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 第14集 文科武举 第16回科举前夕】

  帝都玉京,炎夏过后,吹起清爽秋风,本该早就举行的科举考试却因为煞域
之乱推迟了足足数个月,如今天下初平,朝廷集中各方之力,筹备文武科举。
  尚武堂乃是大恒武官的修习之所,亦是历年武举之地;与武相对之地,便是
文思殿,此地便是历年文科举的考场,叫人称奇的是这两个文武盛地却是仅有一
街之隔,而这条街道便是享誉天下的文武胡同。
  科举就在三日后举行,然而考生便得提前入场,由朝廷在文武试场统一安排
住所和饮食,待午时一到便关闭尚武堂和文思殿,在考试结束之前不许闲杂人等
出入考场,就连文武主考都得在这两处地方居住,同理齐王和宋王也得老老实实
地呆在考场,这便最大程度地杜绝作弊现象。
  如今午时未到,各路考生相继赶赴考场,豪门子弟则以车马代行,寒门士子
则走路赶赴,一时间文武胡同四周一片喧闹,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除了考生之
外,还有维持秩序的士兵。
  在人流的掩护下,一架马车缓缓行驶,但并未随着考生进入文武二地,而是
转入了一条小巷,马车小心翼翼行至巷尾,一名生得阴阳怪气的白面男子探出头
来,朝四周观望,确定没人跟踪后,便跳下车来,蹲在地上,尖声道:「主子,
请下车!」
  车内响起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女音:「嗯,做得很好!」
  只见一名身着男装,肤色雪白的女子踩着蹲下之人走下车去。
  那名阴阳怪气的男子,迅速站起来,跑到宅院门前,五长三短地连敲门,过
了片刻,大门缓缓打开一条缝隙,只见一个小厮探头问道:「客人找谁?」
  白面男子说道:「找王婆。」
  小厮问道:「找王婆做什么?」
  白面男子道:「卖瓜。」
  小厮道:「是卖瓜还是卖瓜?」
  白面男子道:「买卖的卖,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小厮点了点头,缓缓拉开一扇大门,低声道:「客人请进,王婆已在等候!

  美貌女子哼了一声,朝白面男子使了个眼神,两人一前一后走入宅院。
  随着小厮带路,两人来到一间侧室,只见室内摆好了一套茶具,同样是一名
男装打扮的女子坐在屋内,其面容俏丽,肌肤细白如玉石抹上一层乳浆,水嫩可
口,吹弹得破,不是苏贵妃还有何人。
  走进来的女子同样美貌如花,虽无苏贵妃那般江南烟雨的迷蒙气质,也有一
股贵妇傲气。
  苏贵妃起身行礼道:「姐姐芳驾到此,妹妹万分荣欣,还请姐姐喝口清茶润
润嗓子。」
  那女子淡淡地道:「妹妹有话为何不在宫里叙说,偏偏弄得这般麻烦。而且
今日我是借着考生入场掩护才得以出宫,时间不多,还请妹妹长话短说。」
  这女子正是泰王生母王贤妃。
  苏贵妃笑道:「姐姐,请稍安勿躁,妹妹今日只想请姐姐帮我一把,免遭杀
身之祸。」
  王贤妃柳眉轻扬,伸出五根纤细白净的玉指在茶杯上慢慢抚摸,看似漫不经
心地道:「妹妹位居贵妃高位,又深得圣恩宠信,有谁这么大胆敢招惹妹妹。」
  苏贵妃叹道:「姐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目前的形式,姐姐还看不清楚吗
?正所谓母凭子贵,泰王殿下英年早逝,姐姐在宫中地位已经大不如前,若不早
日谋而后动,只怕后半生的日子要难过了!」
  王贤妃沉吟低语:「我骨血已亡,白发人送黑发人,心犹如死灰,局势如何
,后半生如何,与我何干。」
  苏贵妃笑道:「姐姐,咱们还是不要再拐弯抹角了,你今天能来此地便表明
有心跟小妹一谈,既然如此不妨大家敞开心扉,好好商讨一番。」
  王贤妃眯眼轻笑道:「宫中暗斗,步步惊心,要敞开心扉谈何容易。」
  苏贵妃道:「但我跟姐姐有着共同点,这便是咱们合作的基础。」
  王贤妃道:「有何共同,妹妹不妨说说看。」
  苏贵妃笑道:「妹妹多年无子,然而姐姐也刚经历丧子之痛,如此说来咱们
都是无子嗣的妃子,这便是合作基础。」
  提及丧子之痛,王贤妃脸色倏然一沉,眉宇含煞,冷声道:「好了,有话直
说吧!」
  苏贵妃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最近皇上身子似乎大不如前,姐姐可曾想过
若皇上有个万一,这下面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王贤妃道:「自当是安分守己,做好皇太妃的本分。」
  苏贵妃呵呵一笑:「只怕有些人不会轻易放过咱们这两个无子嗣的皇太妃。

  王贤妃道:「苏贵妃,有什么话一次说完,莫要断断续续,本宫耐心有限!

