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女警】 第一章

               第一章

地铁无声的在站台上停下,车门打开,站在面前的伊悠疲惫的叹了口气,甩
着步子走了进去。

「自己的车送去检修偏偏还赶上加班,副局到现在才放人,真是郁闷死了。」

由于是末班车,车厢里没什么人,只有不远处的座位上坐着几个大声喧嚷的
黄毛,伊悠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没有坐过去,转身对着关上的车门,从坤包里
拿出一副耳机戴上,打开手机中流行歌曲的频道,不一会就闭着双眼轻轻的哼了
起来。

一个大笑着的黄毛扭过头扫了一眼空旷的车厢,目光无意中落在门口的伊悠
身上,顿时再也移不开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急急忙忙
的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快、快看,好正的美女!」

剩下的两人跟着望去,立刻也变成了一模一样的神情。

「确实正点,单看这身材就知道,特别是那双腿好靓!」

「超短的紧身连衣裙,还有黑丝……操,这么火辣的装扮,看得我都硬起来
了。」

「妈的,这么靓的小妞真想干上一炮啊……」

三个人恶狠狠的意淫了一会,其中一个手臂上纹着两条青龙的高个转过头来,
邪笑着一摆脑袋:「怎么样?」

剩下的两人顿时会意,一起站起身,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将伊悠围在了中
心。

沉浸在音乐中的伊悠突然发现身边多出了几道呼吸的热气,正要睁开双眼,
却感觉到一只大手搭在了自己挺翘的臀部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还真有不怕死的!」

不用看都知道是刚才座位上那几个混混,如果普通女人遇到这样的情况,恐
怕早就惊慌叫喊起来了。可伊悠是什么人?连续三年的系统内格斗冠军,像这样
的家伙来多少都不怕。怒气勃发的伊悠脚尖轻轻一旋,正要横扫出去,蓦地感觉
到一根粗大的棒状物体从后面靠了过来,隔着衣服贴在自己双腿间的敏感部位,
不由得浑身轻轻一颤。

「看不出来,还挺有料的呢……算了,要不今晚……好好休息一下?……」

伊悠的面颊泛起一丝晕红,回过头狠狠的剜了一眼身后的黄毛,却没有出声
反抗,反而闭上双眼,继续旁若无人的听着音乐。这欲迎还拒的姿态看在三个混
混的眼中,无异于默认的鼓励,那清秀美丽的脸蛋更是让人色授魂与,齐齐的激
动了起来。

「嘿,原来是个小骚货!……」

那根坚硬的肉棒贴在伊悠的腿间,缓缓的来回抽动着,火热的温度仿佛一只
烧红的烫斗,烫得伊悠的身躯不停的来回摇晃,修长的双腿却用力的绷着,将肉
棒越夹越紧。

「真他妈爽,够劲!……」

两只不知道是谁的大手伸了过来,抓住伊悠胸前高耸的乳房,隔着衣服粗野
的揉动着。丰满的双乳将那两只手掌深深的陷了进去,充满弹性的乳肉在指尖肆
意的改变着形状,不断的从指缝中满溢出来,这美妙的触感让两只手掌的主人大
呼过瘾,一边将剩下的手放在伊悠身上,到处游走着。

被这么多手掌一起玩弄,伊悠的身躯越来越软,夹在三人中间摇摇欲坠,却
始终没有睁开双眼,这种任人摆布的感觉对她来说尤其刺激,很快就兴奋了起来,
张开小嘴,轻轻的喘着气,紧身裙下的内裤已是一片濡湿。

「操,老子忍不住了!……」

身后的黄毛一把拉开裤裆的拉链,将早已硬挺无比的肉棒掏了出来,在裙下
摸索着将内裤扯到一边,双手握住伊悠柔软的腰肢往上一提,高高昂起的肉棒随
即十分粗鲁的捅了进去。

