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 第14集 文科武举 第2回涟音棒喝】

  按照楚婉冰所提供的线索,龙辉得知那座阁楼乃隐藏在混沌之中,于是便试
着鼓动元功寻觅故居,只见混沌深处透出一道亮光,恰似指路明灯,引导龙辉回
归本源。
  一步一步地沿着光路而行,雅致阁楼再度浮现,龙辉满怀狐疑地推开大门,
携着二女走进屋内,只见一桌一椅皆摆放整齐,一尘不染,盆栽清脆欲滴,似乎
主人刚出门不久。
  楚婉冰暗忖道:「该来的总是会来,这事最终还是得由小贼拿主意。」
  于是她伸手揪了揪丈夫的衣袖,说道:「小贼,你再用龑武天书试试看,或
许可以唤醒你昔日的记忆。」
  龙辉嗯了一声,饱元提气,霎时龑龙展武,天道入书,沛然真气披洒而出,
四周物体立时生出感应,属于玄天真龙的记忆竟开始一一浮现,宛如惊涛巨浪般
冲入龙辉灵识之内。
  生于太易,崩碎太初,破开混沌,以武悟道。
  巧遇谛鸿,结缘妖族,挺身护友,威慑正邪。
  花开并蒂,湖畔心动,造化弄人,千古余恨……

一幕一幕的往事浮现在眼前,随即竟是正邪大战之遗祸——神州末日!龙辉仿佛
置身其中,亲眼目睹山崩地裂,海涛怒啸,天降陨石,地涌毒火,众生万劫,泣血问天。
  倏然,龙腾九天,紫金色的光耀披散而降,九霄腾空,只见玄天真龙散离肉
身,燃烧元功——拔龙骨钉地脉,压服地震;洒龙血唤甘露,滋润万物;剥龙鳞
补苍穹,重纳星宿,神州渐渐恢复生机。
  随着前生记忆不断地冲击,脆弱的元神难以承受,龙辉哇啦一声,口吐朱红
,跌坐在地。
  楚婉冰和涟漪急忙将他扶起,关切地问道:「小贼(龙辉),你感到怎么样
了?」
  龙辉不住地大口喘气,面白无色地道:「没事,头有些痛而已。」
  楚婉冰眼珠打滚地道:「小贼,是我不好,不该让你来这儿的,现在你先不
要再运功了,前生的事便到此为止吧。」
  龙辉抹去口角血迹,一道眼泪流了下来,摇头苦叹道:「不能到此为止!上
辈子我害得你们姐妹相继含恨,今生重逢,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楚婉冰娇躯顿时一僵,咬唇道:「小贼,你都知道了?」
  龙辉柔声道:「我元神虽无法承受更多的记忆,但恰好看到了那一段……」
  楚婉冰热泪满眶,颤声道:「你打算怎么做?」
  龙辉蹙眉道:「冰儿,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楚婉冰扬起俏脸,凝视着他道:「那你可知道什么才是令冰儿满意的答案?

