居民家中已经感受不到冬天的寒冷,丝
绸的保温效果也不错,武照的衣衫显得相当的单薄,接着室内那点点光亮,房遗
直清楚的可以看到水衫之下那魔鬼一般让人欲罢不能的身形,单薄到略显半透明
的水衫之下,月白色的肚兜清晰可见,肚兜之下两座乳峰将高高的水衫顶起,形
成了两座巨大的山峰,仅仅目测便是单手都难以掌握的大小,房遗直的喉头蠕动
了一下。

  被发现了?不,不对!武照只是向着窗外看了一眼,然后把窗帘拉下,但可
能是觉得在家里是绝对安全吧!很是粗心的在窗帘之间留下了一条可以刚好供房
节看到屋内一切的缝隙!鬼使神差的,房遗直缓步向着那一丝缝隙悄声潜去,身
体蜷缩着透过那小小的缝隙窥视着整个房间里面的一切,这一看,房遗直的下体
直直的挺了起来,全身的肌肉都在战栗着,房遗直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兴奋的感
觉,就算是当年和妻子入洞房之时也只是有些说不出话来而已。

  房间之内,浓重的水汽笼罩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朦胧之间,已经纤细白嫩
的少妇娇躯在水汽之间清晰可见,那是已经褪去单薄水衫的武照,仅仅只身着小
小肚兜,由于同样是丝绸制成,如纱一般的肚兜不仅单薄而且显得通透,根本就
没有办法遮住那对巨大的美乳,木瓜型的乳房硕大而又坚挺,完全没有半点下垂
的感觉,两点粉嫩的乳尖并没有因为成为少妇之后变黑,在月白色的肚兜之下粉
嫩的色泽清晰可见,肚兜未包裹的地方,大片裸露的肌肤如玉一般的圆润光滑,
由于沾染了水汽,那滑腻的肌肤在点点光芒的照射下反射着粉嫩的光泽。

  武照那美妙的下身更是让房遗直忍不住伸出右手在男根上慢慢磨蹭起来,武
照此时的下身近乎赤裸,修长的细腿圆润有致,长腿之上看不到任何玷污这块美
玉的污物,那细长的长腿仅仅是看到就让房遗直有一种将手置于其上细细把玩的
快感。

  而在那长腿根部方寸销魂之地,此刻仅着一块薄纱一般轻薄的淡粉色三角形
布片,这快布片房遗直亦曾在二弟妻子们晾晒衣物的架子上见过,小心探听后才
知这是房府二男的新发明,名为内裤,当时看到这块布片时,房遗直并未有多少
感觉,只是觉得那细小的布片实在是有些有辱斯文,但是此刻于二弟之妾武照身
上见到之时,那在房遗直心底埋藏了许久的欲望彻底喷发了出来。

  小巧的布料根本就无法遮住武照那销魂之地,半透明的布料不仅没有提供应
有的遮掩作用,反而让原本就让人欲念蓬勃之地更添媚意,将武照那少妇的风情
展露的淋漓尽致,在那薄纱之上,黑色的一团清楚可见,那黑色的芳草并不浓密
,倒三角一般稀稀疏疏的铺在那肉穴之上,肉穴虽然若隐若现的看不清楚,但是
细纱内裤却深深的嵌入到那肉穴之中,那道浅浅的沟壑就像是一个大锤一样重重
的击打在房遗直的心头,原本的底线教条早已经被那美色所彻底吞噬,此时的房
遗直心中有的更多的是对于自己二弟,房俊之妾武照那滔天的欲望,喘着粗气,
房遗直右手撸动的速度也在不断的加速。

  突然仅仅身着亵衣的武照不知为何,柳眉微微一皱,秀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
不自然的红晕,「俊郎!照儿好想你!」佳人一声饱含怨念的叹息,右手在下身
的内裤上微微擦过,脑袋轰的一声,武照手指间带起的一条晶莹的丝线就如同闷
棍一般让房遗直的眼前一黑,那竟是少妇的淫液!

