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七章

  第七章
  陈玉娟的脸腾的就红了,她从男人淫亵的笑中感觉到了危机。聂倩却问,
「我和雪姐长的像又怎么了?」
  「大家一起演一段戏啊。我看甜甜和阿雪你们两个的相貌、岁数演对母女没
一点问题啊。」
  「啊,龙哥,你也想玩母女双飞啊,你们男人啊,真是太变态了。」聂倩讨
好的看了我一眼,「我没问题啊,挺刺激的。雪姐你怎么样?」
  「我……我……」陈玉娟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自己能忍受一个喊着自己妈妈
的女人和自己一起伺候男人吗?这对妈妈这个崇高的称呼可是极度的猥亵。但又
有一种声音告诉她:这只是个表演而已,像演员一样,台上父子台下兄弟的多了
去。冰冰期盼的眼神、妹妹绝望的表情和梅梅无邪的笑容在陈玉娟的脑子里面来
回闪现着。
  我看出来老师正在犹豫,「阿雪不好意思呢,那算了,你们走吧」
  「别啊别啊」,聂倩赶快圆场,「雪姐你怎么了,我这么帮你,你怎么净拆
我台啊,你不想拿钱我还想要呢。」
  陈玉娟脸色露出了凄楚绝望的表情,「龙哥,求求你,我不干不管甜甜的事
啊。我的那份钱不要了,你再找个人替我,把甜甜的那份给了她吧。」
  我考虑了一下,「这样吧,甜甜喊你做干妈,你喊她干女儿,成了吧?」
  知道这是男人最后的底限,陈玉娟无奈的点了头,我不禁暗乐,「蠢女人,
等干到高潮的时候谁还会知道你喊的啥啊」
  按照我的要求,老师站到了门口的地方,看着聂倩和男人的表演。
  我躺在沙发上,和聂倩热吻着,慢慢的褪下了她的上衣、校裙,然后挺起阴
茎,向着聂倩的小穴插去。
  老师大喝了一声:「你们在干什么?」冲过来拉开了聂倩,「干女儿,快把
衣服穿好。还有你是哪里来的臭小子,敢欺负我家甜甜,我跟你没完。」
  我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胯下的小弟弟甚至还硬了几分,「我和甜甜在谈恋
爱,亲热亲热有什么关系啊。」
  「甜甜,这个是你干妈啊,长的可太骚了。」我一把搂着了老师细腰,「甜
甜的干妈就是我的干妈。干妈干妈,你这个妈不就是让人干的?」
  听着男人的污言秽语,陈玉娟感到一阵的屈辱伴随着几分兴奋。配合着男人
脱衣服的动作,「你干什么!我可是你们的长辈啊」
  老师倒是挺会演的啊。我在老师臀部狠狠的抽了一下,「干妈,你的屁股手
感真好啊」。接着又在老师阴部捞了一把,「我靠,甜甜啊,你这个干妈现在可
变成湿妈了。你看看这骚水流的。」
  「不要这样,快停下啊」,嘴里这样喊着,老师却弯下了腰,手扶着桌子,
屁股高高撅起,露出了湿漉漉的小穴,等待我的进入。
  我仿佛又回到了挑逗小萝莉的那个时刻。想到这次是要品尝小萝莉的妈妈的
味道,我再没耐心做任何前戏,端着已经弯曲的小钢炮狠狠的戳进了老师阴户。
  老师和我同时舒爽了「啊」了一声,然后开始「吧唧吧唧」的抽插声。
  「麻痹的,干妈,你的小穴比甜甜的还紧啊,夹的我真爽。嗯,嗯,没操女
儿的嫩逼有她妈的骚逼来顶,不亏本啊。哎,干妈,有空你多教教甜甜怎么把逼
保养的这么好才行啊。」
  老师闷声不吭,只是前后扭动着屁股配合着我的抽插,但脑海深处却觉得有
什么东西还不对劲。眼光无意识的落在聂倩刚才脱掉的学生服上,这个学生服?