  龙辉脸色一白,心里不住地反问自己:「冰儿想要什么答案……我究竟该怎
么做?」
  楚婉冰见他支吾不语,芳心不由一阵抽搐,俏目含泪,凄婉一笑:「傻夫君
,既然你还不知道该如何做,那冰儿就在这儿等你,等到你弄清楚该做什么,不
该做什!」
  抛下这么一句后,楚婉冰便直径步入房内,将房门紧闭,将龙辉拒之门外。
  涟漪微微一愣,苦笑道:「我虽不知道你们小两口在打什么哑谜,但看这个
架势,你若不给出个说法,冰儿是不会出来见你的。」
  龙辉望着紧闭的房门,只觉得这一扇门可等牢固,恐怕自己恢复昔日神通,
也难以打开。
  望了半响,龙辉连叹三声走上楼去,涟漪见他精神萎靡,担忧其锁魂符又出
异变,于是便跟了上去。
  只见龙辉正端坐在书桌前,皱眉沉吟,食指正不断地敲打着桌面,涟漪看了
好一会,感到有些不耐烦了,便娇喝道:「别敲来敲去的,烦死人了,有什么话
就直接跟冰儿说,跑到这里生闷气算什么男人!」
  龙辉微微一愣,自嘲道:「有些话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怎么说,我如何
说!」
  涟漪轻蹙秀眉,说道:「方才你究竟想起了些什么,说什么对不起冰儿她们
姐妹,听得我是一头雾水!」
  龙辉细想片刻,暗忖道:「涟漪既然问起,若再遮遮掩掩,只不过是罪加一
等,倒不如就此坦然相告!」
  「涟漪,既然你问起此事,我也不做隐瞒,便将事情始末托出。」
  龙辉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语气沉重而又带着几分坚定。
  往事一一道尽,龙辉似乎感到轻松了许多,长叹一口气道:「这便是当年的
真相,也怪不得冰儿要给我白眼。」
  涟漪听了半天,脸上露出一丝惊愕,喃喃地道:「冰儿是云璇转世,而……
娘,妖后娘娘则是云曦转生?」
  她本想说娘亲二字,但觉得有些尴尬,干脆就直接说成妖后娘娘。
  龙辉无奈惨笑了几声,仰首靠在椅子上,自嘲道:「确实如此,难怪当初她
第一眼见我的时候就恨不得置我于死地,说到底都是我亏欠了她们姐妹!」
  涟漪蹙眉道:「冰儿就是为了这事跟你闹脾气的?」
  龙辉点了点头,叹道:「现在我们这三人间的关系着实复杂难缠,理不顺理
还乱,原先我什么都不知道还好,如今回忆起前生之事,倒叫我为难了!」
  涟漪忽然道:「那你可知道为何冰儿会主动让你恢复记忆?」
  龙辉微微一愣,喃喃自语道:「她为什么要告诉我……我还宁可一辈子都不
知道这事!」
  涟漪呸道:「躲躲闪闪乃是懦夫行径,你要还是个男人就站出来将这事妥善
解决!」
  龙辉道:「妥善解决,说得简单,我如今是进退不得,我现在都不知道该以
何种身份怎么面对她们!」
  涟漪咬了咬朱唇,一字一句地说道「冰儿之所以要告诉你真相只是希望你做
出一个快择!冰儿和娘娘对这事已经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她只是想要你能够正
视这段关系,给她们姐妹,又或者是母女一个坚定的说法!」
  龙辉摇头道:「这事难啊!我情愿去大闹皇宫,又或者独战魔尊厉帝,也不
想面对她们母女!」
  涟漪冷哼一声:「懦夫,堂堂玄天真龙转世竟然也是个只知道逃避现实的孬
种!你要么进,要么退,别在这儿唉声叹气说什么进退不得,你若不能够看清自
己的心意,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倒不如拿把刀抹脖子来得痛快,也省得冰儿成
日为你哀伤发愁!做事别婆婆妈妈的,该强硬时就强硬!」
  要么进,要么退?龙辉宛如当头棒喝,猛然一愣,仿佛捉到了什么救命稻草
,喃喃自语道:「对啊,冰儿她并不是在怨恨我什么,她只是想对上辈子的事情
有个了断,我却一直拖拖拉拉,反倒伤了她的心!」
  涟漪见他似有所悟,便点头道:「你似乎想清楚了,大丈夫立身处世,应果
决了当!也不怕你说我不知廉耻,当初我对你心仪便是从你大闹傀山,力战铁烈
的几次事迹看中你那份决绝和果断,你若再这般沉沦下去,休怪涟漪看不起你!

