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 第14集 文科武举 第18回校场竞武】

  今日正是武举开始的第一日,只见京师内有头有脸的武官都一一到场,各入
其位,两名主考铁如山和仇白飞,以及主持者齐王被众星捧月般地拥坐在中央。
  龙辉让凌霄和风望尘扮作家将列在自己身后,而左手边的人则是白翎羽。
  两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各自入座。
  巨鼓擂动,号角吹响,武场扬尘,只见一百八十名考生列队行出,血气方刚
,骨肉非凡,尽显武者气魄。
  齐王挺身站起,玉树临风,朗声道:「大恒以武立国,习武之人皆是国之栋
梁,此番武举便是要选出功夫超群,武格出众的俊杰,为国效力。在此过程,还
望诸位谨慎以待,展示出一名武者应有的风范和智慧!」
  齐王话音放落,战鼓擂动,犹如万马奔腾,激荡人心,武举首轮——骑射比
试开始!每一名考生从士兵手中接过弓箭,翻身上马,目光紧紧盯着远处。
  只见校场中央林立着一百八十个箭靶,这些箭靶上都写着每一个考生的名字
,这一轮的骑射便是要考生在一炷香时间内在自己的箭靶上射满箭矢,在时间结
束后,选出八十个箭矢最多的箭靶,这八十个人便进入第二轮的比试。
  按照历年的惯例,骑射之后便是军盘推演。
  望着跃跃欲试的武者,龙辉轻笑道:「这箭袋中的箭矢数量只有五十,就算
全部射中也只有五十枚,要是按照常规来比试,恐怕难以淘汰一半人。」
  白翎羽低声道:「武举便是要挑选武官,正所谓兵无常形,这个骑射的比试
并没有太多的规则和限定,所以在这骑射的过程中便得动一些脑筋。」
  龙辉笑了笑,已经听出白翎羽话中的含义。
  随着一声高昂的军号响起,一百八十骑闪电奔出,寻觅自己的箭靶,拉弓搭
弦,只闻嗖嗖的劲风声响起,校场内箭光窜动,纵横交错。
  为了能让自己箭靶上箭矢最多,众人无所不用其极,有的干扰他人射箭,有
的抢夺别人箭矢,还有更甚者直接掀翻箭靶,武举会场顿时凌乱一团,激烈程度
丝毫不下于战场。
  只见有两个人在校场中极为显眼,策马所过之处便将他人的箭矢盗走,仔细
一看这两个人生得甚是威武,肩宽腰细,身姿雄伟。
  龙辉心念一动,暗忖道:「这两人的外貌与名册十分符合,想必就是陈锋,
倪子雄!」
  遇上齐王怀疑的目标,龙辉全神贯注紧盯两人,将其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陈锋和倪子雄分别从左右两翼冲入校场,箭箭中靶,更打压各方武者,可谓
是出尽风头。
  烟尘混杂间,只见一道矫健的身姿脱颖而出,生得浓眉大眼,肌肤黝黑,虎
背熊腰,其身高九尺,胯下的战马在他跟前好像都矮了几分,就像是拖着沉重货
物的瘦小毛驴。
  那名骑士利索地从箭袋中抽出一箭,托山抱岳,一箭射出,箭风呼啸,卷起
一层气浪,将四周的飞箭尽数吸引过来,跟着他那枚箭矢飞去,射在了一个写着
岳彪二字的箭靶上。
  此人仅仅射一箭便收拢了别人的数十箭,箭术可谓是神乎其技,就连精通箭
术的白翎羽也为之点头。
  龙辉朝着齐王瞥了一眼,见他神情凝重,眼睛绽放着灼热的光芒,仿佛看到
了宝物一般。
  「此人应该就是那个岳彪,果真神勇异常,若不然也不会让齐王这般看重!