对了,这个学生服的裙子很长,不正是自己高中的校服吗???一个可怕的念头
隐隐约约的出现在老师的脑海,越不敢想却越是想去想。
  甜甜身上没穿夜总会的学生服,去自己学校弄了一件;刚才在门口看到似曾
  相识的捉奸场面;母女花的表演;甜甜和梅梅相似的面容;自己这三天一直没有
  找到的隐形眼镜……
  被脑袋里面的念头搞得头都快炸了,双腿无意识的夹紧,这可爽坏了我的小
弟弟。不知道自己即将被拆穿,紧紧的抓住老师的双腿,我抽插的频率到达了极
限,「日你妈啊甜甜,你妈的骚逼太厉害了,哥哥我要交货了,啊……啊……」
感觉到老师的肉腔也开始剧烈的收缩,「亲妈妈,咱们一起升天吧」
  老师终于得出了结论,拼命的想往前挣,想离开我火热的肉棒,「啊……你……
你……是陈明华!「
  听到这句话,我并没有马上意识到它的含义。我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小弟
弟的前端,龟头再也受不了阴道的按摩,凶猛的爆发了。
  老师没有能挣脱我的双手,只觉得一阵阵火热的液体顺着男人的肉棒狠狠的
冲进了自己的阴道,刹时间灌满了蜜壶内的每个角落。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意志,
老师的意识变得模糊,小嘴无意义的呻吟着,美丽的胴体一阵痉挛,温滑紧窄的
娇嫩腔壁紧紧收缩,大股大股的阴精从阴道深处的子宫内激射而出,浸透了男人
的肉棒,顺着流出了阴道,和男人的精液混合在了一起,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板
上。
  「啊……啊」极限的快感与负罪感同时侵入陈玉娟的神经,她轻声喘息,思
想被分成两半,肉体在欢愉的吸吮着体内的肉棒;理智却告诉自己应该离开这个
卑鄙的男人。
  短暂的失神后,我才反应过来,自己露馅了。从聂倩打了个手势,她悄悄的
退出了房间。
  「滚开!!」高潮过后,情欲消退的陈玉娟终于夺回了自己的身体的控制权,
开始拼命的挣扎,手脚并用的想要离开身后的男人。
  我叹了口气,没有放手,而是把老师抱到沙发上。老师挣扎了一会儿,看没
有挣脱的希望,呜呜的在沙发上哭了起来。我拔出肉棒,只见肉棒上尽是我的精
液和老师的爱液,而老师的肉缝缓缓留出乳白色的液体。拉过纸巾将我肉棒的分
泌液擦乾净后又帮老师的小穴清理了一下。
  近期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都是这个男人搞的鬼,陈玉娟恨恨的想着。从高
利贷开始自己就跳进了陷阱。自己居然在学生面前骚首弄姿,摇动着屁股求欢,
还高潮连连,回去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怎么看待自己?
  看着眼前男人温柔的擦拭着自己阴部,陈玉娟又微微有些感动。自己以前的
老公可是干完了闷头就睡,那会做这种事情。如果单纯是妓女和嫖客的关系,自
己倒也能够接受吧。可是这个男人首先是自己的学生,还是女儿的男朋友,他设
计这个圈套的目的肯定不会如此简单。难道他是想让我和梅梅在一起伺候他?想
到那种令人无地自容的羞辱场面,身体不禁微微颤抖起来,更难堪的是,自己的
阴道竟然因为这个念头再次湿润起来。
  感觉到了眼前女人身体的变化,我心中一动,俯下身去,「老师,先别想那
么多的烦心事,先好好享受这美好的夜晚吧。」
  轻轻的分开了老师的双腿,陈玉娟身体僵了一下。自己已经是残花败柳了,
无论怎么被这个男人玩弄也无所谓了,也许自己的顺从能够使男人大发善心,饶
过女儿?带着一丝幻想,老师闭上了双眼,认命的放弃了反抗。
  看到老师并没有反抗,反而配合的张开了大腿,还闭上了眼睛,大概在等待
我的插入。过了一会儿,陈玉娟发现我正俯在她的腿间,目不转睛的欣赏她的阴
户。
  「老师,你的小妹妹好漂亮啊。唉,别转过头去啊!你看这里……」
  陈玉娟的眼光顺着看到了自己两腿之间,「啊!太过分了……嗯……」
  我偷偷拿出一面镜子,对着她的小穴,所以当她向下一望的时候,整个阴户
