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 第14集 文科武举 第6回奏章风波】

  飞絮酒楼,店小二恭敬地迎来四名儒袍男子,此四人气度宏越,仪表堂堂,
正是当初参与秦家选婿的四名文判——齐桓,沈石元,李攀龙,岳东海。
  小儿将四人引到二楼雅阁,只见门外已有一名清俊男子在外相迎:「四位大
人,宋王殿下已经恭候多时,请!」
  岳东海还礼笑道:「上届文状元相迎,岂想折我们这群老头子的寿。」
  沈石元也笑道:「齐兄说得甚是,沈某还想多活几年哩,高大人便不要再难
为我们这些老头子了!」
  高鸿行了个晚辈礼仪,毕恭毕敬地道:「四位大人皆是当世文豪,凌云迎接
诸位前辈也是理所当然的。」
  李攀龙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笑道:「年纪轻轻,便如此沉稳谦逊,果真是
大器之才也!」
  齐桓曾是成渊之的至交,对高鸿甚为熟悉,也没有太多的客套话,只是关切
地问道:「凌云,前些日子你前往丰郡安抚灾民,一切可还顺利?」
  高鸿还礼道:「多谢齐大人关心,凌云有赖皇上天威庇护,赈灾之事顺利完
成,灾民也得到进一步妥善安置。」
  齐桓欣慰地道:「好,有你这样的学生,程阁老泉下定然含笑开怀!」
  高鸿不亢不卑地道:「多谢齐大人赞赏,宋王殿下已在里边恭候多时,诸位
请!」
  高鸿将四人迎入雅阁内,只见两名男子正襟危坐,一者王袍华服,一者紫雅
儒衣,正是宋王与靳紫衣。
  高鸿行礼道:「殿下,靳院主,四位大人来了。」
  宋王与靳紫衣起身相迎,命人看茶上座,美酒菜肴纷纷捧上。
  宋王举杯道:「文科举竟将开始,届时还得辛苦四位考官大人。」
  四人忙举杯回敬宋王,说着一切皆是分内之事。
  宋王正容道:「此番科举乃朝廷选拔人才之契机,父皇对此十分重视,四位
大人还得多费些心神。」
  沈石元说道:「微臣定然不负皇上重托,还请殿下安心。」
  宋王笑道:「沈大人也是我大恒之老臣子,这些年矜矜业业为国为民,操劳
不少呀!如今又得为科举烦心,小王看着实在心疼,这儿有株千年人参,还请大
人笑纳,好好进补身子。」
  说罢命人捧上一个木盒,掀开盖子,淡淡清香飘散而出,便是闻上一闻也倍
感舒爽。
  沈石元受宠若惊地道:「殿下,如此重礼老夫万万受不起!」
  说罢便将木盒推了回去,谁料宋王却又亲自塞到他手中:「沈大人,这只是
小王的一些心意,毕竟小王年纪尚浅,又是首度主持科举此等大事,还有许多不
明白的地方,届时还得仰仗沈大人。」
  沈石元推辞再三,也挡宋王盛情,唯有收下人参。
  之后,宋王又给其他三人奉上礼物。
  齐桓接到的是一尊白玉麒麟,但他还是留了个心眼,蹙眉问道:「无功不受
禄,殿下如此客气,老夫实在坐立难安啊!」
  其他三人也是在朝堂滚打多年的老臣子,对宋王这般殷勤都提了醒,打定主
意无论如何都不能涉入这场皇储之争。
  「其实小王是有事想请四位大人帮忙,这点小玩意权当见面礼了!」
  宋王笑吟吟地道,立即使得四人打了个机灵,纷纷警惕地望着他。
  宋王从怀里掏出一轴卷宗,说道:「这是小王写的一些东西,本想呈递给父
皇的,但又怕写的不好,诸位大人皆是当朝文豪,所以想请诸位大人替小王润色
润色。」
  接过卷宗,展开细阅,四人脸色倏然一阵凝重,岳东海率先回过神来,抽了
一口冷气道:「殿下这份奏章已经毫无瑕疵,老夫无话可说,皇上看后定然龙心
大悦!」
  原来宋王所书写的乃是针对大恒当今官员体系弊端进行的改良,如今大恒国
力已是到达开国以来之巅峰,无论军政,还是民生皆有了很大改善,但随着国力
