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三十九章:宁卉的日记)

  过了没多久,我听到宁卉跟我说她向公司又请了两天假,我的心情一下子三
七开起来。三是三分失落的三,七是七分兴奋的七。
  失落是本来我在精神上与心情上都做好了今晚迎接老婆归来的准备,有一阵
没有体会到边听老婆讲述如何淫浪滴在别的男人身下XXOO,然后边在我身下
婉转撒娇那种爽入骨髓的鸡动感觉了,现在看来往后几天都会是漫长的煎熬,要
撸,也只有自己撸自己的份了。
  兴奋自不必说,昨晚老婆跟曾帅哥房都开了,虽然临到真刀真枪的时候演了
一出临阵逃脱,现在却要继续跟她小男朋友呆上几天,我就不相信失身这事跑得
了初一,还跑得脱十五。
  我整理了下自己的心情。但我发现还是有种失落一直挥之不去——我知道,
那是洛小燕。
  我知道脱了人家小姑娘的衣裳又把人家凉在那儿,对人家该是多打的伤害,
我想打个电话去安慰,却始终没有那个勇气。闭上眼,我总是会想起她哀幽得让
人心碎的眼神。
  和那真的没穿文胸有着美轮美奂轮廓与线条感十足的胸乳。
  百无聊赖中,我打开电脑,挂上QQ,准备胡乱混些时间,顺便码点字写两
篇稿子。
  不一会儿,汤姐的QQ发过来信息:「小南在啊?」
  「呵呵,汤姐你好。」
  「一大早的就上网,宁卉呢?」
  「哦,她父母家里有事,回娘家了。」我脑子一个激灵,随口答到。
  「你现在伤好了吧?」
  「早没事儿了。」
  「小南,我摄像头坏了,重新换了个安上,等下我想跟你试试效果。你那里
有摄像头吧?」
  「有啊!」
  一会儿跟汤姐的QQ视频连上,视频里出现的场景应该是在她家的卧室,汤
姐无比休闲地穿了件黑色的睡衣,看样子也是刚起床,睡衣是深V的,哪都宽松,
就是将饱满的胸脯勒得紧绷绷的,乳沟清晰可见,一看就把我怔在那儿,光看那
皮肤和丁点不走样的胸型,说汤姐四十多了,汤姐不急我都跟他急。
  「嗯,蛮清楚的,小南好像你没睡好吧?精神看上去不太好。」
  「是吗?可能昨晚写稿子太晚了。」其实老子昨晚是在喝酒把妹来着。唉,
这绿帽老公当得让我本来一挺诚实的孩子,现在撒起谎来快成家常便饭了,撒得
如此娴熟,信手拈来。
  接着跟汤姐开始寒暄唠嗑。
  视频一直连接着,宁煮夫滴溜溜的小眼睛就有一茬没一茬的往人家汤姐那白
茫茫的胸脯上瞄。话说昨晚,一具如此娇嫩美艳的身体曾经横亘在我眼前,但为
了跟老婆守得一身如玉的贞洁,老子硬生生的逃离了。这下宁煮夫的心灵高尚倒
是高尚了,但体内留下的下流的荷尔蒙到现在都没处消化,看到这时候汤姐镜头
里真真切切耸立着,半露着的质地丰满的酥胸,我的鸡巴噌的一下就矗立起来。
  接着脑子一股子淫邪的念头蹭蹭的就往上冒,那一刹那,我直接就想把硬邦
邦的肉棒往视频中的那对豪迈的肉球般的雪乳中插进去,然后揉搓着乳房就着乳
沟深壑将鸡巴一阵狠狠的撸。
  在我想象中的揉搓中,视频中那女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鸡巴被柔软而又坚挺的肉球包裹着的那种曼妙的撸感。
  「宁卉好久没来看王总了。」汤姐冷不丁的窜出一句。让我从刚才的念头中
醒转过来。
  「哦,是吗,」王总,这个名字让我一阵好生心紧,但老婆跟他在一起时候
的那种依旧清晰的让人感到无可抑制的刺激与兴奋,让我突然思绪混乱起来,
「王总的病好了吗?」
  「手术挺成功的,现在还在医院休养。还得感谢宁卉劝他手术呢。」
  「呵呵,王总这么听宁卉的啊?」我突然感到一阵言说不清的心酸——自己
的老婆,转眼间已经成了别的男人怀里的宝贝了。