  龙辉心中暗忖道。
  岳彪的神勇也引来了多方的关注,只见一骑闪电窜出,对准岳彪便是一箭。
  箭矢锐锋无比,劲道十足,犹如霹雳裂空,龙辉认得这个射箭的人——正是
赵家子弟赵无量。
  龙辉暗忖道:「赵家随着赵桧的战死而衰败,这次武举也就是他们翻身的唯
一机会,这赵无量看来就是赵家翻本的棋子了,说不定也就是鹭明鸾的武举人选
。」
  岳彪目光冷肃,审视箭矢,不慌不忙,挽弓回射,这一箭七分刚猛,三分圆
融,先将赵无量的冷箭打失准头,再以柔劲牵引,把对手的箭矢带到自己的箭靶
上,一举两得。
  赵无量大喝一声:「再来!」
  策马疾奔,挥弓横扫,虽然长弓并无锋刃,但在他的臂力挥动下丝毫不逊于
刀剑。
  骑射比试变成刀兵比拼,面对气势汹汹的袭击,岳彪不慌不忙,同样挥弓相
应。
  两弓相撞,赵无量力弱半筹,险些被震得从马上掉下,手中长弓也被打断。
  岳彪趁胜追击,顺手一抓,硬生生地将赵无量的箭袋抢了过来,朗声大笑:
「多谢赠箭!」
  赵无量气的脸色发白,指掌凝气,发出一道寒气。
  寒气凛冽,堪比刀兵,岳彪不慌不忙,双腿紧夹马腹,钟摆一般倒垂而下,
紧贴地面,在此之中,马匹奔跑丝毫不减,不但避开赵无量的寒气,还将两人的
距离拉开,从而摆脱无谓的纠缠。
  岳彪夺箭之后,立即搭上弓弦,对着箭靶便是连珠快箭,一口气便将赵无量
的箭矢全部射光。
  赵无量脸色一沉,心知此时再跟岳彪纠缠已无意义,于是便转身掉头,从其
他人手中抢夺箭矢,依仗着几门妖族神通,他很快便夺来了足够的箭矢。
  「好身手,阁下这么喜欢箭矢,那在下边做个顺水人情——看箭!」
  只见倪子雄大喝一声,一箭射来,这次骑射比试并未不准射人,所以他并未
犯规。
  岳彪哈哈笑道:「来得正好,老子正愁没箭用!」
  他展臂一抄,倪子雄那劲道十足的箭矢竟被他轻松握住手中,再反手搭上弓
弦,回射对手。
  龙辉看得真切,这一箭射得精彩,锐利之气刚烈无比,然而刚烈之中又带着
几分刁钻,暗含诸多不变化,看起来是对准倪子雄的胸口,实际上却同时锁定喉
咙、丹田、小腹、肩膀等多个地方,叫人难以捉摸。
  倪子雄冷哼一声,重新拉弓,对着飞箭回射,以箭制箭,誓要将这枚锐箭射
断,压对手一头。
  谁料岳彪的箭矢中暗藏三分阴柔,就像长了眼睛般绕过倪子雄的利箭,再捣
黄龙。
  倪子雄猝不及防,被突破防线,也亏得他反应神速,一个侧头避开锐箭,但
肩膀却被划破一道口子。
  陈锋见状,拍马迎来,对着岳彪连环射出九箭。
  岳彪紧夹马腹,扣紧一枚箭矢,猛然回击,只见锐箭离弦,挂起一道烈风,
将九支飞箭倒卷而回。
  十支利箭飞到一半,忽然坠落地面,借着地面反弹之势以更为刁钻的角度逼
向陈锋。
  陈锋脸色微变,拉起马缰,调转马头,希望能够避开十箭连环围杀的困境,
但无奈箭势刁钻难测,小腿和肩膀都被箭锋划伤。
  岳彪连挫三大强敌,士气如虹,身子微伏,左手取下七斗弓,右手抽出一箭
搭弓上弦,一声清啸‘着’!但见那支雕翎羽箭如长虹贯日直奔箭靶,箭风席卷
,将他人的箭矢吸了过来,直中红星!护卫尚武堂的众羽林卫军士都是沙场健郎
,见此情景个个热血沸腾豪气荡荡,竟自发的为岳彪鼓起劲来,发出一连串的吼
声!热血激昂之中,围观之人却暗含不同心思。
  看到陈锋和倪子雄中箭,齐王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朝着亲兵打了
个手势。