全在眼底。我趁着老师正喘息的时候,把脸凑上了她的阴户,用舌头舔着她那微
微凸出的小阴唇。
  「嗯……嗯……别舔啊,那里脏死了……嗯……你真变态……」
  陈玉娟的阴户还是第一次这样被男人的嘴巴舔弄。她臊的满脸通红,但眼睛
却死死的盯住了男人的动作。我猜她根本很少去察看自己的秘处,所以决定仔细
的报告一下我的心得,「老师,你看你的大阴唇好饱满,皮肤这么嫩,又白白净
净的,阴毛浓密,油光发亮,好漂亮!我真忍不住了……」
  看来她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腿间了。我埋首亲吻着白里透红的蜜桃、和小丘
顶上的黑色卷毛。
  「嗯……哦……」陈玉娟居然把腿稍微张大了些,好让我脑袋更靠近一些。
  我贪婪的亲着她的大阴唇,当我舔近小阴唇时,她的哼声明显的紧促也大声
了些。我的舌尖搓弄着肉色的两片薄瓣,品尝着缓缓从皱褶中泌出的咸咸汁液,
还故意用嘴巴吸出「啧啧」的淫荡声音。
  「嗯,老师,你那两片小阴唇,就好像一朵待放的小花,花瓣薄薄的,颜色
也浅浅的,迷死人了!」
  我一边舔着,一边评论着,「刚才那个片子里面的两个骚女人,骚逼黑乎乎、
皱巴巴,堆的像团烂肉。老师你的小唇真要比她的漂亮多了!「
  「好老师,请你把小花拨开,我好舔里面的蜜「
  「嗯……羞死啦……你自己弄就好了……嗯……」
  「我的手是要拿镜子嘛!」
  「小无赖」,听了男人的歪理,老师骂了一句,但还是将手缓缓的伸了下来,
手掌覆盖着耻丘,纤细的食指和中指稍微拨开了那两片肉瓣,暴露出嫣红湿润的
内部。
  「好姐姐……我帮你……」我那空出的一只手按着她一边的大阴唇,把她的
小穴张得更大,不但看得到红红的内壁,还可以看见小小的阴道口,湿答答的吐
出爱液,那花蕊似的阴核,也探出了粉红的头。
  「哎呀!要死了!怎么把人家的那里……唔……开的……唔……那么大……
哎……」陈玉娟虽然抗议着,可是并没有关闭门户,我趁机舔着她小穴内壁的蜜
汁,然后突然把舌尖向她深处探入。
  「哦……哦……怎么这样……唔……舔人家……哦……好怪……」我抬头,
咂着沾满分泌物的嘴唇,「真好吃啊。舒服吗?老师」又低头用舌头抵住阴道口。
  「哦……舒服……哦……哦……好舒服……」陈玉娟大大的动情,两腿使劲
的夹住了我的脑袋,双手紧紧的捧住了我的脸。阴道壁也剧烈的收缩着,好像要
把我的舌头给吸住。
  我又狠狠的吸了两口,感到小弟弟已经硬的不行了。我把镜子放下,两手罩
住她盈盈一握的双乳,用指腹搓揉夹弄着那一对又翘又硬的奶头。我放浪的舌头
在老师穴内搅着,还不时把口水加淫水涂在她细白的手指上。
  「喔……喔……我不晓得……喔……下面小……小穴……哦……哦……可以
亲得……这么舒……爽……喔……不好了……」陈玉娟喘着气,因为我的舌头绕
着那泛红的阴核尖团团转,又嘬起嘴唇,圈起被包皮覆盖的小肉芽吸吮着。
  「唔……唔……爽死了……」我起身跪在她大张的玉腿间,坚硬吐着黏液的
阳具贴在她小腹上。她沾满淫水的手指握着那根肉棒,泛红的脸上显出渴望的表
情。
  「好弟弟,想不想用你那大鸡巴来插一插老师的小穴?」老师的矜持仿佛消
失的无影无踪,冲我抛着放荡的媚眼。
  「当然想啊,」我把肉棒子轻轻推向小穴口。
  老师却轻轻的闪了开去,「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今晚,不,以后身子
都可以让你随便玩。」看我没做声,老师露出了哀求的神情,「我知道你想要我
女儿,但请你放过我女儿,好吗」。
  这可真是别开生面的谈判谈判场面。男人挺着大肉棒,紧紧的贴在女人的身
上;女人也是浑身赤裸,奶头硬挺,阴户还留着女人蜜壶的汁液。两人都静静的
一动也不动,只用眼神相互盯着对方。
  「老师,还不是怪你,生个女儿那么漂亮,让我怎么忍得住?」开什么玩笑,
我费了半天劲就是想母女一起上的,岂能放弃。
  「你真流氓!」陈玉娟被我气的骂了一句,马上又语气一转,「我女儿还那
