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九章

                第九章
  地上女孩身子突然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呻吟。
  「坏女儿,你醒了。看看你把地上尿的,你那混账的爹妈是怎么教你的?
太没教养了!」狼哥一把搂着了女孩,嘴里调戏着。
  「狼哥,你这话可是把自己给骂了!你不是自称她老爹吗?哈哈哈」
  女孩看到了地上的水渍,想起了刚才自己的举动,不禁羞涩起来,感到自己
还有尿意,嘴里恳求着,「大哥,让我去……」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狼哥在她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他
刚刚被我调笑,气正没地方发呢。
  「臭婊子,你叫我什么?刚刚教你的都忘了?真他妈的欠揍!」狼哥恶狠狠
的说。
  女孩的脸被扇的通红,但也不敢反抗,眼里噙着泪水,委委屈屈的说,「好
爸爸,让我去卫生间……」
  「去卫生间干啥?和爸爸还有啥不好意思说的?」狼哥不怀好意的问。
  「我……憋的慌,想去撒尿……」
  「小母狗快起来!……爸爸给你把把尿!」狼哥兴奋起来。把女孩拉起来,
像给小孩把尿那样把女孩抱起来,然后用手分开她的双腿,兴致勃勃地拨弄着她
已有点肿胀的阴唇。
  只见女孩娇嫩的穴口翻成一个小小的红肉洞,黏黏白白的精液从洞缘慢慢的
流出来。
  「不……求求你……不要……」女孩紧张地浑身发抖。
  「少罗嗦!蹲在盘子上面…快尿!」我从桌子上腾空了一个水果盘放在女孩
的脚下。
  女孩怯生生地看了狼哥一眼,低头不语。虽然她刚被这两个男人玩弄过,但
要她当着他们的面裸身撒尿,她一想就冷得浑身发抖。
  「你的女儿可真不乖啊,没调教好」,我拿起香烟,狠狠的吸了两口。
  似乎感到了什么,女孩拼命的挣扎起来,但狼哥紧紧的抱住了她,根本无济
于事。
  我欣赏了一阵女孩的裸体的无用的挣扎,然后一把抓住了她的左乳。女孩的
乳房小巧玲珑,我的一只手抓的正合适。我的手指不停地抚摸着淡红色的小豆豆,
使得女孩这个敏感的部位立刻变得坚硬起来。
  女孩虽然感受到了来自胸部的刺激,但是她更多地感受到膀胱里面的尿意,
仿佛随时要喷涌而出。精神上的重压和奶头的刺激,使得她是凄惨地挣扎和呻吟
着。
  突然,胸部传来一种灼痛的感觉。原来我将燃烧的烟头轻轻的弹了一下,飞
出的红色火星正好溅在了她那已经变得坚硬的乳蒂上。
  突然的疼痛让女孩再也无法掌握自己的身体,括约肌再也无法控制住,「嗤」
一声,一股发亮的尿液从尿道都喷射出来。狼哥把女孩与地面的距离稍微拉
开了点,只见一道白色水线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洒在盘子里。狼哥淫笑着晃动女
孩,水线的落点也快速抖动着。
  女孩尿完后,强烈的羞耻感让她不禁大声哭泣起来,但很快就被我的烟头给
吓了回去,只能小声的抽泣。
  「乖女儿,只要你老老实实听话,就不会吃苦头的。要不爸爸也保护不了你」。
狼哥将女孩放到沙发上,语气夸张的说,「哇,小母狗挺能尿的,盘子都满了!」
  看到女孩无助彷徨的眼神,我感到有股暴虐的欲望从心底升起。这才是真正
的性虐!太他妈的爽了。但对于李映梅和老师,我的这种有些变态的手段是无论
如何也不忍心施展的。
  「臭婊子,你刚才居然把尿溅到我脚上了!」我把沾着尿液的脚伸到了女孩
