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女警】 第三章

王牌女警 第三章

                第三章

  天刚蒙蒙亮,一艘快艇靠近货轮停了下来,一个人影沿着软梯攀爬上了甲板,
小心的望了望四周,随即快步往船舱走去,来到顶层的房间外面,小心的敲了敲
门。

  舱门嘭的一声打开,露出了廖军那颗锃亮的光头,脸色憔悴,两眼通红,看
了看门口站着的阿力,一摆头示意他进来,反手关上门,才皱着眉问道:「情况
怎么样了?」

  阿力摇了摇头,脸色惨白:「很不好……老大,我沿着四周开了一圈,不到
10多海里就被堵回来了,看样子真的没法跑出去。」

  「……他妈的!这女人杀又杀不得,跑又不能跑,逼急了我——」

  廖军气急败坏的踢了一脚身边的桌子,上面的物品哗啦啦倒了一地,又喘了
两口粗气,才摸着脑袋转过身来:「……算了,现在她人呢,看好了吗?」

  「已经关进牢舱里了……放心吧,老大,我派了好几个人拿枪看着,她跑不
掉的。」

  廖军闭上眼睛沉思半晌,又叹了口气,打开舱门向外走去:「走吧,都关了
一夜了,先下去看看再说……」

  走出卧室,顺着走廊拐下楼梯,一路上经过手下们休息的舱房,空荡荡的寝
室里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廖军不禁有些诧异。

  「这帮混小子干完活居然都不睡觉,一个个跑哪去了?」

  不一会来到货船的底层,廖军打开大门,就看见整条走廊上一个守卫都没,
噪杂的人声不时从最深处一间大开着舱门的牢房中响起,显得十分热闹。

  见到这幅情景,廖军的脸色顿时就阴了下来,狠狠瞪了满头大汗的阿力一眼,
快步走到牢舱门口,只见里面围着至少二十多个手下,在他们中间,浑身赤裸的
伊悠双腿分开,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被下面和背后的男人同时进出着自己的身
体,而她的脑袋正被一个男人按在胯下,卖力的吮吸着那根沾满唾液的肉棒。不
仅如此,伊悠的两只手同样没有闲着,正为伸到面前的其它肉棒上下套弄,还不
时的挺起身躯扭动着,迎合着四周伸过来不计其数的手掌。

  「这婊子的骚屄夹得好紧……不行了,我又要射了!」

  「操……干完了赶紧下,老子都等好久了……」

  「就说了你那根软鸡巴没用吧,哈……」

  猥亵的话语此起彼伏,却全都离不开伊悠那诱惑动人的肉体,显然这场奸淫
的群戏已进行了相当长的时间。

  「哼——」

  一声重重的咳嗽打断了七嘴八舌的喧闹,室内的众人一起回头,只见廖军正
站在门口望着他们,脸上的神色精彩之极。

  「老、老大——」

  一群人纷纷停下了动作退开,却还有脑子不好使的在那里兀自叫嚷:「老大,
这个女人真他妈够劲,要不要试——」话没说完,后脑勺上就被人拍了一巴掌。

  廖军慢慢踱进房间,脸上的刀疤一抖一抖的扭曲着,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
只能唬着脸不轻不重的骂了一句:「一群小兔崽子……明天不要干活了?都他妈
给我滚回去睡觉!」

  众人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一个接一个的从门口溜了出去,不一会就只留下
伊悠跪坐在原地,一双媚意横生的眼睛转过来望着廖军,一边将手指放在嘴边,
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尖,将指上残存的精液慢慢舔舐干净。

