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 第14集 文科武举 第11回神使鬼差】

  触及高鸿脉相,龙辉只感到他体内似有一股凝重之气缠绕经脉,时刚时柔,
似阴似阳,难以捉摸。
  「好奇怪的脉相!」
  龙辉暗吃一惊,高鸿的气息怪异之极,他虽然不谐医术,但对于气脉的跳动
还是很在行的,一下子就把出了高鸿体内暗藏隐患。
  「气脉之中暗藏刚猛,阳火过盛,但却有股温和之气勉力维持,若不然他恐
怕早就火毒攻心,一命呜呼了!」
  龙辉心念把定,对高鸿的状况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至于如何下药去
平复火毒还是没有谱。
  「除非我能找到机会给他运功疗毒,平和气脉,若不然只能找冰儿或者洛姐
姐这等医术高明的人出手了!」
  但龙辉想了想,运功疗毒并不现实,因为他知晓高鸿中毒之事不能让昊天教
的察觉,否则的话昊天教很有可能会加快动作,直接下重药取下高鸿性命。
  宴会结束,已是月上梢头,众人接连散去,高鸿与众人对饮也喝得醉醺醺的
,在家丁的搀扶下一摇一摆地离开飞絮酒楼。
  闲杂人等相继离开,龙辉便小声问穆馨儿:「穆姐姐,当初那些贼子给你的
毒药还有没有?我想拿回去研究一番,瞧瞧如何研制出解药。」
  穆馨儿想了想,说道:「当初彩面人给了我一包药粉,已经全部用光了,不
过包药粉的油纸还在。」
  龙辉笑道:「这样也足够了,包过药粉油纸定会有毒药的残渣留下,或许能
从中推出那么个三五四六呢!」
  穆馨儿闻言立即带着龙辉赶回居所,从闺房内取出一张油纸递给龙辉,叹道
:「此番重回京师,我一是要向皇上讨个说法,为穆家庄的人报仇雪恨,第二就
是放心不下你们这两个孩子。你练成绝世武功,身边的红颜知己无不是本事通天
的奇女子,但凌云却不同,他虽是吏部侍郎,但毕竟孤身一人,又不会武功,而
且还因为的我缘故中了隐毒……」
  望着穆馨儿期望殷切,美目含泪的花容,龙辉点了点头道:「穆姐姐,放心
吧,无论如何我也会找出解毒之法!」
  别过穆馨儿,龙辉立即赶回龙府,推开客房大门,引起一声娇嗔惊呼:「驸
马爷,你怎么不开门就闯进来了?」
  只见螣姬玉体陈横地躺在床榻上,仅仅披了一件薄纱轻衣,婀娜胴体若隐若
现,嫩滑的媚脸上还挂着几分迷蒙睡意,粉唇轻抿,仿佛在嗔怪这不速之客扰人
清梦。
  美色当前,龙辉也无暇细想,急切地道:「螣姬姐姐,深夜打扰着实不该,
但小弟有事相托。」
  螣姬见他神情凝重,立即收起淫媚之相,起身穿好衣裙,正色地道:「不碍
事,咱们书房说话吧!」
  到了书房,龙辉将油纸递给螣姬,说道:「螣姬姐姐,这张纸曾包裹过毒药
,你能不能从中看出一些端倪呢?」
  螣姬接过油纸,细细的闻了闻,又用手指在上边刮了几下,放到嘴巴里试了
一试,良久才叹道:「纸上虽有残毒预留,但量太少了,很难分辨出是什么毒药
,但我敢肯定这毒乃是用多种剧毒调和而成的混毒!」
  龙辉问道:「什么事混毒?」
  螣姬道:「混毒,顾名思义就是将各种毒药混杂在一起,调出新的毒药。这
些毒药之间相辅相成,却又相生相克,可以增强毒性,一滴就能毒死上百人。但
也可以削弱毒性,是毒素化作脉气渗入人体,成为跗骨之蛆的慢性毒药,这种状
况更加凄惨,因为中毒人只要不赌发就永远不知道他自己中毒,但却毒发之时却
是备受煎熬,痛不欲生,而且毒药化作脉气,与经络气脉牢牢相合,要想根治极
为苦难。」
  龙辉微微一愣,蹙眉道:「这混毒怎么跟唐冉客身上的阴阳蛊这般相似?」
  螣姬笑道:「因为混毒就是从阴阳蛊演化而来的,当初三族联手建立圣极宗