  「是啊,其实,说来最终还得感谢你,没有你,你家宁卉怎么也不会跟我家
老王有这个缘分呢。」
  你家宁卉跟我家老王——我听着NND像绕口令来着,但我承认这绕口令其
实听着挺让人着迷,这你家我家的四个人,能组合出多少种令人遐想的关系,自
家的老婆,人家的情人,人家的老婆……
  操,人家的老婆现在跟我鸡巴毛关系没有。
  「哈哈哈」。我一时语塞,如此在QQ打了一串「哈哈哈」当是傻笑。
  「唉,我说你们男人啊,凡是好上这一口的,我知道那个疯狂劲,能问你个
问题吗小南?」
  「嗯,问吧。」
  「你家宁卉跟王总这是你们第一次这样吗?」视频里汤姐瞪大眼睛看着我。
  「嗯,第一次。」
  「那我问你,你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吗?我是指结婚后。」
  「没。」
  「呵呵,」汤姐在视频对我展开了个妩媚的笑容。「你自己守身如玉,却让
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挺高尚的哈,那你究竟是为个什么呢?你不是受虐狂吧?」
  「我也说不清楚,」我不知道为什么汤姐突然说到这个话题上来,而且说得
如此直率。「一方面,我承认我非常非常爱宁卉,我是想让老婆在别的男人,在
像比如王总这样优秀的男人那里得到更多的体验和快乐,毕竟人生苦短嘛,另一
方面,可能我吧,真的有那种所谓淫妻情结,我承认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会让我
感到无比兴奋和刺激。每次……」我一股脑儿的说着,我突然感到汤姐非常让人
有一种愿意接近的亲和力。
  「每次什么?是不是每次从王总这里回来,你都要宁卉向你汇报他们怎么做
的是吧。」
  「呵呵呵,汤姐怎么知道?」
  「汤姐是过来人啊,有什么不知道的,淫妻的男人都好这口。要是哪天你亲
眼看到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的场景,可能你会兴奋到流鼻血吧?」
  「嗯嗯,我做梦都盼着流鼻血的这一天呢。」宁煮夫屁颠屁颠的就应和着。
  但我突然觉得我是不是有种上套的感觉。因为我看到视频里汤姐丢了个神秘
得难以琢磨的笑容:「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要去医院看王总了。问宁卉妹妹好,
我真的好喜欢她的。」
  然后我们互致88,视频关闭。
  好一会儿,我一直都在琢磨着汤姐那个让人看不明白的笑容。
  也没琢磨出啥结果来,我继续胡乱的在键盘上敲着半天没写几个字的稿子。
  「铛铛铛!」QQ提示有网友上线了。我下意识的打开一看,我日,曾眉媚!
  哈哈哈,这下热闹了!
  这小妮子不是跟我说跟宁卉一起出去旅游了嘛,合着挺义气帮闺蜜欺骗老公
哈,这下被我逮着了,老子得好生逗哈她。
  「哇,曾大侠啊,大清八早上QQ赶场啊?」
  「唉,跟赶场差不多,收菜来着,还睡过头了呢,菜都被人家偷光了。」这
个信息表明曾眉媚在家!
  狗日的曾眉媚,老子到要看哈等下你要咋个自圆其说,要是今天这场面你都
把它圆过去了,老子请你吃八回大闸蟹。
  「哟,在家呢?」
  「嗯嗯,不在家在哪里嘛?俺是宅女得嘛。」
  宅女个铲铲,老子还不知道你,在别个男人床上的时候比在自家床上都多吧。
「哦,真在家啊?那我老婆呢?」
  接着曾眉媚的QQ半天没动静,这小妮子八成知道出事了。
  果不其然,一会QQ显示她下线了。
  我日,想逃?门都没有!
