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十六章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十六章
  张天来的家,主卧室里。
  刘颖躺在床上,眼睛盯着我,双腿微张。她以为我会迫不及待的将她的内衣
裤全部扒下来,挺枪直上呢。
  「阿姨,你急了吗?性奴可不是真那么好当的哦,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废话那么多干啥,你快过来啊!」刘颖将腿又张开了些,向我发出邀请。
  「你看看,你看看,错了吧?」我在她大腿上拍了一下,「这一句话你就犯
了两个错,阿姨你知道吗?」
  「……」刘颖被搞迷糊了。
  「呵呵。想想看,清代的太监问皇帝喊什么,怎么称呼自己?」我启发她。
  「主子?奴才?」刘颖明白了过来,「那我该叫你什么呢?」
  「陈哥哥,好哥哥,好老公,好主人……随便你了。对了,你和你老公上床
高潮时都怎么叫的?」
  「……这个也要说吗」看到我狠狠的点头,刘颖无奈的吐出让她难堪的词,
「好老公,大……鸡巴老公,好哥哥」
  「哈哈,张天来的鸡巴大吗?」我欣赏着刘颖难为情的样子,「就是嘛。就
这些称呼吧,你随便叫吧。」
  「那,我叫你陈哥……哥吧。」不出我所料,刘颖选择了最容易出口的那个。
  「行啊,那现在喊一声来听听,注意啊,声音的含糖量可要高哦!」
  「陈哥哥。」刘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喊出这三个字。向着可以做自己
儿子的男孩喊哥哥,刘颖的脸皮有点发烧。
  「还有个错误呢?」我见刘颖摇头,「作为性奴,哪能安排主人的行为呢?
刚才我说要操你了吗?还把大腿张开引诱我?」
  「陈哥哥,我错了!」刘颖这次算是开窍,知道撒娇了。
  「嗯,阿姨,这次就算了。以后犯一次错呢,我就抽你一皮带。成不?」
  「啊,哥哥,别打我啊,」刘颖一听说要挨皮带,眼泪都快出来了。她在床
上翻了个身,「你看看,阿姨这里的伤还没好呢!」
  刘颖的屁股上红了一片,全是一道道的红色鞭印,甚至大腿上也有。怪不得
刚才我打她巴掌,她疼成那样。
  「哇,老张可真下的去手啊。这么漂亮的屁股蛋他居然给打成这样!」我假
惺惺的说,性欲却窜了上来,「那换个惩罚方式吧。刚才不是说做我一晚上的性
奴隶吗?犯一次错就延长一个小时,你看公平不?」
  「行啊行啊。」刘颖听说可以不挨打,扭过头感激的看着我,连连点头。
  「哎,阿姨,刚才你不是说你穿的红色内裤吗,怎么是蓝色的?」
  「那不是逗你呢吗。」刘颖想到刚才的情形,脸又羞红了,「让我去换换好
吗?」
  「嗯。去把你的下面好好洗洗,再换套内衣。要性感一点的哦。」
  我光着身子,在张天来夫妇的卧室里面转悠着。梳妆台一侧,放了几本相册。
我拿起来随便翻了翻。床头柜下面,我发现了要找的东西,一些假阳具和几根皮
鞭。
  都说等换衣服的女人是男人的恶梦,果然如此啊。等了一会儿,我坐在床上,
拿起相册看了起来。
  刘颖在洗手间里,清理着自己的身体。她脱掉了内衣裤,仔细端详着镜子里
的自己。镜中的女人丰臀细腰,胸部饱满,仍然充满了女人的魅力。但她自己却
很清楚,当年那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已经不在了,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福,乳房也有
点下垂,眼角的鱼尾纹更是提醒着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在别人眼里看来,自己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当副校长的丈夫,可爱的女儿,