,我们妖族就赠送了一本关于混毒的典籍给傲心。」
  龙辉喜道:「这毒正是昊天教所下的,既然螣姬姐姐识得此毒,想必要解不
难。」
  螣姬叹道:「虽说如此,但混毒最奥妙之处便在于毒与毒之间的联系,若是
相生的毒药混在一起,那么就可能出现多种毒性,若是相克的毒药混合,就可能
只有一两种毒性,甚至没有,所以配药的方法千变万化,根本难以捉摸。这里的
残毒共有十二种毒性,但下毒的人究竟是用了多少种毒药,连我也猜不透,贸然
解毒恐怕会引起诸多变数。」
  龙辉蹙眉道:「那这毒药岂不是无解之方!」
  螣姬道:「也不尽然,只要能捉到下毒者,逼其讲出药方,我就能解开此毒
。不过若真能捉到此人,倒不如直接问他拿解药来的方便。」
  这时书房大门被人推开,楚婉冰嘟着小嘴走了进来,龙辉暗叫好险:「这小
凤凰也在龙府?幸好我刚才没跟蛇美人在屋子里谈话,若不然就可能被她捉奸在
床了!」
  螣姬柔声道:「少主为何愁眉苦脸的?」
  楚婉冰叹道:「螣姨,小贼,族内的钱财帐出大问题了!」
  龙辉脸色一变,急忙追问。
  楚婉冰道:「前些日子,我接到各地呈递上来的账单,我本想结算一下今年
族内的财富,谁知发现有一笔巨款不翼而飞!」
  龙辉奇道:「既然是巨款缺失,那为何到现在才发觉呢?」
  楚婉冰叹道:「这贪污的人做的极为高明,从每一个账本上都做了一些轻微
的手脚,单独看的时候还不能发觉什么,只有将所有账本收集起来才可看出问题
所在,也就这样被亏空了大半钱财!」
  螣姬道:「损失了多少?」
  楚婉冰道:「足足有四成!」
  龙辉问道:「现在可有怀疑对象?」
  楚婉冰道:「有,是蝎族的钱冲。」
  龙辉奇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将此人擒住,严加拷问?」
  楚婉冰叹道:「他早就不见所踪,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他。」
  龙辉更是奇怪:「依照娘娘的智慧怎么能让此等小丑在眼皮底下兴风作浪?

  楚婉冰神色一暗,蹙眉轻叹道:「这事说来话长……当初钱冲做生意的时候
被人骗取钱财,他气愤不过便上门理论,双方发生冲突,钱冲和几个族人一怒之
下动用了妖族神通,那些奸商只是普通人,那禁得住妖族神通之力,几下子就有
好几个人丢了性命,可是碰巧爹爹正好经过……」
  龙辉追问道:「之后呢?」
  楚婉冰眼中闪过几分无奈苦笑,朱唇轻启道:「爹爹以为他们是仗势欺人,
就出手挑断了他们的妖筋……」
  龙辉脸色也为之一变,低声问道:「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楚婉冰摇头道:「他们受伤之后就立即上书给娘亲,希望能够讨个说法,而
娘亲接到他们的书信后也派人去江南调查,发觉此事果真属实……那几个奸商确
实是以次充好,用劣质茶叶来蒙骗其他商人。」
  龙辉道:「也就是说事情并非因钱冲而起?」
  楚婉冰道:「是,娘亲也跟我说过,这事爹爹做得确实有些过分了……娘亲
后来想找个机会让爹爹跟钱冲他们认个错,但又正好遇上煞域之乱,到后来爹爹
埋骨酆都……娘亲伤心之下就没再重提此事。」
  说到最后,楚婉冰眼圈已是一片通红,眼泪已经不住打滚,几欲滴落。
  龙辉看到小凤凰又触景伤情,急忙将她搂在怀里柔声安慰:「死者已矣,既
然楚圣已经去世,娘娘将此事压下也是理所当然,冰儿你就别为此事伤怀了!」
  楚婉冰抹了抹眼泪道:「话虽如此,但钱冲等人一定是怨恨娘亲处事不公,
携款逃逸了,而且十有八九是去找鹭明鸾。」
  龙辉奇道:「鹭明鸾为人谨慎,怎会将行踪泄露出去,这钱冲又如何寻觅?