  龙辉咦了一声,笑道:「涟漪妹子,你倒是说说我当初如何果断了?」
  涟漪俏脸微红,啐了一声死不正经,但还是款款道来:「你当初与苦海和尚
潜入傀山,先是力敌娘娘而不落下风,随即便是装作被袭击的士兵误导一干高手
朝错误的方向而去,声东击西用得出神入化,此等手段若无过人的胆识,又如何
敢在虎穴愚弄强敌。」
  听得此言,龙辉一扫心中阴晦,朗声长笑道:「涟漪,你说得对,我不该逃
避,更不该将此等错综复杂之事压在几个弱女子身上,昔时之过往也该有个了断
啦!」
  涟漪拍手笑道:「这就对了,你现在又两种选择,第一就是斩断对娘娘的痴
念,从此往后不做任何遐想,这便是退!」
  龙辉点头道:「挥剑斩情丝,这确实是一种选择。」
  涟漪又说道:「其二,你若是对娘娘是真心的话,那便大胆迈出去,直接挑
明这层关系,反正我们妖族不吃世俗那套礼仪观念,只要两情相悦便可结合。父
妻子承,兄妻弟袭也是司空见惯,而且我们族群本来就是阴盛阳衰,母女共事一
夫也非什么大不了的事!」
  说到后边,涟漪不禁想起自己父亲,颊生晕红,白了龙辉一眼,暗忖道:「
你这混球当初还不是一样把自己师娘给吃了,明明就是率性而为的人,如今倒也
学人家讲什么礼义廉耻,忒不痛快!」
  龙辉缓缓垂下双目,叹了一声:「我明白了!」
  涟漪拍手笑道:「既然知道,那便去跟冰儿说明白吧!」
  龙辉道:「那丫头也累了一天了,让她休息一晚再说吧,明日再说。」
  涟漪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好好休息吧。」
  说罢扭腰欲走,谁料龙辉猛地从后拉住她,柔声道:「涟漪,别走了,今晚
我们好好说说话吧。」
  涟漪忸怩道:「才不要,人家可不想跟你这混球呆在一块!」
  龙辉呵呵一笑,双手朝前探去箍住其小蛮腰,与她胸背相贴,丝丝温润柔滑
的触及涌入心窝,淡淡清香沁人心脾。
  涟漪嘤咛一声,娇躯扭捏不安,不依地嗔道:「快些放手,要是给冰儿看到
,又指不定她会怎么骂你了!」
  龙辉在她耳朵边上吹了口气,低声道:「都是自家姐妹,冰儿怎会生气呢!
好涟漪,谢谢你点醒我这颗顽石。」
  涟漪点头道:「那你还呆在这儿做什么,快去跟冰儿说清楚啊!」
  龙辉嘴唇贴在她耳垂上,细细亲吻,低声道:「今晚我只想跟你在一块,以
前我对你太过冷淡,如今想起来着实是我的不对,既然我前生发下誓言,今世便
要好好履行。」
  涟漪只觉得阵阵热气从耳朵涌入体内,酥麻麻的好不舒服,双目略显迷离地
道:「什么誓言?」
  「吾爱之人必护之,爱吾之人吾不负!」
  听闻此言,涟漪芳心涌出股股甜美,嘤咛一声,软泥一般倚在他胸口,红唇
开阖呢喃片语,回头凝望着他道:「你这张嘴就是会哄人,当初怎么就不愿意跟
人家说上几句好话,好像答应这个婚约,你很委屈的样子,气得人家一段日子吃
不下,睡不着!」
  龙辉紧了紧臂弯,柔声呵气道:「当时怪我猪油蒙了心,怎么就没发现涟漪
是这般外秀慧中的女子,险些就遗悔终身!」
  涟漪被他哄得心花怒放,娇靥生晕,宛若含苞欲放,娇花吐蕊,美不胜收。
  涟漪此刻穿得乃是一身紧身劲装,虽无楚婉冰那般豪乳丰臀,但也玲珑浮凸
,婀娜多姿。
  再加上她身高颇长,比起楚婉冰似乎还要高上几分,显得甚是高挑苗条,搂
在怀里宛若晶莹玉雕。