  风望尘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于是也传音问道:「龙主,这批箭矢应该都淬了
毒,要不要盯紧陈锋这个人。」
  龙辉摇了摇头道:「不必,若他真是昊天教的人,那么就算中了毒箭,也不
会轻易运功逼毒,毕竟这个岳彪如此大出风头,由他来掩饰是最好不过,他们只
要保住进入第二轮的资格便可。齐王此举也并非要真正探出虚实,只是打草惊蛇
,引昊天教的人露出破绽罢了。」
  风望尘道:「依照龙主的意思,我们继续按兵不动?」
  龙辉低声道:「对,我们就隔岸观火,让皇甫一族来收拾昊天教,也顺便瞧
瞧齐王背后的佛门势力。」
  一炷香烧尽,鼓声大响,骑射终止,校场士兵分别清点各个箭靶,将箭矢数
量回报给铁如山和仇白飞两人,选出中靶最多的前二十名进入下一轮的比试,岳
彪、倪子雄、陈锋和赵无量等八十人都进入下一轮的武举比试,一半人则无奈地
离开尚武堂。
  骑射完毕,入围考生休息一天,再继续军盘推演,谁料齐王却忽然开口道:
「恭喜诸位勇士通过第一轮武举比试,还请大家先休息半个时辰,接下来便是技
勇项目的马枪比试。」
  马枪的比试更注重技巧和马术,考生纵马冲入两道木偶合成的通道中,木偶
头顶上放有一块几寸见方的木板,纵马刺枪,击中木板而木偶又不倒,就算一次
成功的刺击。
  在三十息内,刺中最多木板的为优胜,刺倒木偶则相应的扣分,而且一旦冲
锋,便不能调头,否则就取消考试资格。
  这马枪考试也跟骑射一样,每个人都有一排木偶,谁打下的木板多,谁便是
胜者,而在冲杀的同时也可以对他人的木偶进行破坏,削减对手的分数。
  这一项比试按照往年惯例是在第三轮,然而今天齐王竟出人意料地将马枪提
到了第二轮,不但考生,就连在场的武官都吃了个不小的惊。
  齐王虽不是主考,但却是主持者,可以决定对于试题先后顺序,众人也无话
可说,而且铁如山和仇白飞皆不反对,显然已经是提前得知,并且对此十分支持

  龙辉传音道:「齐王行事真是出人意料,改变一个比试的顺序便可以最大程
度地让昊天教的人露出破绽。」
  风望尘点头道:「然也。方才一轮骑射,入围考生大多数都受了一些皮肉伤
,这箭毒入体怎么都会影响体力,若再经历剧烈的运动,只会加剧毒性的发作,
这个时候真正的高手体内真气便会不自觉地运转祛毒,如此一来,便可以将嫌疑
范围大大缩小!」
  「方才骑射都用真家伙了,为何马枪比试却要用这种小木枪,真是没劲!」
  就在分配木枪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嗓音响起,整个校场上的人都听到了,众
人纷纷朝两人瞅过来,说话的人正是岳彪。
  旁边的兵部侍郎走到身边,对岳彪怒斥道:「休得刮噪,此乃定下的考规,
众人都要遵守!」
  岳彪翻翻白眼,吐着舌头道:「俺只是说出实话罢了,一群男人比武,还要
用假货,忒没劲了!」
  远处台上的齐王不由得笑道:「这个黑脸大汉,还真是个憨直的人。其实他
说的有道理,武举盛世,就应该办得精彩,在这个尚武堂内还要用木枪,那便太
失风范了,不知二位主考意见如何?」
  铁如山淡淡地道:「殿下所言甚是,老夫没意见!」
  仇白飞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齐王叫了一个传令兵,交代一番后,传令兵大声喝道:「齐王有令,准许考
生任选兵器。」