  苏贵妃掩唇笑道:「好的,那姐姐请听小妹一一道来。若继承皇位之人是齐
王,那么姐姐跟周皇后作对多年,她若登上皇太后的凤椅,只怕姐姐很难安度晚
年呐。」
  王贤妃淡淡地道:「妹妹一直与周皇后交好,她若当成皇太后,想必妹妹的
日子也过得极美,又何须嘲讽姐姐呢。」
  苏贵妃叹道:「方才妹妹所说的杀身之祸便是源自周皇后。不知姐姐可还记
得当年的白元妃?」
  王贤妃道:「记得,被定罪淫乱宫廷而遭乱棍打死的妃子,这事妹妹可比我
清楚得很。」
  王贤妃话藏机锋,似有所指、苏贵妃也不动怒,只是展颜轻笑道:「正因为
小妹太清楚此间细节,如今正值皇储归属之关键,周皇后定然不会放过我的,所
以小妹才恳请姐姐伸出援助之手」
  王贤妃微微一怔,蹙眉道:「妹妹对白妃一事有多少了解?」
  苏贵妃道:「小妹只知道白妃是被冤枉的,而这背后之作俑者便是周皇后。

  王贤妃淡淡道:「白妃一案本来就有疑点,但若无证据,谁也不敢妄言。」
  苏贵妃道:「当初小妹受周皇后威逼,与她同流合污,污蔑白妃,实际上我
暗中留了一个心眼,把当年的一个重要证人暗中送出宫去,只要能找到此人,便
可证明当年之事。」
  王贤妃道:「你想扳倒周皇后?」
  苏贵妃道:「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谁让她先不仁,那我为了活命也只能不
义了。」
  王贤妃道:「就算有证人,还不够服力,只有找到物证,才能顶死周皇后!

  苏贵妃道:「此事小妹也有了些头绪,当初宫流水曾把这份证据妥善收藏起
来,只要再寻得此证物,大事可成!」
  王贤妃淡淡地道:「妹妹为何要将此事相告?」
  苏贵妃道:「小妹自知姐姐与萍山派关系匪浅,所以希望姐姐能够帮小妹一
把,找到这名证人!」
  王贤妃微微凝想片刻,轻轻笑道:「若此人还在世上,姐姐定当替妹妹寻来
,不过……这个证人真的是妹妹当日放走的吗?」
  苏贵妃脸色微微一沉,笑而不语。
  王贤妃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起身玉立,说了声告辞,便离开屋子,趁着午
时未到,文武胡同四周人流的掩护驾车回宫。
  待王贤妃走后,那个引路的小厮走了出来,低声道:「娘娘,这个王贤妃似
乎也有几分心机,居然知晓当年那个宫女并非娘娘放走的。」
  苏贵妃笑道:「在这深宫生活多年的女人怎么会是傻子呢。不过无妨,我这
一招便是投石问路,借萍山派的力量替我找出当年逃走的宫女,然后咱们再暗中
抢夺。至于证物方面,也得多花些功夫,只要把握了证人和证物,才能对皇位的
归属产生影响!」
  小厮拱手拜别道:「修罗绝定当不负娘娘所托!」
  苏贵妃道:「你一个人有些势单力薄,不如再找地戾帮忙,也好早日占据先
机!」
  双妃结盟约,冤案欲生浪。
  然而文武科举的考场周围却是暗流隐藏,只见三道婀娜倩影借着夜色掩护,
缓缓摸进文思殿。
  两人身着夜行服,头罩面纱,虽掩盖真面目,眉宇清秀婀妍,让人不得不猜
测面纱下究竟藏着何等绝色面容。
  「涟漪姐,你说这试题究竟藏在何处?」
  其中一名女子道,其眼眸妩媚清丽,仿佛只需一眼便能让人神魂颠倒,不是
楚婉冰还有何人。
  另一名女子虽无这般妖媚丽色,但也是明眸柳眉,肌肤胜雪,她摇了摇头道
:「这试题的保管不亚于任何机密卷宗,即便知道就放在文思殿内,却也难以寻