  「真扫兴……本小姐还没过瘾呢。」

  伊悠的身上到处都是白浊的液体,在牢舱的灯光下反射着明亮的光泽,那双
黑色的长筒丝袜早已被撕得破破烂烂,挺翘的乳房和臀部还有不少掐出来的红色
淤痕。经过一夜漫长的凌辱,不仅没有变得萎靡和虚弱,反而更显出一种荡人心
魄的诱惑风情,看得廖军心中一动,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廖军沉默了半晌,突然咧开嘴一笑:「伊警官,你真的打算使用性奴的身份?
我们的客户可是挑剔得很呢……从来都只有经过严格调教,最高等级的女奴才能
得到进入拍卖会的资格,否则就只能呆在船上等着被批发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

  伊悠站起身理了理有些粘在一起的长发,一脸无所谓的淡然:「不是还有两
个星期么,就用你所说最严格的方式来一遍好了。」

  廖军走到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伊悠眼中的神色,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
她的长发拉到身边,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小贱货,卧底查案什么的原
来只是个幌子,其实你就是这身贱肉发骚,想上船来挨操的吧?」

  「呵呵,现在才想明白,你还真是够笨的。」

  伊悠没有反抗,反而顺势靠了过来,柔软的身躯在廖军的怀里轻轻扭动着,
妩媚的眼神蕴含着毫不掩饰的火热:「早就听说廖老大是个中高手,正好看看你
的手段呢……」

  廖军一只脚毫无征兆的抬起,膝盖狠狠的撞中伊悠,蛮横的力道将她的身体
撞得飞了出去,又重重的砸在舱壁上,发出蓬的一声闷响,整面舱壁都跟着震了
一震,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无论力量还是折磨人的手段,廖军和三个小混混相比完全都不在一个档次,
凶狠的膝撞仿佛一柄巨大的铁锤,准确的砸在伊悠胸腹间的隔膜上,一阵沁入骨
髓的剧痛传来,伊悠咬着牙,浑身颤抖,足足过了半分多钟才恢复中断的呼吸,
额头上的冷汗一颗颗的渗出,顺着苍白的面颊滑落下来。

  如果还手,面前的廖老大恐怕连两秒钟都挺不过去,但自己却任由他施虐折
磨而毫不反抗,这种下贱的倒错刺激让伊悠充满了异样的兴奋,一颗心砰砰的跳
动着,对接下来的后续愈发的期待。

  廖军走了过来,精悍的三角眼里凶光毕露,打量了几眼趴在地上的伊悠,一
只手掐住她的脖子提了起来,按在墙上,另一只手紧握成拳,中指指节突出,对
准她的胃部用力打了下去。只听咚的一声闷响,伊悠的身体就像被夹在铁锤和铁
砧之间的铁片,没有任何缓冲的承受了这一拳的全部力道。

  伊悠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弯下腰去,从胃部传来一阵翻江倒海般的抽搐,
猛的喉咙一热,哇的一声,一大股酸水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洒在廖军粗壮的手
臂上。

  廖军松开手,任由伊悠摔在地上,随手擦了擦胳膊上的污秽,望着地上蜷缩
成一团的伊悠,狞笑着大声说道:「你这条发骚的母狗,我凭什么要满足你?
……想当性奴?跪下来求我啊!」

  「咳咳咳……」

  伊悠曲着身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眼中蕴含的欲
望却更加浓烈,仿佛能沁出水来一般。她抬头看了一眼廖军,就真的像狗一样趴
在地上,手足并用的慢慢爬了过来,低下头,伸出舌尖舔吸着廖军脚上鞋边的污
垢,一边轻轻的摆动着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屁股。

  「廖老大……求求你,让小母狗做个性奴吧……」

  一直到刚才为止,廖军都在小心翼翼的做着试探,生怕一步踏错让自己再次
大吃苦头。直到看见伊悠的这番举动,这才让他悬在半空的心略微放了下来。

  「看来有戏!这小婊子好像真的在发骚……」

  廖军暗暗松了口气,回头从舱壁上取下两根带着镣铐的锁链扔到伊悠面前:
「贱货,自己戴上!」

  两根锁链样式不同,很容易区别开来一根是手铐,另一根是脚镣。唯一相同
的是连接两头镣铐的铁链非常短,显然对被锁住的人行动限制极大。望着地上的
锁链,伊悠抿嘴一笑,顺从的取过脚镣,拷在自己的脚踝上扣死,又拿起手铐放
在手腕上戴好,双手互相一拉,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手铐中的锁头落下,那一身
惊人的格斗功夫也随之而去。