  不待涟漪反应过来,一张大嘴就严严实实地盖住了她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
  涟漪娇躯一阵颤抖,桃花晕色由脖子蔓延开来,不消片刻整张俏脸便已通红
一片,她虽已不是处子之身,但对男女之事还是甚为陌生,被龙辉这么冷不丁地
亲吻,俨然慌了神志,身子只余本能的羞涩扭动。
  龙辉口唇示威,舌头轻点,撑开涟漪娇唇嫩肉,随即在牙龈上细细滑动,舔
得她娇吟腻腻,难以咬牙守关,任由舌头伸入口腔,尽情吮吸着那里源源不断出
来的香甜的津液,双手则不停地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摩挲轻抚。
  「好热!」
  涟漪只觉得那双大手宛若火焰一般,丝丝滚烫的热力透过衣衫,渗入毛孔,
直透脏腑。
  龙辉松开美人檀口,脸颊由脸颊慢慢滑下,顺着脖子直吻而落,叼住衣领轻
轻拉开一道口子,露出纤细的锁骨,嘴唇划过雪肤,爽嫩的触觉和香味堪比香酥
糕点。
  随着衣襟的打开,酥嫩乳肌映入龙辉的眼廉,虽有丝纱酥胸,但也可看出乳
廓极美,虽不似楚婉冰那般豪乳傲峰,但也是美玉嫩乳,坚挺丰腴,与白翎羽那
对蜜色隆乳颇有几分相似,但白翎羽的乳廓之所以挺拔,很大程度归功于她一身
坚实健美的骨肉肌束,尤其是乳缘四周的胸肌,像薄钢片一般将乳肉绷紧,使其
保持圆弧蜜桃状。
  而涟漪的双峰则显得更为柔软,但却依旧是竹笋般的形态,这也与妖族女子
那如水的内媚躯体有关,就像洛清妍、楚婉冰母女那般,蜜瓜豪乳,饱胀温润,
但偏偏却还能保持着完美圆润的乳型,毫无下垂,也不知这般绵软的乳脂是怎样
保持挺翘的轮廓。
  龙辉看得快美,便将大手抱盖在双乳之上,绵滑的乳肉从指缝溢出少许,柔
腻腻,弹腴腴的感觉着实美妙。
  涟漪鼻息火热,细喘嘘嘘,嘤咛迷离,双手带着少女娇羞按在龙辉手背上,
试图拨开这对作怪的大手。
  「龙辉……别这样,冰儿还在下边呢!」
  涟漪娇弱的反抗并未掰开握乳的双手,唯有搬出冰儿来求饶。
  龙辉在她锁骨边上舔了一下,一边吻着香嫩的颈肤一边说道:「好涟漪,冰
儿那小醋坛子平时娇纵惯了,今天我便要好好挫挫她的棱角,重振夫纲,免得这
丫头太过无法无天,日后弄搅得家园失和。」
  说完,就一头载入了那精致的乳沟,入鼻是醉人的乳香,夹杂着淡淡的清香
,让他心旷神怡,恨不得就此长埋不起。
  感到龙辉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嫩的胸脯,涟漪发出娇羞的娇吟,她深深感
受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迷恋,她柔情蜜意地地抱住龙辉的头,让他尽情地吻着饱
满酥胸。
  娇美身体在龙辉的魔掌下颤抖扭动着,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娇吟,十根玉指更
是不安地插在他头发里。
  龙辉一边往下亲吻小孔雀嫩肤,一边褪去美人外衣,不消片刻,涟漪上体便
是裸露在外,乳峰高耸挺翘,粉嫩凝于乳尖,小腹平坦光洁,蜂腰细巧圆润。
  龙辉激情地在涟漪平坦坚实的小腹上投下了一连串火热的吻,痒丝丝的感觉