的强盛,许多弊病也渐渐展露出来,其中一条便是官员体系的庞大和臃肿,官员
之中有不少滥竽充数之辈,更甚者仗着家族背景领俸禄而不管事,可谓是在其位
不谋其事。
  宋王便要请示皇甫武吉,将这些光吃饭不干活的官员给裁掉,先从帝都开始
,一级一级往下实施,重整朝风。
  四人看过后,皆是啧啧称赞,唏嘘不已,毕竟这裁减官员所牵扯面极为广泛
,若无相当的手腕和魄力,常人是不敢轻易为之,这四人皆是两袖清风的廉洁之
人,对于此等利国利民的好事也是极为赞赏,对宋王的态度也大大改观,无形中
增进了双方的好感。
  酒过三巡,四人便朝宋王告辞,宋王亲自将四人送出门外后,转头对靳紫衣
笑道:「院主真是好算计,这四个老家伙的一举一动皆逃不过院主的五指山。」
  靳紫衣笑道:「这四个老鬼乃是儒门清流一派,自诩廉洁端正,普通的送礼
物、卖人情是无法打动他们的,唯有做些利国利民之事,才能迎合他们胃口。」
  高鸿问道:「殿下,这个裁减官员实在是惊世骇俗,毕竟朝中大小官员都是
来历不小,其背后关系错综复杂,这份奏章会不会引来各大世家的不满?」
  宋王笑道:「凌云多虑了,这个裁减官员对只是针对那些吃白饭的闲人而已
,你想这些闲人能担任什么重要职位,充其量不过是在清水衙门混饭吃罢了。所
以这些门阀来说并未损失根本,那些重要的岗位依旧还在他们手中,更何况,本
王这做法比起我那皇兄可温和多了,所以这份奏章定然会受到各方门阀的赞同!

  高鸿微微一愣,又道:「凌云愚钝,还望殿下明示。」
  宋王说道:「曾有探子回报,齐王准备向父皇呈递一份奏章,具体内容我也
不清楚,只知道有一点——分田削藩!到时候我与他的奏章都递上去,朝下的官
员会赞同谁的?」
  高鸿恍然大悟道:「两害全量,取其轻!殿下这份奏章在平日里恐怕也是难
以实行,但有了齐王那份更为削藩奏章,这些门阀定当全力反对齐王,改为支持
殿下,这一招当真妙着!」
  宋王道:「然也!文科武举虽然是父皇给我们的一次考验,但在政事上,本
王也不可落后。」
  靳紫衣笑道:「不可否认齐王乃是大器之人,他所提出的政见也是从根本上
解决弊端,但他之手法过于强烈,只会惹怒这些门阀,从而落得个孤立无援的下
场。昨夜,殿下也与各大阀主会过面,他们都愿意损失一些无关紧要的官位来支
持殿下的决策。只要奏章呈递上去,一个皇子被群臣反对,而另一个皇子却受各
方支持,如此一来,高下立判!」
  宋王笑道:「若无院主背后指点,小王又怎能写出这份奏章呢,所以还得多
谢院主!」
  原来宋王在接到线报后,得知齐王准备呈递一份关于军政改良的奏章,齐王
从军回来后便没有提起过任何军改的政见,如今要在这个紧要关口提出,宋王立
即留了个心眼,心知这份奏章分量不小,第一它是齐王多年军旅生涯的感悟和总
结,第二更是齐王深思熟虑的结晶,一旦提出便会引起轩然大波,很可能决定皇
位的归属。
  宋王自知不能坐以待毙,立即请来靳紫衣密议,靳紫衣有派人暗中查探,终
于搞来了一些消息,靳紫衣仔细分析后,决定让宋王也提出一份改良官员体系的
奏章,然后在夜会各大阀主,请求众人支持。
  利害权衡之下,众阀主决定牺牲这些无关紧要的闲人来推行宋王的政见,全
力抵制齐王那份奏章,要把这个敢动他们根基的齐王给打压下去,由宋王继承皇
位。
  之后,靳紫衣更让宋王以请教的名义将奏章粗稿给齐桓的四人观看,藉此拉
近双方的距离,毕竟这四人乃是文科主审官,有了这么一层关系对于宋王主持文
科举有百利而无一害。
  宋王起身伸了个懒腰,笑道:「靳院主这份大恩,小王铭记五内。现在也该
是时候朝见父皇了,小王便就此别过!」
  靳紫衣知道如今科举临近,朝堂也加紧动作,除了早朝之外,从今天开始皇