觅行踪。」
  楚婉冰道:「对了,咱们可以来一招投石问路,让这些狗头带我们去试题之
所在。」
  涟漪奇道:「这该如何投石问路法?」
  楚婉冰笑道:「我的玄媚夺神术虽只得皮毛,但要控制一两个小卒子还是足
够的。」
  涟漪会意过来,只见便制服一个守夜的小头目,将他拎了过来,凝气双目,
只见一双美眸闪烁着奇异的光彩,那小头目顿时两眼迷糊,神智散离。
  只听楚婉冰轻声低语道:「你听着,待会你就去报告你的上司,说遇上偷了
飞贼,着他赶紧禀告宋王。」
  小头目哦了一声,乖乖地朝上司所在走去,过了片刻一个身着官袍的男子急
匆匆地朝宋王居所奔去,楚婉冰暗叫一声妙哉,因为常人一遇上贼子,必定会去
查看最重要的物件是否失窃,待会只要宋王一有行动,那么她们就可以探知试题
所在,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出来。
  「哼,只要薛乐那个书呆子提前拿到试题,还怕进不了殿试吗!」
  楚婉冰为了替母亲争取赌约的胜利,可谓坑蒙拐骗,偷盗作弊,什么手段都
准备用上。
  二女在暗处等了许久,就是没看到宋王有所动作,整个文思殿依旧平静如常

  涟漪不禁奇怪道:「这宋王就这么沉得住气,一点都不慌乱?」
  楚婉冰思索片刻,叹了口气道:「咱们走吧,今晚恐怕是找不到什么东西了
,我居然这么大意,连靳紫衣都没算到,哎,有这个酸丁穷儒在这,普通的手段
恐怕是没法子奏效……」
  楚婉冰觉得今夜是无法得手,于是便准备离去,忽然间,感觉到文思殿内似
有一股妖气。
  妖气十分微弱,除非是妖族众人,否则外人很难察觉,楚婉冰暗忖一声奇怪
,带着涟漪和林碧柔追了过去。
  那股妖气移动的速度极快,眨眼间便离开了文思殿,两女几乎使出全力才没
被甩下。
  越过文武胡同,总算见到对方的身影,楚婉冰当即加催元功,几个箭步便窜
了上去,对着那道背影便是一记剑指,欲要封住对方气脉。
  谁料那人动作也极尽迅速,脚步挪移,身法晃动,嗖的一下便避开了剑指,
同时一个转身,反手回击。
  楚婉冰玉掌轻抬,截下对手利掌,霎时两股妖气相互碰撞,各自后退的同时
也在惊叹对方能为。
  楚婉冰稳住身形,抬眼望去,只见一名黑衣少女玉立跟前,虽然身段高挑婀
娜,但面色蜡黄,眼鼻歪斜,十足的丑女。
  涟漪此际赶了上来,望了那少女一眼,觉得她的气息甚是熟悉,细想片刻恍
然大悟:「冰儿,她是鹭明鸾的徒弟。」
  楚婉冰媚眼滴溜溜地一转,笑道:「原来是鹭师叔的高徒潇潇师妹,怪不得
这般了得。既然咱们师出同门,何以不现出真容,也好让我这做师姐的一观师妹
的花容玉貌。」
  潇潇哼道:「什么花容月貌,我师父说了,你这只小凤凰十分狡猾,决不可
跟你多说话,免得被你骗!」
  楚婉冰莞尔道:「那你为何还要跟我说话呢?」
  潇潇脆声道:「谁跟你说话了,刚才的不算!」
  楚婉冰咯咯笑道:「那你现在算不算跟我说话呢?」
  潇潇道:「这也不算,我只是警告你别跟我说话!」
  楚婉冰咦了一声道:「为什么要警告我呢。」
  面对楚婉冰这古灵精怪的问题,潇潇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坠入语言陷阱,开口
说道:「就是不准你跟我说话!」
  楚婉冰忍住笑道:「那我要是想跟你说话呢?」
  潇潇似乎有些绕不过弯来,蹙眉道:「我不想跟你说话,你又怎么跟我说话