  廖军又取来一根皮革颈圈给伊悠戴上,再扣上一条细长的铁链,现在的伊悠
看起来更像一条母狗了。望着乖乖趴在自己面前的性感身体,廖军再也忍不住开
心的笑了起来,朝着伊悠的屁股用力踢了一脚,转身牵着铁链走出舱门,沿着走
廊向另一头的房间走去。

  「你这发骚的母狗!……走,他妈给我快点!」

  一路上廖军故意走得很快,使伊悠完全跟不上他的脚步,好几次被铁链拉扯
着倒在地上,接踵而至的就是廖军那粗大的拳脚。

  「贱货!连爬都不会……你个小婊子!」

  打得兴起,廖军甚至拿起手中的铁链甩了下去,只听噗的一声闷响,伊悠的
身体猛的一抖,一道鲜明的红色印痕在她那翘起的臀肉上迅速浮现。

  伊悠身体一抖,咬着嘴唇,抬起头看了廖军一眼,秀气的眉毛微微蹙起,明
亮的双眼中蕴含着痛楚,更多的却是被点燃的兴奋。

  「果然是个淫水上脑的贱货,挨打还能骚成这副模样!……看什么看!给老
子继续爬!」

  在一阵阵的喝骂声中,廖军拽着踉跄爬行的伊悠来到一间密闭的舱室前,桄
榔一声踹开舱门走了进去。

  逋一进门,一股浓烈的腥气扑鼻而来,让伊悠忍不住呼吸一滞。只见舱室里
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竹筐,上面都盖着严实的盖子,中间则放着一个棺材似的长形
铁箱,而在它的周围摆放着几台不知名的电子设备,上面插着好几根长长的电线,
看起来不知道干嘛用的。

  面对伊悠带着疑问的目光,廖军嘿嘿一笑,转身提起一个竹筐,打开盖子往
地上一倒,只见一条背脊漆黑的长蛇掉在地上,随即盘成一团立起上半身,对着
四周吐出了鲜红的信子。

  「呀!……是蛇呢。」

  伊悠大感兴趣的坐了起来,伸出手指在蛇的面前晃了晃,那蛇被快速运动的
手指吸引,猛的顿住,随即张开嘴,向前一弹,快如闪电的向着手指噬去!

  伊悠一抬手,恰到好处的避开蛇口的噬咬,反手轻轻一捏,顿时掐住了它的
脖子,黑蛇大张着嘴猛烈挣扎,长长的身体缠住伊悠的手臂,却再也无能为力。

  打量了几眼手中的黑蛇,伊悠歪着头望着廖军,透着红晕的脸蛋上带着几分
期待的微笑:「廖老大,打算怎么用它折磨小母狗啊?」

  伊悠方才的动作看似轻巧无比,仔细一想却和普通人抓蛇的方式完全不同,
是硬生生靠着更快的速度抓住的,这震撼的一幕看得廖军目瞪口呆,愣了好一会
才恢复过来,骂骂咧咧的提起伊悠,蓬的一声将她的身体扔进中间的铁箱。

  「你这下贱的小婊子……连畜生都这么急着要?妈的,一会就让你尝个够!」

  铁箱的宽度很窄,四周的箱壁上锈迹斑斑,还有着不少白色透明的污痕,看
起来像是蛇类爬过留下的痕迹。廖军将伊悠的身体摆好,又将她四肢上的镣铐挂
在箱壁的铁环上扣好锁死,固定住她的四肢,转身从一旁的仪器上拿出几根连着
电线的电极铜片,用胶带分别贴在她的乳头上,又贴好了手指、脚底和阴蒂,甚
至连下身也被分开,深入阴道内部贴了两个。冰冷的铜片刺激着柔软温润的内壁,
引得伊悠忍不住轻轻一颤。