让涟漪舒服的呻吟出来,爱郎霸道高超的挑情手段让她的情欲高涨到了极点,褪
下了少女的娇羞以及对姐妹的顾忌。
  龙辉嘴唇贴在小腹缓缓下移,咬住腰带,朝外一扯,顿时外裤松解,双手在
顺势下拉,美人下体片刻便感到冷风飒飒,只余小巧亵裤,两根玉柱般的美腿娇
羞地将腿心紧闭,发出颤巍巍的抖动。
  龙辉忽然一手探入腘窝,一手搂住玉肩,将涟漪赤条条地横腰抱起,霸道而
又有力地将她抛在床榻上。
  哎哟!涟漪摔得俏目一红,柳眉轻蹙,委屈地嗔道:「臭龙辉,你想摔死我
吗!」
  龙辉身子压上,对着其朱唇轻啄了几口,笑道:「方才是谁要我做得强硬些
的,我只是遵从涟漪夫人的嘱咐罢了。」
  涟漪睁七分娇羞,三分春情的秀眸,口中腻声嗔道:「人家又不是叫你这时
候强硬……真是个死木头,没轻没重的!」
  龙辉抓起她小手引到胯下,恰好触及那勃发坚挺的龙根,笑道:「好涟漪,
你说我现在不强硬能行吗?」
  涟漪只觉得手掌像是握住了一根烧火棍,灼得细嫩肌肤一阵通红,吓得她几
乎要缩回小手,可是却被龙辉紧紧握住,羞得她娇嗔不已:「哪有你这样的无赖
,就知道逼人家做些羞人的事!」
  龙辉嬉笑一声,将手探入她亵裤内,柔声道:「这样咱们谁也不吃亏!」
  私处猛遭侵袭,涟漪浑身倏然泛起一阵鸡皮疙瘩,她亵裤之内还有一条汗巾
,如今却被龙辉的手指搅得乱七八糟,细细的汗巾恰好勒在蜜户肉缝之上,粉嫩
敏感的贝肉被汗巾刺激得不住紧缩,但这样一来又把汗巾夹得更紧,如此循环周
复,最恼人的还是龙辉那几根手指,在肉壶蜜裂上划来刮去,逗得涟漪几乎快要
发疯,不消片刻内媚的肉体便渗出欢愉的汁水,汗巾亵裤犹如水洗一般,湿润难
干。
  「龙辉,别弄了,我好难受啊!」
  涟漪身子一阵绵软,猛地一下便依瘫在龙辉怀里,娇喘吁吁,吐气如兰,小
腹阵阵抽动,贝肉也是崩蹙蠕动,腻人妖媚之处实非笔墨所能描绘。
  涟漪毕竟混迹青楼烟花地多年,再经历情郎的连番挑逗后俨然恢复了几分花
魁本色,只见她抿嘴嗔道:「臭龙辉,就知道欺负人家,别以为我是那些不经人
事的小姑娘!」
  主动伸手卸开龙辉腰带,将怒龙拉出,紧绷火热的粗壮肉柱嗖的一下甩了出
来,涟漪眼明手快,一把握住龙根,嗔笑道:「顽皮的小东西,看姐姐怎么收拾
你!」
  她在青楼虽守身如玉,但对于房术淫事并不陌生,再加上曾练习过妖族媚术
,此番动作虽是首度施展,但却毫不含糊,只看她素手揉捏撸动,几下子便将龙
根捋得紫红火热,龙口浸浆。
  龙辉觉得身子的气血都被她捋到下体,舒服得连连吸气:「涟漪,你这手法
怎会如此纯熟!」
  涟漪噗嗤一笑,说道:「人家是特地为你学的,别说你不喜欢!」
  龙辉伸手在她乳珠上捏了一把,笑道:「怎会不喜欢,我家涟漪这么用心,
为夫高兴还来不及!」
  涟漪起初还怕他嫌弃自己淫荡,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多余,看到情郎这般舒服
她也乐得施为,尽情地将所学的媚术施展开了,只看她一手捋根,一手捧丸,温
润润的小手仿佛触及着一团烈火,越碰越热,烧得她情火涌动,蜜户渗液。
  涟漪扬起羞嫩俏脸,娇声腻道:「好哥哥,奴家弄得你可舒服?」
  甜丝丝的声音宛如一条条丝线般钻入龙辉耳蜗,只觉得尾骨一阵酥麻,但并
非射精泄意,而是情欲涌动的烈焰火热,舒服得小腿阵阵紧绷。