但外人哪里知道自己的苦楚啊。丈夫几年前就开始性无能了,对自己很是冷淡,
还因此喜欢上了变态的性行为。
  刚开始只是拿假阴茎、按摩棒的玩弄自己,后来变本加厉,用起了鞭子。再
后来将自己像礼物一样送给别人玩弄,作为他升官的筹码。而他自己还在外面包
养情妇,整天夜不归宿。
  而本来很乖巧的女儿好像是受到了父母这种不正常关系的影响,开始变得刁
蛮任性,喜欢和一些社会上的小混混玩在一起,令自己头疼不已。
  有心想离开这个混蛋的男人,那样自己去那里弄钱呢?自己已经习惯了目前
这种奢侈的生活方式。别的不说,眼前的一小瓶skii的化妆品就两三千块钱。
  那些高官们根本不能指望,个个在床上是对自己百依百顺,但一穿上裤子就
翻脸不认人了。
  现在能够依靠的只有这身肉了,还能指望什么呢?外面这个男人岁数虽然不
大,但他对陈玉娟可是情意深厚啊。陈玉娟这个小娼妇都能做到,自己那里又比
她差了?想到这里,刘颖燃起了战斗的欲望。
  刘颖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我不觉眼前一亮。
  看的出来,刘颖在里面做了精心的打扮。她瞄了眉毛,还染了口红,嘴唇上
闪闪发亮,衬托的脸蛋更加的俏丽。
  刘颖的头发扎成了两根辫子,在成熟的女人韵味中加入了一点小女孩才有的
纯真。她穿了一件粉红色吊带背心,上面将乳房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勾勒出一段
动人心魄的弧线。背心很薄,能依稀看到红色的乳晕。乳头凸出,将背心顶出一
个小包。
  背心下端很短,甚至还露出了一小段乳房。刘颖的小腹稍微有些丰腴,肚脐
眼也很漂亮。再往下,是一件黑色蕾丝内裤,镂空的布料让被包裹的内容若隐若
现,分外诱人。
  「太漂亮了!」我不禁赞叹起来,拍了两下巴掌,「阿姨,你这样绝对可以
去拍那什么花花公子的封面了!」
  刘颖看到男孩正赤裸裸的坐在床上看着相册,两腿之间的小弟弟微微勃起,
正上下晃荡着,像一门小钢炮样冲着自己。男孩一抬头,看到自己后,鸡巴发射
的角度至少向上提升了三十度,几乎贴在了小腹上。
  「什么啊,我才不要上那种黄色杂志呢。」看到自己精心打扮起了作用,刘
颖暗自有些得意,心脏怦怦乱跳,对自己的身体又恢复了信心。
  「这是你家的相册吧。阿姨,咱们一起看看吧。」
  刘颖不觉有些奇怪,换着别的男人早就扑上来了,那还有这么多事?但她还
是听话的依偎到了我的身边。
  我看的刘颖早期的一些照片。刘颖一张张的翻着这些照片,不禁陷入到了那
些往事中去。
  「这张是我上小学时候照的,黑白照片。当时我穿的是哥哥不穿的衣服,很
难看吧。」
  「这张是我初中的时候,我还是班上的文艺委员呢。这是在县里演出的时候
照的,看那个时候人们都打扮的多老土!」
  此刻,如果离远些,你会认为屋子里面是多么温馨的一个场景啊。
  一个中年的美妇正兴致勃勃讲着自己早年照片背后的一个个故事,身边那个
十几岁的儿子模样男孩依偎在女人身上,正津津有味的听着。
  但你走近了,就会发现温馨转眼就成了淫靡!
  男孩赤身裸体,身体中部的小弟弟高高翘起,他的手搂着女人的腰,另一只
手还在女人身上四处摸索;美妇则穿着吊带小背心,乳房的下部露了出来,好像
方便手的进出,下身只穿着半透明的黑色内裤,甚至可以看到有几根黑色卷毛从
里面探出头来。
  「阿姨,那个时候你的岁数比静静可大啊,怎么奶子那么小呢?」我的注意
力却全在色情方面转呢。
  「你哪知道啊,那个时候饭都吃不饱,大家发育都很差呢。我的奶子还算大
的,你看这是我的同桌,她比我大两岁,胸脯还没我大呢。哎呀,我……我怎么
能说这些……」刘颖说着说着才觉的不对劲。
  我的手早就攀上了刘颖的那对圣女峰,用掌心感觉那柔软和弹性,「继续啊,
这些我可是很喜欢听的哦」
  刘颖只好继续翻动着相册。每说几句,我都要插几句,说的刘颖面红耳赤的,
那种娇羞搞得我食指大动。
  「阿姨,你屁股抬抬。」我双手将她的屁股托起,内裤扒到了脚边,坐到了