的嘴边,「你弄脏了我的手指,来舔干净它。」
  女孩变得有些麻木了,毫不反抗的伸出了舌头,一下一下的舔住我脚上自己
的尿液。舔在口中的尿液有一股骚味,夹杂着男人脚上特有的臭味,咸咸的好像
是浓缩了的汗水一样,让女孩有种想呕吐的欲望。
  「不准吐!哈哈,这才是一条好母狗狗吗。」我看着双眼无神的女孩,「说
说看,你乖不乖?」
  「我乖……」,女孩连忙回答,看到我不满的神色,忙改口,「小母狗一定
乖乖的听大主人和好爸爸的话!」
  看着女孩乖巧而又淫荡的样子,我的鸡巴又开始竖了起来。我用脚尖踢了踢
女孩的下巴,「我还不知道小母狗怎么叫的呢,叫两声我听听。」
  女孩迟疑了一下,我用脚尖点了点她受伤的乳房,她嘴里痛呼了一声,急忙
开口叫了起来,「汪,汪,汪」。
  狼哥拿起来一个黑色的皮狗圈,「乖妞,过来把狗圈戴上,省的走丢了。」
  女孩刚想站起来,我用脚把她摁了下去,「小母狗还想站着走路?操你妈的,
要四脚着地!爬的时候要扭屁股,接东西要用嘴巴叼!」
  女孩明白了我的意思,老老实实的双膝跪地,往狼哥那里爬去,边爬边摆动
她的臀部。狼哥把狗圈给她戴上,拉了一下狗带,「嗯,挺合适的。」
  狼哥拿着一条玩具尾巴,想给女孩戴上,我拦住了他,指了指女孩的屁眼,
「这里可能还没被人开发过呢,等下尝尝鲜」
  我点了根烟走了过去,接过了狗带,「来,母狗,咱们遛遛。」
  女孩在地上爬着,膝盖下面很快就红了起来。这是怎么了?不久前还是一帮
小弟的大姐大,对那些臭男人自己可是从来都不客气,呼来唤去的。而他们或者
冲着自己的姿色或者是冲钱,就像狗一样围着自己打转,变着法的讨好自己。自
己扔点甜头出去,那些人像狗抢骨头一样扑了上前。可是现在自己怎么像狗一样
被人牵着,戴着狗圈在地上爬!
  我领着女孩来到了那盆尿的面前,「自己闻闻,你的尿骚不?」看到女孩委
屈的点头,我继续说,「把屋子里面弄成啥味了?罚你把它给我喝了!」
  女孩的脸色变得惨白,说话都颤音了,「喝……喝了?」
  狼哥扮起了好人,「哎呀,陈少,你看咱闺女多可怜,你就别折磨她了,要
不改改?别喝尿了。」
  「狼哥你还真怜香惜玉啊。嗯,那这样,你把这盘尿叼到卫生间倒了。可不
许洒啊,如果洒的超了一半,嘿嘿……」我威胁着用烟头在女孩的屁股后面虚点
了一下。
  女孩只好将头埋了下去,用牙齿咬住盘子的边缘,慢慢将盘子叼了起来,居
然一点没洒。盘子里面的尿很满,女孩的上嘴唇被浸泡在了自己的尿液里,甚至
有些液体还进入了口腔里面。随着自己的爬动,液体上下起伏,还不时的想往鼻
子里面灌。女孩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尿液的腥臭味了,小心翼翼的爬着。
  好容易走到卫生间门口,女孩正暗自庆幸呢,突然屁股沟被人用脚尖轻轻的
踢了一下,女孩被刺激的身子猛的往前一挺,盘子里的液体随着惯性顿时进入了
鼻子,咸咸的尿液刺激的女孩「阿嚏」一声,盘子随着掉到了地上。
  看到半天的努力化为泡影,还要被烟头烫,女孩顿时爬在地上大哭起来。
  「你个小婊子,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真他妈的笨!除了去卖逼,你还会
干什么?」我面色阴沉的看着女孩,「别你妈的哭了,赶紧把屁股撅过来!」
  「撅你妈个头!」所有的委屈涌了上来,女孩爆发了。她从地上爬起来,朝
我冲了过来,「我跟你拼了」。却被狼哥一把抱住,摁在了地上,女孩拼命的反
抗。
  「呵呵,不错啊,还挺有个性的。」我蹲了下去,将手里的烟头对准女孩白