  「这是……电击器吗?想不到你的船上居然还有这种东西……」

  廖军冷笑一声,伸手按下仪器上的开关,只听一阵嗡嗡的蜂鸣声响起,脉冲
电流沿着电极透体而入,伊悠的身体顿时一僵,被电到的部位不由自主的微微抖
动了起来。

  「呵……好酸麻的感觉……好舒服……」伊悠转过脸,有些失望的望着廖军,
「不过才这种程度而已,只能用来按摩嘛。」

  「嘿嘿,怎么可能只有这点……这种程度是我们用来调教普通女人用的,像
你这么淫乱的小婊子,当然要好好给点教训了!」

  廖军狞笑着按下另外一个开关,只见几朵蓝色的火花闪过,啪啦一声,紧接
着一阵凄厉的尖叫声响起,伊悠的身体猛的一弹,腰部高高拱起,随即又重重的
跌了下去,赤裸的身躯在铁箱中不停的扭动着,手中的铁链撞击着箱壁,发出哗
哗的响声。

  「哈……哈……好痛……下、下面一定坏掉了……」

  伊悠美丽的面容扭成一团,脸色惨白,细密的冷汗不断的从额头上冒出,张
着嘴急促的喘息着,好一阵才停止身体的痉挛,慢慢恢复过来。

  「过瘾了吧?……你这小骚货。」

  廖军欣赏着伊悠挣扎的模样,一边得意的说道:「知道这种电击最强的地方
是什么吗?……它是完全随机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会狠狠的给你一下,根本
没办法提前做好准备,接下来再加点餐,你就知道它的厉害了!」

  说完,廖军提起一个硕大的竹筐,正要打开盖子,却被突然开口的伊悠止住
了。

  「等、等一下……」

  伊悠的声音还有些虚弱,望向廖军的双眼中却充满了毫不掩饰的火热:「这
竹筐里的蛇……都是和刚才那条一样,没有毒的吧?」

  「是啊,怎么?」廖军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看见伊悠脸上的神色,突然反应
过来,「你这小贱货难道想……?」

  伊悠觉得自己的心脏正剧烈的跳动着,有些喘不过气,但还是忍不住脱口而
出:「嗯……小母狗……想要更刺激一点……」

  廖军脸上的横肉抽了抽,猛的爆发出一阵大笑:「真他妈有意思,果然是个
只知道挨操的贱货!……好,我就成全你!」

  一边说着,廖军放下竹筐,转而从舱室的一角提起另外一个抬了过来,再次
打开盖子,几十条红黑斑驳的蛇纷纷掉入铁箱,落在伊悠身上,随即四处游走散
开。

  「看清楚了吗?这都是有毒的赤练蛇……」

  廖军随手拿着一根多余的电线,拨弄着伊悠大腿上的一条小蛇,故意慢慢说
道:「当然,毒性不是很强,咬上一两口不会死,不过咬多了么……嘿嘿,要不
要猜猜看,你这堆发骚的臭肉在里面呆一天下来,会被咬上多少口?」

  说完,廖军盖上铁箱的盖子,又拿出几把锁锁好,才蹲下来拍了拍箱壁,狞
笑着说道:「伊警官,你不是喜欢发骚,喜欢当下贱的母狗么?先呆在这里慢慢
享受吧!哈哈哈哈……」

  咣当一声,房间的舱门被重新关上,廖军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只
留下伊悠一个人浑身赤裸的躺在锁死的铁箱中,还有身上缠绕着的一大群毒蛇。