我身上。我拿鸡巴在刘颖的阴毛和阴唇上轻轻摩擦着,「小弟弟和小妹妹终于见
面了,历史性的时刻啊!阿姨,你喜欢这样吗?」
  「阿姨喜欢!」这个回答刘颖可是发自内心的。被挑逗了半天,她也觉得欲
火难耐,扭动着屁股,用大腿根部去夹我的阴茎。
  「哈哈,阿姨的小穴馋了吗?想吃肉了?」我将鸡巴在美妇的桃园洞口戳戳
点点,但就是不进洞,「有你骚货吃饱的时候。现在咱们还是继续看照片吧。」
  「这张是我上职专的时候,宿舍里面和我关系最好的蔡玉珍一起拍的。」
  这张已经彩色的了。照片上,两个年轻的女孩都穿着白衬衫,清一色的辫子,
深绿色的军裤,后面一看就是假布景,两个人都灿烂的笑着。其中一个是刘颖,
另一个看起来很是面熟。
  「珍珍现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歌星了,比我混的可强多了。」
  刘颖这么一说,我也认出来了,兴奋的说,「哇,那个绯闻不断的小s?听
说又换了个男朋友呢!」
  「是啊,那个时候可是很朴素的一个人呢,现在怎么这么花啊。」刘颖惆怅
的说。
  「哈哈,你现在这个浪样,被她看到了会怎么评价呢?」我猛地将龟头插进
了小穴,屁股左右摆了两下,好刺激刘颖的阴道壁,「快说话啊,我的好阿姨!」
  刘颖只觉的阴道内一阵刺痛,伴随着舒爽,不禁爽快的「啊」的一声喊出来,
「珍珍,我现在也是个大骚逼啊!」她的屁股左右扭动,感受着鸡巴不同角度对阴
道的刺激。
  我却踩了刹车,「阿姨,别乱发骚好不好,继续看照片。」
  「这张是我们毕业是照的,这张……」
  「停!」我指着其中一张,上面是刘颖和一个男生的合影,「这个人叫什么
啊?」
  「他叫顾平,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啊。」看来刘颖有点紧张。
  「哦?我只是问你他的名字,啥时间问你们的关系了?你这叫欲盖弥彰!」
我早就注意到刘颖看这个男生的眼神不太对劲,躲躲闪闪的,「说老实话,他是
不是你的初恋情人?」
  刘颖的阴道明显的收缩了一下,箍住我的龟头,我爽的哆嗦了一下,「看你
那个逼样,都缩成这样了!还不承认?」
  「他是我的对象。」看到自己身体的忠实反应,刘颖嘴上不得不承认了。
  「顾平?嗯,好名字!」我装着很认真的看着照片,「你们怎么处对象的?」
  「就是一起聊聊理想,谈谈人生什么的……」
  「你他妈的少骗人了!」我狠狠的在刘颖屁股上扇了一下,疼得她「哎呦哎
呦」的叫了起来,「给我来点实在的,那些虚头八脑的东西别再说了!」
  刘颖终于明白了我的险恶用心,却只能屈辱的接受这个现实。
  「这个姓顾的,你们是怎么好上的?」
  「我们是在一次舞会上认识的」刘颖老老实实的说。
  「我靠,好浪漫啊。他第一次搂着你跳舞的情形,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当时我们跳的是交谊舞,他……」
  我猛地从后面紧紧抱住刘颖,双手捂住她的奶头上,「他是这样抱的你吗?」
  「……交谊舞不是这样跳的。」
  「那他摸到你奶子没?」
  「没!」刘颖肯定的说,「就是胸口接触了几下。」
  「哈哈,碰到你的奶子了,是不是很舒服啊?然后你就做他的女朋友了?」
我将鸡巴动了几下,「回答的很好,奖励你几下!」
  「才不是呢。嗯……重点……再重点……」阴道一阵蠕动,仿佛想留着肉棒
一样。一阵舒服的感觉过后,刘颖继续说,「后来他老是变着法的约我,还给我
写诗……」
  刘颖觉得此刻自己的思想好像被撕裂成了几大块,一块是自己对于初恋的美
好回忆,一块则是巨大的羞辱感,还有一块是男人的刺激带来强烈的空虚感。她
的思维和行动好像木偶一样,被主人完全控制着。
  身后这个男人绝对是个恶魔!居然拿自己最美好的感情,初恋来羞辱自己,
而自己居然还对这种羞辱充满了期待!天哪,眼前的一切肯定是在做恶梦吧,谁
能让这一切结束呢?