「啊——」

伊悠身不由己的踮着脚尖,浑圆的臀部被迫高高翘起,承受着体内突如其来
的撞击,一双手却反到身后,主动勾住高个黄毛的脖子,挺起胸,继续迎合着前
面两人掌间的蹂躏。甜美的喘息声再也压抑不住,随着肉棒冲击的节奏时断时续
的呻吟着。

「还真是个贱货,刚插进去就这么湿了。」

高个黄毛用力的抽送着胯下的肉棒,不断传来噗嗤噗嗤的响声,一边伸手捏
住伊悠的下巴,扭到自己面前,粗声吼道:「贱货,过瘾吗?老子干死你!」

混杂着酒气的口臭喷在伊悠美丽的脸蛋上,带着点点的唾沫,伊悠的回应却
是伸出舌尖,沿着嘴角轻轻的舔了一遍,还意犹未尽的吮吸着唇边高个黄毛的手
指,仿佛那是一根送到面前的肉棒,不一会就将手指舔得湿漉漉的。

「操……」

这娇媚的神态让黄毛大感吃不消,加上又是在公共场所的地铁上,不一会就
浑身一颤,大股的精液射了出来,全数灌注在伊悠体内,又顺着大腿缓缓流下,
滴落在黑色的长筒丝袜上。

「滋——滋——滋——」

地铁过轨的声音传来,顿时惊醒了还在兴奋中的众人。面前的一个黄毛看了
看开始减速的地铁,有些犹豫的问道:「老大,快到终点站了,怎么办?」

「这就到站了?老大你是过瘾了,兄弟们可还没上呢……」

「急什么急!」

高个黄毛看了看面前瘫软的伊悠,一摆手,从身后的裤袋里掏出了一个金属
小盒,珍而重之的打开,拿出一支玻璃管似的容器,里面装着半管透明的液体,
啪的一声从中折断,露出了闪闪发亮的金属针头,赫然是一支注射器,抬起头恶
狠狠的低声说道:「这么好的极品,绝不能放过!廖老大那边正高价……先带回
去,等玩完了之后再按以前的路子……」一边说着,拿起注射器对准伊悠的脖子
刺了下去。

在高个黄毛捏断玻璃管的时候,正闭着双眼享受余韵的伊悠轻轻翕了翕鼻尖,
顿时心中一惊:「复合六偏磷酸乙醚的味道,这几个不是普通的混混!」

脑海中电光石闪,前一阵那一系列的案子都被联系了起来,感觉到身后的高
个黄毛要对自己不利,伊悠正要发力反击,一股念头却不可遏制的从心头窜起:
「……要不,玩完以后再处理他们?……」

另一个理智的声音冒了出来,不断提醒着自己:「这些人背后牵涉的可是一
个大型跨国犯罪集团,出手狠毒……那些被绑架的女子几乎都是被轮奸虐待致死
的……」

「啊……轮奸……虐待……」

一缕微风向着脑后落下,感受到危险,伊悠脖颈上的汗毛根根倒竖,全身的
肌肉不由自主的紧绷着,下意识的便要伸出右手朝后甩去,全都在大脑的命令下
硬生生的止住,放松了下来。

「这种感觉……就像从万丈悬崖上坠落下去一样……好刺激……」

枕后微微一痛,随即一股冰冷的凉意顺着针管流入体内,伊悠的脑海中浮现
出现场勘测时那几具女性尸体惨不忍睹的模样,嘴角却露出一丝期待的微笑,慢
慢合上逐渐沉重的眼皮。

「太冒险了……可是……真的好过瘾……」

随着这最后的念头,伊悠昏迷了过去。

「哗啦——」

一瓢冷水浇在脸上,伊悠缓缓睁开眼醒了过来,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特效
麻醉剂的后遗症还在脑袋里肆虐,仿佛刀割般撕扯着她的大脑,使得思维变得分
外迟钝。