  楚婉冰叹道:「自从鹭明鸾现身以后,她就通过中间人联络昔日旧部,我想
钱冲就是通过这中间人找到鹭明鸾的吧。」
  龙辉道:「这事好办,我刚替鹭明鸾寻来雪露天华,她对我的戒心大减,我
寻个合适机会找回这笔巨款。」
  楚婉冰嗯了一声,紧张的表情也稍稍缓解,龙辉为让她安心,便将今晚穆馨
儿设宴试探之事说了一遍。
  听到有穆馨儿作保,楚婉冰心中大石总算放下,但还是几分担忧:「文状元
的事算是告一段落,那武状元又该如何?」
  龙辉道:「为了武举之事我已经找过齐王,相信你也看过齐王那份名册了。

  楚婉冰道:「看是看过了,但这里的武者成百上千,而且我也没见过他们的
武功,根本不知道选哪个。」
  龙辉拿出名册摊开细查,指着其中几个名字道:「岳彪这个名字都写满了标
注,应该都是齐王重点关注的对象,也可能是齐王要招揽的人,能为应该不差,
不妨将宝押在他身上。」
  螣姬插嘴问道:「这样就押宝,会不会草率了一些?」
  龙辉笑道:「我小时候就进赌场,那里的赌徒有种赢钱的好方法,那就是跟
着运气最好的人来下注,借其气运来开道。既然齐王已经重点关注这人,那么我
们为何不借齐王的运势。等过些日子,再暗中传授他几招,应该可以将他们的修
为再提一个层次。」
  楚婉冰又道:「陈锋,倪子雄这两个名字也是被齐王用红笔勾出来的,那这
两个用不用考究一番?」
  龙辉瞄了一眼,摇头道:「在军中被红笔勾出来的名字说明是危险人物,齐
王显然怀疑两人来路不明,心存不轨,所以相对来说,我还是倾向于身世较为清
白的岳彪。」
  楚婉冰奇道:「小贼,既然陈锋和倪子雄被齐王怀疑,那你说这两人是什么
来路?」
  龙辉道:「我若没猜错,这两个人不是昊天教,就是魔界。因为朝廷开设科
举既是选拔人才的手段,同时也是不轨之人渗透官场的机会,如今想称霸天下,
而又有实力逐鹿神州的无疑只有邪神和魔尊。」
  楚婉冰道:「那我们干脆就提前下手,牢牢盯住这两个人。」
  龙辉摇头道:「不需要,既然齐王都能看出端倪,那么皇甫武吉怎会什么也
不知道,我想这两个家伙已经被皇甫武吉盯上了,现在不动他们只不过是放长线
钓大鱼罢了。」
  听了龙辉的解释后,楚婉冰拾起笔墨纸砚,将薛乐和岳彪两人的名字写下,
用信封封好,盖上印泥,说道:「小贼,这些天真是辛苦你了,只要明天计划顺
利,你便不用再深入地穴,以身犯险了。」
  龙辉甚是好奇,便问个所以然,只听楚婉冰说道:「鹭明鸾根本就没有什么
名册,从头到尾都是用空城计来唬人。娘亲已经看出这一点,准备跟袁叔叔、明
雪阿姨联手剿杀鹭明鸾。若是一切顺利,那么这个信封也不用送回傀山了。」
  龙辉倏然大吃一惊,讶声道:「鹭明鸾没有名册?」
  楚婉冰点头道:「她深知娘亲小心谨慎的性子,故意用谎言迷惑咱们,娘亲
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担心族人安危,所以才没细想,这些天冷静下来后,娘亲便看
出鹭明鸾的诡计。鹭明鸾也真是好本事,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只有她能够在娘亲面
前使用空手套白狼的伎俩。」
  螣姬插口道:「鹭明鸾已经是一个将要赔光老本的赌徒,作出任何疯狂举动
都不意外,就像这次名册事件,分明就是以小博大,赢了固然是好,就算输了对
她损失也不大」
  听到楚婉冰这般解说,龙辉心中没有任何喜悦,反倒多了几分担忧和心酸:
「鹭明鸾似乎也挺可怜的……一心救人却被世人误解,最后还被兄长背判,这些
年来一直带着徒弟孤零零地生活,她的死期就要到了吗?」
