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四十九)谷中岁月

             (四十九)谷中岁月
  出得谷口,几个负责戒备的精卫队男队员一眼看见他,忙迎了上来,接过他
肩上沉重的包袱,带他前往艾尔莎帐中。
  艾尔莎见他扛来这么多家什,不由惊笑道:「瞧瞧你这一身!扛这么大一堆,
汗都出来了!其实你大可不必,昆仑派定期有人给我们送来粮食和一应日常用品
的,你以后不要再送粮食过来,多累啊!」
  她从怀里掏出手帕替无月擦汗,笑道:「看来你出来历练一下也对,居然懂
得照顾别人了。」
  无月瞧帐中布设简陋,笑道:「害你们住在荒郊野外,真是辛苦了!我这儿
隔这么近,送点东西过来也是应该……」
  艾尔莎和梅花寒暄几句之后,示意无月跟着她来到帐外,低声问道:「求不
死神仙之事咋样了,他肯出山么?」
  无月无奈地摇摇头,将谷中情况和自己的打算大概说了一下。
  艾尔莎听得一时怔住,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皮笑肉不笑地道:
「哦?我瞧这位梅花姑娘真是美得紧啊,你这招若是奏效,既可救得北风姊姊,
还可抱得美人归,倒真是一箭双雕啊!贱妾实在佩服得紧!」
  无月老脸一红,讪讪地道:「梅花仙子毒誓不破,死活都不肯出山的,我可
什么法子都想尽了……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能不能成,我可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不过无论如何,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过!」
  艾尔莎躬身谢道:「你如此殚精竭虑,我代北风姊姊谢谢你啦!不过以我的
经验,公子情剑一出、天下谁与争锋?贱妾预祝公子马到成功!」
  无月胸中一窒,心中大感委屈:「为了救北风姊姊,最近我可是绞尽了脑汁,
我容易么?你们谁能告诉我,还有更好的办法?个个就知道挖苦加讽刺,梅花仙
子和绿绒如此,没想到你也这样!」
  话不投机,他也懒得再理会艾尔莎,兀自走进丽儿帐中,将谷中情形大致说
了一下,只是将自己等三人中毒之事隐去不提。
  丽儿兴奋地说道:「听你这么说,谷中不仅不象传说中那么可怕,而且景色
很美啊!这下你总可以带我进去了吧?」
  无月轻轻拍拍她的肩头,笑道:「丽儿妹妹,我这次出来是要上山采药的,
回来就带你进去。可不许又闹着要跟我上山,山上冷得很,采药也很辛苦,而且
危险,你好好待在这儿不许乱跑,等我回来。」
  他知道这丫头一定会闹,便提前打好预防针,后面这句话说得很严肃,一付
不容反驳的模样。在丽儿面前,他终于找到一种做大哥的感觉,似乎很不错!
  丽儿虽很不乐意,嘟起小嘴儿说道:「既然很危险,我更应该跟去看着你呀!」
  无月瞪眼道:「好了好了,大哥这会儿可没功夫跟你闲扯,好好待在这儿,
知道么?」
  丽儿还想争辩,姬无双和吴玉雪已闻讯赶来,急匆匆地将无月拉回她俩住的
帐篷之中。不过一天不见,便如隔三秋一般,两位如饥似渴的中年美妇将他弄到
床上,抱住他一阵亲吻抚摸,好一番亲热!
  无月嘴巴不得空闲,支支吾吾地道:「姬姨、吴姨,我还得随……」言未毕
已被姬无双扯掉裤儿,吴玉雪则已俯下上身将肥乳杵到他脸上,掏出肥乳塞进他
嘴里,师姊妹俩配合得天衣无缝!
  无月的冲天钻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姬无双不由分说,忙坐上来套入屌儿,
前后猛烈挺动起来,交合处顿时传来吱吱水响,不绝于耳……
  挺动数十次之后,姬无双呻吟声渐大:「嗷~好无月,昨夜离了你这根棒儿,
阿姨觉都没睡好……呜呜……」
  无月急道:「姬姨别叫得这么大声,当心被小丫头听见,教坏了她!」
  姬无双呻吟道:「嗷嗷~没办法,我想忍、也忍不住啊!」
  忙着喂无月吃奶的吴玉雪催道:「三姊动作快些,时间紧张,你得给我留些
时间……」
  姬无双吃吃地道:「四妹昨晚来了月经,不能行房,这遭就让姊姊独享一
……一遭吧……」
  吴玉雪咬咬下唇道:「谁说女人来月经就不能行房啦?」
  姬无双挺动两百来次之后,终于如愿以偿地攀上顶峰,嗷嗷浪叫着泄出了身
子!