么小,你……你那个……还不把她身体给弄坏了?」陈玉娟看着男人粗大的阴茎,
仿佛想到了女儿所要遭受的痛苦。
  「我本来就是个流氓啊」我耍无赖的说,「再说,你女儿可不小了,在古代
都成亲生子了。你看看梅梅的奶子多挺拔,小穴长的也贼漂亮,看了我就上火」。
  「上火了你可以找我啊」陈玉娟托起了自己的乳房,挺了挺臀部,「这个比
梅梅的大多了吧。」
「亏得梅梅还那么的喜欢你,替你说好话!你能忍心那么对她吗?」看我板
着脸不吭气,陈玉娟突然「扑通」一声给我跪下了,「亏得梅梅还那么的喜欢你,
替你说好话!你能忍心那么欺负她吗?」
  「好吧,你先起来。把这个签了,」考虑了一会儿,我决定改变计划。我从
包里面拿出了张纸,上面的内容和李映梅签的东西一样,「我也可以给你个声明:
没经过陈玉娟的同意,我陈明华绝对不会主动去动李映梅。」
  老师如获至宝的把那份我写的东西收在自己包包里,简直把那个东西当做了
救命稻草。稻草能救命吗?我暗自摇了摇头。这种东西对我有什么作用呢?并且
还有个大漏洞。但她签的东西传出去可是要她身败名裂的。
  「现在满意了吧,我的好老师」,我躺在沙发上,摇了摇一柱擎天的坚挺肉
棒,「这个家伙还没消停呢。来,骚老师你坐到上面吧」
  陈玉娟彻底的放开了心怀,刚才强烈压抑的「性」趣终于涌了上来。扭摆着
腰肢来到我的跟前,「要……要我在上面……」
  「对啊!学生让老师骑,好吗?」陈玉娟伸手圈住那只阴茎,舔了舔嘴唇,
「可……可是我不会哎!」
  「简单,我教你……」
  解开老师伸过来、玉腿上的鞋扣,我帮她脱了那双迷人、但是容易造成意外
的高跟鞋,把她白嫩小巧的脚过瘾地舔了一遍。
  陈玉娟听话的站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跨张着腿,踮着脚尖,慢慢跪在我的
小腹部。我高昂的龟头,顶触到她充满弹性的屁股。她向我的前胸倾下少许,让
  那肉棒贴着股沟、滑过菊纹、而轻叩着她美妙的潮湿处……
  「唔……唔……」她上下扭动着,但是我的阴茎只是徒然在她烫热的肉缝上
擦着,撩动着她已经高张的欲火,「嗯……好弟弟……嗯……怎麽……插不进去
嘛……」
  「唔……」我的鸡巴也被磨得猛吐滑液∶「骚老师,你……你得用手……扶
一下我的鸡巴……帮它瞄准小穴……」
  媚眼如丝的陈玉娟,微侧着上身,把玉手伸到身後,握住我的肉棒∶「哦……
好色!要人家淫荡的……嗯……自己把……把鸡巴……嗯……塞进去……哦……
哦……」
  她比划了两三下,似乎找到了窍门。她往下坐时,龟头没有滑开、反而陷入
了肥沃的阴唇中间。
  「嗯……嗯……」陈玉娟皱了皱娥眉,呼吸急促了起来∶「嗯……顶进来……
嗯……」
  「哦……坐下来……」我只觉得阳具顶端逐渐没入湿软的缝中,顶住了紧紧
的一圈肌肉∶「唔……里面……放松一点。」
  她继续做着用手引着异物进入身体里面的淫事∶「嗯……啊……好……好像
……太大啊……」
  「啊……」突然,龟头挤入了狭小的阴道口,而我正好想配合着她的挣扎,
向上顶去,「滋」的一声,整只肉茎没入她的阴户中……
  「啊……嗯……」陈玉娟叫我意想不到的,发出哭声一样的大声呻吟,「唔……
插死人了……啊……」只觉得她湿淋淋的美妙小穴,紧包着那肉棒。
  「老师……臭婊子……别停……啊……你得套动一下……鸡巴……呀……」
  陈玉娟向前倾身,用双手撑在我胸膛上,激烈的喘着∶「啊……不要……啊……
  怎麽叫……叫女人自……自己插自己……嗯……嗯……太……太羞人了……哦……
  哦……」口中虽然这样讲着,白嫩的小屁股却上下掀动着。
  「啊……老师……你的小穴……好暖……好紧……啊……在你里面……好爽
……唔……」陈玉娟听了,更卖力的上下套弄着,我也配合着那韵律,迎着她向
上顶。
  「唔……哦……你插的……好深……唔……里面……好紧……喔……喔……」
那生过李映梅的小穴,还真紧密,像一圈圈扎紧的湿丝绒,搓弄着我的龟头。
  这体位美中不足之处,是看不清楚交合的地方∶只看得见被黑色浓密毛发覆
着的阴阜之下,忽隐忽现的男根。然而因为老师的汁液汨汨,「滋……滋……啧……