  我却觉得此刻真是爽呆了!让这样一个熟女坐在自己的鸡巴上回忆初恋,那
种美妙的滋味简直让我无法形容。什么时间能让老师也这样来一次,那肯定更爽
啊,我不禁想到了陈玉娟的身上。
  「诗?哈哈,是不是这样的,」我念起了自己写的一首诗:
  啊,我的那根孤独的大鸡巴/ 正翘首期待/ 你那毛茸茸的小骚穴/ 何时能来?
  「你……这叫什么诗?简直就是淫词浪曲!」刘颖听了我的歪诗,忍不住
「扑哧」笑了一声。
  「呵呵,阿姨终于笑了。这就对了,及时享乐啊。」我的手钻进了刘颖的小
背心,玩弄着乳房顶端的紫葡萄,「继续讲你们的故事啊」
  「没有后来了,当时的人都很单纯的,没有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毕业
后我们就各奔东西,再也没见过面了。」刘颖有些伤感的说。
  「哦?你们没有亲热过?我不信」
  「就一次,也不完全算是亲热」刘颖吞吞吐吐的说。
  「哦,怎么亲热的?给我说说,越详细越好!」
  我又感到刘颖的阴道开始收缩起来,还越来越剧烈,刘颖突然反手抱住了我,
舌头去舔我的脸,「好哥哥,小老公,你好好的用鸡巴爱我,咱们不说这些了,
好吗?」
  我极力按捺住心头的欲火,将鸡巴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那你是不愿意说
了?那咱们的协议……」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刘颖努力克服自己的羞涩,将阴部凑近男孩的鸡
巴,却不敢擅自做主将鸡巴吞入,只好拿阴唇去蹭龟头。
  看到男孩仍是一动不动,刘颖暗叹了一声,只能低头了。
  她终于开口,「那是在学校的小树林,当时快毕业了,我们见了面。我们彼
此信誓旦旦,海誓山盟。说的动情处,他亲上了我的脸……啊,你轻点啊」
  「不错!继续继续」我将龟头又插进了刘颖的阴户,以示对她的满意。
  「他当时也没什么经验,只知道在我脸上乱啃乱舔。弄得我好紧张啊。」刘
颖看着正在自己奶子上肆虐的手,乳头涨的更大了,「然后他解开我衬衣的纽扣,
去摸我的……乳房」
  「向我这样摸吗?」我手上的劲更大了,刘颖感到奶子仿佛要被捏爆了。
  「啊……啊……好哥哥,你轻点啊。他可没有这么粗暴呢」
  「操,摸女人的奶子就要这样才爽吗!那阿姨你说说,是我这样玩你的奶子
爽呢还是他玩的爽?」我的手开始捏弄刘颖的坚挺的乳头。
  「啊……疼死了……好哥哥你弄的爽,阿姨的奶子要被你捏烂了……」
  「继续讲!」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让刘颖缓口气。
  「他摸的我很舒服,然后,他拔下我的裤子,但马上又给我穿上了」
  「什么?他没操你吗?操,你还敢骗我?」
  听出了我的不满,刘颖赶紧解释,「真的啊!他说我是他心目中的圣洁的女
神,他不敢亵渎。他想在我们结婚的时候给我一次最完美的体验……」
  「哈哈,圣洁的女神!!」听到这几个字,我知道再忍下去的话,鸡巴可要
暴动了,「来来来,咱们看看你这个女神是多么的圣洁!」
  我抱起了刘颖,让她站在梳妆台前。梳妆台有面大大的镜子,刘颖看着自己
的样子不觉得有点害羞。
  我从后面搂住了刘颖,让她身体前倾,看着镜子,「阿姨,从镜子里面看,
你果然很漂亮,很像传说中的性感女神啊。」
  镜子里面,刘颖的小背心已经被撩到了乳房上方,露出一对饱满的乳房,绛
红色湿润的乳头更突出了她美丽乳房的嫩白色泽。乳房受着地球引力的影响,向
下悬吊着,随着我的轻轻推动晃荡着,更突出了中间深深的乳沟。
  刘颖感觉到身后男孩赤裸的身体,尤其是那根火热的东西在自己的屁股上摩
擦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脖子全红了。
  「手放到桌子上,头往前探!对对对,就这样。」我将刘颖的姿势摆到了心
目中的样子。
  只见刘颖的屁股向后翘起,身子伏在了梳妆台上,两腿微张,露出了之间的
菊花和小穴。
  「阿姨,看看你自己的骚样,简直就是一头等着挨操的母狗啊!还他妈圣洁
的女神呢!」我抚摸着刘颖的屁股上的两个洞洞,嘴里调笑着。
  刘颖无言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半抗议半引诱的扭动着屁股,她的性欲也完全
被这种淫靡的气氛给点燃了。
  我的鸡巴直挺挺的冲向天花板,龟头上青筋暴露,兴奋的突突直跳。我告诉
自己,在被欲火冲昏理智前,还有件事情要做。
  我将顾平的照片放到了刘颖的眼前,「阿姨,你可要好好的表演啊,给这位
顾平同学讲讲你这位女神是如何的圣洁!」
  我掰开刘颖的肥臀,将鸡巴狠狠的插入了她的阴道。阴道里面全是粘液,我
的鸡巴没有阻碍,一直到底,我的卵蛋紧紧的贴在了她的阴毛上。
  「啊,哥哥你的鸡巴可真长啊,插到阿姨的子宫了!」刘颖闷哼了一声,呼
吸急促起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操你妈的臭婊子阿姨,你快跟你的顾同学讲讲你的感受!」我的鸡巴在阴
道里面快速的抽插起来,憋了半天的阴茎终于可以在阴道里面横冲直闯,真太舒
服了。
  看着眼前的照片,刘颖流下了屈辱的眼泪。平哥哥,小颖今天对不起你了!