  龙辉深吸一口气,扣在涟漪胯下的手掌粗暴一扯,撕拉一声响起,涟漪的亵
裤和汗巾顿时破碎,丝丝腻滑蜜液从碎布滴落床榻被褥。
  龙辉双手一分她嫩耦般的玉腿,挺起火热粗壮的阳具,对准那娇嫩鲜红的幽
谷蜜穴猛地尽根而入。
  湿润紧窄的蜜户被这庞然大物一下攻陷,「啊……」
  涟漪大叫一声:「痛,慢点!」
  上回结合涟漪尚在昏迷之中,对此并无感觉,此刻不但精神十足,而龙辉比
起当日更加不凡,先有冰雪双姝的阴息进补,再者又有四重双修的加持,龙根变
得更是粗长火热,涟漪只觉得下体仿佛要被贯穿一般,张口想要呼救呻吟,却发
现难吐只言片语,仿佛胸腔的气息都被这根龙枪给顶了出去,当真是有口难言。
  龙辉心知此时正是紧要时刻,立即一把抱紧涟漪的娇躯,腰身轻轻起落,阳
具在肉洞中缓抽慢送,温柔的开拓蜜户幽道,拓展媚肉,引浆渗液,仅仅过了四
五十下,便弄得涟漪浑身酥麻,美得直抖哆嗦。
  涟漪缓过劲来,朝两人结合处望去,只见龙辉结实的的小腹打在雪白的耻丘
上,动作虽是轻柔,但却也发出发出「啪啪」
  的声响,配合着蜜穴里「唧唧」
  水泡破裂的抽送声,交织成一曲荡人心魄的乐谱。
  随着谷道的扩展,涟漪痛楚尽消,丝丝美感由嫩宫涌起,酥麻麻地布满了整
个小腹。
  忽然涟漪咯咯一声娇笑,雪白的腹肌阵阵抽动,龙辉只感到媚肉内传来一股
紧凑的蠕动,将龙枪紧紧拴住,穴心宫口传来一阵吸力,几欲吸出热浆龙精,幸
好龙辉收腹屏气,这才护住精门。
  「这丫头平日里看起来羞答答的,想不到也是个迷死人不要命的小妖女,这
份媚术虽非天然而成,但也几乎直追冰儿了!」
  龙辉不禁暗叹,这只小孔雀看来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想到这里,龙辉
再打起三分精神,火烫硕大的龟头撞击研磨着敏感娇嫩的花心,一手向上抓住她
一边嫩乳揉抚把玩,棒棒入肉,杀得涟漪恨不得娇声吟叫,但她又怕吵醒正在休
息的楚婉冰,于是便咬住手背,压住涌到喉咙的声音,从鼻子发出嗯嗯嘤嘤的沉
哼。
  她虽有媚术护体,但毕竟是稚儿初开,被龙辉连淫花心数次,便无力服软,
本来箍住情郎的四肢也松散地摊开,任由龙辉探采,整个人就像怒海扁舟,随波
逐流,被龙枪杵得乳摇臀晃,先前还能吟唱几声,但随后却是连开口的力气都缺
乏。
  「嗯…花心都被顶穿了……啊……到子宫去了……嗯……别这么快……人家
要受不住了……啊……」
  涟漪被龙辉数十抽后抖着身子,颤着小腹还是先丢了。
  涟漪也曾听云香园的姐妹提及过一些香艳往事,但那些恩客多为豪门贵族,
平日养尊处优,难以久战,再加上云香园的女子或多或少都有媚功护身,这些贵
族刚一上床没多久便败下阵来。
  若能遇上粗壮久战之汉子,这些烟花女子便会聚在一起讨论,更向他人炫耀
一番,听得涟漪早就是春心暗动,如今初尝情郎之勇悍,涟漪倍感满足。
  涟漪此刻浑身犹似水中捞出一般,香汗淋漓,细细娇喘,媚眼迷离,正晃神
间却被龙辉抱起,四肢着地回身跪趴在床上。
  涟漪勉力抬起玉手将散落秀发轻轻挽于耳后,抹去眼角的汗水,幽怨的回眸
撇了龙辉一眼,娇嗔道:「你也忒狠了……这般猛杵急撞……玩下去人家岂还有
命……你且先放我起来……让我先歇会。」
  龙辉本想罢手,但见她雪嫩玉臀高高翘着,菊眼花穴俱是一片娇嫩欲滴,臀