甫武吉还多加了一个「晚朝」,早朝之后让官员们休息一个下午,然后黄昏时刻
再加一朝,直到戌亥交接方能退朝。
  宋王按时进入皇宫正殿,与文武百官静候皇帝上朝,他目光朝齐王瞥去,见
这个兄长手中正握着一本镶金奏章,心里不禁一阵暗笑。
  夜色虽然深沉,但正殿内蜡烛通明,将整个殿堂映照得犹如白昼,忽然一声
高昂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
  文武百官纷纷跪倒高呼皇上万岁,声浪之中,黄袍帝者龙行虎步,走上高台
,端坐龙椅,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皇甫武吉淡淡地说道:「众卿平身!」
  百官谢礼起身,分列文武左右,宋王站在文官一排,而齐王则列于武官一侧
,除此之外,武官一列尚有龙辉、白翎羽、铁如山、仇白飞等将领,文官方面则
有崔远志、崔煊毅,裴国栋、高鸿以及齐桓等文豪大臣。
  皇甫武吉朝武将一侧扫了一眼,笑道:「此番武举,劳驾铁老将军和仇将军
不辞千里赶入京师,两位辛苦了!」
  两人应了一声多谢皇上关心,末将不累。
  皇甫武吉又道:「白将军,临夏山一役,你当机立断,挺身而出,勇退魔界
大军,着实是我大恒将才。」
  白翎羽不失礼节地道:「临危受命,乃军人天职,末将只是尽本分之事!」
  皇甫武吉甚是满意,笑道:「白将军过谦了,朕从不亏待有功之人,稍后自
有赏赐于你。」
  说罢又温和地朝龙辉说道:「龙卿,你身子可好些了?」
  面对皇甫武吉的嘘寒问暖,龙辉落落大方地答话:「托皇上洪福,微臣身子
好了许多。」
  正事要紧,皇甫武吉便将注意力集中到科举之上,让齐王和宋王分别汇报文
科武举的筹备状况,两王将筹备的过程一一叙述,皇甫武吉不住颔首点头,似乎
甚是满意。
  皇甫武吉又道:「此番科举乃是为我大恒挑选可有人才,除了文采武功外,
朕还要再增设一个项目,那便是问策从中选出能够真正担任朝廷大事的人才!」
  现场忽然一阵气凝,氛围顿时沉重了不少。
  「大恒立国以来,虽有不凡成就,但遗留的弊端也有不少,朕便先考考诸位
卿家,对此这种种弊端,诸位该如何应对。」
  皇甫武吉不着痕迹地将目光移到齐王和宋王身上,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宋王正犹豫要不要先呈递奏章,毕竟若等齐王将奏章递出去后便会引来各大
门阀的口伐笔诛,到时候场面定当失控,这个时候呈递奏章就有几分落井下石的
嫌疑,但若此刻递上去,会不会有些沉不住气呢?这时,裴国栋朝宋王使了个眼
神,示意他此刻将奏章递上去,等会各大阀主准备一起反对齐王的政见,无论是
多么独到和有利的建议,只要敢动门阀的利益,那便等同与天下豪门作对。
  「父皇,儿臣昨夜写了一份奏章,还请父皇过目!」
  宋王将奏章呈递上去,由内侍捧到皇甫武吉玉案之上。
  皇甫武吉打开细阅一遍,微微点头道:「政见甚是中肯,将我大恒官员体系
的弊端说的一清二楚。」
  说罢示意内侍将奏章向众大臣大声宣读,读完之后,皇甫武吉问道:「诸位
卿家对此有何意见,不妨直言!」
  裴国栋说道:「皇上明鉴,微臣觉得宋王殿下这番提议十分好,正是改善我
大恒官僚弊端之良策!」
  皇甫武吉倒也觉得有几分意外,毕竟这个裁减官员正好将裴家牵扯其中,想
不到这个老臣子居然会第一个赞同。
  裴氏一族乃是门阀翘楚,既然裴国栋都挺身赞同,其他门阀立即纷纷应和,
皆支持宋王新政。
  皇甫武吉脸上泛起一丝欣慰笑意,目光朝齐王投去。
  齐王会意,将奏章奉上,皇甫武吉细阅片刻,脸上顿时涌起惊喜色彩,拍案