  吴玉雪忙褪下裤儿,将红色月经带拨到一边,露出红红的洞穴,跪到无月的
下体上缓缓套入屌儿,倒也不敢用力挺动,只是紧紧夹住厮磨不已……
  梅花在艾尔莎帐中已等得很是不耐烦,大声催促起来。
  吴玉雪恨恨地道:「怎么轮到我就开始催啦,真是!」不得不加大耸动力道,
大约一刻钟之后也到了高潮。
  快速解决战斗之后,两位美妇躺在床上兀自直喘粗气。无月赶紧穿好裤子,
赶往艾尔莎帐中对梅花直赔不是,随她匆匆上山而去。
  艾尔莎看着二人联袂而行的身影,但觉男的俊逸不凡如金童降世,女的闭月
羞花若仙女下凡,好一对金童玉女!
  她呆呆出神半晌,将八个男队员全留下看守营地,特别交待一定要好好看护
着丽儿,不要让她乱跑,以免遇上危险。她已然看出,无月很是疼爱这位妹子,
自然马虎不得。女队员则统统跟她上山,远远缀在无月二人身后,暗中保护、以
防不测。
  无月偶尔回头,见艾尔莎等人远远地跟在后面,不禁有些担心地看了看梅花,
见她神色自若,毫无不悦之意,倒也懒得阻止她们,当然他也知道,即便阻止也
未必有效。
  采药的地方离梅花谷很远,因为附近的药草已被梅花采摘得差不多,要长起
来没那么快。大多数灵药都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采摘起来的确是既辛苦又危险,
好在无月轻功不弱,倒也勉强能够应付。
  一路上风餐露宿,山洞或者崖壁下背风处,点起篝火躺下便是一夜。
  无月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可看看梅花仙子一付泰然自若的模样,也只好咬
牙坚持下来!
  几天后,由于无月拼命地挣表现,再高再险峻的高崖都敢攀爬,在肮脏的洞
穴都能毫无犹豫地钻进去,可以说梅花但凡能想得到的地方,没有他不敢去的!
当然付出的代价也很可观,衣衫被树枝和尖锐的岩石刮得破烂不堪,浑身脏兮兮
的不说,还被荆棘弄得满是伤痕,活像个叫花子!
  夜间在一个山洞中,梅花点起篝火,一一检视背囊里的各色药材,但觉无论
是品种还是数量都非常可观,尤其这次运气奇佳,竟采得一株异常罕见的六百年
左右的何首乌,这可是她苦寻多年而不得之物,是可谓满载而归,一向冷冰冰的
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无月已是累得精疲力竭,躺在一边的空地上直喘粗气,大约见梅花情绪还算
不错,忍不住呐呐地道:「梅花姊姊,我在谷外还有三个朋友,我想、想带她们
进入谷中玩几天,可以么?」
  这件事已困扰他好几天,一直不好意思向梅花提出来,毕竟人家肯收留自己
已经很是不错,自己还要带人进去,吃人家住人家的,想想都有些过分。
  出乎他意料之外,梅花似乎并不太介意,「随你吧,反正谷中产出的东西我
也吃不完。不过人再多就不行了,我一向不喜热闹。」
  采药归来,丽儿等三人差点没认出他,见他如此狼狈的模样,简直心疼得要
命!
  五人告别艾尔莎一起回到谷中,晓虹虽看得大皱其眉,倒也未说什么,绿绒
却是眼泪汪汪地吵闹了半天,服侍他洗净手和脸,换上一身干净衣衫,跑院子里
捡了几个鸡蛋,抓住鸭子和兔子各一只杀掉,到菜园子里摘了几样时鲜蔬菜,最
后统统弄进厨房,为无月做些爱吃的菜肴来慰劳他。
  绿绒在厨房中忙得团团乱转,每每念及无月被糟践成这副模样,心中对梅花
的不满便会强烈一分!她一边做事一边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对无月终究还是把昆
仑双姝带进谷中,很是有些不放心!