!」
  楚婉冰忍俊不禁,咯咯笑道:「傻妹子,你都已经跟我说了好久的话啦!」
  是呀!潇潇恍然大悟,察觉自己上了楚婉冰的当,气得猛一跺脚,嗔道:「
快把我的话赔给我!」
  这时不知楚婉冰,涟漪也忍俊不禁,这丫头也不知道是脑子有问题,还是过
于天真,说话竟是没上没下的。
  楚婉冰掩唇低笑道:「妹子,你真是傻的可爱呀!」
  潇潇见对方笑出声来,娇叱一声:「住口,臭妖女,你才傻!」
  话音放落,妖气耸动,冰风瞬息扑面而来,正是冰髓劲。
  楚婉冰只觉得这股寒气精纯锐利,似乎都能跟明雪一较高低了,于是收起轻
视之心,抬掌接招。
  砰地一声,两股妖气相互撞击,楚婉冰先是接了一招,然后气凝玉指,使了
个「归真剑诀」,锋锐剑气闪电刺出。
  潇潇应变也极为迅速,莲足一点,纵身朝后飞去,一双玉手化出千影万形,
正是猿族的八臂通猿手。
  无数掌印铸成坚墙,把剑气一一截下,谁料楚婉冰剑中藏招,归真剑诀内含
逆向气流,潇潇虽解开剑诀,但随即而来的便是「云霄六相」
  和「拔山掌」
  的合武并招。
  两大神通的真气强行冲开潇潇的防线,震得她气脉紊乱,险些吐血,而且还
将她一招打回原形,露出真面目。
  初见潇潇,二女不禁大吃一惊,只见眼前少女娇靥胜雪,明眸皓齿,朱颜玉
貌,生得一张圆圆的小脸,白里透红,一双眼眸乌黑亮丽,却带着几分纯真娇憨
,最惊人的是,此女的眉宇竟与涟漪有几分相似,若是她的脸蛋也是瓜子脸的话
,那么便跟涟漪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被打出真身,潇潇顿时火冒三丈,指着楚婉冰叫道:「臭女人,你敢打我,
看我不把你的脸给撕烂!」
  怒气翻涌,潇潇体内妖力开始躁动,数个妖相浮现而出。
  涟漪立即提醒道:「冰儿小心,她会融合妖相!」
  楚婉冰嗯了一声,向涟漪投来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反手拔出凤嫣剑,使出
神劫剑势,来个先发制人。
  楚婉冰心知这融合妖相的威力,一出手便是全力,只见凤嫣在真气的灌注下
发出璀璨寒光,划破夜空。
  潇潇娇叱一声,雄狮、苍狼、毒蛇三尊妖相立即凝聚融合,威势倍增,一抬
手便是澎湃气流,丝毫不逊圣灵剑诀。
  凤嫣秋水惊鸿,三妖凝相聚气,凤雀恩怨延续,妖族两大新秀再开恶斗第二
篇,只见楚婉冰挥剑如雨,攻守兼备,借着凤嫣剑刚柔并济的特性,时而接招,
时而化劲,尽显宗师风范。
  然而潇潇却是妖相凝聚,元功倍增,出招直来直往,大巧不工,抬手便是洪
涛劲浪。
  交手几个回合,楚婉冰暗自讶异,心忖道:「当初水灵缇在融合两大妖相的
时候险些就走火入魔,但这丫头却毫不费力地凝聚了三大妖相,她究竟有什么诀
窍?」
  楚婉冰试图窥探对手秘密,于是便下定决心生擒,回首朝涟漪打了个眼神。
  涟漪心里神会,抢身入战团。
  甫一出手,涟漪便使出补天诀的暗杀技,雀翎匕首戳向潇潇气门。
  身陷左右夹击之困境,潇潇再催出蝎子、独角巨人、蜘蛛以及猿猴等四大妖
相,顿时七相合一,功体大增。
  只看潇潇左手使苍木淬火,逼开楚婉冰,右手使拔山掌,封住林碧柔。
  楚婉冰大吃一惊,虽说为了生擒,自己和涟漪都有所保留,但竟被对手这
么轻易挡住,使得她不得不对潇潇重新评估。
  「七相合一还能如此轻松,今天说什么都得捉住她,问出妖相融合的秘密!

