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战记】第四十三章

  躺在地上的晨曦听到这句话,难以置信地朝血魔道:” 血魔,你是不是疯了?
你是我的哥哥啊!你怎么能…对我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 血魔听罢嗤笑道:
” 公主啊公主,你还真是天真呢!先不说你我并非亲兄妹,就算是亲兄妹,在皇
族里有些什么,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今天不管你答应不答应,你这块美肉我是
吃定了!” 晨曦惊恐地看着血魔,仿佛眼前的哥哥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一般,虽然
邵然曾经提起过,但血魔的本性毕露的样子,还是让晨曦难以接受。
  ” 你!你是个畜生!” 晨曦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只好怒骂一句。
  血魔嘿嘿一笑,道:” 公主啊,你骂吧,你越骂,等下我干你的时候就越起
劲,来!继续骂!” 一边说一边伸手抓向晨曦的胸口,一把捏住了晨曦的一只乳
房粗暴地揉弄。
  ” 呜…快放手!” 晨曦哀鸣着,却只让血魔更加血脉贲张,手上更加用力,
充满弹性的乳肉在血魔的揉搓下不断变幻着形状,让血魔兴奋地淫笑出声。
  ” 我说邵公子呀!” 血魔回头看向正做着无力反抗的邵然,讥笑道:” 你这
男人可不称职呢,我们的公主大人在你手里调教了这么久,连这奶子你都没帮她
揉得大一点,你可要知道,帮公主发育奶子可是你的福气啊,既然你不珍惜,以
后就由我来代劳好了,我一定帮你把公主捏出一对巨奶来,哈哈。” 邵然怒火滔
天,一边砍骂道:” 王八蛋,有种撤了魔法盾,钻在乌龟壳里算什么本事!” 血
魔嘿嘿一笑道:” 行,等我和公主肉搏完,再陪你来玩玩,你慢慢砍,慢慢看,
可千万不要走开啊。” 血魔开始隔着晨曦的内裤挑逗起她的淫穴来,晨曦嘴里骂
着不停扭动身子,但被绑得牢牢的又哪里逃得出血魔的魔爪,反而好像主动配合
一般把少女的蜜唇在血魔的大手上不停摩挲,没有多久便因为女性的自然反应,
底裤被渐渐流出的淫水浸得湿透,变得半透明,散发着淫靡的色彩。
  ” 哈哈,我们的公主大人看来也很想我来干你啊,这么快就有反应了,想要
哥哥疼你,就主动说嘛,哥哥一定满足你的。” 血魔得意地大笑着。
  ” 你…放屁,我…才没有想你来干…” 晨曦羞红着脸,懊恼着自己身体的敏
感,却无力反抗那种接连不断的快感,无奈地感觉自己身体里通过阴道不断流出
爱液,成熟的女体已经渐渐准备好接纳男人的侵犯,即使那是将要来淫辱自己的
敌人。
  邵然心中越来越死心,血魔身为六级魔法师,平时张开魔法盾,自己全力攻
击也得好多下才能击破它,而凭他现在的状态,就算砍上一天一夜都没办法砍出
一丝裂痕来。难道今天真的要眼睁睁看着晨曦受辱而素手无策吗?邵然心中的怒
火不断积蓄。
  此时原本躺在地上的蒂达竟然爬了过来,虚弱地喊着:” 血魔大人,请不要
欺负公主了,要操就来操我吧,求求你了,放过公主吧!” 血魔不屑地朝蒂达甩
出一个火球,冷笑道:” 滚开,下贱的淫妇!你那臭逼给狗干还差不多,还想来
求我干你,给我去死!” 火球无情地打在蒂达身上炸开,她发出一声惨叫被炸飞,
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 蒂达!” 邵然连忙扑到她身上,只见原本白皙的皮肤被炸得通红,还有大
片的灼伤,邵然赶紧探了探她的鼻息和心跳,还好只是晕了过去,生命还算无碍。
  轻轻把蒂达放下,转身看向血魔,邵然眼中冒出熊熊的怒火,此刻他感觉自
己的血液都快沸腾了一般,大吼一声:” 血魔!我要宰了你!” 不知从哪里来的
劲,邵然觉得愤怒的力量充满了全身,使劲全力前冲跃起,邵然用长刀画出一道
惊人的弧线,刀锋上竟隐隐出现了光芒,也许是潜力的爆发,身中迷药的邵然竟
然发挥出了原本一部分的功力。
  但血魔又哪里是好相与的对手,刀和魔法盾相碰的刹那,竟然” 叮” 的一声,
长刀再也承受不了冲击,竟从中间断成两半。邵然望着还在手里的刀把,傻傻呆
住。
  ”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就凭你这破刀子,中了药的半吊子功力还想破我的
盾?你当我这魔界数一数二的法师,真是软柿子随你捏不成?” 血魔得意的表情
让邵然快要抓狂。
  ” 老老实实乖乖看着吧,我还能让你多活一会!等我和晨曦结合之时,就是
你丧命之时!抓紧享受生命吧,邵公子!” 血魔不再理邵然,继续玩弄起已经被
挑逗得浑身发软的晨曦来。
  他挑开了晨曦的内裤,露出了已经被淫水浸透的小穴,两眼放光地叫道:”
好美丽的小嫩穴啊,可惜被个人类先糟蹋了,真是浪费!来,让哥哥好好疼爱你
吧!” 说完埋首于晨曦的双腿之间,开始吸食起晨曦的小穴。
  ” 啊!不要…” 突然被攻击到最敏感部位,晨曦浑身颤抖不已,嘴里下意识
地发出求饶的话语。但血魔毫不心软,反而更加用劲地不停吸食,甚至把舌头伸
进晨曦的肉道里探索着。
  ” 不要!不要这样…哼嗯…啊!” 晨曦一声诱人地尖叫,突然绷紧了身子,
好一阵才软倒在地,她竟然被血魔的舌头舔出了高潮!