  无月打算把后花园中自己住的房间让给丽儿,可丽儿不同意,要了那间西厢
房。姬无双姊妹俩则同住最后那间东厢房,这也是她俩自己提出的,至于原因嘛,
就不足为外人道了。于是,梅花仙子这座小四合院便宣告客满。
  无月倒没事儿,可谷中唯一的丫鬟绿绒就有得苦头吃了。房客们不是大佬就
是千金小姐,个个都是不做事的主,还得她一个人来侍候。梅花原本要做家务的,
可家里多了个勤快的丫鬟,也变得有些懒了。绿绒心里不知骂了无月多少遍!
  丰盛的晚饭后,丽儿拉着无月问长问短,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姬无双、吴
玉雪正值情热之时,和无月又是几天不见,早盼着和他相聚这一天,不由得眼巴
巴地瞅着他,希望丽儿早些回房休息。
  可丽儿显然并不理解她俩的心情,此刻正兴高采烈地对无月说道:「大哥,
我是第一次来梅花谷,你带我四处转转好么?」
  姬无双忙道:「丽儿,你大哥出去采药辛苦了好几天,需要早些休息,明天
再让他带你出去逛吧。」
  无月乐呵呵地道:「姬姨,没事儿,饭后活动活动对身体好,丽儿妹妹,走
喽!」拉着丽儿的手便走了出去。
  姬无双也跟了上去,笑道:「我老人家也跟你们出去散散步吧。」
  绿绒在厨房里洗碗,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时回头留意两位美妇的一举一动,
此刻见姬无双又黏在无月屁股后面,心下一急,把碗打烂一只,惹得帮她收拾的
梅花埋怨不已,「绿绒,你知不知道,在这儿哪怕只是买一只碗,就得跑出上百
里地,咋不小心一些!」
  吴玉雪见状,忙拉拉姬无双的衣袖,低声道:「三姊就别跟出去了,否则,
绿绒那丫头多半也要跟出来盯着,谁洗碗呀?」
  姬无双停下脚步,暗自咬牙道:「这丫头似乎老看我不顺眼,总是想跟我作
对似的,有机会一定要无月好好收拾一下这丫头!」
  吴玉雪悠悠地道:「这丫头虽只是个小丫鬟,可我看并不简单,三姊就别多
事了,否则吃亏的还不知道是谁哩!」
  姬无双怒道:「哼!我还不信,我一个昆仑派首席长老,又是无月的未婚妻,
还斗不过他的一个小丫鬟!哪天犯在我手上,老娘要她死得很难看!」言毕气冲
冲地回到自己屋里,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吴玉雪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厨房帮绿绒收拾散落一地的破碗碎片。正蹲在
地上忙碌的绿绒抬头看看她,有些奇怪地道:「吴仙子,您不出去散散步么?」
  吴玉雪笑道:「我们这么多人涌进来,却只有你一个人做家务,还得累你侍
候大家起居,我来帮帮你也是应该的。」
  绿绒一个人忙碌好几天,从未见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心中大感温暖,低
声道:「这些事儿本就该我做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您!」
  吴玉雪笑了笑,一边捡拾碎片一边说道:「绿绒姑娘跟无月很久了吧?」
  绿绒摇摇头:「不算久,二姨娘出事被囚之后,我才跟着夫人和公子的,算
起来不过两个半月。不过那之前我一直在夫人的闭关静室那边打点,主要也是侍
候夫人和公子练功。」
  吴玉雪似乎不经意地道:「我看得出,你挺喜欢无月的,对么?」
  绿绒怔了怔,幽幽地道:「院子里喜欢他的女孩子多了去啦。若非是他丫鬟,
我估计他正眼也不会瞧我一眼……」
  吴玉雪缓缓地道:「姑娘能脱颖而出,足见高明,必有过人之处……」