  自从见到鹭明鸾对潇潇的宠爱,以及听她说起昔时的往事,龙辉心中顿时生
出几分不忍,只感到浑身如针尖刺入,坐立难安。
  「鹭明鸾三番四次地对涟漪网开一面,而且当年她对涟漪也是极为宠爱,难
道傀山当年的内乱似乎还另有内情……」
  龙辉心头一阵凌乱,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竟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
思议的决定。
  「冰儿,我有些事情要离开京师。」
  龙辉长叹一口气道,「玉京就劳烦你坐镇了。」
  楚婉冰满肚狐疑地问道:「小贼,你要去哪里?」
  龙辉笑了笑道:「鹭明鸾诡计多端,未免她再度逃脱,我也要掠阵。」
  楚婉冰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丈夫说的有理,便道:「从玉京到傀山,鹭明
鸾最少也得花上两天功夫,所以她今天已经离京。娘亲和袁叔叔、明姨便会铁壁
关外设伏。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娘亲和袁叔叔都是先天高手,而且明雪阿姨
也族中名列前茅的高手,要对付一个鹭明鸾应该不成问题。」
  龙辉说了一句小心驶得万年船,又跟小凤凰交代了几句,便连夜离京,希望
可以早一步截下鹭明鸾。
  龙辉纵身入云,御风而行,天龙元功倏然爆发,真气化作一条硕大巨龙,盘
旋云海之上,张牙舞爪地朝着铁壁关飞去。
  龙辉在铁壁关多年,对这里的地形已经是极为熟悉,在铁壁关以北便是大草
原,地势平坦。
  很难设伏,只有南面有多个山脉密林,其中在铁壁关南面三十里处的鹤顶山
不但是进入铁壁关的必经之路,而且地势险峻,林深树茂,正好是设伏地点。
  龙辉从天降下,在鹤顶山寻了棵茂密的高树躲起来,收敛心神,内藏真元,
细心留意四周的情况。
  从日出一直等到日落,总算看到三条身影窜入山中,为首之人正是洛清妍,
在她身后跟着袁齐天和明雪。
  只见洛清妍素手一扬,两妖立即会意过来,迅速寻觅藏身之地,洛清妍待两
妖藏好后,自己也选了东北角的一块山石躲藏。
  龙辉仔细一瞧,立即发觉端倪,洛清妍三人埋伏的方位正好构成一个三角形
,无论鹭明鸾从哪个方向来,都将落入包围圈,看到这里他不禁替鹭明鸾捏了一
把汗。
  又过了一个时辰,黄昏渐渐变为黑夜,远方一道柔丽倩影急速奔来,正是鹭
明鸾。
  「不要过来!」
  龙辉心里不住呐喊道,想开口警告,但又脑海中又浮现洛清妍的俏脸,原本
即将奔出嗓子的话语立即又咽了下去。
  鹭明鸾莲足刚一踏入包围圈内,忽闻一声清脆凤鸣响彻云霄:「好妹妹,姐
姐已在此恭候多时!」
  鹭明鸾俏脸一沉,惊愕之情一闪而过,朱唇冷笑道:「劳烦姐姐久候,小妹
真是过意不去。」
  洛清妍款款从山石后走出,笑语嫣然地道:「既然妹妹过意不去,那就好好
给姐姐陪个礼吧。」
  鹭明鸾玉指抹唇,轻笑道:「该如何赔礼,还请姐姐明示。」
  洛清妍咯咯娇笑,宛若乱颤花枝,美艳妖娆:「拿命来赔,如何?」
  话音放落,袁齐天和明雪同时现身,鹭明鸾顿时陷入三方围杀之困局,只见
洛清妍掩唇轻笑道:「好妹妹,上回姐姐跟袁师兄联手都拿你不住,今天便再加
一人,凑齐三才之数,不知道你这次还能不能脱身呢?」
  鹭明鸾扑哧一笑,美目含嗔,粉腮轻鼓,娇憨可人,宛若昔日像师姐撒娇的
小姑娘,皓齿微露地道:「小妹倒想试试。」
  话音方落,她闪电出手,化作七彩瑶光直扑明雪而来。
  三人之中以明雪修为最弱,鹭明鸾便是要以雷霆手段击破洛清妍的合围之势