看见伊悠醒转,三个黄毛中的高个老大扔下手中的水瓢,拍了拍手,狞笑着
说道:「小骚货,今晚陪我们哥儿三个好好爽一把,不然有得你苦头吃!」

伊悠看了看面前的三人,又转过眼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这是一间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仓库,里面放着几张单人床、电视和一堆乱七八
糟的生活用品,看起来像是混混们的一个据点。仓库外面非常安静,没有一丝人
声和车辆的行驶声,只听得到昆虫的鸣叫,应该是在郊外的港口区附近。低下头
一看,自己的短裙和内衣早已被扒掉,和坤包一起扔在一旁,只剩下那双黑色的
高跟鞋和丝袜依旧穿在身上,而双手却被反绑在身后——不出所料,他们把自己
当成了普通的女人,只用麻绳捆了几道就草草了事。

「还好,总算没落到无法控制的局面里……」

这个发现让伊悠暗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感,不由
懊恼起来,连普通女人该有的害怕表现也懒得装了,扬起下巴,对着面前的三兄
弟曼声说道:「就凭你们三个弱鸡,行不行啊……」

「嘿……这个小婊子!——」

这再明显不过的挑衅顿时让三兄弟暴跳如雷,扯下身上的衣服,骂骂咧咧的
走了过去,高个老大一把捏住伊悠的脖子,像小鸡一样提了起来,对着她咆哮着
说道:「女人……等着瞧,一会就让你哭个够!」

一边说着,将伊悠向前一推,逼着她跪了下来,分开她的双腿,早已怒拔高
涨的肉棒不做任何前戏,嘶吼一声直挺挺的捅了进去,使尽全力往前一撞——这
一次插入的不是阴道,而是臀肉间紧闭的肛门。

措不及防的伊悠啊的大叫一声,声音里却没有多少痛楚,听起来反而更像是
愉悦的呜咽。由于双手被绑在背后,她只能趴卧在地上,努力的挺起臀部配合着
身后的抽插,又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带着畅美的嗓音呻吟着说道:「好……好粗
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这样的挑逗落在高个老大的耳朵里却不啻是一声声嘲笑,不由恼羞成怒,一
把抓住伊悠的手臂,狂烈的挺动着胯下的肉棒,每一下都尽根而入,然后又几乎
完全拔出,将伊悠细嫩圆润的臀肉撞得啪啪作响,密闭的肛门被毫不留情的扩张
开来,拉成了一条粉色的细细皮圈。

另一名较矮的黄毛走到伊悠身前坐下,抓住她的长发提了起来,一边捏开下
颌,将自己的肉棒塞了进去。

「贱女人,尝尝这个!老子可是两个多礼拜没洗澡了,哈哈哈哈哈哈……」

肉棒刚被塞入口中,一股浓重的酸臭扑面而来,伊悠下意识的忍不住便要呕
吐,却被肉棒挡住了喉咙,只能发出不明含义的呜呜声。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两
个星期不洗澡,对有洁癖的伊悠来说完全不可想象,可伴随着恶心气味而来的,
却是一股油然而生的下贱刺激,直让自己浑身发软,心悸不已。伊悠只稍稍犹豫
了一会,便缓缓的移动着脑袋,吞吐了起来。

「嘶……」

面前的矮子一个激灵,差点就全交了出去,总算硬生生的憋住,仰起头大喘
了几口气,随即用力抓着伊悠的长发,挺起腰,粗鲁的向着自己胯间压了下去。

蓬乱的阴毛在自己的鼻间挠来挠去,带来更加浓烈的腐臭气息,也让伊悠陷
入了无法自拔的狂热兴奋中。

「啊……这个肮脏猥琐的家伙好恶心……真想挣开绳子一个手刀劈了他…
…哈……可、可是,正在为他做口交的自己是不是更肮脏下贱……哈……哈…
…我居然正在努力的吮吸着这么恶心的肉棒……哈……还在用舌尖帮他那满是污
垢的龟头做着清洁……我这样趴着,就像一条淫乱的母狗……哈……哈……只要
是肉棒,不管谁的都可以……啊啊……不行了……后面那个家伙抽得更加厉害了
……好像肠子都要被刺穿了一样……身体好热……」