  岳彪闻言大踏步跑到兵器架前,操起一把百余斤重的巨形泼风大砍刀,脸上
乐开了花,一翻身跨上方才那匹黄膘马,准备随时冲向木偶林,谁料他一跨去,
那匹战马身子一沉,双腿就开始发抖了!岳彪哪里顾及这些,只待号令一响,他
大刀背在马臀上一拍:「冲啊!杀啊!」
  简直是煞星下凡,杀气冲天!那柄百余斤重的大刀,竟被他舞得遍体生花,
左刺右挑,横扫竖劈,但凡冲过的地方,木偶头上的小木板尽皆被斩得粉碎,木
偶却纹丝不动。
  其他武者也随之而动,在冲杀的过程中也相互较劲,破坏对方的木偶,一时
间既要顾着往前冲,跟时间赛跑,又要提防对手,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十息,但其
惊险和激烈丝毫不在骑射之下。
  校场中已经打得不可开交,只见一众武生策马枪战,杀得烟尘翻滚,木偶破
碎。
  岳彪挥刀开路,大喝道:「他奶奶的,那个龟孙子敢来惹老子!」
  只见他杀气冲霄,吼声如雷,竟把不少战马吓得马失前蹄,有十几个考生硬
生生地从马上跌下来,惨遭淘汰。
  其他人要么就是离得远,要么就是骑术高明,才没被战马摔下来。
  摄于岳彪虎威,其他人根本不敢对他的木偶下手,于是乎岳彪一路领先,取
得的分数也是最高的。
  就在即将冲过木偶林时,岳彪眼睛一亮,看到左手边上的倪子雄和陈锋,当
下大喝道:「你们两个孙子,刚才放我冷箭可曾过瘾?来来,且接爷爷一刀!」
  只见他拍马直冲过去,举起大刀对准倪子雄便是当头一劈。
  倪子雄毫不示弱,手中长枪一抖,激出一股枪花,迎了上去。
  刀枪相撞,倪子雄只感到手臂一阵酸麻,兵器险些就要脱手,于是立即使了
个圆枪决,以枪身的柔韧化去对手万钧劲力。
  岳彪怒目圆瞪,叫道:「能接我一刀,有些门道,来来,再跟爷爷大战三百
回合!」
  「黑奴狗头,休得猖狂!」
  陈锋握住一对铜锤,拍马杀来。
  岳彪哼哼一笑,反手便是一刀,硬生生架住两个铜锤,随即手腕发力,刀锋
逆向绞动,将一个铜锤给打飞。
  陈锋脸色一变,眉宇间凝聚了一股暴戾之气,仿佛伺机而动的杀人恶鬼,但
很快便又将这股杀气压下去了,仅仅以一个铜锤与岳彪周旋。
  那厢边上,倪子雄也挺枪助战,与陈锋一同夹击岳彪。
  岳彪虽然以一敌二,却不显丝毫气弱,大刀泼洒如雨,时而大开大合,时而
柔风灵巧,不落下风。
  三人混战,虽然仅仅只有数个回合,但也十分精彩,引得众人纷纷叫好,大
呼过瘾。
  龙辉低声道:「若我没看错,随着气血运转,只要再接岳彪三刀,陈锋和倪
子雄便会毒发,到时候他们要么就坠马,要么运功去毒……」
  三人边打边冲,转眼就要冲出木偶林,完成比试,而岳彪也在此期间连劈了
两刀,陈锋和倪子雄越接越是吃力,豆大的汗珠已经渗出额头,俨然已经到了毒
发边缘。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那匹可怜的战马终于顶不住了,前蹄一倒,连人带马朝
前扑去!岳彪一声尖叫震吼——「娘啊!」
  巨硕无比的身躯如泰山压顶一般,狠狠地摔在地上,泼风大刀也被甩出老远

  众人大惊失色,然后看着岳彪从地上翻身而起,铜筋铁骨一般的身躯毫发无
伤,又同时发出一顿暴笑!岳彪忿忿的从地上爬起来,摸着脸上的泥土,吐出一
口沾了沙子的口水,咬牙切齿恨恨的骂道:「奶奶的熊,真是晦气!」