  老子不依不饶,拿起手机一通电话打过去:「咋了,想逃啊?我老婆呢?去
哪了?」
  「咯咯咯,」曾眉媚竟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你别急嘛。没事哈。」
  「没事你逃啥啊?」
  「嘻嘻嘻,好好我不逃了不逃了。我重新上Q不行嘛。」曾眉媚依旧跟我嬉
皮笑脸的。
  一会儿曾眉媚的Q重新上线。我挂了电话,心里直乐。这作弄起人来原来他
妈的这么爽。
  「我老婆在哪里?」我继续追问。
  「我有事先回来了,她还在玩啊。」
  「放屁,你就老实交代吧,把我老婆拐哪去了?不然老子要报警了。现在到
处都在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哈!」
  曾眉媚Q上发过来一个伸舌头的表情,这让我顷刻想到曾眉媚吃大闸蟹舌头
沿着唇边舔弄着蟹汁的状态,那表情魅惑无边。「谁敢拐卖你老婆哟?」
  这个联想让老子十分佩服宁煮夫的意淫能力。
  「快交代!」我还没完。
  「好了好了,我不装了,你也不要装了。」
  「我装什么?」
  「你说你装什么?你不要给我说你不知道你老婆去哪了,去干什么去了哈?」
  我日,这小妮子原来反倒将起我的军来了,神马情况?曾眉媚怎么知道…
…。难不成……
  我日,乱了乱了……
  「宁煮夫童鞋,你也不要诧异了,你那点见不得的人的嗜好我也知道了,你
老婆都给我如实说了。」
  我打了个流汗的表情过去。说实话,我没想到女人之间也会拿这来说事。
  「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你一点不憋屈,相反觉得你挺爷们的,找你这样的男
人做老公,真是我们女人的福气。你也知道,原来我对你跟宁卉在一起是有意见
的,现在嘛,作为女人的角度,我觉得宁卉真幸运。」
  我思维一阵短暂的「秀到」和震惊过后,曾眉媚这番话让我突然对这个没心
没肺的女人有了一种别样的认识和感觉。
  「我日,宁卉还真告诉你了?都告诉你什么了」
  「嗯,我骗你干嘛,不然我哪敢怂恿她去啊?你现在知道什么叫闺蜜了吧。」
  「原来你们俩合计好的哈。」
  「唉,你别冤枉你老婆,其实没有你的允许,借宁卉十个胆子她也不会在外
面偷情的,说穿了,还不是你怂恿的。你说这老公教诲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哈,宁
卉,你不知道多纯洁的一个女人。」
  「你是说我老婆现在就不纯洁了?」老子听曾眉媚这么说不乐意了。
  「哎哎,我不是那意思,真不是,你明白我本来想说什么,我是说本来宁卉
原来尽管有些楞,会时常干出些惊掉你下巴的事来,但这方面的观念还是挺保守
的,没想到跟了你个老流氓后竟然……。哈哈哈哈,你别误会南老师,我其实挺
佩服你的,一个男人能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做到这样,真的挺不容易,相信我的话
是由衷的。我承认听到宁卉这么说后,我改变了对你的看法。」
  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没心没肺的曾眉媚其实也蛮有思维能力的,不像只是个胸
大无脑的女人,好吧,我承认,我也有些改变了对曾大侠的看法。
  「哦,正好,今天宁卉该回来了吧?我还正准备给宁卉打个电话问问呢,他
们现在到哪一步了?」曾眉媚接着问我。