伊悠一边更加努力的扭动着腰肢,迎合着身后的撞击,一边尽可能的张开嘴,
一点点的把口中的肉棒往里送去,不一会就穿过口腔,径直插入到喉咙深处,撑
得纤细的脖颈都明显的粗了一截。

「妈的……这个小婊子居然还能玩深喉?老子只在A片里看过,太他妈爽了!
……」

几乎整根肉棒都被狭窄的喉咙紧紧的包夹着,温热湿软的奇异触感不断的摩
擦着敏感的龟头,让面前的矮子再也忍耐不住,猛的浑身一颤,呻吟着射出滚烫
的精液,顺着伊悠的食道直接流入胃里。

「操……这么快就缴枪了,真没用,看我的!」

早已按捺不住的第三个黄毛走了过来,提起伊悠的身躯,让她跪立着面对自
己,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胯下的肉棒对准的仍然不是伊悠空虚许久的阴道,用
手指掰开早已被撑得满满的肛门,硬是把肉棒一点点的塞了进去,然后和伊悠身
后的高个一起合作了起来。

「啊——不行……哦……太、太大了……」

伊悠仰起头发出高亢的叫喊声,脑后的长发激烈的甩动着,柔软的腰肢却不
断的调整姿势,迎合着两根肉棒在体内的齐头并进。充满弹性的肛门被扩张到了
极限,火热而坚硬的肉棒在直肠内反复肆虐,仿佛两根烧红的铁条在来回搅动,
每一次深入都激得她的身子好一阵颤抖。

似乎还嫌伊悠的叫声不够惨厉,面前的黄毛又伸出两根手指,分开早已湿透
的粉红色阴唇,噗嗤一声插了进去,随即在里面掏弄了起来。柔嫩的阴道内壁被
挤得不断的往复蠕动,还不时的被手指夹起褶皱,用力一扭,顿时又引得伊悠发
出一阵尖叫。

「好痛……啊……哈……」

前面的黄毛这时已伸入了四根手指,再一用力,连大拇指也跟着挤了进去,
整个手掌都没入伊悠的体内,将她的小腹撑得鼓胀了一块,随后才紧握成拳,仿
佛打夯一般用力的上下挥动着,根本不管拳头在阴道中挤压带来的剧烈摩擦,每
一下都重重的打在狭小的宫颈口处。

「哈……这帮家伙果然不是普通的混混……这么变态的虐待法子不是一般人
能做出来的……哈……哈……不行……这样下去,身体绝对会坏掉……可是…
…这种沉沦的感觉……好过瘾……」

前面的黄毛观察着伊悠的神色,看见她目光迷乱,白皙娇嫩的身躯正一阵阵
的颤抖着,知道快到高潮了,抬头张口,对准面前正上下跳动的乳房狠狠一咬,
同时阴道中的拳头弹出一根手指,对准宫颈口用力一戳,噗的一下硬生生穿了过
去。

「啊啊啊啊————」

伊悠的身子猛的一震,仿佛被一下送上高高的云端,双眼上翻,四肢的肌肉
如抽筋般紧绷,只觉一股暖流从小腹泄了出去,大量的淫液喷溅而下,淋湿了黄
毛的整只手臂。

高潮带来了内脏剧烈的蠕动,将直肠里那两根肉棒裹得紧紧的不能动弹,前
后两人本来就抽插了很久,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一夹,顿时也跟着丢盔弃甲,垮
了下来。

正享受着强烈快感的伊悠突然觉得前后一空,不由得睁开双眼,却看见三兄
弟正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顿时没好气的说道:「怎么就不行啦……你
们还是不是男人啊……」

