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第十一章 旧人新家(又名:情欲男女)

             第十一章 旧人新家
由于前一天夜里我和阿娇玩得很疯狂,所以十月一日那天,我们在宿舍里一
直睡到上午十点钟才双双醒来。
“去哪里吃饭?”阿娇裸着上身,坐在床头柜边,对着镜子一边梳头一边转
过身来问。
“我想起来了。老王今天也休息。我们约上他,一起去吃饭吧。”
“好。”
电话打过去,老王果然没有出去。
在八卦一路美食一条街,我们找了一家常去的湖南餐馆坐下。
看到我和阿娇去了,他很高兴,一边笑一边不停地用眼看一看我,又看一看
阿娇,弄得她偏过头去,很不好意思。
我们叫了几样湖南特色菜,我和老王一人要了一瓶二两装的劲酒。
三个人热热闹闹地吃喝了一通。席间,老王对阿娇笑着说:“自从强哥认识
你以后,人就变瘦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阿娇瞟了我一眼,笑道:“那是因为他自己太劳累了。”
“他怎么个劳累法,说给我听听?”老王继续逗她道。
“这个问题别问我,问他自己好啦。”阿娇红着脸小声道。
“他是不是每次都拼命地搞,有多大劲使多大劲?”老王逗着她说。
“是,就是玩命。”阿娇说。
我举起了杯子:“来,老婆,我敬你。为了我们真挚的感情,干了这杯!”
阿娇不好推辞,拿起了杯子,看看我,又看看老王,一仰脖子,一饮而净。
“好!好!到底是红颜知己啊!”老王在一边喝彩道。
我忽然想起了《孟子》中那句著名的古话:“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带着靓女,邀着朋友,喝着美酒,吃着大餐,嗨,真是人间幸福啊。难怪那么多
的腐败分子一个个都养着情妇,人之大欲也。
到了下午一点左右,阿娇说要回去了。我早就观察到:在我们吃喝期间,她
的手机响个不停,不知是不是那个酒店男孩在约会她。
饭后,我和老王一起送她到了5路公交车站。我和老王约好,说晚上一起到
东门去玩。阿娇也很高兴我们的安排。说今天是十一,应该好好玩一玩。
等阿娇上了公交车,我便和老王分手,独自一人回到宿舍,美美的睡了一大
觉,将昨夜欠下的瞌睡好好地补了一补,也为今晚与阿娇的床上大战蓄精养锐。
躺在床上,我忽然笑了起来:男人拼命地赚钱,然后吃好、喝好、睡好,为
的就是与女人在床上一战,而且是乐此不彼。造物主如此安排,真是有点不可思
意。
天黑以后,阿娇打电话给我,说怎么还没去。我说正在等老王。她又问老王
在做什么。我说在陪他的客户吃饭,估计我们九点钟才能到东门去。
九点钟,我和老王一起乘车去了东门。那时,正是东门花枝招展的小姐们最
忙碌的时候。
我们到了东门,一头扎进小姐的淫窝:老王去找阿媚,我则钻进了阿娇的房
间。
屋里有些闷热。阿娇三姐这时又带了一个男人进屋来。我于是拉着阿娇的手,
两人一起坐到了凉台上透空气。
“今天回来后休息得好吗?”我有点明知故问。
“哪里有休息,不是这个来吵,就是那个来吵。”
“有人吵好呀。有人吵,不就有钱吗?”我调笑着说。
“去你的。有时候我也不想要钱,只想休息,只想轻闲自在,却难以得到。”
我拉着阿娇的手,深情地看着她,悄声呼唤了一声:“阿娇!”
“嗯。”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她偎在我怀里,莺莺的说:“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
“我是说,我给你另租一间房子,我们住在一起。”
“好。我早就想这样了。你今天才说出来。可见你没良心!”