叫绝道:「好啊,铮儿你这军改真是别出心裁,而且不单纯是军改,更把全国各
地郡县给盘活了,妙哉,妙贼!」
  说罢竟亲自将奏章念出——养强军裁赘兵、屯田筑堤、建信使营,唯独没有
分田削藩!念完奏章,群臣无声,满场寂肃,针落可闻。
  这种种建议堪称奇思妙想,但却有能完美地解决大恒此刻的弊端,最绝的还
是那个筑堤和信使营的提议,前者有效地解决南疆群夷作乱的隐患,后者更是削
减军费,盘活大恒财政。
  皇甫武吉问道:「诸位对此可有异议!」
  朝上的各大官员顿时鸦雀无声,面面相窥,齐王的三大军改不但没有触及他
们的利益,而且还对他们门阀大有好处,毕竟每年的巨额军费都要分摊到这些大
门阀头上。
  如此一来,宋王的裁员政策便是损及门阀利益,不少阀主是跟随裴国栋行事
的,如今个个都悔青肠子了,暗自骂自己糊涂,为何跟风支持这个什么削减官员
的提议,心中暗骂宋王和裴国栋。
  看着宋王和裴国栋一干人等那欲哭无泪,齐王暗自好笑:「自大恒立国,门
阀世家不但不能干预军队之事,还得分摊军费,如此一来,他们更找不到反对的
理由。」
  皇甫武吉见众人毫无声响,又问道:「诸位卿家,对此军改有何提议?」
  铁如山站了出来道:「皇上,老臣十分赞同齐王之建议,如此举措可谓一举
数得,不但削减大量军费,还能威慑四夷,更重要增加国库收入。」
  铁如山乃是军中元老,他一发话,各路武官也纷纷响应,最重要的是齐王这
三项决策他们找不出任何缺点和反对的理由,可谓是利人利己!皇甫武吉开怀大
笑道:「好,既然如此,那便按照齐王所说,执行军改新政——退朝!」
  朝会退散,宋王满脸阴沉,此番不但让齐王大出风头,而且自己还无形中得
罪了各大门阀。
  就在此刻,他忽然看见齐王从对面走来,笑吟吟地道:「今天皇弟之提议当
真叫为兄叹服,想不到皇弟竟然有如此胆魄!」
  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宋王恨得牙痒痒,怒极反笑道:「多谢皇兄夸奖,
小弟与皇兄比还差得远!」
  齐王微微一笑,告辞道:「为兄还有些事,先行一步,请了!」
  望着齐王远去的背影,宋王心里怒涛翻涌,暗道:「我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齐王虽未回头,但却感觉得到宋王那气急败坏的眼神,心忖道:「若非昨夜
龙辉提醒我,今日恐怕要载个大跟斗了!」
  思绪回到昨天深夜……龙辉接过名册,蹙眉道:「殿下难道不问我要这些名
册做什么吗?」
  齐王笑道:「本王相信龙兄!」
  龙辉微微一愣,叹了口气道:「殿下,请恕龙某多嘴,你平日写得东西是不
是都摆在桌子上?」
  齐王笑了笑道:「其实也不尽然,一些机密的东西,本王都会妥善保管,桌
子上的只不过是一些公开的奏章或者决策罢了。」
  龙辉叹了口气,摇头道:「殿下,你这种做法十分危险。我看了一下你这份
奏章,前半部分可算是惊世之才,但后半部实在不宜提出……」
  齐王肃容道:「分田削藩乃是从根源解决大恒危机的唯一方法,无论如何,
本王都不会退缩!」
  龙辉道:「这份奏章定然会引起各大门阀的反对!到时候什么祖宗律法便甩
了出来,殿下恐怕是举步艰难!」
  齐王冷声道:「世事永远不会一成不变,人也好,国家也好,祖训又如何,
先人再怎么高明,也不能未卜先知,昔日的政策未必就是符合现今形式,吾等若
不顺势而变,那便得慢慢步入腐朽!」
  「政改始终都会触及某些人利益,历朝历代从来没有风平浪静的政改」
  齐王凝神正色,一字一句地道,「只要能护大恒万世基业,本王义无反顾!