「贱货,闭嘴!……等、等会收拾你!」

高个老大咬牙站起身,恶狠狠的踹了一脚,把伊悠踢倒在地上,却没有立刻
再战,搂着矮个的肩膀走到一边,小声问道:「那个……药丸还有没?」

矮个黄毛听了一愣,望着老大说道:「老大,就不行了?你的身子骨什么时
候这么虚了?难道前几天推油推得太多了?」

「……别那么多废话!老子年纪比你们大,刚才又比你们多干了一次,这他
妈很正常……快把药拿过来!」

高个接过蓝色小药丸,一口吞了下去,回转身,却愕然看见老三躺在地上,
而伊悠正跪在他的身边,用一种极其娇媚软糯的声音说道:「这位帅哥,要不要
我来帮你重振雄风呀?……」

一边说着,低下头伸出舌尖,含住那根沾满了混浊精液的肉棒舔了起来。

「……妈的!」

两个小时之后。

透过昏暗的光线,可以看到仓库内的平地上躺着几个赤条条的身影,正大口
大口的喘息着。

「别、别找我,我脚软了……」

缴枪最快的老三一团烂泥般瘫在地上,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梦话。看了一
眼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伊悠,矮个黄毛喘匀了气,才开口说道:「这小婊子真厉
害……我们哥儿仨一起上都被搞成这样……」

高个黄毛找出一支烟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才慢慢点了点头:「这几年我
跟着廖老大见过那么多漂亮女人,就属她最正点,但是也最他妈骚,连调教过的
都比不上!」

「唉……」

矮个黄毛抱着头躺在地上,叹了口气说道:「真不想送给廖老大……看看送
过去的女人都是什么下场……啧啧……」

「怎么,舍不得了?」

「嗯。」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拍在矮个的后脑勺上,高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夹
着烟屁股的手指戳着他的额头,吐沫横飞的说道:「你傻呀……女人是什么?再
漂亮的女人也只能拿来玩玩,钱才是最重要的!……廖老大那边缺什么?缺的就
是这种正点货,只要能送过去,一准能给大笔钱!」

矮个挠了挠头发,换了个话题说道:「……说起来,我总觉得这女人有点来
路不太对的感觉。」

「什么不太对?」

「我也吃不准……就是感觉不像普通人。」

「废话,她哪里是普通人了,分明是个淫娃,还是个超正的淫娃荡货!」

矮个有些苦恼的挠着下巴,眼神游移,却正好看见了墙角的那一团衣物,
「哎,那不是这女人的包吗,看看好了,说不定能翻出点银行卡来,先敲一笔再
说。」

一边说着,爬过去将那个坤包拿了回来,打开纽扣,把手伸进去摸索着,不
一会就拿出一件黝黑的物件,放在掌心掂了掂,颇有些沉手。

「这是啥东西?」

由于仓库内光线昏暗,加上带了皮套,高个老大一时没认出来。

「操……这是把枪!」

「什么……什么枪?」

惊愕的叫声把地上的老三也给惊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脸茫然的看着
两人。高个老大一个激灵,扑了过去把枪攥在手里,打开皮套,握在手中仔仔细
细的看了一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是把真枪……」

说到这,两人一起扭过头,惊疑不定的望着地上的伊悠,好半天都没有出声。

「这女人……怎么会有枪?……」

高个吞了吞口水,转过头对着矮子吩咐:「快,再看看她的包里还有什么东
西!」

矮子把包盖打开翻了过来,补妆盒、钥匙串、手机之类的东西哗啦啦的落下
一堆,都被一件件拿起,随即飞快的扔到一边,直到翻出一本深蓝色的证件外壳,
放在灯光下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两排烫金的醒目大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警官证》。

「怎么可能?这女人怎么可能是条子?……」

高个老大挥舞着手枪,连声音都急得变调了,一扭头却看见伊悠不知什么时
候从地上坐了起来,那根麻绳断成几节扔在一旁,正梳理着有些凌乱的长发,面
带微笑的看着他们,语调慵懒的说道:「没错啊,人家本来就是警察,只是你们
这些笨蛋一看见美女就精虫上脑了而已……」

「你你你你!……」

高个手忙脚乱的握住手枪对着伊悠,脚下慌张的向后退去:「别动!……」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伊悠冷笑一声,好整以暇的从地上站起,背着双手朝着高个老大走了过去:
「想想看,你们替那个廖老大做了多少事情……绑架、抢劫、轮奸、协助贩卖人
口……这些罪名加起来,足够送你们进监狱蹲上一辈子了吧?」