  楚婉冰把心一横,再不保留,猛提元功,凤凰灵火汹汹烧起,方圆之内燥热
难当,另一方面,涟漪也紧握雀翎匕首,准备协助进攻。
  身陷赤炼地狱,反倒是激起潇潇的斗心,只闻她娇叱一声,逼出本源的孔雀
妖相,顿时八大妖相融合一体,形成强韧的护体真气,凤凰灵火和炎阳真元难进
她方圆三尺。
  就在八大妖相使出的同时,潇潇的双眸闪过一道红光,脖子青筋暴露,额头
更是涨起数道血痕,秀美的面目顿时变得极为狰狞,仿佛一尊嗜人吸血的女妖。
  倏然,七色神光直射而入,硬生生将战局破开一道口子,只见鹭明鸾一指点
在潇潇后颈,硬生生截断她妖气运行,八大妖相顿时崩碎消散,潇潇也闷哼一声
昏了过去。
  鹭明鸾朝楚婉冰狠狠地瞪了一眼,抱起潇潇纵身飞离。
  谁也想不到,鹭明鸾竟然会忽然出现,更想不到她会偷袭自己的弟子,姐妹
两看得是满脸惊愕和茫然。
  涟漪率先开口道:「那丫头出现在文思殿很有可能也是跟我们怀中同样的心
思,想提前偷出试题给赌约增加胜算,可是为何鹭明鸾不与弟子并肩作战,反而
封住她的穴道强行带走呢?」
  楚婉冰摇了摇头,说道:「事有蹊跷,我看那潇潇在融合八相的时候似乎有
些吃力,恐怕鹭明鸾也是担心她走火入魔才强行把她带走的。」
  涟漪蹙眉道:「冰儿,咱们还追吗?」
  楚婉冰叹道:「算了,今晚就此作罢,先回龙府。想必夫君已经赶回来了,
咱们跟他商量一下再另行打算吧。」
  九曜道观,地穴深宫,无数个石洞纵横交错,不少石洞都做成了简单的屋子

  一名美妇端坐在牙床之上,其头挽发簪,身着白衣,容颜妖娆妩媚,身段丰
满婀娜,柔美的线条顺着窈窕的细腻腰身倾斜而下,圆润的玉臀因为坐姿而显得
更加丰硕,床上鲜艳的被褥被坐出一道窝痕来。
  「洛姐姐?」
  龙辉推门走入,柔声说道,「连着赶了几天的路,想必你也累了,今晚就先
歇息一宿,有事明日再忙吧。」
  洛清妍展颜轻笑,在身旁拍了拍,说道:「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龙辉嗯了一声,走到牙床挨着她坐下,顿时闻到一股甜腻的幽香,沁人心脾
,熏得他神迷意乱。
  洛清妍望着他的样子,嗔笑道:「呆子,发什么楞呢!」
  龙辉回过神来,说道:「洛姐姐这般神仙玉骨,小弟一时难以回神。」
  洛清妍噗嗤一笑,伸出春葱玉指戳了他脸颊一下,说道:「你再敢油嘴滑舌
,小心我让冰儿今晚收拾你!」
  龙辉笑道:「冰儿今晚出去了,洛姐姐若想收拾小弟,不妨亲自动手吧。」
  说话间,伸手箍住洛清妍的柔腰,朝她耳朵吹气道:「好姐姐,这几天咱们
都在赶路,我是想死你了!」
  洛清妍的耳垂极为敏感,被这热气一烘,身子顿时一阵燥热,雪靥染霞,媚
眼迷离,软绵绵地倚在龙辉怀里,腻声道:「你别这样,你离开这么久,冰儿一
定想你了,你快松手,莫要让冰儿看到咱们这个模样。」
  龙辉双手缓缓从腰肢向上抹去,原本纤瘦的感觉忽然一变,丰腴柔滑,原来
是触及了美妇玉乳的下缘。
  单单是冰山一角便有如此柔腻腴沃的弹性,若正面触及,又是何其销魂,龙
辉暗暗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朝上拂去,五指筛张,两手各自握住一颗玉乳,
虽然隔着衣服,但却能清晰地感触到那饱满玉润的肥嫩,除了圆润饱满之外,龙
辉还感觉到一股滑腻,也不知道是缎子质感,还是衣衫深处乳肌的嫩滑。
  洛清妍双手架住紧握自己丰乳的大手,凝望着龙辉,鼻息粗沉地道:「龙儿
,莫要再闹了,冰儿很快就回来了……」
  龙辉轻咬着美妇耳垂,柔声道:「洛姐姐,别担心,冰儿现在应该去文思殿