  于是我把这两天宁卉在那边的情况跟曾眉媚大致介绍了下。
  「你是说昨晚他们开房了却……什么也没做?」
  「是的。」
  「呵呵呵,这不奇怪,宁卉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跟男人开房然后什么也
没做。」
  「什么?」我听到这话鼻血都差点喷出来。
  「呵呵,你忘了我告诉过你啊,大学的时候她跟一个老美一块出去旅游住一
个房间的事?」
  「哦哦,是滴你告诉过我,那个老美是个GAY是吧。」
  「反正宁卉净干些你想不到的事儿出来,等下我打个电话给她。这会儿,闺
蜜可能就比你这个老公管用了。」
  曾眉媚的Q终于消停了阵,八成打电话给宁卉去了。我不知道宁卉有这么个
闺蜜是好事还是坏事,教唆给自己的老公戴绿帽子不算,还附带着拉皮条。
  这神马世道。
  一会儿,曾眉媚的Q又过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宁卉还要呆两天呢?我刚
才给宁卉打了电话了,放心吧,你老婆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一个女人嘛,矜持点
总是应该的。不过我会叫我弟加油的。」
  我承认这段话你要是没个上下文的联系,你把它看懂了我喊你大爷,那意思
是我让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上这事就包在她身上了,连我听着都乱七八糟的。
  「是不是我还得感谢你呵?」
  老子其实是没好气的说的,没想到曾眉媚赶紧回过来:「好啊好啊,反正你
老婆也不在家,晚上请我吃饭!」
  得,撞枪口上了。
  请就请呗,正好老子也无聊。于是请示老婆晚上要请曾大侠吃饭。
  宁卉短信很快回来,「好啊老公,我知道她一直就憋着要敲你一杠的。」
  好不容易混到夜幕降临。
  还是到了曾眉媚最爱的那家天天海鲜城。我似乎听到过一种说法,喜欢吃海
鲜的女人一般都性欲强烈,对性事有一种天生的迷恋。至少,这在曾眉媚这小妮
子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我听过宁卉摆过她的一些绯闻情事,我也知道这妮子
跟我兄弟伙皮实也有过一腿。
  曾眉媚这样的尤物是怎样炼成的,这个问题在今晚不期而遇的这顿饭局中让
我突然兴趣顿生。女人其实对打扮都有天生的才能,不知道啥时候这世界开始流
行了深V,昨晚看到洛小燕的,早上看见汤姐的,今晚,我看见了曾眉媚的。
  然后在脑海里比较这美不胜收的各种深V美景真是世间一大乐事。
  曾眉媚属于那种特敢穿的女人,在当下末春初夏的时节,就敢穿一身看上去
挺清凉的装束出门,酥胸半露的吊带上面披了件坎肩,适当的收腰凸显倒是一身
的丰韵。
  活脱脱一付勾引人的扮相。
  跟洛小燕不同,洛小燕是那种感觉她一直是忘内里在收,收到内心后才散发
出来的那种带着灵魂的性感,像一株幽暗芬芳的兰花。曾眉媚却是一种使劲往外
露出的妖娆,像一枚逐光的向日葵,浑身散发出热烈的光环。
  今晚,我再次看到了曾眉媚用魅惑的舌尖沿着唇边舔弄蟹汁的那标志性的动
作,曾眉媚在夸张的用舌尖裹挟唇沿,其实裹挟的是我自昨晚洛小燕那里就聚集
起来的到现在也无处伸扬的荷尔蒙。
  突然桌下有那么一段莹莹清凉的小腿不知怎么就撩到了我小腿上来——
  曾眉媚的,这小妮子是要干嘛?
  这娘们是犯花痴还是咋的,你不知道朋友夫不可污啊?