豆大的汗珠一连串的从额头滴了下来,老大一脸慌乱的望着伊悠,握着枪的
双手微微颤抖,眼中却露出了一抹越来越浓的狰狞之色。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你、你他妈以为老子不敢开枪是不
是?」

眼看着伊悠踏着曼妙的步伐,闲庭信步的走到自己面前,高耸的乳房顶在黑
洞洞的枪口上,高个老大猛的一咬牙,眼睛一闭,用力抠动了手中的班机。

咔哒一声轻响,仓库内一片安静,预计中的枪声却没有出现,高个看了看手
中的枪,又望着正抿着嘴微笑不已的伊悠,一时呆若木鸡。

「果然是一群傻瓜呢……没玩过枪吗?连保险都不知道打开……在左边啦
……笨死了,就是扳机护圈上面那个拉柄……对,把它扳上去就可以了……」

高个老大正满头大汗的按照伊悠的指点进行操作,一边还呆呆的哦了一声,
刚打开保险,突然眼前一花,紧接着手腕一阵剧痛传来,顿时啊的一声惨叫,仿
佛触电般下意识的将手中的枪给扔了出去。

高个狂嚎着在地上滚了一圈,等他重新从地上爬起,却看见伊悠站在原地,
那只手枪的护圈正穿在她的食指指尖,快速的打着转。

「一群不知死活的白痴……现在你们的罪名又可以加上一条持械袭警了。」

「妈的……」

高个老大咬牙切齿的捂着手腕,又惊又怒的瞪着伊悠,一时间连手枪就握在
她的掌中都忘了,猛的一扭头,大吼道:「一起动手,废了她!——」

话音刚落,两兄弟一左一右的扑了过去,左边的矮个更是摸出一柄匕首,悄
无声息的刺向伊悠的后腰。与此同时,高个自己却往后一退,呛啷一声从床边抽
出两把长长的西瓜刀,回过身对着伊悠劈头盖脑的砍了下去。

「呵呵,你们就这么急着找苦头吃?」

伊悠双手抱胸,轻轻抬起腿,只听嘭嘭两声闷响,扑过去的两兄弟已经被她
一脚踹得横着飞起,狠狠的撞在墙上,随即软软的倒了下来,跪在地上干呕不止。
高个老大的手中长刀还没来得及落下去,又是手腕一麻,紧接着剧痛传来,两柄
西瓜刀已经脱手而飞,夺夺两声射入屋顶的天花板,刀柄兀自嗡嗡的颤抖不已。

高个老大伸直了脖子,愣愣的望着头顶的西瓜刀,两秒钟后才回过神来,猛
的转身,迈开腿向着仓库的大门狂奔而去,一边还不忘大喊:「这女人太扎手,
兄弟们快跑啊——」

伊悠脸色一沉,握住指尖的手枪,朝着连滚带爬的三兄弟连开三枪。

震耳欲聋的枪声在仓库内响起,子弹擦着众人的耳边呼啸而过,三兄弟脚下
一软,差点直接跪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望着对面墙上多出来的三个弹孔,石灰和
水泥的碎屑正噗噗而落。直到枪声消失了良久,才摸着自己的脑袋,惊魂未定的
转过身来,目光如死鱼般呆滞。

「你们这些家伙给我看清楚了!」

伊悠伸出两根手指,将地上的警官证夹了起来,在众人面前打开,语声冷峻:
「本小姐可是特警分队的副队长,不是那种开一枪都要写个报告的普通刑警,像
你们这样的人渣混混落到我手里,捏死就跟玩似的。如果想耍什么花样,有的是
办法让你们后悔为什么生出来!」

「……警官!」

一转眼,高个老大已是一副涕泪交加、痛心疾首的模样:「我们都是被廖老
大逼着干的……只是负责把那些女人送上船,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她们的死
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够了——」