了,没那么快回来。」
  洛清妍眯着水汪汪的媚眼,娇喘道:「冰儿……去文思殿做什么?」
  龙辉一边将手探入洛清妍衣领之内,一边说道:「应该是去偷试题吧。」
  手掌正面接触美妇的乳球,满手肥嫩丰腴,饱满高耸,难以掌握,两粒乳珠
在龙辉掌心的温热烘烤下渐渐耸立而起,犹如蒸熟的豆蔻。
  洛清妍身子涌起一片热浪,脸颊晕红娇艳,几欲滴水,张开红唇颤声问道:
「冰儿去偷……试题做什么?」
  龙辉把玩腴沃的雪乳,颤巍巍的奶子在手里变幻万千,形态各异,但无论如
何揉捏,总能恢复原本的高耸圆球。
  「就是为了文状元的事情!」
  龙辉全身气血尽数集中于小腹,硬邦邦的龙枪撑起裤裆,恨不得就将这只妖
媚丰腴的大凤凰就地正法。
  谁料一个文状元竟让洛清妍如梦初醒,原本春媚盎然的凤目瞬间恢复了清明
,晕红的脸颊也退去了不少丹霞,只见洛清妍冷哼一声,双手反扣龙辉脉门,将
那双作怪的魔手揪离胸口,白了他一眼道:「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呢,当初你为
何不杀鹭明鸾!」
  龙辉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头顶淋下,浇灭满腔情火,无奈地道:「洛姐姐,良
辰美景,莫要说这些扫兴的话好么!」
  就在他还想再进一步轻薄之时,洛清妍轻巧地站了起来,玉步轻摆,硬生生
地挪开了身子,叫他扑了个空。
  只见她脸上春意尽消,凤目射出锐利光芒,沉声道:「少在我面前打哈哈,
别以为我跟冰儿一样,将身子给了你,就会傻乎乎的听你胡说一通,若你今天不
给我个合理的答案,休怪我不客气!」
  龙辉正色道:「其实当年涟家血案未必是表象那般简单,此中恐怕别有内情
。」
  洛清妍凝视了他半响,肃容道:「有何凭证?」
  龙辉道:「当初涟无央凝练各族妖相,洛姐姐可知道此事?」
  洛清妍道:「确实如此,涟无央当日聚齐了各族妖相,从而化身出谛鸿先祖
之形象,当时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也震撼整个傀山,举族上下都把他当做是妖
族复兴的希望。」
  龙辉蹙眉轻叹道:「扼杀先祖化身,这便是整个妖族如此仇视鹭明鸾的原因
吗?」
  洛清妍反问道:「难道她无罪吗?为了争权夺利,将她那铁血征伐的政令付
诸于行,先是封死袁师兄的洞府,再亲手弑师杀姐,还害死先祖化相。」
  龙辉道:「洛姐姐,涟无央能够修成谛鸿法相,威力定然惊天动地,鹭明鸾
居然还能将涟无央满门灭绝,这是不是说不通呢?」
  洛清妍微微一怔,沉吟片刻,已然想到了一些什么,问道:「龙儿,鹭明鸾
究竟跟你说过一些什么!」
  龙辉将当日的事情简明地复述了一遍,又补充道:「我曾听冰儿说过,水灵
缇融合了仅仅几大妖相便已经控制不住妖气的流窜,那妮子的根基也甚是不俗,
既然有此实例,当初涟无央能不能控制这股庞大的妖气还难说得很。」
  洛清妍柳眉倏地一挑,粉面煞白,咬牙道:「无凭无据,单靠她一面之词,
你信得倒是爽快!」
  龙辉道「一面之词当然不能信,但我还是从其他方面考虑的,首先鹭明鸾虽
然与洛姐姐你为敌,但骨子里始终把自己当做妖族的一份子,若能让她重新回归
,以她的智谋和武功都是一大强援。再次,如今局势未平,鹭明鸾的底牌未尽,
就算杀了她难免会两败俱伤,倒不如先缓一缓,让她几步。」
  洛清妍哼道:「她一心要把我拉下马,难道我便乖乖将族主之位让出吗?」
  龙辉道:「洛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鹭明鸾当着天下妖类的面跟你定