  曾眉媚蹭到我的腿上的一截小腿是裸露的,她没有马上离开——问题是,宁
煮夫也没立马弹开自己的臭脚,桌下的春光便这样开始演绎着:曾眉媚的腿是一
点一点往我的裤边上蹭,直到将我的裤脚蹭翻,那截细腻滑嫩的皮肤直接就贴弄
到我的充满体毛的腿上来。
  我感到一阵炫晕的触感,但下意识的将腿弹开,曾眉媚就毫不犹豫的将腿贴
过来。我又弹开,又被贴上来。
  这桌下两只性别特征分明的腿就这样暧昧的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桌上曾眉
媚不停的对我抛着媚眼,以及舌尖时不时继续着舔弄唇沿的动作,蟹汁被舔干净
了,又NND换成果汁舔。
  由于曾眉媚的身体一直在不停的扭动着,这让曾眉媚的胸脯呈现出来了迷人
的动感,两只雪球呼之欲出。
  我惦记着桌下那只腿,太他妈撩人了,像蚊子一样挠得我的皮肤跟心神一样
不断痒痒,老子生怕曾大侠一腿子就撩到我裆下来——那里我的鸡巴一直可耻滴
硬着。
  今晚跟曾眉媚的饭局是一场动作戏,对话很少,一切都在无尽的眼神博弈中。
  我不知道随着夜晚的深入,这场戏要如何展开和收场……
  我承认我当时有些下流的,无耻的用享受的态度来对待了这一场暧昧带来的
短暂的令人迷乱的快乐。
  曾眉媚的腿终究没有伸到我的裆下来。
  闺蜜,多么魅惑的字眼。老婆有个像曾眉媚般诱惑死人不偿命的闺蜜,也只
有宁煮夫的这样的男淫才能抵挡不犯错误。
   咱这意志力可不是吹的,昨晚在洛小燕那里已经接受过考验了。
  我最终用坚强的意志力伸手下去将自己的裤边卷下来归复原位。然后结完帐,
很优雅的示意眼前这位狐狸般妖媚的女人「It』stimetogo」了。
  今天我们都没开车出来,出于起码的礼貌,我坐出租送曾眉媚回家。尽管今
天喝酒不多,但曾眉媚的脸蛋也喝得脸色酡红,煞是迷人,整个路程跟昨晚与洛
小燕一样,曾眉媚一直有意无意的往我身上挤靠,区别在于,人家洛小燕是真喝
醉了,属于真情流露,这曾大侠明显有故意之嫌。

区别还在于,洛小燕是骨感,曾眉媚是肉感。
  要说我一点没受诱惑那他妈才叫装。我承认,等到了曾眉媚家下了车,曾眉
媚媚着那双足够杀死人的狐眼问我要不要上去坐坐时,我是用了足足半分钟才摇
了摇头,坚定说了句不用了。
  我该回家了。
  曾眉媚最后留给我了个跟今儿上午汤姐一样不可琢磨的笑容,然后依旧的走
路一步三摇转身而去。
  回到家,我第一件事是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我实在没办法消弭体内日渐
旺盛的荷尔蒙,和兀直硬挺的鸡巴。只好采取这种刚烈的方式平和体内的躁动。
  我记不清上次洗冷水澡是什么时候了。
  接着我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跟宁卉发了个短信,「老婆在哪?在做什么?」
  一会儿有短信回过来,我打开一看,居然是曾眉媚的:「告诉你个事实,我
要是勾引男人,还从来没有失手过,今天你是第一个。冲这点,你真爷们。你这
个兄弟伙我认了。宁卉找到你,我真心替她高兴。」
  我日,看着这个短信我立马汗就下来了,敢情今晚这一出是考验我来着?这
女人他妈也太阴险了。
  亏得好老子定力非凡,爱老婆那是真爱,都不叫守身如玉,叫守身如金了。
  江湖险恶。
  宁卉的短信才接踵而至:「老公啊,我都要睡了呢。今天啥也没做,就呆在
家里,一点都不好玩。我想回来了!」
  「那里现在在哪儿?不会躺在他怀里给我发的短信吧?」
  「去你的,我睡在房间里,他还是睡外面沙发啊。」
  「那你们怎么不睡在一起?」
  「你疯了啊?他爸妈知道我是装的,他进来跟我睡成啥了?」
  「呵呵,这不又浪费一天时间啊?今天你们就没单独在一起?」
  「是啊,老太太今天哪也不让我们去,一天都呆在家里,就吃饭完了出去散
了会步。」
  「那你们不是一点亲热的机会也没有?」
  「嗯,散步的时候,就让他拉下我的手。还有刚才……」
  「刚才怎么了?做了?」
  「做你个头啊,就是睡前他进来房间吻了我。」