天呀,女人就是这样向她们的情人表达她们的感情的。
“但是,如果我是你的男朋友,你就得尊重我,不能在我租的房间里和别的
男人做包夜的生意。”
“……”她听后没有做声。
我之所以这么重视和强调她不能做包夜生意,是因为客人包夜与客人打炮具
有完全不同的性质。
客人打炮的程序往往非常简单。小姐将客人领进屋后,两个人开始脱衣。小
姐先躺到上床去,然后张开大腿,露出阴部,摆好交配的姿势,客人便插进去搞
她。会做生意的小姐,这时便假情假意的叫床,弄得客人既紧张又刺激,三下五
除二,不一会儿就射精了,然后交钱走人。这个过程,小姐与客人的关系简单而
明了。
但包夜就不同了。小姐因为要与客人睡一夜,所以客人往往要先洗个澡,南
方人叫“冲个凉”,意思是将一身的臭汗冲尽。有时候,客人还会要求与小姐脱
光了衣服,一起洗鸳鸯澡,一边洗一边与小姐调情,两人甚至在卫生间就搂抱着
滑溜溜的身子干上一炮。然后两人上床,又互相拥抱着,摸弄对方。会玩的客人,
这时会舔小姐的阴部,舔得小姐浑身发热,非常想让他插进去。客人当然要插进
去。这一次的床上大战,客人往往会把小姐搞得欲生欲死,十分的爽快。
高潮过后,小姐还会下床帮客人清洗下身。待两人重新躺到床上后,在大多
数情况下,两人还会搂在一起说说话,问候一下彼此的生活,工作和打算,交流
一下感情。
在很多情况下,包夜的客人在与小姐做出了这些肉体的和精神上的互动后,
都有可能成为小姐的长期情人。特别是在深圳,有许多单身男人,都希望找一个
临时情人。当他们看上了某位小姐后,就会经常去找她,并顺便带一些生活用品
给她。女人都是贪图小利的感情动物,久而久之,两人的关系自然就会发生本质
变化。
此外,小姐在选择包夜客人的时候也是有条件的,并不是人人都能得到小姐
的接待。能够得到小姐青睐的客人,往往都是那些年纪相当,气质品味较好,而
且有钱,性情大方的男人。这也为小姐将来与他们发生感情纠葛埋下了伏笔。
想想看,我既然与阿娇成为情人,租房子给她,怎么能让她再去做包夜的生
意,让那些男人来侵犯我的“领地”?
阿娇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答应得有点艰难。但我能够理解她。因为,
这意味着她要为了我,而主动放弃在别的男人中进行再选择的机会。
其实,我也知道,阿娇自从下海做小姐以来,一直没有停止过寻找和选择。
在我之前,她就有过许多男人。在岗厦,她有发廊老板、服装老板和小男孩;来
东门后,又有陈工包着。最后,与酒店男孩发生感情纠葛。只怕还有好多她不愿
说的男人,也与她关系很深呢。
我理解,阿娇之所以这样在乎男人,除了有女人的生理需要和感情寄托外,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她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能给自己带来新机会、新希望和
新生活的男人。但她一直没能如愿。她巴结发廊老板,可发廊老板太花哨,并不
愿只与她分享性的快乐;她巴结服装老板,可“老鸡巴”也只是拿她当作自己实
现乱伦的对象,并不想与她合伙创业;她喜欢小男孩,可小男孩太不成熟,总是
让她在众人面前难堪。她与陈工,也只是两个肉体的短暂碰撞和空虚心灵的暂时
接合。那些男人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一种性交的经历,一种过眼烟云的快感,一
场游一场梦的情思而已。
半小时后,老王发泄完性欲,从阿媚房里出来,到凉台上找到我,问我回不
回去。我说再坐一会儿。又看了阿娇一眼,向老王逗笑着说:“是阿娇不让我走。”
阿娇红着脸,反驳说:“谁不让你走?你走啊……”
我哈哈大笑起来,将阿娇的身子搂紧了。
老王的手机响个不停,他接了一通电话,然后说今晚十点半,还有个客户在
等他。我说那我和阿娇送一送你吧。老王说不用送。我说我们也不能老坐着,要
走动走动。
将老王送上车,在折回的路上,经过儿童公园。我们坐在草坪上,阿娇很温
顺地躺在我怀里,两人情不自禁地吻在了一起。
晚上,她终于答应了她不再做包夜的生意,但我也不能干涉她和别的男人做
来往。
这是一个折衷的条约,我们达成了协议,相互承认了对方是自己的情人。当
然,这个条约,或者说协议,漏洞百出,为今后我们之间的感情矛盾埋下了很多
伏笔。
第二天,我从阿娇的床上爬起来后,一边穿衣服,一边乘三姐不在屋里的机