  「顾平,我现在是个大骚逼,主人的性奴隶!」刘颖大声的喊叫起来,仿佛
这样能忘掉内心对初恋情人的愧疚,「当初你留给我的处女膜,都便宜了张天来
那个混蛋!啊,哥哥你操死我吧,把我这个骚穴插烂!」
  我和刘颖的屁股剧烈的耸动,我的手推着刘颖的屁股,鸡巴快速的进出,做
着活塞运动。刘颖感到火热的阴茎几乎要贯穿自己的下体,这可是自己以前的男
人无法办到的。
  「嗯……嗯……爽死了!」刘颖好像失去了理智,只想让这根肉棒的动作更
粗暴些,嘴里的淫话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啊,平哥哥,你看看我的这对大奶,
你还想摸吗?
  「我现在这个小穴,已经被五六个男人插过了,里面可是肮脏的紧啊!」
  「我的清纯的脸蛋,被那些臭男人涂了好多次的精液了,我还要露着笑容去
迎接他们在我脸上的发射!你知道吗,他们的精液好浓啊,黏在我脸上真难受啊!」
  「你最喜欢的樱桃小口,早就不知道舔过多少次男人的腥臭的大鸡巴,咽过
多少次男人的精液了!」
  刘颖眼里流着泪,阴道里面却在剧烈的收缩。我听得刘颖说的这么淫荡,更
是加快了运动的频率,「你个骚货,臭婊子阿姨,你太他妈的浪了!你要是去坐
台,那里的婊子哪还会有生意!」
  我的身体往前,用手捏住了刘颖的乳头,狠狠的往下一扯,刘颖的嘴里发出
高声的叫声,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
  眼前的顾平仍然静静的微笑着,看着自己初恋情人的淫荡表演。刘颖泪眼朦
胧中也看到了这个笑容,她身体猛地一哆嗦,肉穴有节奏的开始一张一合,大量
的淫水从子宫中流出。
  伴随着高潮,刘颖抽泣起来,自己竟然在这么巨大的侮辱中如此的兴奋,连
她自己都为自己好色的身体感到耻辱起来。
  「哭你妈逼啊!臭婊子你爽了,不管你的主人了?」我感到刘颖停止了动作,
「刚才你不是很爽吗?」
  刘颖深吸了一口气,收拾起心情,回头媚笑,开始耸动臀部,「好哥哥,你
的鸡巴太猛了。」
  我看着眼前丰臀上粉红色多皱纹的小菊花,拿手在边缘上摩擦,问道,「骚
货,你的这个屁眼被人干过吗?」
  「……我老公玩过的。」
  「啊,张天来把你的处女屁眼也给夺走了?这个家伙的鸡巴还真幸福啊!」
我遗憾的说。
  「没有啊,」刘颖讨好的解释着,「他倒是想来着,但根本插不进来,就拿
那些假东西来玩的」
  听到这个,我不禁大喜「哈哈,阿姨,那就将你的屁眼的第一次交给我吧!」
刚刚玩过女孩的屁眼,现在又要玩她母亲的处女菊花,我的鸡巴硬的跟铁棍一样。
  「别啊,好哥哥,你的鸡巴太粗了,要死人的!」刘颖想到以前假阳具进出
屁眼的痛苦。那些可是比眼前这跟肉棒要细多了,不禁有点害怕。
  「你个臭婊子,有你说话的地方吗?撅好屁股等着挨插吧!」
  我抽出鸡巴,将它直接顶在刘颖的菊花上。
  「好主人,等等啊!求你了!」刘颖急忙扭过头来,将自己的淫水及我马眼
上的分泌物全抹在屁眼上,甚至还将指头深入肛门里面。然后她高高地撅起屁股,
一只手扒开了自己的屁眼。
  「平哥哥,小颖最后的处女地也要沦陷了……」刘颖低着头,痛苦的闭上了
眼睛。
  猛的,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刘颖的肛门口传了过来。虽然以前进过那些假阳
具,但哪有今天这根真家伙这么粗啊。即便是自己将屁眼内外都有润滑,进入的
过程还是很不顺利。
  刘颖只觉的肛门传来一阵阵的便意,似乎屁眼正在抗议异物的进入,极力的