伊悠厌烦的打断了高个的诉苦,挥了挥手说道:「少在那儿装模作样,我还
能不知道你们这些家伙的德性……那个廖老大在哪儿?快点老实交代出来!」

「不行!如果让廖老大知道是我们出卖了他,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高个老大一个激灵跳了起来:「你们根本不知道,廖老大光火器就有好几十
杆,手下的小弟起码超过一百多号,听说连局子和市政府里都有他的人……」

「有意思……你们那么害怕廖老大,倒是不怕我吗?」

伊悠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浑身赤裸的状态,背着双手,慢慢踱到高个面前,清
澈的双眼冷冷的逼视着惊慌失措的高个,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也不用亲自动手,
只要将你们往看守所一扔,再随便吩咐几句,保证三天之内,你们兄弟会被收拾
得连爹妈都认不出来!……就算被整死在里面,也不过一份心脏病报告的事情,
你信还是不信?」

几句话下来,高个老大已是汗流浃背,脸色如死人般惨白,干裂的嘴唇抖动
了半晌,突然抬起头,咬牙说道:「好!我可以告诉你怎么联络廖老大,可你必
须要保证我们的安全,还有我们之前为廖老大做的那些事都一笔勾销,不能来找
我们麻烦,不然打死也别想让我说出来!」

伊悠冷冷的哼了一声:「先交代问题,你们没资格谈条件。」

「你!——」

高个老大被气得七窍生烟,一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握着,瞪着伊悠的目光仿佛
要喷出火来。

面对高个老大的怒火,伊悠根本不屑一顾,反而转身来到床边,伸了个懒腰
坐下去,舒服的靠在床头的栏杆上,才慢慢说道:「实话告诉你们,这个案子因
为影响太过恶劣,已经被部里列为督办的挂号案件,很快就会有联合调查组过来
清场……你以为那个廖老大背后的势力还能保住他多久?」

高个脸上的神色反复变幻,终于认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的垂头丧气:
「我们其实也不知道廖老大到底在哪,只知道他大多数时候呆在一艘大船上…
…听说好像在公海。每次都是如果有货,我们就给他打个电话,在定好的时间和
码头交易,他会派手下开着小艇过来收货,然后带到船上去。」

伊悠伸出手指勾了勾:「把电话号码交给我!」

高个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是1XXXXXXXXXX……」

伊悠记下号码,又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些被送上去的女人最后都去哪
了?」

「这我可真不知道——」

看见伊悠那两道秀气的眉毛竖了起来,高个老大慌忙补充道:「不过我和廖
老大的手下一起喝酒时听说过这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那兄弟说,廖老
大其实只负责处理女人,他上面还有个大老板。调教完的女人就往大老板那里送,
那里定期有一个拍卖会,专门拍卖顶级的美女。」

「继续说下去。」伊悠翘起双腿搁在床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关于那
个拍卖会,你还知道些什么?」

「……那家伙有一次喝醉了,说他在拍卖会上看过场子。听他说,参加的人
全都没有露面,不过其中很多都是东南亚的有钱人或者大官,买女人回去都是当
性奴玩,有些口味重的跟牲口一样,没多久就玩死了,下一次拍卖又继续来买。」

听着这些惊心动魄的描述,伊悠却没有出声,只是微微蹙着眉,不知道在想
些什么。高个老大死死盯了一眼面前那双修长的美腿,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
「关于大老板和拍卖会的事情,我只知道这么多了……倒是廖老大那里的情况我
们还知道得多一点。上次老三还拜托船上的朋友,偷偷拍了几部调教女人的光盘
带回来,给我们兄弟开开眼界。」