  就在七彩神光即将临身的一刹那,明雪白衣一抖,冰花飞舞,凝气化霜,聚
成一堵冰墙,将鹭明鸾之利掌拒之门外。
  鹭明鸾咦了一声,脸上冒出几分诧异神色,因为明雪的能为竟然大大超出她
的估计,按理来说燹祸才是长老中排名第二的高手,但这个第二高手连她一招都
接不下,反倒是这个默默无闻的雪妖轻松瓦解了她一招七彩神光。
  「挡得了第一招,我就不信你还能再挡第二招!」
  鹭明鸾再催真元,七彩神光再添三分威势,玉掌强势进逼,猛地一招震碎冰
墙,直取明雪面门。
  危机关头,明雪皓腕一转,搭在鹭明鸾手臂上,左右虚引,竟消去了鹭明鸾
的掌力。
  「太极盘丝手?」
  鹭明鸾大吃一惊,明雪这一手法显然就是道门绝学猝手不及,使得阵脚微乱

  在一旁观战的龙辉也瞧得啧啧称奇,暗忖道:「洛姐姐真是精明干练,就连
偷袭围杀也出人意料,用一直低调行事的明雪来降低对方的戒心,再授意明雪用
道门武功唬人,扰乱鹭明鸾的心神,拉慢她逃走的速度!」
  鹭明鸾很快便发觉明雪这「太极盘丝手」
  只是水货,只得其形,未得其神,于是盛怒之下迸发真元,以强欺弱,欲以
内功压制对手。
  明雪反应也极为迅速,看到鹭明鸾发功马上抽身后退,给鹭明鸾让开一条大
道。
  看到对方这样大大咧咧地放开合围阵局,鹭明鸾反倒不敢轻易突围,动作略
显迟疑。
  「好妹妹,姐姐已经让出道来了,你为何还不走呢?」
  就在鹭明鸾犹豫的一瞬间,洛清妍已经围了过来,先是明雪连唬带吓的心理
战叫鹭明鸾心神稍乱,紧接着又是大开方便之门,这一紧一松,令得鹭明鸾进退
两难,比单纯的围困剿杀还更有效果。
  鹭明鸾也非蠢人,数息之间便看出洛清妍的计策,刚才明雪让出的道路根本
就是安全的,是洛清妍摸准了鹭明鸾的心理,反其道而行,使得鹭明鸾白白错失
逃走良机。
  良机稍纵即逝,鹭明鸾懊悔不已,此刻唯有硬着头皮迎接洛清妍的凤火。
  鹭明鸾回身应招,映入眼帘的不是那张娇媚妖娆的俏脸,而是袁齐天那粗犷
的面容,以及奔腾的巨力。
  鹭明鸾心知袁齐天之气力极大,不敢硬接,只能以柔劲卸力,以灵巧对蛮狠
,才能守住阵脚,于是鹭明鸾立即施展云霄六相,以傲鸟族虚实结合的神通来应
对远古大力之沉稳。
  谁料交手之后,「袁齐天」
  立即变招,同样使出云霄六相,而且变化犹在自己之上,仅仅三五招,鹭明
鸾便失了先机。
  「这不是袁齐天,是洛清妍变幻的!」
  鹭明鸾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真正的袁齐天祭起远古大力狠狠打来,
她唯有鼓劲硬接,但先机已失,鸾雀难撼凶猿神力,一个照面便被打得口吐朱红

  鹭明鸾刚稳住阵脚,便看到两个「袁齐天」
  朝自己攻来,同样是施展远古大力,叫她难辨真伪。
  当鹭明鸾准备用灵巧手法对付远古大力时,洛清妍变幻出的袁齐天就会同样
使用灵巧手法缠住自己,而袁齐天就冷不丁地来上一拳,而且这两个「袁齐天」
  时不时地左右换位,真的袁齐天力大无穷,以他主攻可以最大程度地重创对
手,而假的袁齐天招数变化多端,奇招欺敌可乱人心。
  这两个袁齐天时而同用远古大力,时而一者掺杂各种神通,虚实交替,真假
互换,弄得鹭明鸾头昏眼花,也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龙辉看得是不住感慨:「我原本以为这万变幻元术只是用来掩藏身份的招数
,谁想到还能这般妙用。袁长老的力气举世无双,以他硬碰硬是极为不智的,唯
有以轻巧招数应对才是正确的选择,而洛姐姐偏偏就化成袁长老的样子,一旦鹭
明鸾施展灵巧招数,她便立即也用灵巧轻柔的武决应对,使得她不能有效对付远