  密闭的舱室内一片寂静,只有脉冲电流的嗡嗡声一直在持续着,透过并不厚
实的箱壁,隐约可以听到伊悠那经过压抑、却仍然显得有些急促的轻声喘息。铁
箱中的冷血动物显然更喜欢温暖的环境,没过多久,大多数赤练蛇都游到伊悠的
身上,有几条甚至缠在她的双腿间,一动不动的停了下来。

  黑暗的铁箱中伸手不见五指,反而极大的增强了触觉上的敏感度,冰冷而滑
腻的鳞片不断在细嫩的肌肤上游来游去,留下一道道凉飕飕的轨迹,刺激得伊悠
的汗毛不断竖起,却又不得不紧绷着全身的肌肉,努力的压抑着正因为紧张和兴
奋微微发抖的身体。

  不仅如此,脉冲电流带来的刺激也变得成倍的增加。伊悠高耸的乳头早已硬
得发胀,仿佛有数百只蚂蚁在里面钻来钻去,将丰满的乳肉啃噬得千疮百孔,却
偏偏又不能动弹。在内外好几个电极的共同作用下,下身的快感更是强烈,一道
道酥麻的暖流不断冲击扩散开来,全身的力量一点一滴的消失殆尽,只有体内的
欲望随着时间逐渐累积,正变得越来越难以抑制。没多久,一股温热的淫液从下
身缓缓涌出,将她的双腿间浸得湿漉漉的一片。

  伊悠大张着嘴,竭力平缓愈来愈火热的喘息,可身体的颤抖却越来越明显,
她已经能感觉到好几条蛇都竖起了头部,吐出的信子不时从敏感的肌肤上扫过,
在无法视物的环境下,这种被危险盯住的战栗感在脑海中不断放大,仿佛一道道
汹涌的海浪,冲刷着越来越危如累卵的理智。

  伊悠挣扎着屏住呼吸,正要用力一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一点,空气中突然划过
几道亮光,照亮了黑暗的铁箱。

  「啪啦啦——」

  突袭而至的电流比起上次要强烈得多,甚至弹出了几条长长的蓝色电弧。只
听蓬的一声闷响,伊悠的身体重重的撞上铁箱的盖顶,随即又传来一连串的撞击,
震得整个铁箱簌簌作响。

  剧烈的疼痛让伊悠全身抽搐不已,一时间连惨叫声都发不出,尤其柔嫩的阴
道内壁被电击,富集的神经末梢将全部的痛感一丝不漏的传给大脑,仿佛无数根
钢针在体内炸开,让她翻着白眼几欲晕去,却又偏偏清醒无比,足足过了好几分
钟,那股让人发疯的剧痛才从身体里慢慢消失,重新趋于平静。

  恢复过来的伊悠大口的喘着气,浑身仿佛虚脱了一般汗如雨下,在铁箱的底
部形成一大滩水迹。直到这时候,她才有空检查身体的状况,发现除了电击留下
的余痛外并没有其它特别的感觉,看来这次非常幸运,并没有蛇咬到自己。

  「真是好过瘾呢……」

  伊悠闭上眼,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刚才的痛苦让她现在回想起来还后怕不
已,却也充溢着无以伦比的快感。那种同时身处天堂和地狱的交错恍惚,夹杂着
危险的战栗刺激,就像刚体验了一次完美的高潮,让她的身体变得懒洋洋的娇弱
无力,仿佛浸泡在温泉中一般不想动弹。

  「这个廖老大果然不……啊啊啊!——」

  蓦地又是几朵火花亮起,将毫无准备的伊悠弹了起来,撕心裂肺的剧痛再次
降临,她拼命的扭动身体挣扎着,猛的下身一暖,一股热流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
——在电流强烈的刺激下,伊悠被打得失禁了。

  短时间内受到两次强力的电击,伊悠身体的肌肉大量陷入严重的痉挛,花费
了更长的时间才恢复过来。当她哆嗦着再次检查全身的时候,发现右侧的乳房和
大腿上多出两个疼痛的触点,一阵麻麻的挠痒传来,这次自己被咬中了。