会嘱咐阿娇,让她找房东另租一间房子,房租由我出,再去家具市场买些家具和
生活用品。这样我和她的生活要自由自在些。
阿娇答应了。
阿娇的手机不时地响起,有人要找她做生意。我没有地方去,于是便跟她道
别,折回宿舍睡觉。
因为是过节,临走时阿娇便嘱咐我,让我在黄昏的时候过去,和她一起吃晚
饭。
十月四日,阿娇向房东另租了一间屋子。她此前带我去看过那房,干干净净
的还不错。我们于是从她三姐家中搬出来。
我们又跑到家具市场转了一圈,忙着卖衣柜,席梦思,床头柜,梳妆台,还
有全套的炊具用品。整整忙了一天。
我又想,阿娇在与三姐分开住以后,平日里我上班,她如果没什么生意做,
一个人在家里一定很寂寞,所以,第二天,我和她又一起去了一趟新一佳超市,
购买了一台彩色电视机回来。
我对阿娇的这些物质奉献,在她的前几任情人中,或者说在东门一带的小姐
那里,是没有过的,连对她最痴情的酒店男孩也没有做到,阿娇的虚荣心由此而
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隔壁左右好多小姐都羡幕她,连房东老头都说她这次真的找
了一位好男人。人又长得有气质,又给她租房子,又给她买家具。阿娇本人当然
也认为我是真心待她,并且是有能力关心她和照顾她的。
我知道在与酒店男孩的竞争中,我一直都在得分。因为我不仅是一个能满足
她生理需求的身体素质好的男人,而且是一个能满足她物质需求的有经济能力的
男人。
阿娇就象老婆对待老公那样,特意到东门的新一佳商场为我买了一套睡衣、
一双拖鞋、一条毛巾。说实话,当我看到这些东西时,心里也很感动,虽然不值
几个钱,但它却代表着一种女人对男人的情意,一种老婆对老公的接纳。穿着睡
衣,坐在小屋的桌边,和阿娇一起吃她做的饭菜,我真有一种找到了家的感觉。
是的,为了庆贺新家,阿娇不仅特意做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餐,还戴上了我
送给她的一套做工精细、设计优雅的耳坠和项链。在她做饭的时候,我则在房里
准备了一番:床头柜上摆着一束鲜花,餐桌上则放着一瓶红酒和两只蜡烛。条件
虽然简陋,却温馨无限,我与阿娇象新郎新娘那样,特意环着手臂,喝了一盏交
怀酒。
午夜,我们冲了凉,准备就寝。窗帘已经拉上,屋里亮着一盏小红灯。情欲
开始在我们两个人的体内蔓延,我搂着已经脱了外衣的阿娇,一边揉着她丰隆的
两乳,一边向她求欢。
“来,小美人,跳个舞。”我笑着说。
“哎呀,人家不会跳。”阿娇推着我的身子说。
“随便怎么跳都行。就扭两下屁股也行。”
“大色狼。讨厌。”
“来嘛,老公就想看你跳!”
“真的吗?”
“是真的。”
“那……不许笑我。”
“当然。快跳!”
她退后了两步,面对着我,站直了身子,慢慢的,开始扭起腰肢来。
“对,就这样,动作再大些。好美!”我赞扬道,给她鼓励。
她站在原地,扬起脸,甩着长发,开始更大幅度地扭动自己的腰肢……
她开始伸出双手,摸揉起自己两只丰隆的乳房来,那神情显得非常的渴望…

“动作再大些,放开些跳,就好像有人在摸你,你又陶醉其中……”我又引
导她说。
仿佛魔咒一般,阿娇开始动情地做出更淫秽的姿式来,她慢慢地脱掉薄而透
明的情趣内裤,一边脱还一边下流地向前拱着自己圆润的跨部。这样反反复复地
做了几遍后,那条细带式的透明丁字裤终于从她白光光的屁股上剥了下来,露出
了私处的阴毛……
此时的她,面色羞红,嘴角暧昧的微笑着,一扬手,将丁字裤向我脸上丢来。
“妈的,小骚货这样挑逗我。等会让她好看!”我接过她扔来的遮羞布,心
里这样笑骂道。
眼前的她,踮着一双抹了红指油的美脚,平滑的小肚子一拱一拱,腰肢儿一
摇一摇,屁股一扭一扭,仿佛正在与男人交配……
我开始解脱自己的裤子。阿娇斜瞟着一双迷蒙的媚眼,甩着一头长发,眼里
飘出一丝淫邪的光芒。不轻意间,她伸出了一个手指,插进自己嘴里,然后拿出
来,意义含糊的向我示意了一下,而她的光裸的胴体,在张开腿向地上蹲下去的
同时,阴部却向前挺起来,露出了她毛茸茸的肉洞部……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这个欠操的小骚货,在勾引老子上她了。”
我一边看着她的动作,一边将脱掉的裤子丢在一边,跑上去一下子就抱住了
她柔软的腰肢。
阿娇香喘嘘嘘的闭上了双眼。两人双双倒在了新买的婚床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