想将鸡巴给挤出去。我却被刘颖的屁眼夹的很是舒服,挺着鸡巴,缓缓但很坚定
的向前推进。
  刘颖觉得那根跟铁棍一样的鸡巴摩得直肠壁生疼,每移动一下,她都要颤抖
一下。屁股感到男孩的肉蛋,她才松了口气,终于到底了。
  「好主人,疼……插的阿姨……好涨呀……慢点抽……嗯……」
  我慢慢的将鸡巴抽了出来,满意的看到上面有一丝血迹,「啊,好阿姨,你
看看,你的处女血可是被我日出来了!嗯……熏死我了,你的便便可真臭啊」
  刘颖回头看着男孩的鸡巴,上面果然有血,龟头上还带着一点屎,双腿一软,
差点跌坐在地上,她可能是有点害怕,「好哥哥,别弄那里了,脏死了……」
  「操,这样操起来才爽呢!」我这个时候那有心思管什么脏不脏的,急切的
发起了对菊花的进攻。慢慢的,随着龟头对女人直肠的适应,我的抽操动作开始
快了起来。
  刘颖的直肠可比阴道紧多了,我操得很是舒畅。我可是毫不客气,每次都将
鸡巴全根没尽,然后最大限度的抽出。
  「骚婊子,你的屁眼真紧啊……啊,还会吸我的鸡巴啊……我要去了……看
我不灌满这个骚屁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颖感觉到鸡巴在直肠壁上肆意的喷射,火热的精液冲击
下,自己居然又跟着高潮了。
  我突突突像打机关枪一样,端着鸡巴在刘颖的屁眼里面扫射,巨大的爽快感
让我也是一阵失神。刘颖的屁眼内还在蠕动着,慢慢的将失去后援的鸡巴给挤了
出来。
  过来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阿姨,你的屁眼太他妈的棒了!」
  「你真是个恶魔!」静下心神的刘颖想想自己刚才近乎疯狂的举动,开始小
声的啜泣。
  「哈哈,阿姨,你才知道啊。」我一眼看到刘颖居然将照片翻的面朝下了,
不禁有些生气。我挺着鸡巴,「阿姨,你看看你的脏屁眼,这么多的屎,把我的
鸡巴弄脏了,你说怎么办呢?」
  「我给你擦擦吧。」刘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脸上挤出个笑容。罪已
经受过了,这点侮辱又算的了什么?现在跟这个男人对着干自己的话,刚才的努
力可全白费了。
  「擦擦?好啊」我将鸡巴伸到了刘颖的嘴边,「阿姨,用你的舌头给我擦吧」
  「啊?」鼻子里面一阵屎臭味,熏得刘颖忙不迭的往后闪,脑子里面闪过自
己舔屎的场面,刘颖不禁一阵干呕,连声哀求着,「求求你了,好哥哥,饶了阿
姨吧」,
  「呵呵,不舔也行,我可是很好说话的。你可以用纸给我擦」我玩起了猫捉
老鼠的游戏。
  刘颖本来以为男孩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自己该怎么办?正在纠结呢,听到我
这样说,不禁松了一口气。
  「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用纸擦完了,再把这张照片擦擦,」我拿起了那张照
片,「让你的情哥哥也尝尝女神的粪便是啥味!」
  「呵呵,两个办法,阿姨你自己选吧,」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猜测着她的
选择: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侮辱自己呢?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