  「这齐王毕竟是多年戍边之人,本性始终带着一份刚硬之气,认定之事便义
无反顾去做!」
  龙辉心知齐王品性,也不再多言,只是轻轻地提了一句:「殿下,若有心之
人先知道了你这分田削藩之举,从而拟定出另一份政改的奏章,而这份奏章虽也
触及门阀利益,但远不如殿下削藩之举这么严重,你说到时候群臣会支持那份奏
章呢?」
  齐王微微一愣,沉思道:「龙兄说的是宋王?」
  龙辉微微一笑,点头道:「在下可什么也没说!」
  说完这句话后,龙辉收好名册转身离去。
  齐王陷入一片沉思,暗忖道:「政改之事势在必行,但若给宋王做嫁衣,本
王岂不成了笨蛋!」
  他眼光落在那份粗稿上,喃喃道:「本王这点小习惯确实不是很好,既然奏
章的内容已经有可能泄露,那本王不妨将计就计……」
  于是齐王心生一计,连夜修改奏章内容,将分田削藩的内容删除,只留下军
改的提议,果然收到奇效——抢尽风头,反算宋王一把。
  「来日一定要好好谢谢龙兄,若非他提醒我,恐怕就要被宋王给抢了头筹!

  齐王打定决心,今后一定要把小心保管写下来的东西,哪怕只是随手乱涂乱
画,若不然又要被有心人利用。
  亥时将至,龙辉下了晚朝,立即赶赴裴府,但并未发觉鹭眀鸾的踪迹,但也
懒得找寻,直接动用元功,沛然真气冲击四方,大地竟也为之闹动,惊得裴府人
人自危。
  一声娇喝响起:「龙将军,你做事倒也直接,一招投石问路,逼得奴家想不
出来都不行哩!」
  柔丽人影从屋子内走出,笑语嫣然,正是鹭眀鸾。
  龙辉淡淡地道:「鹭大姐,在下依约前来。」
  鹭眀鸾展颜轻笑,露出雪白贝齿,颔首道:「请进,妾身已经准备好拔蛊的
药品。」
  龙辉虽鹭眀鸾走进里屋,只见桌子上摆着数十种药材,细细查看,再对照螣
姬所告诉的解药丹方便知鹭眀鸾所罗列的药物并无差错,暗忖道:「这妖妇看来
是有心替我解毒……」
  虽然这些药物是正确的丹方,但龙辉也不愿意让鹭眀鸾随意在自己身上下药

  鹭眀鸾笑道:「龙将军请坐下,让妾身替你疗毒!」
  听到对方略带催促的话语,龙辉心知若再推辞只怕会露出破绽,当即把心一
横,便坐下来准备让鹭眀鸾给自己下药疗毒。
  就在这时,里屋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凄惨叫声,一道婀娜倩影猛地冲了出来
,虽然面容清秀可人,但双目赤红,咬牙切齿,姿态疯癫。
  鹭眀鸾神色一变,惊叫道:「潇潇,你又犯病了吗?」
  那叫做潇潇的少女喘着粗气道:「师父……我好辛苦啊……药,药,我要吃
药!」
  鹭眀鸾急忙伸手到怀里取药,却发现药瓶里已经是空空如也,不由急红了眼
睛。
  潇潇呜呜悲鸣,双手抱臂,娇弱的身子不住发抖,细嫩的脖子绷出了道道青
筋,脸色阵红阵白,青紫相交,体内妖气狂暴乱窜,竟是走火入魔之征象。
  鹭眀鸾咬了咬朱唇,指甲往手腕上划了几下,顿时血如泉涌,潇潇闻到血腥
味后,脸色稍稍缓和,但却不住摇头道:「师父不要,这样做的话……你的旧伤