  绿绒眨眨眼睛,有些狡猾地笑道:「吴仙子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我
只知道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儿,从未想那么多。」
  厨房里的事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关键看怎么做。绿绒好洁,可就够得
她忙了,完了还得把剩饭剩菜拿到院子里喂鸡喂狗,替每个房间把火炕捅开,被
子铺好,琐碎事情挺多……每天等她忙完,基本就该睡觉了。
  晓虹正在屋里看书,案头上堆了不少各类书籍,不是兵书战策便是历史书籍。
她从来是书不离身,不过这些沉甸甸的书籍却是绿绒万里迢迢帮她背来的。见荷
花仙子竟亲自来给自己斟茶,晓虹很是不好意思,忙起身谢道:「这等事该绿绒
做的,怎敢劳驾吴仙子?」
  吴玉雪笑道:「我们这么多人全靠她侍候,怎忙得过来?贱妾帮帮她也是应
该,孟小姐不用客气。」
  晓虹若有所思地看看她,欲言又止。
  绿绒走了进来,挽起的衣袖尚未放下,「晓虹小姐,我该给你卸妆了。你呀,
看书也别看得太晚,晚睡晚起对身体不好,而且每天早上我还得为你把早点一直
温着。」
  且说无月拉着丽儿的手,穿过院子前那排修竹,先到北面那片密林外转了一
圈,那些无月叫不出名的本地树种,丽儿倒都认得,一一介绍给他听。
  随后来到东边悬崖下,那一片清澈见底的碧潭边。见潭水中鱼儿游来游去,
丽儿兴致勃勃地掏出零食,一点点扔进水中喂鱼,感觉潭水并不冷,而且数九寒
天,又处于高寒山区,在谷中却并不觉寒冷,反倒是温暖而湿润。
  她不由奇道:「萧大哥,这寒冬腊月的,谷中咋有种温暖如春的感觉呢?好
奇怪啊!」
  「以我想来,这座大峡谷应该是在远古时期由火山或地震运动形成的。丽儿
妹妹,你且注意看看,这谷中在冬天里也是绿草如茵,大约是因地热的缘故。」
见她玩得兴起,衣袖都打湿了一大片,无月忙伸手帮她把衣袖拧干,叮嘱道:
「妹子别玩水了,当心把衣衫弄湿,会着凉的。」
  丽儿嘴里答应着,却噗通一下跳进水潭,猛地把水泼向无月,顽皮地笑道:
「这水不冷,我想洗洗澡,帮你也洗洗,呵呵!」一边泼水一边作势便欲脱衣。
  无月被泼得一身是水,忙躲得远远,急道:「妹子别淘气,这潭水虽不冷,
但也不够热,怎能洗澡?」
  丽儿娇憨地道:「出来已好几天没洗澡,真是难受死了,水冷点儿也只好将
就啦!」言毕已把貂裘小袄脱下。
  无月忙上前,也顾不得踩到水,将她拉上岸来,朝西边指了指,急急地道:
「你看看那边,即便要洗澡,也该到那边溶洞里去洗呀!」
  丽儿顺着无月的手指向西看去,黄昏暗淡光线下,但见那边崖壁下有个洞口,
似在不断冒出水汽,不由奇道:「那洞里似在向外冒出烟雾?」
  无月笑道:「那不是烟雾,而是水汽,里面有温泉,我这就带妹子过去。」
  丽儿脱得只剩肚兜和亵裤,钻进中间那个温度合适的温泉池中,感觉暖融融
地分外舒服。
  无月站在洞口外替她站岗放哨,忽然想起:「谷中就我一个男子,我何必傻
兮兮地待在这儿守着?」便对洞中大声说道:「妹子你且泡着,我就回去了,待
会儿我叫绿绒来侍候你穿衣。」
  丽儿大声道:「不嘛!我要你留在这儿陪我,我一个人害怕,万一有男人闯
进来咋办?」
  无月失笑道:「谷中只有大哥一个男子,妹子怕啥?」
  丽儿道:「那可说不准,既然你能进来,别的男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无月想想也对,只好枯坐洞口,看着月牙儿由西天缓缓升起,陪她有一搭没
一搭地闲聊。