古大力。」
  激战越发趋于白热化,生死也即将判定,只见两个袁齐天左右开弓,同时拍
出两掌,鹭明鸾心神一敛,祭起七彩神光力撼强敌,势拼生路,只见那只素白玉
手划出烈风,闪出奇光,势若山洪决堤般迎上远古大力。
  鹭明鸾与右侧的袁齐天对了一掌,只觉大力无极,震得浑身气脉几欲崩断,
连连后退。
  也就在她败退的一刻,左边的袁齐天虚晃一招,远古大力立即转成凤凰化身
,沛然赤炎翻涌而来,正是五凤心诀初式——蛮荒赤鹑翎。
  「哼,区区一招‘蛮荒赤鹑翎’便想取我性命,贱人想得倒美!」
  鸾凤相争多年,鹭明鸾对于洛清妍的招式极为熟悉,就如同熟知这个师姐的
性格一样,她虽然不能破解五凤心诀,但却有保命之法,这招「蛮荒赤鹑翎」
  乃是主攻敌人心脉的武决,灼热赤炎一旦入体便会将心脏烧成飞灰,但这一
招的后劲过大,往往打了一掌之后,洛清妍真元便会出现一瞬间的停滞,动作也
会有所缓慢,这个时候便是鹭明鸾遁走之时。
  「先以冰髓劲护住心脉,等你招式一老,我撒腿就跑,看你怎么追!」
  鹭明鸾瞬间拟定对策,凝聚一身修为,化冰护心,只待宿敌杀招来临。
  就在此时,洛清妍嘴角勾起一丝轻笑,笑得鹭明鸾心头一寒。
  倏然,洛清妍掌风一扫,赤炎竟打偏,没有一丝落在鹭明鸾身上,显然也是
一个虚招。
  就在惊愕之余,鹭明鸾忽感身后寒气袭来,正是明雪发招偷袭,这冷艳雪妖
挥动着莹白素手朝着鹭明鸾背心拍来。
  若是在平日,鹭明鸾就算站着不动硬接此招,也绝对伤不了她分毫,但此刻
她已经将冰髓劲聚在心口,明雪所发掌风也是冰髓劲,这同源真气相遇并未发生
排斥,明雪的冰髓劲轻松地进入了鹭明鸾的心脉。
  鹭明鸾只觉得心口一阵冰寒刺痛,当下张口一吐,哗啦一声,鲜血喷出,落
地血液瞬间凝成冰霜。
  冰髓劲已经侵入心脉,鹭明鸾浑身一阵哆嗦,全身气血仿佛都要凝成冰块。
  「雪妖的根基不如我,这冰髓劲还是可以驱散的!」
  虽然心脉受创,但鹭明鸾仍然沉稳,试着以苍木淬火驱散冰髓劲,谁料屋漏
偏逢连夜雨,洛清妍那会容她翻身,对着鹭明鸾胸口再补一招冰髓劲。
  心脉惨遭双重冰毒肆虐,鹭明鸾再难支持,冻得脸白唇青,浑身嗖嗖发抖,
就连睫毛也凝出了一层白霜。
  胜券在握,洛清妍含笑道:「师妹,这回你可走不了啦!」
  鹭明鸾艰难地开口道:「你……就不怕我将名册公开吗?」
  洛清妍咯咯笑道:「好妹妹,到了这个份上,你还要骗姐姐吗?你手上根本
就没有名册,你从一开始就是摸准了我小心谨慎的性子,来个空手套白狼!」
  鹭明鸾冷笑道:「彼此彼此,你也不一样窥准了我用冰髓劲护心脉的方法,
故意让这雪妖来暗算我吗?」
  洛清妍见她气息越来越弱,心中不忍,说道:「妹妹,只要你肯认错,姐姐
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不会伤你性命的!」
  鹭明鸾脸颊瞬间涌出一抹妖异的酡红,激动地叫道:「住口,当年是谁不顾
族人死活跟野男人私奔;又是谁口是心非,害死我大哥的!亏你这贱人还敢提往
日情分!」
  洛清妍脸色一沉,嘴唇微微半张,呆呆地凝望了鹭明鸾半响,叹道:「往日
之事我自认有错,但你弑师杀姐……」
  鹭明鸾仿佛被踩到尾巴的野猫,猛地跳起来,指着洛清妍鼻子叫道:「贱人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弑师杀姐!」
  袁齐天怒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鹭明鸾你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