  那匹战马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终于还是没有站起来,看来两条前腿已经折断
了。
  幸好他已经过了木偶林,如此一来,落马也不能判负,若不然他可就输得冤
枉了。
  御林军士兵上前点数,将分数回报给主考,由铁如山宣布道:「岳彪四十七
中,撞倒木偶三个,记九十四分!」
  岳彪抹了抹脸上泥土,站起来跺脚道:「岂有此理,这帮孙子一定是趁爷爷
倒地的时候,砍倒我的木偶!」
  赵无量优哉游哉地从木偶林走出,笑眯眯地道:「嘿嘿,谁让某些人有勇无
谋,就知道怄气,活该摔个狗吃屎!」
  岳彪拉开嗓门道:「放屁,姓赵的狗蛋,刚才要不是你离得远,你爷爷我一
定砍掉你一条狗腿!」
  赵无量冷哼道:「莽夫就是莽夫,只懂意气之争,我看你如何通过那军盘推
演!」
  「赵家小儿,就让你看看什么是莽夫切狗头!」
  岳彪抡起大刀,便朝赵无量劈去,赵无量也不甘示弱,持矛杀来。
  「住手!」
  只听一声厉喝,一道身影冲入校场,右手一展,便将岳彪的刀锋荡开,左拳
一扬,打偏赵无量的长矛仇白飞冷声道:「武举之中不准私人打斗,若敢再犯,
便逐出尚武堂,取消考试资格!」
  两人吓了一跳,赶紧收敛锋芒,低首赔罪。
  仇白飞扫了一眼,哼道:「马枪比试结束,众人回去休息,明日继续!」
  看了一日的比试,龙辉与文武首座一同回到龙府,待夜色深沉,白翎羽避开
龙府四周的暗哨,潜入府内,直奔龙辉书房。
  龙辉已经在书房内等候,除了他之外,还有玉无痕、凌霄、风望尘,唯独不
见林碧柔。
  白翎羽说道:「今天你也看了骑射和马枪,你觉得有何异样吗?」
  龙辉摇摇头道:「异样虽有,但并不是我们操心的重点,如今咱们的首要目
标是趁着科举掩护,早日找出白妃冤案的线索!」
  白翎羽道:「说的也是,我早些日子已经通知宫家兄妹,着他们进京一叙。

  龙辉道:「碧柔已经去接应他们兄妹了。」
  就在这时,玉无痕脸色一变,说道:「不妙,师姐传回讯息,说宫小姐出事
了!」
  龙辉脸色一沉,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玉无痕道:「师姐刚刚赶到约定地点,就看到宫少爷浑身伤痕,而宫采苓小
姐却不知所踪。」
  「我立即动身!」
  龙辉不由分说,马上离开府邸,白翎羽心忧宫家兄妹,也跟着出去。
  玉京西郊,一间破旧屋子外,林碧柔翘首以待,见到龙辉和白翎羽过来后立
即迎出来道:「龙主,白姑娘,你们总算来了!」
  龙辉蹙眉道:「碧柔,究竟发生什么事,为何宫姑娘会被人掳走?」
  林碧柔道:「这事还得请宫少爷解说,我也不知如何讲。」
  说罢便带龙辉和白翎羽走入屋内,只见宫云飞满脸沮丧地靠坐在墙角,脸面
和脖子上布满瘀痕,显然是被人用重手打伤一般。
  龙辉急忙问道:「宫兄,究竟发生何事?」
  宫云飞道:「是我无能,让妹妹被人捉走了!」
  龙辉一愣,追问道:「宫兄,你可看到凶手的模样?」
  宫云飞眼圈湿红,苦叹道:「没有,那歹人是蒙着面作案的,当时我跟妹妹
刚走入这条巷子就有个蒙面人窜了出来,他对着妹妹怪笑了几声,就把她捉住,
我想上前制止,却不是对手……」
  龙辉心忖道:「请宫家兄妹进京就是为了寻觅到白妃冤案的线索,莫非是有
人刻意针对此事?若真是针对白妃案,那为何不将两兄妹都掳走,只捉妹妹的做
法似乎不太合理。」
  宫云飞忽然道:「我想起来了,那个凶手虽然蒙着脸,但眼睛却十分特别!