  「啊?深吻浅吻?不会就是一goodnight吻吧?」
  「他要深吻我不给,反正也不浅吧,给他吸着舌头了。老公啊,烦死了,我
想回来了,我想你!」
  「你不是才又请了两天假了嘛?」
  「是啊,看着老太太蛮可怜的,非不让我们走呗。唉气死了,今天吃饭的时
候,一个劲的问我们啥时候结婚,那架势要明天办了她才心安似的。」
  「哈哈哈,好啊老婆,你要是娶个小的,我这做大的没意见。」
  「去你的!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人家都烦死了。」
  「别烦了老婆,你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怎么跟曾眉媚说话一个味?哦,今天曾眉媚打电话给我说了在Q上遇到了
你,说跟你招了是吧。」
  「嗯嗯,刚才我才跟她吃饭回来了。」
  「今天你给她施了啥魔法呢,她刚刚发短信来一个劲的夸你。」
  「呵呵呵,人格魅力,人格魅力。」我暗暗的庆幸在美色面前今天做出了跟
昨晚一样的选择。
  「你就美吧你。老公,我想你了,现在,我好想要你!」
  「我也想要你老婆,好想好想。」我的手发完短信不由自主的按抚这又开始
挺立起来的鸡巴。
  「那来吧,老公,我想要你来操我。来啊老公,我下面湿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外面就有个帅哥,叫他进来吧好吗?老公在旁边看着
他操你。」
  「啊啊,你坏啊老公,我就想要你要你!」
  「不行,现在你必须得让他来操你,让你的小男朋友来操你!我好想看着他
操你……」
  发过去这个短信的时候,那边长久没有信息回过来。
  我赶紧用手机打过去,只听见手机里宁卉正发出莺莺呜呜低沉的似乎有意在
压抑着的呻吟,我霎时明白了发生着什么,我抚弄着自己鸡巴的手迅速开始运动
着。
  俗称撸着……
  我不敢肯定宁卉是不是也达到了高潮,我只是在听到她一声绵绵的长叹后,
我自昨天积压起来的所有荷尔蒙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铁硬般的下体如礼花般在空中爆发,飙飞的精液如同濡湿的花瓣在空中一瓣
一瓣的散落开来,伴随着自己一遍一遍不停呼喊「老婆,我爱你!」……
  然后自己竟一口噙到了一滴从眼里流出来的咸湿的泪水。
  第二天是星期一,这一大早的我还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宁卉给我打了个电
话来:「老公,给我办件急事。我们办公室的小李马上需要一个文件,在家里我
那台手提电脑里,你帮我马上传给她一下。」
  「怎么传啊?」
  「用QQ啊。」
  「那你QQ密码是多少?我QQ没有加小李的啦。」
  只见宁卉顿了顿,告诉了我密码。
  按照宁卉的指示我顺利找到了上手提上存放的文件然后穿给了小李。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到老婆的QQ上来。老婆的Q只是很低调的取了个自己的
英文名字,Michel。上面的Q友大多是她的同学同事什么的。
  这台手提平时宁卉在用,我基本没打开,也没想到要来打开过。正好这个机
会打开了我便下意识的在几个硬盘里来回逛着,我不知道我想要探索什么,只是
好比突然闯入到我老婆的一个私人空间,这种下意识的探索让我有些情不自禁的
兴奋。
  突然,我发现了应该是宁卉比较私密一些的文件夹,上面标着Michel
的名字,在某个硬盘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我打开一看,有几部下载的电影,一些
英文学习资料和业务档案,而有个名字叫做日记的WORD文档映入我的眼帘
……
  我打开一看,果真是每篇抬头为X年X月的日记体……
               「X年X月
  今天,我终于披上了婚纱……。」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