  ” 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呢,我们可爱的公主大人,竟然如此敏感,被舔几下
就会高潮,那等下被我干起来,会不会直接晕过去呢?” 血魔得意地不断刺激晨
曦的神经,但此时晨曦无力反驳,刚刚高潮过去的她在地上不断喘息。
  这时血魔掏出了自己的阳具,正餐终于要开始了!
  血魔转身朝不甘的邵然嗤笑道:” 废物,看着我怎么干你的女人吧!以后晨
曦便是我的东西了!你就带着怨念给我下地狱去好了!” 说罢提起晨曦的臀部,
鸡巴对准穴口朝前一挺,一条又粗又长的阳具就插入了晨曦的体内。
  终于晨曦还是被他干了!邵然握着双拳,心中渐渐一片死灰,指甲都已经嵌
入肉中,手上血流不止,他都毫无所觉。
  而被自己哥哥插入身体的晨曦,睁大着双眼无意识地看着天花板,此时也不
再挣扎,只是两眼流出悲痛的泪水,流淌在地上。
  ” 妹妹,你哭什么,被哥哥干又不是什么坏事,放心!以后哥哥会好好疼你
的,你就安心当哥哥的妻子吧!” 血魔一边不停抽送,嘴里还不阴不阳地安慰道,
一边还用双手掐住晨曦挺翘的双臀,一会又揉搓她的奶子,操得不亦乐乎。
  晨曦虽然口中忍着不叫,但交合处的淫水声却越来越大,淫水还不断从臀沟
中向外流出,血魔淫笑道:” 妹妹啊,舒服你就喊出来,憋着可不好呢!” 突然
他伸出一只手指偷袭晨曦的菊洞,狠狠一插到底。遭此突袭,晨曦终于忍不住惊
呼出声,身体下意思地紧绷着,小穴里的嫩肉也缩紧,夹得血魔的肉棒无比舒爽。
  ” 喔…好紧,妹妹你这小穴真是极品,又紧又滑,哥哥以后可忘不了你这小
骚穴了,一定要天天干你。” 血魔一边接着用力干穴,一边也不忘记用手指玩弄
着晨曦的后门。
  晨曦被干得哭了起来,无力道:” 你杀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 那可
不行,我怎么舍得杀你这么漂亮的妹妹呢?小穴又极品,哥哥疼爱你还来不及呢。
” 血魔那丑陋的阳具不停在晨曦的嫩穴中进出,上面沾满了晨曦体内的淫水,被
塞着大肉棒的小穴被操得冒起了白泡。
  奸淫渐渐白热化起来,晨曦的哭声中终于开始忍不住夹杂着呻吟,女性的本
能让她无法忍受那一波波袭来的快感的侵袭,虽然极力咬牙忍受,但最后还是处
于了崩溃的边缘。
  ” 对了,叫出来就对了!妹妹啊,哥哥我快要来感觉了,让我在你肚子里下
种吧!” 血魔操了半天,额头渐渐冒汗,他扶起晨曦的细腰,抽送的速度开始快
了起来,随着抽插的摇晃,晨曦的双腿竟然不知什么时候下意识地夹在了血魔的
腰上,这样的姿势小穴更加向前暴露,让血魔的肉棒更加深入地操到晨曦的身体
深处。
  ” 啊…我受不了了…放过我吧…不要…” 晨曦爽得癫狂起来,身体的反应违
背了内心,越来越配合起血魔的奸淫,甚至主动伸出舌头让血魔吮吸。
  ” 真是听话的妹妹,来吧,怀上哥哥的孩子,给哥哥生个胖儿子吧!” 血魔
终于开始冲刺,肉棒变得滚烫又坚硬如铁,一次次都狠狠插到底,好像要把晨曦
的小穴干坏一般,晨曦也含糊不清地淫叫着,拼命夹着血魔的后背,淫水如喷泉
般涌出,像蜂蜜一样滴落到地上。
  ” 来了,妹妹,哥哥得到你了!” 血魔疯狂抽插一阵后,终于一刺到底,抵
住晨曦的花心不动,整个人僵在了晨曦的身上,双手死死抓住晨曦的肩膀。
  邵然知道,他已经射精了,他的龟头正在射出浓浓的精液,它们正争先恐后
地钻入晨曦的子宫之中。这一刻邵然心如死灰,突然他感觉四周的事物好像与自
己无关了一般。
  血魔趴在晨曦身上不断颤抖,半天才终于射完了精,心满意足地拔出了已经