  龙辉奇道:「这眼睛有什么特别的?」
  宫云飞咬牙道:「我绝不会记错,那贼子的眼睛是金黄色的!」
  金黄色的眼眸?龙辉大吃一惊,心忖道:「如此奇特的眼眸想必不是中原人
士……」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身影——那个西夷皇子!龙辉心念一动,吩咐林、白两
女照顾宫云飞,自己则朝裴府赶去。
  进入裴府,龙辉施展万变幻元术隐藏身份,并借着气息感应搜寻鹭明鸾的踪
迹,但鹭明鸾修为已达化境,想找到她并非易事,龙辉寻遍整个裴府没有发现任
何线索,就在他想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东面有股妖气,于是立即赶去。
  追寻着妖气的方位,龙辉来到一间屋子前,透过窗口往里看,只见一个圆脸
少女正对着镜子做着一些女子的礼仪,其动作有板有眼,颇像一个大家闺秀,而
且口中还念念有词道:「奴家拜见几位大老爷!」
  她重复了几遍后,就露出几分不耐的表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潇潇,继续!」
  只听屋内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鹭明鸾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说道,「你现在
可是裴家的侍女,一举一动必须有板有眼,这些礼仪就是要给你装饰的!」
  潇潇嘟嘴道:「师父,人家到外面已经很注重仪表了,跟人说话也一口一个
奴家、妾身的自称,现在回到这里就别再让我装腔做调了,好不好?」
  鹭明鸾板着脸道:「还敢讨价还价,你可还记得我不许你使用八种以上的妖
相,你为何上回在文思殿要明知故犯!」
  潇潇撅嘴道:「都是那个小凤凰逼我的,我为了摆脱她,一时情急就用多了
几个妖相……」
  鹭明鸾哼道:「少跟我玩心眼,你明明就是争强好胜!若你一心要走,五个
妖相也足以摆脱那只小凤凰。」
  潇潇被说中心事,俏脸不由一红,不好意地吐了吐粉嫩的香丁小舌,撒娇道
:「师父,人家也是看那小妖女不顺眼嘛,她娘亲这般可恶,成日欺负师父,所
以潇潇就像教训一下那小凤凰,给师父出口恶气!」
  鹭明鸾眼中路痴几分欣慰,但嘴中还是说道:「对付敌人也得先保存自己,
你这般冒失地融合八相,随时都有可能走火入魔……」
  忽然语气一顿,眼睛朝窗外扫来,凝视龙辉道:「龙将军,为何来了也不跟
妾身打个招呼,要好让妾身略尽地主之谊。」
  龙辉推门走入,淡淡地道:「在下前来,有一事想询问鹭姑娘,唐突之处还
望海涵。」
  鹭明鸾颔首道:「将军客气了,我们本是盟友,有何疑问尽请开口,妾身定
当一一解答。」
  龙辉道:「不知鹭姑娘可认识那个西夷皇子——奥古斯?」
  鹭明鸾微微一愣,奇道:「龙将军何出此言?」
  龙辉道:「我的一个朋友被一名蒙面人捉走,然而这个蒙面人的眼眸恰好是
金黄色的!」
  鹭明鸾眼神一敛,问道:「不知将军这位朋友是男是女?」
  龙辉道:「女子!而且生得貌美如花。」
  鹭明鸾眼中闪过一丝怒气,说道:「不用说了,金黄色眼眸本来就是奥古斯
家族的特征,此人应该就是奥古斯•耶华!」
  潇潇歪着脑袋道:「师父,奥古斯是不是又要找女孩子跟他玩捉迷藏?」
  龙辉奇道:「潇潇姑娘,这捉迷藏是什么意思?」