会发作的!」
  鹭眀鸾将血淋淋的手腕伸到潇潇嘴边,嗔道:「少点血没事的,师父没这么
容易犯病。」
  潇潇起先还能理智地控制自己,妖气急剧乱窜,引发嗜血本性,面对到嘴之
鲜血再难克制,张开嘴唇便咬住鹭眀鸾的皓腕,狠狠地吸了下去,只见她口角下
巴皆是朱红绛色,倍增妖艳邪魅之色彩。
  鹭眀鸾纯正的妖血有扶正乱窜妖气的效果,潇潇得其精血相助,气息渐渐平
和,走火入魔的征象也得到缓解。
  潇潇咬了鹭眀鸾半个时辰,这期间鹭眀鸾是毫无所动,仿佛是没有感觉般地
,任由潇潇吸食她的鲜血,龙辉不禁暗吃一惊,这般剧烈的吸血,就算是鹭眀鸾
根基再雄沉也经受不起,再仔细一看,只见鹭眀鸾细白的额头已经开始渗出冷汗
,口唇惨白,脸色铁青——这正是失血过多的征象。
  鹭眀鸾一边让徒儿吸血,一边伸手抚摸潇潇的秀发,柔声道:「潇潇乖,感
觉好些了吗?」
  潇潇渐渐安静下来,呜呜地低吟几声,蜷缩着身子挤入鹭眀鸾怀中,就像是
一只疲倦的小猫,怯生生地在主人怀里睡去。
  鹭眀鸾深吸了一口气,稍稍缓和气息,神情极为疲惫,抱歉地朝龙辉笑了笑
:「小徒情绪失常,累将军见笑了!」
  龙辉随口应了一声,暗中思量该不该乘此机会取下鹭眀鸾之性命,永诀后患
,但又顾忌鹭眀鸾可能是故作虚弱,以此试探自己,对此龙辉不敢贸然出手,免
得大计付之东流。
  就在他犹豫之时,却见鹭眀鸾微微轻笑:「将军,请稍等片刻,待妾身安置
好小徒再为你疗毒。」
  龙辉暗叹道:「我还没来得及决定如何利用这个机会,鹭眀鸾就已经掩盖住
了破绽,真是难缠劲敌!」
  鹭眀鸾抱起潇潇,转身走入内堂,也就在她转身的刹那,龙辉感觉到她的气
息竟也开始紊乱,特别是庚金之气。
  五脏六腑之中,肺属金,庚金紊乱便象征着肺腑患病,鹭眀鸾不断地大口喘
气,随即连连咳嗽,黑色污血不住地从口鼻喷出。
  「这不是假装的!」
  龙辉深谐五行之术,对此五行气息十分了解,一眼便瞧出鹭眀鸾有肺腑旧患
,而且还伤得不轻。
  龙辉化掌凝气,准备一举击杀,心里打定主意先杀鹭眀鸾,再除潇潇,然后
找出名册所在,永绝后患。
  未免一击不中,遗祸万世,龙辉掌劲凝而不吐,继续冷眼旁观。
  「她手太阴肺经处隐有火气涌动,火克金,难怪她肺腑会伤得这么重……这
是凤凰灵火,想必是当初被洛姐姐所伤,平时鹭眀鸾以高深修为镇压,故而不发
作,但随着血气流失,肺腑旧伤再难抑制,她这伤势应该假不了!」
  瞧出虚实,龙辉缓缓凝聚掌力,便想一掌了解此女性命,但脑海中忽然浮现
出方才以血救徒的一幕,心中杀意顿时缓三分,掌心气劲时聚时散,一片矛盾。
  鹭眀鸾捂住胸口跪倒在地,咳嗽愈发剧烈,正好把背门卖给了敌人,龙辉猛
一咬牙,暗忖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妇人之仁绝不可取!」
  于是缓缓朝鹭眀鸾走去,嘴上故意关切地问道:「鹭大姐,你没事吧?」