疲软下来的阴茎,看着晨曦的小穴中流出的自己的精液,心中的得意难以言表。
  晨曦闭着眼睛,不断小声饮泣,她被奸污了,脏掉了,不再是唯一属于邵然
的女人了,想到不久前还看不起蒂达,可现在自己和她又有什么分别?干一次和
干很多次,其实不是一样?
  血魔心满意足地穿上裤子,转身得意地朝邵然看去,心想该结束了他了,这
样以后晨曦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东西了。
  但映入眼里的邵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妥。应该说,虽然邵然静静地站在
他的眼前,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有种他不在那里的感觉,也就是说自己竟
然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似乎那只是一个海市蜃楼。
  不妙!
  血魔心中开始警惕起来,他快速念咒,发出一个中级魔法,火焰壁。这是一
个范围魔法,对小范围的敌人很有效,对方很难闪避。但当火焰壁快烧到邵然的
时候,突然邵然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了!血魔的眼里充满了惊慌,毕竟他是六级的
法师,眼力还是有的,他看出刚才邵然的消失,竟然是凭身体的高速!
  邵然突破了!血魔简直无法相信这个结论,要知道五层到六层是一个非常难
以突破的阶段,要知道六层的高手之所以少,正是这个坎非常难过。自己如果不
是有奇遇,现在一样还是在五层的境界。
  血魔赶紧给自己补了一个魔法盾,并朝放着巴哈姆特之杖的地方走去,心中
后悔自己怎么没把这把神器随身携带呢,真是大意!要知道同级的法师单挑战士,
基本上是没有胜算的。
  但刚一动作,就感觉身后一阵巨力涌来,巨大的冲击力竟一下子破掉了刚刚
补上的第二道魔法盾,血魔被冲击力震得向前倒去,口中更是涌上了一口鲜血。
  惊恐地转身一看,正是邵然,此刻的邵然也不好受,他徒手进攻血魔,虽然
击破了他的魔法盾,但手上受伤不浅,右手正血肉模糊,但眼中熊熊的怒火却丝
毫没有犹豫地直盯着血魔,仿佛那不停流血的手不是自己的一般。
  ” 邵然,住手,是我错了!我道歉!” 知道此刻不妙的血魔,赶紧讨饶,但
邵然丝毫不为所动,又是一记重拳朝血魔打来,手上冒出惊人的蓝光。
  六层!真的是六层!重拳毫无悬念地再次击破了血魔的护盾,虽然邵然手上
的伤再次加重,但血魔更不好受,更直接的冲击,让血魔吐血不止。
  邵然不顾疼痛,一把捏住血魔的脖子,嘴里吐出的声音竟然冷酷地不似人声:
” 你还有什么遗言?你这个卑微的蝼蚁!” 巨大的力量,让血魔难以呼吸,脸上
一下子涨红起来,面对这个冷酷无比的邵然,血魔竟然感觉到了巨大的恐惧感,
这哪里还是人,血魔只觉得身前的这个人类似乎散发出了不亚于巨龙般的威压,
难道他有龙族的血脉?天呐!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自己竟然不停在挑拨他的怒
气,邵然能有突破,根本就是自己一手导演的!血魔心中苦笑不止,看来自己偷
鸡不成蚀把米,今天要命丧于此了。
  脖子上的手臂越来越紧,血魔的脸色也变得几乎发青,就在这时,竟然从外
面跑进一个身影,抱住邵然的腿大呼:” 不要啊!邵然求求你!放过他吧!”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