  潇潇道:「几年前,那金毛鬼请我到他宫殿里,说就要跟我玩捉迷藏,我觉
得捉迷藏没什么意思,就不愿去,谁知道他硬要拉我进去,我当时很生气就打断
他一根胳膊,后来师父知道这事,又赏了他一顿板子!」
  鹭明鸾咬牙道:「龙将军,实不相瞒,奥古斯本是我在西夷收得一个弟子,
当初我将傲鸟族的精血注入他体内,使得他得以凝练出妖相,练就一身神通,从
而夺取西夷皇储之位,但此人贪花好色,还曾妄想染指潇潇,但被我严惩后就收
敛了许多,想不到今日居然……哎,龙将军,妾身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当年鹭明鸾险些遭人淫辱,对于这种事情是深恶痛疾,对于这个西夷弟子她
是发自内心的厌恶,若非想利用西夷,她早就将这黄毛鬼碎尸万段了。
  得到鹭明鸾验证后,龙辉不禁火冒三丈,暗骂道:「岂有此理,一个外来的
番邦蛮狗居然敢在帝都放肆,行此侮辱妇女之恶行!」
  龙辉拳头得咯咯直响,杀机大起!鹭明鸾师徒领着龙辉直奔西夷驿馆,三人
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其中,但找遍整个驿馆并未发现奥古斯和宫采苓的踪迹。
  龙辉更是心急,鹭明鸾道:「龙将军,切莫担忧,妾身寻个婢女问出下落!

  鹭明鸾说做就做,闯入奥古斯的寝室,将里边的侍女一一制服,再施展玄媚
多神术控制其心志,口吐西夷语,询问两人行踪,那些婢女可谓是问什么就说什
么。
  鹭明鸾问完后,粉面凝霜,说道:「奥古斯这小子将掳来的姑娘带到其他地
方了,据婢女所说,他每次在行淫事之前都会到外边喝上几杯中原美酒!」
  龙辉怒容大展,哼道:「放他的狗屁,喝我们的酒,玩我们的女人,我定要
将这这狗杂种碎尸万段!」
  鹭明鸾道:「将军切莫动怒,当务之急先寻到奥古斯,阻止他行凶!」
  龙辉道:「你可知道奥古斯身在何方?」
  鹭明鸾道:「据婢女所说,他来到中原后最喜欢喝的就是琥珀酒,玉京内最
有名的琥珀酒就在长廷街,咱们去那找他吧!」
  如今已是深夜,路上行人稀少,三人赶往长廷街,有个人从小巷中飞出,跌
倒在地昏迷过去。
  龙辉急忙过去查探,发现那男子是被一股妖气给震晕。
  龙辉急忙运功将他就醒,问道:「兄弟,发生什么事?」
  那人道:「有个金毛鬼在巷子里面欺负一个女子,我刚好路过,想去救人,
但却还没靠近他就飞了出来,也不知他使了什么妖术。」
  龙辉立即朝小巷望去,只看到巷子深处一名白袍金发男子正压着一名相貌清
秀的少女,脸上带着淫邪的笑意。
  那个白袍男子正是西夷皇子奥古斯,只见他浑身酒气,醉眼迷离,在少女身
上随意放肆,毫无忌惮地当街行恶,旁人想制止却不是他的对手。
  奥古斯显然已经喝醉,在少女脸上亲了一口,用生硬的中文说道:「神州的
女人……真是美丽,可是你们男人太软弱,保护不了你,还是跟我吧!」
  龙辉杀气攻心,若不将此獠碎尸万段,实乃难解心头之恨,就在他即将大开
杀戒之时,却感一股沉重的魔气涌来,诡异的袈裟出现在巷子之内,悄无声息地
站在奥古斯身后,冷眼凝杀,淡淡地说道:「你——有罪!」
  话音方落,僧袍扬起,一只强有力的魔手狠狠扣住奥古斯的后颈,将他硬生
生提起,猛地一甩,整个人便撞在了巷子的墙壁上,将墙壁砸出一个大洞。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