  鹭眀鸾只是不住咯血,连回头答话的气力都欠缺,却不知杀机已经逐步逼近

  只要在天灵盖上摁下去,便可永绝后患,龙辉缓缓举起手掌,心里却是波涛
汹涌:「背后暗杀一个妇道人家,算什么男人……而且她还是因救助徒弟而致使
身子虚弱,我才有机会下手!我若真的打下去,岂不是猪狗不如……」
  脑海中又浮现出洛清妍、楚婉冰两人娇俏的玉容,龙辉心中凌乱的杀机再度
凝聚起来:「若不杀她,冰儿和洛姐姐都会深陷险境,罢了……就算是做一回卑
鄙小人,我也得护她们周全!」
  举手,落掌,雄沉掌力便要震碎鹭眀鸾之天灵,但却在距离命门还有三寸之
际,掌力再度收敛。
  过了片刻,掌力又缓缓推进了两寸,但又停止下来……如此一来,这三寸距
离便犹如三十里长路,半天都没下去。
  鹭眀鸾勉强压住了内伤,起身回头竟看到一只大手朝自己命门压来,沛然雄
厚的掌力压得她肌肤刺头,发梢飘舞,死亡阴影瞬间笼罩脑海。
  我要死了吗?鹭眀鸾脑海之中只剩余这么一个念头,昔时的种种瞬间翻涌而
出,自己仿佛再度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傀山武训场上,一名少女抡
起拳脚,对着一名粗壮的男子耍出一套武决,有板有眼,进退有据。
  那名男子也是极为年轻,大约十五六岁,脸上带着几分稚气,但衣衫邋遢,
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似乎根本没把少女的拳脚放在眼里。
  「臭猴子,吃我一拳!」
  少女娇憨的喝道,拳风呼啸而来,一拳击中邋遢少年的小腹,就在她沾沾自
喜时,惊讶地发现自己拳头似乎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上,毫无着力之处。
  邋遢少年呵呵笑道:「好舒服,这花拳绣腿用来松筋骨正好合适!」
  少女气得俏脸酡红,拉开架势便地打来,将一套拳法尽数使出,把邋遢少年
当做沙袋狠狠地大揍一通,可是这邋遢鬼却像是铜铸铁浇,不但纹丝不动,而且
还震得拳头发麻刺痛。
  打了十几拳后,少女痛得眼泪直流,但她性子倔强,那容轻易吞败,于是使
了个毒辣的撩阴腿,对着裆部便是一脚。
  那少年立即并拢双腿,膝盖恰好夹住那只芊芊玉足,随即他大喝一声退下,
伸手便朝少女推去。
  少女只觉得对方手劲奇大,再加上此刻她踢出一脚,下盘早就不稳,那经得
住这么一推,顿时跌了个四脚朝天,满地打滚,原本娇俏如孔雀的脸蛋此刻沾满
了泥土灰尘,像是一只掉毛的山鸡。
  阵阵幽香飘来,悦耳温柔的女声响起:「明鸾,你没事吧!」
  一根纤细白嫩的玉手将她扶起,少女看清眼前之人,心里又感阵阵委屈,不
由自主地扑到那香暖熏熏的温润怀中,泣声哭诉道:「洛师姐,那臭猴子欺负我
,说好切磋武功的,他还下这么重的手,痛死人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