  恍惚之间,房遗直的眼前竟然出现了武照那雪白细嫩的娇躯,自己的弟媳武
照就这样赤条条的趴在自己的身前,身上的肚兜已经除去,全身上下仅剩那条半
透明的淡粉亵裤,两瓣肥硕丰满的翘臀在眼前微摇晃着,那肉感十足的模样正死
死的诱惑着房遗直用手在那丰腴之上拍击抚弄,木瓜一般的肥硕大奶悬在武照胸
前,随着武照的动作微微摇摆着,那荡起的小小的乳波让房遗直不用细细把玩就
能够感受到其上的弹性,「郎君!我要……」武照娇俏的脸上布满着细密的汗珠
,如水一般的双眸此刻充满了朦胧的媚意,一阵一阵的勾着房遗直那脆弱的心。

  少妇的方寸之间早已经被晶莹的淫液算沾满,单薄的薄纱湿了之后变得近乎
透明贴在少妇的嫩穴之上,那粉嫩的沟壑就像是黑洞一般吸取了房遗直全部的注
意力,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房遗直此时眼睛一片通红,挺起下身,用坚硬的肉柱
直接挑起那湿漉漉的薄纱,重重的刺了进去。

  「哈……」一声满足的呻吟,房遗直的脸上无比的舒缓,此刻他就感觉自己
进入了一条炙热的蜜道之内,紧窄的蜜道死死的夹住房遗直的下身,一道道肉环
就像是套子一般摩擦着房遗直肉柱的每个角落,在那蜜道之中,房遗直就感觉自
己动弹不得,但是那不断蠕动着的蜜道,和蜜道之内涌出的炙热的液体却又将房
遗直的肉柱不断往里面推进。

  「啊……郎君!」在房遗直肉柱进入的一刹那,武照的脸上一白,似乎是被
这突入其来的进入弄得有些难受,大眼睛隐隐含着一丝的泪水,「疼……」有些
娇怯的说着,但是武照那妖媚的眼神却向着房遗直重重的一勾。

  那勾人的眼神让房遗直身体一颤,布满血丝的眼中闪过一丝快意,被肉洞紧
紧包裹的下身飞快的开始耸动起来,同时右手在武照那肥硕的臀部重重的拍打起
来,「疼吗?你这个勾人妖精!疼吗?小贱人!」

  「啊……郎君!用力……重重的,重重的罚小贱人吧!操死小贱人吧!啊…
…」甩动着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武照银牙微咬下唇,布满红晕的俏脸上虽然微
微浮现出些许痛楚,但是立刻便被享受的表情所占据,双眼迷乱的少妇此刻不断
摇摆着纤细的腰肢,晃动着肥硕的肉臀不断配合的房遗直的冲刺,巨大的乳房就
像是波浪一般上下晃动着,堆起一道道振人心魄的乳浪。

  婉转的呻吟就像是最佳的催情秘药刺激着房府长男,房遗直就像是疯了一般
在自己弟媳的身上肆虐着,那丝裤之下被不断拍击荡起了一串串勾人心魄臀浪的
丰臀已经开始微红,但是房遗直依然重重的拍打着,那弹手如玉光滑的手感就像
是梦魇一般深深的迷乱了这位曾经谦和儒者的心,紫黑色的肉柱不知疲惫的在那
淡粉色的肉穴之间穿梭着,已经被搅成乳白色的淫液被肉柱不断从穴口中带出,
流满了房遗直大大的肉袋,「啪啪!」的声响在两人的肌肤相撞之间清晰可闻。

  「郎君!照儿……照儿要去了!」终于像是无法忍受房遗直那怒潮一般的冲
刺,武照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趴着的身体也似乎支撑不住一般战栗着。

  房遗直只感觉自己的下体被那湿滑灼热的肉穴牢牢的吸住,无数的肉环快速
的在肉柱的每一个角落里摩擦起来,从那肉穴深处传来的巨大吸力死死的咬在马
眼之上就像是要把自己的骨髓都吸出来一般,麻麻的感觉在腰部积蓄着,「照儿
!我也和你一起去了!」最后白浊的精液急速的射入武照肉穴的最深处!

  刹那,房遗直就感觉自己的手上一热,再次睁开眼睛之时,佳人芳踪已难以
寻觅,看着右手指尖那一串白色的液体,原来一切都只是一场幻梦,只是那幻梦
真的太过美好了!房遗直看着那已经沐浴完毕重新穿好衣物的武照,回忆起那幻
梦中的一切,那妖媚的身形,心中回转着千般念头,最后只能够化为幽幽一叹,
房遗直很清楚自己和武照永远是不可能的。

  「啊!大……大公子!」

  身边突然出来的女声让房遗直神情一滞!转头看去,只见绿蝶正满脸震骇的
看着自己,与其说看的是人,不如说看的是房遗直那尚未清理的下体,在绿蝶的
手中还拿着刚刚武照换下的衣物,那充满魅惑的小小丝绸肚兜和淡粉色的内裤此
刻却显得那样的刺眼!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