花花的奶子狠狠的戳了上去。
  「啊!」被烟头所烫,女孩身子一阵颤动,嘴里惨叫着。
  我轻轻吹了一口气,将散落在女孩肌肤上的烟灰吹走,只见白皙的奶子上被
烫起了一个米粒大小的泡。看女孩痛苦的样子,我又点了一根烟,狠抽了两口,
掰开了女孩的大腿,用手轻捏着女孩的阴唇。
  女孩以为我要烫她的阴道,想到那里的嫩肉被烫坏的样子,女孩的神经顿时
崩溃了,「大爷爸爸我错了,求求你们别烫我了,饶了我吧。」
  我不理会女孩,手狠狠的戳了下去,女孩大叫一声,身体一阵痉挛,头一歪
竟然晕死过去。
  「靠,这个小婊子胆子也不大啊,看你给她吓的,还以为你真想烫她的小逼
呢。」我刚才只是将烟头摁到了地上。
  「嘿嘿,咱们不是还没玩过瘾吗,把逼烫坏了咱可没的操了。这个小骚货的
屁股可能还是处呢,等下咱们给她开开苞」
  在女孩脸色泼了盘水,女孩才悠悠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阴部没烫伤,后
怕的小声抽泣,没口子的求饶。
  狼哥趴到女孩的屁股后面看了又看,还把两瓣屁股掰开了研究。然后坐在了
沙发上,让女孩跪在自己两腿之间,用自己粗大的肉棒摩擦着女孩的乳房。
  「好女儿,其实只要你听话,我们也不会打你的,看看你身上弄的,多丑啊。
  别害怕了,咱爷俩唠唠嗑。你叫啥?今年多大了」
  「我……女儿叫,啊……张文静,今年十四了。啊……。」狼哥的肉棒在乳
房上滑动,不时的扫过伤口,张文静不得不极力压制住伤口的疼痛。
  「哦,闺女啊,你很疼吗?那怎么办呢,你看我鸡巴硬的,就想找个地方舒
服舒服,nonono,不要用嘴,用嘴咱们怎么唠嗑啊?……哎呀,不能用
你的小骚逼,刚才刚插过,爸爸的鸡巴那么粗,你肯定还很疼吧。对了对了,用
闺女的小手给我捋捋就成了。怎么样,好闺女,好静静,还是爸爸心疼你吧?」
狼哥这个贱人,嘴上的歪理还一套一套的,还整出两英文,听的我只想笑。
  「嗯,谢谢好爸爸。」张文静感觉这个爸爸比那边的男人要好点。
  「静静,你之前和几个男人搞过对象?」。
  「三、四个」。
  「女儿,不是我说你啊,你还没成年了,小逼都开始变颜色了,这个明显是
被操多了啊。你可要自爱啊,不然到时候可嫁不出去了」
  「就是就是,以后只能和男朋友操逼要经过你的好爸爸批准啊。」我打趣道。
  「……」
  「乖女儿,你那几个男朋友的鸡巴有爸爸的大没?」
  「爸爸的……大」,看到男人的眼睛瞪了一下,张文静急忙补充,「爸爸的
鸡巴大,操的女儿爽死了」
  「哈哈,」狼哥得意的大笑,「爽的小蹄子尿都出来了。」。
  想到刚才自己尿液和爱液一起喷出的情景,张文静不觉又是一阵脸红,小穴
中又有液体渗了出来。
  「小骚货,以前给人舔过鸡巴没?」狼哥紧盯住张文静的樱桃小嘴,把自己
的手指伸了进去,慢慢的抽插着。
  「没……」
  「这个我可以证明,小母狗的口交技术很差劲啊」,我插嘴道。
  「哦,」狼哥来了兴致,「那刚才是你第一次舔鸡巴了?」
  「嗯……」张文静羞涩的点头。
  「那你的菊花呢」狼哥兴奋了起来,张文静明显的感到自己手中的肉棒又涨
大了一圈。
  「什么菊花?」
  「就是你的屁眼、肛门,小骚货。狼哥,你个粗人,就别跟这婊子整那些文
雅的」
  「对对对,乖女儿,你的屁眼被人操过吗?」狼哥的食指顺着张文静的股沟
摸向了屁眼并且还扣挖着,女孩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起来。
  「别……别……我不知道……那里……不行啊……」