股间莹光闪闪,腻香酥嫩,淫媚浆汁顺着蛤口流至阴蒂,在蚌珠上汇成水珠再缓
缓滴落,端的是媚态撩人。
  如此美景,龙辉哪能忍的住,龟头对着嫩玉,不由分说的一枪挑了,惹得涟
漪娇吟一声,颤着声回首埋怨道:「嗯……臭龙……你非把人家弄坏了才甘心吗
?」
  龙辉仿若未闻,手掌扣住涟漪雪股玉臀,腰股运劲,急促挺耸,猛烈程度竟
比前时狠上近倍。
  涟漪初尝人道,而且刚已经历一番高潮,如今花穴内是余温犹存,媚肉火热
酸麻敏感万分,哪能承受得住这般急挺,忙回头伸出一手撑在龙辉小腹上,试图
阻止龙辉的抽动,还哀怜楚楚道:「啊……轻点好么……在这样可不行哩……这
般杵来刺去的非把人家活活弄死不可……嗯……你且快些来好吗……!」
  龙辉依旧我行我素,两只手紧紧抓着涟漪白花花的臀肉,留下道道红痕,肉
龙深进浅出,记记皆杵在花心之中,抖的涟漪鬓发雪乳一片凌乱,娇躯频频震颤
,朱颜埋首被褥间,花穴之中一收一放,嫩心阴精仍在涌射,俨然是丢了个死去
活来。
  涟漪虽美得发慌,但也感到一阵心力交瘁,若再给这条淫龙蹂躏下去,明日
恐怕连站都站不起来,她又闷声闷气地连着挨了几枪,忽然心生一计,生出应对
之策。
  龙辉正在横冲直撞,忽然之间涟漪缓缓别过螓首,那张脸竟是楚婉冰的花容
,龙辉顿时一愣,动作稍微停缓。
  涟漪随即再运起万变幻元术,只见波纹涌动间,冰儿玉靥消散,出现在龙辉
眼前的是一张妖媚倾城而又成熟润美的俏脸,竟是洛清妍。
  涟漪化出洛清妍容颜后,感到小腹一阵热胀,显然是体内肉柱变得更为粗壮
和灼热,径直地撑开她的媚肉,涟漪不禁啐道:「死色鬼,一看到娘娘就这么兴
奋,变态!」
  龙辉低头在她粉背上吻了一口,笑道:「你这小孔雀,竟然跟我开这种玩笑
,欠揍!」
  说罢双手从她腋下穿过,忙搂着她纤纤细腰将她缓缓抱起,令其玉背靠进胸
膛,雪股挨坐在小腹,龙枪更为深入插在涟漪蜜穴内,臀下用劲,连连狠力向上
顶着。
  涟漪立时花枝乱颤,眼中满是讨饶和怯意,回首望着龙辉求道:「好哥哥…
…不顶……不顶……涟漪不再开你玩笑了!」
  龙辉心头一乐,见她羸弱怯怯的模样亦是不舍,忙停了耸动对着涟漪贼贼坏
笑道:「那小涟漪以后听不听我的话?」
  涟漪被他顶得花芯酥酥麻麻的,魂儿都快飞走了,这哪还敢说个不字,唯有
乖乖点头道:「听话,人家以后都乖乖地听夫君的话!」
  龙辉朝床躺下,说道:「涟漪,快把身子转过来!」
  涟漪知他想用男下女上的体位继续交欢,但这个体位却是由女方来控制节奏
,倒也不算什么难事,于是她便耸起翘臀,拧转身子,下体水光盈盈的蜜穴依旧
含着龙根,可是随着腰臀的转动,腔内媚肉被龟棱刮得极为酥麻瘙痒,爽得涟漪
小腹一热,竟小小地丢了一会。
  看着涟漪含羞带媚地将身子转过来,龙辉伸手扣住两颗美乳,下身微微上挺
,催道:「好涟漪,别愣着,快动一动。」
  涟漪被他轻点了几下花心,美得双目迷离,险些就昏了过去,她一双雪藕般
的皓白玉臂撑在龙辉胸口,腰臀轻轻地前后磨动,股间的黑绒已是湿润,与龙辉
的耻毛结合纠缠在了一块,磨出丝丝白沫。
  涟漪扭了一下,便已是媚眼如丝,朱唇含露,乌发四散,娇媚的身子几乎快
要滴出水来,一双玉乳巍峨颤动,香汗沾满了整个胸脯,汗珠缓缓滑下恰好凝聚
于乳梅,最终越聚越多,细巧的乳头再难承受逐渐变大的汗液,化作一滴滴晶莹