硬!」
  鹭明鸾怒极反笑:「臭猴子,我哪里错了,你倒是说说看呀!当初是我这位
好师姐主动抛下族民跟外人成婚,还口口声声说要放弃族主之位。既然洛姐姐不
愿做族主,那本姑娘就成人之美,替我这好姐姐接任族主!到了最后,她发觉被
人骗了,就灰溜溜地跑回来,厚颜无耻地想做族主,你真当妖族之主是过家家,
想做就做,不想做就拍拍屁股走人吗!要说有罪,洛清妍才是罪大恶极之人!」
  洛清妍叹道:「你倒是说说,我有何罪。」
  鹭明鸾把心一横,以余力撑起伤体,指着洛清妍骂道:「不顾长辈厚望,背
弃族民与外人私奔,此乃忘恩负义;卸下妖凰之位后,又回来接掌权位,此乃出
尔反尔;利用我大哥对你的一片痴心,怂恿他残害胞妹,此乃薄情寡义,犯了三
大重罪,洛清妍你还有何面目坐在妖凰宝座之上!」
  袁齐天哼道:「可你一上位便要举全族之力备战,违背祖训,你难道就没有
罪吗!」
  鹭明鸾冷笑道:「袁老大,你真以为神州的人类会跟我们这些妖类和睦相处
吗?手中没有利器,怎能在这片富饶土地上生存,唯有以刀兵开路,才能给妖族
争下一席之地!你不妨看看,我这位好师姐秉承那所谓的‘融入’之策落得个什
么田地,先是被世人逼得东躲西藏,不敢见光,就连自己的族人被欺负也不能吭
声。」
  说罢,鹭明鸾挑衅地望了洛清妍一眼,笑吟吟地道:「好姐姐,你可还记得
钱冲?」
  洛清妍脸色越发惨白,叹道:「明鸾,关于战与和的对立,我不想多说,时
间会证明一切的。」
  鹭明鸾冷笑道:「说不过我便装作一副深沉的模样,你是心虚呢,还是无话
可说?」
  洛清妍望着鹭明鸾半响,咬了咬嘴唇,说道:「明鸾,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
会,只要你肯当着全族之人认罪,姐姐不会害你性命!」
  鹭明鸾咯咯冷笑道:「洛清妍,到了此时你还是这个样子,我也懒得跟你费
唇舌了!」
  洛清妍淡淡地道:「既然你这般坚持,那我也无话可说。师妹,念在昔日情
分上……你自尽吧!」
  鹭明鸾哼道:「我也不想死在你这贱人手上!」
  说罢,抬起玉掌,朝着天灵盖拍下。
  「住手!」
  清啸响起,龙形乍现,只见龙辉横空出世,五指一伸,在火光电石间扣住鹭
明鸾手腕,制止了她自杀之举。
  洛清妍顿时大吃一惊,讶声道:「龙辉,你做什么!」
  龙辉见到她后心中顿时大乱,趁着还没改变主意,箍住鹭明鸾腰肢,纵身飞
离。
  鹭明鸾早已气空力尽,那还能反抗,被他紧紧抱在怀里,一股雄性气息熏得
她一阵目眩,两眼一闭便昏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洛清妍胸口一阵酸楚,娇叱道:「拦住他!」
  袁齐天虽不知这小子在打什么算盘,但鹭明鸾是万万不可放走,情急之下朝
着龙辉打出一记远古大力。
  明雪随之而动,冰髓劲配合着袁齐天围困龙辉。
  洛清妍更是气急败坏,心中涌出一股莫名妒火,一出手便也是本命神通——
五凤心诀。
  巨力、冰毒、凤火,面对三方拦路,龙辉一手虽抱着昏迷鸾雀,但依旧沉稳
,空出来的一只手当下拂风化掌,「御天借势」
  应手而出,将三股真气引到一块,让它们自相残杀。
  只听碰的一声,巨猿、雪妖、凤凰各自被对方劲力所阻,硬生生地给龙辉让
出一条大道。
  洛清妍稳住身形后,已经不见龙辉踪影,气得她银牙紧咬,莲足跺地,恨不
得再狠狠地咬他脖子一口,放这小畜生三斗鲜血。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