  绿绒把家务收拾妥当后,坐在大堂里左等右等,也不见兄妹俩回来,一时坐
不住,匆匆出来找人,站在院门外一阵吆喝。但听无月在西边崖壁下回应道:
「绿绒,我在溶洞这边儿,你过来吧。」
  绿绒匆匆赶去,见他一个人枯坐洞口,不禁皱眉道:「你没事儿坐在这里干
嘛?丽儿妹妹呢?」
  无月笑道:「她在里面洗澡,也该差不多了,你进去侍候她穿衣吧。待会儿
我也得洗洗,你还得留下来侍候我。」
  绿绒瞪了他一眼:「你一回来就尽给我找事儿!」匆匆回去替二人取来换洗
衣裳,走进洞中侍候丽儿洗澡去了。
  女孩子洗澡很是啰嗦,足足洗了近半个时辰,丽儿才由温泉池中缓缓站起,
走了出来。绿绒见她小小年纪,身材却是凹凸有致,看得不由一呆,暗叹西域女
孩真是早熟!忙侍候着她穿戴整齐、妆饰一番,随后走出洞来。
  月光下,但见丽儿白白的冰肌玉肤被温泉泡得发红,眉目如画,如玉女一般
美丽出尘,柔细长发湿湿地披散在头上和肩头,一缕缕黏在一起往下滴水,少女
出浴,焕发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无月心中不由得想起小津,暗道:「我这妹子若是和小津站在一起,简直就
是一对金童玉女,看起来是如此般配,回去后定要跟莉香阿姨说说……」
  见他呆呆地看着自己,丽儿娇嗔不已地道:「萧大哥老看着我干嘛,我脸上
忽然长花儿了么?
  无月回过神来,失笑道:「妹子脸上倒没长花儿,而是快变成一个大美儿啦!」
  丽儿脸上一红,啐道:「无月哥哥真是贫嘴,快去洗澡吧,回头再跟你聊。」
  无月说道:「还有啥好聊的,回去你就该睡觉了。」
  无月穿着裤头坐在温泉池中,这几天在山上风餐露宿,忍饥挨冻,攀崖钻洞,
可是吃尽了苦头,此刻泡在热气蒸腾的温泉水中,真是舒服啊!
  绿绒蹲在池边帮他洗头,袖子在水中扫来扫去,弄湿了一大片,贴在手臂上
怪不舒服的。
  无月说道:「绿绒,你也下来一块儿洗吧。」
  绿绒摇了摇头,「我就不了,昨天才洗过,待会儿还得侍候你梳头呢。」
  帮无月洗完头,她便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光洁的脊背呆呆出神。
  想起洗碗时吴玉雪所说的话,她不禁有些心烦意乱。眼前这位令她倾心不已
的少年,她已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她和他一起在院子里渐渐长大,从她到闭关
室听差开始,他便进入了她的视线,后来就渐渐熟悉了。这么多年来,她和他在
一起的每个片段,她几乎都记得。还在闭关室那会儿,她只需听听远处的脚步声,
便知道是他来了。
  她进入无月的视线却仅仅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她记得很清楚,无月正儿八
经地注意到自己,还是在北风受伤之后,也就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
  有时候她又觉得他就像天边那抹美丽的云彩,变幻莫测、不可捉摸,只能远
远欣赏,却永远也无法把它抓住,牢牢地握在手心。每当被他那双饱含深情的大
眼睛脉脉凝视的时候,她便心醉不已,爱得死去活来,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切,因
为没有任何女子能在如此纯净的眼神中看出一丝虚伪……
  然而,当她眼睁睁地看着他以同样真诚的目光,深情凝视其他女子时,她分
明感受到,那原本完全属于自己的爱,又一滴不剩地转移到了别的女子身上。她
便会既困惑又失望,甚至是愤怒,恨他恨得咬牙切齿!