下赌约,那咱们为何顺水推舟,既可以表现出洛姐姐你作为妖凰的容人之量,又
能趁势彻底击败宿敌,何乐而不为呢。」
  洛清妍细想片刻,说道:「考虑倒是挺周到,解释还算合理。」
  龙辉闻言大喜,笑眯眯地道:「洛姐姐,我说了这么久口都快干了,能不能
给我润润嗓子?」
  说话间眼光集中到了洛清妍那对饱满丰盈的胸脯,脑海中浮现出当日那满嘴
香滑乳甜的味道,禁不住还想再尝一次那甘甜的奶浆乳汁。
  洛清妍仿佛感觉到那双灼热的眼睛正在穿透自己的衣衫,火辣辣的目光烧在
胸口,一阵鼓胀的感觉暗中升起,自己明明没有催乳,却是乳肉酸胀,仿佛充满
乳浆的温热水袋,酥麻丝丝,艳媚暗藏。
  只见洛清妍双颊生桃晕,端的是媚态天成,妖娆婉丽,倏然,她猛地深吸一
口气,收敛心神,将那抹妖媚娇艳的桃晕给硬生生压了下去,再度恢复那高高在
上的妖后,只听她冷哼一声道:「虽是合理,但本宫却不满意!」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出石洞,抛下满脸愕然的龙辉。
  龙辉苦笑一声,无奈地跟着走了出去,却听一声脆铃娇声响起:「小贼,你
回来了!」
  抬眼望去,便看到楚婉冰夹杂着一阵香风扑来,将小脑袋埋在自己胸口,腻
声道:「小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提前告诉人家一声!」
  望着这个娇痴甜腻的小丫头,龙辉心中不住暗自感慨,冰儿虽然也是冰雪聪
明,但却不像她娘亲那般强势和独立,这小凤凰在自己面前永远是这般小鸟依人
,这对母女花端的是各有千秋,难分轩辕。
  龙辉紧紧跟娇妻拥抱了一阵子,柔声道:「我刚刚回来,冰儿,你这些日子
过得很好?」
  楚婉冰嗯了一声,说道:「我在这儿吃得好穿得好的,倒是你那天去追杀鹭
明鸾,有没有受伤。」
  龙辉心头一暖,这丫头一定是知晓这鸾凤赌约生效,推断出围杀失败,所以
她第一句坏便是关心询问丈夫伤势。
  就在龙辉不知道想怎么回答的时候,却听一声略带酸意的冷笑响起:「冰儿
,你这夫君本事大得很呢,当日可是从我们三人手中把鹭明鸾救走,这位龙大侠
的武功可厉害了,以一敌三,还游刃有余。」
  楚婉冰小声问道:「小贼,你是不是又惹娘亲生气了。」
  龙辉尴尬地笑了笑,问道:「冰儿,你去文思殿有何收获?」
  楚婉冰叹了一声,将经过说了一遍,龙辉听后,蹙眉道:「看来鹭明鸾也要
动些手脚,保证她的人可以顺利登顶状元金榜。」
  洛清妍白了他一眼,哼道:「冰儿,你瞧瞧,这一切都是你的好夫君造成的
杰作!」
  楚婉冰急忙转移话题:「小贼,风望尘和凌霄两位首座今夜也去尚武堂查探
了,说不定有什么发现,你先回去跟他们碰面,迟些我再去找你!」
  洛清妍恨得牙痒痒,心中醋海翻涌,既暗骂龙辉没心没肺,也吃女儿的醋,
暗忖道:「臭丫头,真是女生外向,到了这个份上还这般维护这条臭龙!」
  楚婉冰趁着母亲真火没动之前,将龙辉送出地宫,小心叮嘱道:「小贼,你
现在便继续潜伏在鹭明鸾身边吧。嗯……未免泄密,我跟涟漪姐这段时间便尽量
不跟你接触。」
  龙辉点头答应,又跟楚婉冰缠腻亲昵了片刻后,便回到家中,却见凌霄和风
望尘已经在书房等候,两人朝龙辉行礼道:「拜见龙主。」
  龙辉点了点头,问道:「今夜辛苦了,可有什么发现?」
  风望尘道:「龙主,我和凌霄怀疑尚武堂之中有昊天教的高手潜入。」
  龙辉眉头一扬,说道:「果然不出所料,风首座且细细道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