的珠子滴落下来。
  两瓣蛤唇随着玉臀的耸动变得极为晶莹剔透,仿佛被肉柱给撑成透明。
  涟漪渐渐掌握了扭腰的技巧,由前后耸动改为左右扭动,圆润的玉臀就像是
一个磨盘般晃动,奋力提臀收腰,欲要绞杀入洞蛟龙,谁知龙辉却是越战越勇,
双手扣住她的臀肉,一口气连顶了数十下,棒棒皆杵在花心嫩肉,刺得涟漪花枝
乱颤,娇啼媚吟唱个不休:「好哥哥……涟漪不行了,别再顶了……啊……肚子
都要被刺破了!」
  龙辉忽发奇想,坐了起来双手从涟漪腋下穿过,抱住光洁的裸背,柔声说道
:「涟漪,快变一下!」
  涟漪美得神魂颠倒,腻声娇喘道:「变……变什么?」
  说话间雪嫩的纤长藕臂紧紧抱龙辉的脖子,胸前雪峰上的两粒红嫩乳珠婷婷
而立,随着耸动在情郎胸口上下刮蹭着,快美酥麻在两人间相互传递。
  「快变冰儿,变洛姐姐……把她们母女的模样都变出来!」
  龙辉双眼赤红地低吼道,枪棒刺得更加疯狂,仿佛要将涟漪的深宫给捣破一
般。
  涟漪被他淫玩得六神无主,那还能拒绝,唯有强忍着小腹的酥麻快感,运功
变身,只见波纹晃动,楚婉冰的如花玉容乍现眼前,只见这个「冰儿」
  呵气乳浪地道:「小贼,你要弄死人家了……快快射出来吧,人家要你的雨
露。」
  「臭小子,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心怀不轨的?」
  「冰儿」
  话音方落,却见洛清妍出现在跟前,那张妖媚绝代的俏脸布满着兴奋的红晕
和情欲的勃发,张着膻口在他耳边柔柔喘着气,惹的龙辉耳根发烫,心头亢奋,
抱紧「洛清妍」
  的雪臀,腰杆下下发力,千杵百椿起来。
  「啊……人家骨头都快被你弄散了……轻点,龙儿,别再戳那儿,妾身快要
死了!」
  「娘亲,快救救冰儿……这小贼也忒狠,冰儿快支撑不住了!」
  情火熏蒸之下,涟漪似乎入戏极深,忘却自我地全身心投入其中,仿佛化身
为洛楚母女,在龙辉的粗壮之下,母女二人无力地挺着雪润润的丰腴胴体迎合情
郎,口中发出娇弱的哀求和亢奋的媚吟,当真是妖娆绝代,魅惑苍生,直可叫男
子精尽人亡。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涟漪也仅仅能够模拟出她们的脸庞,对于身子内的细节
却是一无所知,所以那副娇躯依旧是涟漪的,毫无洛楚母女那般丰腴柔媚,傲乳
肥臀。
  就这样,涟漪接连施展万变幻元术,将洛楚母女的模样轮番变出,增添闺阁
房事之乐趣,龙辉只觉得自己仿佛轮番地在这对母女花身上恣意索取,奸得这大
小两只妖娆凤凰腻声哀吟,雪躯颤抖,直到涟漪在因为身子酥麻难以运功,幻象
才终止。
  如此一来,便成了母女三花同床奉迎,这三母女皆是妖族最为夺目的明珠,
但却在今天承欢其胯下,爽得龙辉冷冷抽气,除此之外还有种背德逆伦的快美,
精门再难把持,将股股火热灌入涟漪体内,惹得美人水流不绝,花心欲融,在热
浆的灌溉下,涟漪也是穴麻蕊酸,丢意渐生,浑身酥麻敏感,再加上花心连连受
挑,嫩肉次次被戳,丢意犹如电流走遍全身,泄意越来越浓花底一暖再度狠狠丢
了一回,淫汁蜜液飞溅而出,洒落四处,弄的满床具是美人花穴内膻香甜腻而又
暖骚淫媚的气味。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