  她心神不属,想得过于入神,以至于无月来到她身边站了半晌,她也没感觉
到。
  「绿绒丫头,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无月只好碰了碰她。
  「啊!你啥时出来的?」绿绒醒神过来,见他已把干净衣衫穿戴整齐,只是
披着一头湿漉漉的散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都穿好啦?瞧我真、真是糊
涂,难怪你要嫌我笨啦!」
  边说边起身让无月坐下,为他擦干头发,将散发梳理整齐,由于是晚上,只
是随意挽了一个发髻。
  无月轻轻将她揽入怀中,笑道:「谁说你笨啦?本就该我自己穿衣的,否则
赤条条地站在你面前成何体统?」
  「那有什么打紧?反正我迟早是你的人……无月,你爱我吗?」绿绒伸手勾
住他的脖子,深深地看着他,当没有别的女子在他身边的时候,她确信无月完全
被她所拥有,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对他只有无尽的爱,从未恨过他,她恨的是
抢走他的爱的那些女子。只不过,她只能找他发泄怒火而已。
  无月在她娇嫩玉颊上香了一下,「当然,我不是说过好几次了么?」
  绿绒深情无限地道:「可我还是想听你认认真真地说一遍……」
  「绿绒,你是个好姑娘,我爱你!」无月深深地吻上那双淡淡红唇……
  天旋地转、昏天黑地,一切不复存在!
  绿绒使出浑身力气搂住他的脖子,似乎怕他溜走一般,唇舌拼命地去承受、
去索取,那无尽的爱之源泉,喃喃地道:「无月我爱你,好爱好爱……在我尚未
意识到的时候,你已经是我的一切,我每天每时每刻,除了你,对什么都提不起
兴趣……我不求你只对我一个人好,我知道那不现实,可是我求求你,不要当着
我的面和别的女子卿卿我我,我实在是受不了……」说到后来,渐渐流下眼泪,
哽咽起来。
  无月皱眉道:「怎么好好地又哭啦?你这丫头啥都好,就是特爱哭这个毛病
得改改……」
  绿绒痴痴地道:「我以前从来不哭的,哪怕被管事的大丫鬟责打,浑身是伤
也从未哭过。可自从跟了你,我常常就想哭,知道你不喜欢爱哭的女孩子,可我
怎么都忍不住……都怪你,好折磨人啊!」
  无月奇道:「你以前经常挨打么?我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
  绿绒道:「府中经常挨打的小丫鬟和精卫队员又不止我一个,有什么奇怪的?
夫人御下极严,手下一级往下管一级也都是如此,处罚非常严厉,动辄得咎挨打,
没被杀掉,能够活下来的都是精英……」
  无月十分心疼地道:「真是苦了你啦,简直难以想象,你一个小小的女孩子,
都是怎么熬过来的?云梦娘娘同样也是御下极严,不过那是靠威信和纪律,上级
对属下动辄打骂砍头之事少得多。若是她也像夫人那样的脾气,影儿早就没命了。」
  说起影儿,他不禁想起她的痴情不悔,继而又想到那位不食人间烟火、仙女
一流的灵缇,不过这样的念头仅仅一闪而过,因为他觉得这样对不起身边的绿绒。
  绿绒道:「你模样好,心也好,也难怪走到哪儿都很受女人欢迎。在凤翔府
张氏花园是这样,到了凌霄宫也是如此。」
  无月皱眉道:「那也未必,在这儿便踢到一块又硬又臭的石头!」想起梅花
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以及软硬不吃的臭德行,他不禁恨得牙痒痒地!
  绿绒说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知道我为何挖空心思往上爬么?除
了希望能常伴你身边之外,想彻底摆脱成日间动辄挨打挨骂的处境也是其中一个
原因。要说起来,我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应该心满意足才对,可我偏偏还是不
满意,见不得你跟其他女子卿卿我我,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啊?」
  无月说道:「你那不叫贪心,而是有自己的人生理想、有追求,而且有股子
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劲头。这点你跟大姊很相似,虽然所处地位不同,不过殊途
同归。我很理解你的感受,也许……也许是我上一世欠债太多,今生必须得还,
躲都躲不掉。不过你一定要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
  绿绒幽幽地道:「现在我当然相信……可是回去后,当你面对梅花和姬仙子
那些女子时,我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相信。」
  无月说道:「那今晚咱俩就不回去了,我陪你坐在这儿说说话儿,说累了咱
俩就靠在石壁上打个盹儿,直到天亮,好不好?」
  绿绒一脸幸福地道:「那当然好啦!咱俩若是一生一世都能这样相依相偎,
度过一个个漫漫长夜,那真是太好了!无月,你是怎么想出这么一个好主意的?」
  无月说道:「这几天上山采药,几乎每夜都是如此度过的,不过没人陪我说
话而已。」
  深情相拥的一对恋人,或许上一世便情孽牵缠,今生依然如此……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