  「哈哈,怎么不行啊,那里就是让人操的!陈少,你来给咱的乖闺女开苞吧?」
  「客气啥,刚才我开过小骚货上面的苞了,屁眼这个当然你先来,咱们给小
母狗吃个人肉三明治。」我淫笑着靠了上来。
  虽然不懂什么三明治,但张文静的屁眼却本能的一缩,仿佛预感到了危机。
  我站在地上,狼哥抱着张文静,将女孩的阴道对准我了的阳具。我缓缓的顶
了进去。在之前残留体液的润滑下,立刻毫无阻碍地顶入女孩的阴道,只是我的
阳具实在过长,还有部分留在体外,我猛地用力,又将阴茎挤入几分,女孩的阴
道已然被塞的满满的,阳具却依然在缓慢然而有力得前进,每次前进都让女孩浑
身一阵痉挛,嘴里呻吟着,「停……啊,你的……太粗了……撑坏了……」
  狼哥的目标是肛门,他将鼻子靠近那里,闻了闻其中的味道,同时伸出舌头
使劲的舔着,把张文静的菊花弄的湿漉漉的。
  「好,火候差不多了。」狼哥说着抽出了自己的阴茎,将龟头顶在女孩的菊
花门上,说道,「好闺女,稍微忍一下啊,有点疼。」
  「不,求求你,好爸爸,亲爸爸,别……啊……」张文静闻言惊惶地求饶,
同时使劲摆动臀部。只是这种动作不但不能帮她摆脱困境,反而是对狼哥的挑逗。
狼哥两手捞住女孩的臀部,猛地向后一拉,身子往前一倾,阴茎狠狠地刺入了女
孩的菊花。
  张文静只觉得自己的括约肌几乎裂开,疼得惨叫连连,一再哀告:「拔出来,
拔出来,哎呀,疼死我了!」
  狼哥却觉得女孩肛门内层层迭迭的嫩肉从四面八方挤向自己的阳具,窄小的
肛门好像阴道反而更让他有快感。顶到最后的时候,和陈少的鸡巴只隔了一层肉,
好像两个鸡巴紧紧地挨在一起似的。
  当狼哥将鸡巴抽出的时候,看到了鸡巴上的血迹,好像是看到了女孩的处女
血,鸡巴更是涨大了几分。他毫不留情地大干特干起来,一边卖力地抽插,一边
掌击着女孩的臀部,同时嘴里还调笑着道,「好闺女,真孝顺啊,把这屁眼保留
了十四年,今天献给了亲爸爸!」
  两个男人又是一阵淫笑,好像踩着节奏一样抽插:你进我退,我退你进。张
文静感觉后面的鸡巴一进屁眼,顿时前后两根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体内有如一起
肏进自己的屄里,又如一起肏进自己的屁眼儿里,那种感觉真是无法言表,只能
嘴里大声地哭叫着。
  但男人却把女孩的叫声当成了叫春的呻吟,毫不怜惜女孩的痛苦,叫的越凶
插的越起劲。
  两人同时抽出又同时捅进,没有十几下,张文静就陷入了癫狂的境界,嘴里
「嗷嗷」地叫着。女孩哪里受过这种刺激,马上就高潮了一次,不一会又高潮了
一次,接着两手一软,两腿打颤,趴在我的身上。
  三明治式的性交在张文静的哀号声中持续了整整十多分钟,女孩的叫声越来
越低,俏丽的脸上满是泪水,她的身体早已瘫软,只是被男人抓住才能继续接受
奸淫。
  终于狼哥在一阵急速抽插后,将自己的精液射入张文静的直肠,我冲他得意
的一笑,再也坚持不住,也在女孩的阴道里面发射了出来。女孩也随着我们的射
精昏厥了过去。
  「狼哥,我先走了,下面的事情交给你了。」
  「放心吧,陈少,我保证这个小骚货服服帖帖的,肯定不耽误你事。另外白
洁那边的事情今天晚上就会动手,你就听好吧」
  陈玉娟带着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家里。陈明华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
梅梅已经落入了他的魔掌?梅梅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呢?陈玉娟觉得要和