「哦?」

伊悠明显被提起了兴趣,兴致盎然的坐起身来:「居然还有这种东西,这儿
不是有电视和DVD嘛,快打开看看。」

一张光碟被插入DVD机,电视屏幕打开,没多久就出现了一个赤身裸体的
女人被绑住全身的画面。镜头有些模糊,而且抖动得比较厉害,可以看出拍摄者
的业余水准。

一个男人走入镜头,手中拿着一根皮鞭,来到女人面前用力的抽了下去,只
见那女人的身体像虾米般弓了起来,猛的一弹,又立刻落到地上,剧烈的扭动着,
企图躲开男人手中的皮鞭,凄厉的惨叫声尖锐而高亢,直让人毛骨悚然。

「贱货!叫你不肯吃药!」

男人的咒骂声随着皮鞭不断落下,起先那女人还不断的挣扎躲避,不一会,
赤裸的身体表面就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声嘶力竭的哀嚎声也随之慢慢的衰弱
了下去,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微微抽搐着,彻底失去了动弹的力量。

「带下去关进水牢里,三天不准吃东西!」

男人终于停止了鞭打,收起皮鞭,转身骂骂咧咧的走出了镜头:「妈的…
…看谁再敢不吃药!」

镜头一转,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类似孕妇产台的躺椅上,
双腿大开,四肢都被皮带牢牢捆住。几秒后,一双带着手套的黝黑大手提着一个
硕大的竹篓出现在画面中,打开盖子,从里面掏出一条足有两三米长的蟒蛇,在
美女恐惧的目光注视下,握着蛇头走了过去,对准美女分开的双腿之间,一点点
的塞了进去。

金发美女惊恐万状的叫了起来,但那双大手丝毫不为所动,不一会,整个蛇
头都被塞入阴道,开始将蟒蛇的身体继续往里挤进去。

突然间,只见美女的小腹处隆起了一个怪异的形状,而那美女也仿佛触电般
全身一抖,紧跟着激烈的挣扎了几下,在发出一声襂入骨髓的惨叫之后,翻着双
眼直挺挺的昏厥了过去。

「操……不是训练好了么,怎么又咬人了?」

一个不满的男人声音在镜头外响起:「快去换一条过来,后天还等着表演呢。」

镜头又是一转,却是一名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双手和双脚赫然已被人完
全截去,厚厚的纱布裹住了断面,还嫌稚嫩的身体却什么也没有穿,就这么裸露
着躺在床上。

两名赤裸的大汉走了过去,像抓小鸡一样将小女孩提了起来,举在中间,对
准一前一后两根坚硬高挺的肉棒,猛的向下压了下去。

小女孩尖厉痛苦的哭声骤然响起,娇小而单薄的身躯激烈的扭动着,四肢的
创口断面上,雪白的纱布不一会就渗满了触目惊心的鲜血,这一切却只引得两名
大汉哈哈大笑,换来下身更加粗暴的抽插,仿佛那只不过是一件精致的玩具一般。

「一群灭绝人性的畜生,死不足惜!」

伊悠咬着牙看完了视频,关上电视,却发现自己的脸蛋一片火热,圆润的大
腿正下意识的轻轻摩擦着,而双腿间的密处早已湿得透了。

伊悠又转过头瞧了瞧身边的三兄弟,只见他们都只顾着着自己娇嫩欲滴的身
体猛看,干涸的喉结不断蠕动,胯下早已撑起了一个个坚硬的帐篷。那高个老大
更是不堪,目光死死的落在自己高耸的乳房上,粉红色的乳头在午夜微凉的空气
中坚硬的凸了起来,正随着呼吸的起伏微微的颤动不已。

直到伊悠那双似笑非笑的媚眼望了过去,高个老大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
咳了一声:「那个……这里还有几张偷拍的碟片……」

「行了,不用再看了——」

伊悠摆摆手,从床上站了起来,低着头,在室内的空地上慢慢的迈着步子绕
了一圈又一圈,尽管依然赤裸着身躯,看起来却像是行走在T台上的模特一般姿
态优雅,曼妙大方,把三兄弟的眼睛都看得直了。

似乎终于想妥了什么,伊悠一拍手掌,转过身面对着众人,微笑着说道:
「我这里有一个方案,如果实施的话一定可以把廖老大他们一网打尽,不过么
……需要你们三个的一点配合才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