  寂静的黑暗中,伊悠能清晰的感到蛇毒的范围正在一点一滴的扩散,伤口处
的肌肤慢慢肿大,火辣而疼痛,不一会就变成彻底的麻木,逐渐失去了这部分的
感知。

  「好像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呢,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伊悠的心脏仿佛被人用力握住,紧紧的缩成一团,虽然看不见,但她却知道
自己冰冷的脸上一定是毫无血色的惨白,然而身体四肢却因为紧张和兴奋,正抑
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变得越来越火热。

  「接下来还有这么长的时间呢,好期待……」

  时间飞快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伊悠又一次从高潮后的余韵中恢复神
智,一股前所未有的衰弱感袭上心头。

  已经记不清被电击几次了,现在的身体连冷汗都渗不出来,铁箱底部的水迹
早已干透,黏糊糊的铁板和背部的肌肤贴在一起,正在将身体的热量一点一滴的
传走。胸口的心跳开始变得有些无力,参差不齐,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慢慢凝固。

  伊悠仔细数了数,现在身上一共有六处伤口,被咬得最多的双腿早已麻痹,
完全失去了知觉,肿胀的疼痛正沿着大腿向腰间蔓延,脑海中的意识开始变得迟
钝,连思考都逐渐成为一件费力的事情。

  「过了这么久……下一次应该马上就来了……」

  下意识动了动,伊悠突然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被铐住的右手已经离开
了箱壁,有些奇怪的伸手去摸,才发现壁板上的铁环早已被硬生生拗断,露出一
个弯折的豁口,不由撇了撇嘴角。

  「还真是粗制滥造呢……」

  恢复自由的右手第一反应就是拔掉身上的电极,伸到半途,却又开始犹豫。

  「被电了这么多次,身体似乎已经有点适应了呢,应该……没关系吧……」

  伊悠紧紧的咬着嘴唇,挣扎半晌,终于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将手臂放了
下来。

  仅仅是做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伊悠都觉得自己的体力又被榨干了一分,
身体也变得更加虚弱,接下来的心情却变得愈发期待起来,整个人轻飘飘的,就
像被托在风中的一片羽毛,正向着无尽的高空飘荡上去,越飘越高,永无休止。

  廖军回到卧室就开始后悔,一想到外面的边防艇就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过
几个小时,到了中午,再也按捺不住的跑下去打开铁箱,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只
见箱中的伊悠早已陷入半昏迷的高烧,脸色惨白如纸,身上足有十多个赤练蛇留
下的血洞,被咬过的伤口全都呈现出凝血的症状,如果再晚来一会,恐怕注射抗
毒血清都无济于事了。

  将箱子里的蛇收拾干净,廖军又叫来几名手下,把不醒人事的伊悠送到医务
室去——货船上不可能有医院一样的治疗手段,但除了某些口味特别的客户,性
奴受到严重伤害就卖不出价钱了,这种程度的救护措施还是有的。

  搬运的时候,伊悠居然醒了过来,虽然气息非常微弱,却对着廖军露出一丝
微笑,翘起嘴角说道:「廖老大……你的招待还真不错呢……我都有点……喜欢
上这里了……」

  「你这小贱货太生猛了……找死不要紧,别拖老子下水啊!」

  廖军满头大汗的挥了挥手让手下把伊悠搬走,嘴里骂骂咧咧半天,转过头来,
满脑子却都是伊悠白皙性感的身躯,还有那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不由好一阵心
猿意马。

  「不过……又骚又靓,确实是个极品哪,如果不是上来卧底的就好了……」

  舷梯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廖军的意淫,只见阿力上气不接下气
的跑了下来,手里还抓着一部卫星电话。

  「老大!……叶公子的电话!……终于联系上了——」

  PS:写得太纠结了,好想坑掉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