女儿好好谈谈。
  李映梅刚准备关灯睡觉,陈玉娟敲门走了进来。
  「梅梅,你还没睡吧。妈妈想和你聊聊。」陈玉娟脱掉睡衣钻进被窝,「咱
娘俩好久没谈过心了。」
  「是啊,妈妈,你变了好多啊,爸爸在世时……」
  「梅梅,别提那些伤心的事好吗?」
  「好啊,妈妈,你想谈什么?」
  「谈谈你的华哥吧。说说看,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他,妈妈再反对也没用?」
  「华哥长的很帅气啊,脑子也很聪明,没见他用功,考试老是前几名」,谈
起自己心爱的华哥,李映梅眉飞色舞起来,「还有啊,他的口才很好,老是逗得
我笑;他对我也很好,我有不会的难题问他,他可耐心了,班上其他的女生可没
这个待遇」
  「就这些吗?梅梅,你还小,等你年纪大了,上了大学,步入社会,你就会
发现这个世界上优秀的男孩子有很多啊」陈玉娟极力劝着女儿远离那个小色狼。
  「妈妈,我就不明白了,华哥那点不好,你为什么那么反对我和他交往呢?」
  「梅梅……」陈玉娟怎么能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只好敷衍道,「我总感觉
他靠近你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听妈妈的话好吗,离他远点」
  「目的!?妈妈,华哥对我能有什么目的?财,咱家现在一贫如洗;色?妈
妈,爸爸死后没多长时间,有次我脸上带着伤回了家,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你不是说自己不小心碰的吗?怎么了?」
  「那次不是我自己碰的。是张天来那个混蛋的女儿张文静带着一帮女混混干
的!当时她们把我的校服都撕破了,想给我拍照。幸亏是华哥把我救出来了,为
这他的胳膊上还留了个伤疤。」
  「当时爸爸过世了,我感觉像天塌了一样。但那天我靠着华哥的背上,却感
觉到很踏实,有哥哥保护着我,什么都不怕。妈妈,当时华哥根本不认识我,却
为了救我受了伤。」李映梅的声音又弱了下来,「当时我的身子被他看光了,他
还带我去了他家,给我找了一样的校服穿上。如果是为了色,他当时就能要了我!
他能有什么目的呢?」
  「反正你不能接近他!」
  「妈妈,你太不讲理了……我不理你了……」李映梅伤心的说着,翻了个身,
给了陈玉娟一个背影。
  看着熟睡的女儿,陈玉娟陷入了沉思。弄明白了女儿喜欢陈明华的原因,如
果女儿说的是实话,那陈明华对女儿真的没什么坏心眼。但他为什么对自己的手
段如此下作?逼着自己做妓女不说,还变着法的羞辱自己:现在看来,包括什么
刚开始没人点自己的台、聂倩对自己的照顾等等,都是那个色狼的刻意安排。
  难道因为陈明华有处女情节,嫌自己有过男人?呸,自己往那里想了,真不
害臊。唉,陈明华如果真的对女儿好,那对自己的种种也无所谓了。但是,如果
他将对待自己的一套用到女儿身上可怎么办?还有张天来那个混蛋,竟然想对梅
梅下手!他女儿张文静那个小蹄子也不是好东西。这个世界上怎么没有天理啊,
什么时候你们落到我手里试试!
  不管怎样,自己哪怕死,也要保护好梅梅,不能让女儿受到任何侮辱!咬咬
嘴唇,陈玉娟暗暗下了决心。
  夜深了,在学校家属楼的三层的一个房间里面,有个黑影正在屋子里面翻找
着什么,地面上一片狼藉。突然,黑影发出了一声欢呼,「找到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