啧……」的声音随套动而响着。
  「婊子……老师……这样做……好……好吧?你尽量用阴核顶……唔……我
的小腹……」
  陈玉娟从未试过上位,所以贪婪地顶着、扭着,「唔……好爽……好爽……
下……下面怎麽……那麽湿……嗯……难……难听死了……」
  我看她半闭着眼,娇躯有点不稳定的扭摆着,便用原来抚摸着她玉腿的双手
扶住她的上身,顺便拿手指去拨弄、推揉着乳尖上那一对长长挺出的棕色蓓蕾。
  想不到陈玉娟竟全身僵硬了起来,停止套动、脚趾屈曲、弓起上身、闭着眼、
  向我哀声求着∶「好……弟弟……呲……哎……不好了……你……拜托……唔……
  别动了……哦……人家难过死……死了……」
  难过?可是小穴中,明明渴望地吮动着嘛!我的手仍夹弄着那对奶头,下面
向她阴户里深深的顶了几下,只见她仍然僵挺着,口中「嘶……嘶……」吸着气,
然後……突然重重坐下,上身仆在我胸口,手指紧掐着我的肩膀,全身颤动着,
  口中大声的叫出来∶「哎……哎呀……不好了……啊……啊……爽死人了……喔……
  喔……喔……」小穴里颤动收放着又湿又烫的淫水∶「噢……太爽了……」
  陈玉娟喘着气,依靠在我胸前,小穴里仍含着我整根硬胀的男根∶「喔……
坏学生,你怎么还没射呢?」
  我用手环抱着她丰满的身子,她的小穴口没有因为高潮已过而松弛。虽然仍
在喘息,老师却继续微微掀动着屁股讨好我,「嗯……好哥哥……舒服吗?快射
精给老师啊!」
  「喔……喔……」我忍不住呻吟着,在高潮边缘挣扎∶「唔……唔……」
  她越来越深长的套动,口中又开始浪喘∶「喔……给了妹妹吧……」,她一
面用浪言淫语催促我射精,一面向后仰着,用手指把小穴口拨开给我看∶「唔……
坏弟弟,快射嘛!唔……你听小穴「卜滋、卜滋」的叫你……唔……唔……小花
又湿……又红……唔……好爽喔……」
  套动了一会儿,我们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唔……喔……婊子老师……
我……喔……我……喔……要射……」
  「嗯……嗯……快给我……嗯……小穴急死啦……」
  「喔……来……来了!」我挺着肉棒,全根插入小穴深处∶「啊……啊……
啊……」憋存了久的精液终于得到了释放。
  「啊……呀……哥你射……喔……好爽……好烫……我又……嗯……嗯……
  哼……」陈玉娟居然翻起白眼,口中只有微弱哼声。
  我一面把一股股浓精喷入她阴道深处,一面问∶「嗯……骚老师怎么了?嗯!
你没事吧……」
  「嗯……哼……」她咬紧牙关地哼着∶「我……我有……唔……有事……不……
不好了……」突然凤眼圆睁大叫着∶「高……高潮……啊……啊……老师……又
来……啊……」
  小穴里又夹放着我敏感的肉棒,害我龟头如被针刺,不禁伴着她大叫出来,
「啊……爽死了……」
  「嗯……老师也是……哥射精……好强……又多……又热……好棒啊……」
  陈玉娟跪在我的脚下,用嘴巴替我清理着肉棒上的液体。「怎么样,骚婊子,
刚才弄的你爽吧」
  「嗯,老师爽死了,好哥哥你真厉害。」
  「学生的鸡巴大吧,比你老公的怎么样啊?」
  「……」这种场合提到自己的老公,陈玉娟还是感到羞愧。
  「臭婊子,提到你老公不满意啊」我用手在老师脸上轻轻扇了两下,「你现
在可是要做我的性奴的啊」
  「别打了,老师错了,哥哥你的鸡巴……比……我老公……的大多了,弄的
我爽死了。」陈玉娟终于反应了过来,艰难的说着男人喜欢听的话。
  「哈哈」,看到老师讨饶,使劲的舔弄着阴茎,我得意的笑了起来。
  「今天晚上老师你真的很棒啊,弄的弟弟我爽死了,我给你打120分!」
被我玩弄了一个晚上,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高潮了几次的老师瘫软在我的怀里,我
温柔的在老师身上抚摸着。
我下面接着的话,让老师脸上刚刚露出的笑容消失了,「过两天我介绍
一个新入行的小姐给你认识,她也是我的性奴,你们可是很熟的哦」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