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御姐】新生机会

  米雪兒醒了過來微笑著翻身伸了個懶腰。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而她是如此的
興奮、狂喜、開心、傷心以及一些其他新娘應該有的情緒. 米雪兒環視著屋子勾
起了兒時的很多回憶。父母撕掉了她貼在牆上的海報、撤去了書架上的書籍和她
床上養的寵物。正當米雪兒坐在床上擺動著雙腿時她問道一陣花香。米雪兒下了
床,去了趟廁所后就走到父母房間對面的廚房。花香、母親熬制的咖啡香味以及
自製的餅乾香味混合在屋裡. 當然也有另外一種氣味——煙味。米雪兒走進客廳
就發現了這味道來自于正在抽煙的妹妹。米雪兒很愛她的妹妹,不過還沒有到能
夠容忍她在屋裡抽煙的地步——尤其是在她婚禮的這天。
  「朱莉,把你那噁心的煙從我的鮮花邊上拿開!」
  「少來了米雪兒,別那麼死正經。又不是聞到煙味它們就會死。」
  「是的它們不會,但是我不想讓它們聞起來也想煙一樣。你是知道的馬克是
多么討厭煙味,即使只是一點點. 」
  「好啦知道啦姐姐。我出去抽完這根煙,你隨便吃點東西吧。之後就要幫你
弄髮型了。」朱莉笑著說道。
  「好的。」米雪兒回答道,不過她只是轉身離開了客廳.
  朱莉抽了最後一大口煙,并將煙氣全部吐在了婚禮要用的花束上,這才走出
客廳到外面抽煙去了。
  這時她的手機想起了一陣可愛的鈴聲。
  「喂。」
  「當然準備好了。在你把它留在這裡的時候就準備好了不是嗎?」
  「不,我想不會有人知道,除非你告訴他們。別再擔心了快過來吧。」
  金掛掉了電話并等著她的朋友過來。
  朱莉開著的紅色MINI載著她的姐姐去髮型師那。米雪兒告訴朱莉了關於
她的蜜月計劃,她和馬克將要做的事以及她對於大喜日子終於到來是多么的興奮
. 接著米雪兒開始描述她的初夜內衣,以及她將如何服侍她的男人。這期間,朱
莉一直禮貌的點頭微笑,雖然她的身體因為想要抽煙而開始煩躁和顫抖。
  「你覺得馬克會覺得驚喜嗎?」
  「嘿,宇航員,我說你覺得馬克會覺得驚喜嗎?」
  「對不起姐姐,我正在想著今天你走過過道時將會是多么的美麗。爸爸媽媽
非常高興,當然我也很高興,而且我覺得馬克肯定會因為你的小小打扮而非常驚
喜的。」
  朱莉作為一個典型的兩面派說謊就像真的一樣。朱莉早就想把米雪兒拉下水
了,只是這些年一直在等待一個時機并把要準備的東西準備好。現在她有一個完
美的機會來實踐她的理論、電子學儀器以及藥物。在米雪兒憧憬著以後的美好生
活的時候朱莉必須咬著嘴唇才能克制住自己想笑的衝動。這當然是個美好生活,
成為這個城市中最淫蕩的婊子。在朱莉對米雪兒做完這一切之後,將不會有她不
願意舔食和幹的陽具。
  米雪兒把朱莉從她的白日夢中拉了回來。
  「我們到了。快點停車這樣我們就能儘快的進去弄完出來了。我想擁有更多
的時間和你單獨呆在一起。」
  朱莉和米雪兒走過停車場進入了金的幻想,這附近最新開並且最受歡迎的髮
型店。
  「你好,有什麽我能為你服務的嗎?」接待員問道。
  朱莉開口說道:「朱莉和米雪兒預定了的婚禮造型。」
  「我知道了。」金·邱特進入了接待區并敲了敲門,「我叫金是這家沙龍的
店主。你一定就是新娘了。」金對著米雪兒說道:「一看你紅光滿面就知道。」
  米雪兒止不住笑的更開心了。
  「坐下來我們開始吧。你想要個什麼樣的髮型?」
  「我想要洗一洗,修剪一下並且造個型。我想要個古典一些的髮型,就像奧
黛麗·赫本那樣的。不是難為你,我像這個髮型需要維持一整天不變形,同時我
也希望能夠儘快弄完。」
  「沒問題,我們先把頭洗了吧,我往裏面加了些柔順劑以便我能更好的給你
做髮型。」
  米雪兒在金的位置坐下,而金則去拿取洗髮水以及柔順劑。在她走過朱莉時
點著頭笑了笑。
  「我出去抽根煙。」朱莉敲了下桌子就出去了。
  「噁心的習慣. 」米雪兒說道,看著妹妹站在門外點了根煙。
  「我可不能做出這樣的評價. 我也抽煙的」
  「是嗎?你看起來不像有煙癮的人,而且你聞起來就更不像了。」
  「哦,我抽的不是特別多,不過已經足夠稱我為抽煙者了。」
  金溫柔的洗了兩遍米雪兒的頭髮并將柔順劑倒了進去。在她將柔順劑完全浸
入米雪兒的頭髮后她將米雪兒的頭放在了一個燙髮機下。
  「這需要15分鐘才能起效。這期間我會將你的伴娘打扮好的。」
  說著金就到門外叫朱莉進來了。
  「她在燙髮機下面了。」金說著就吃吃笑了起來。
  朱莉笑著向金吐了一口煙:「你記著將整罐柔順劑都用在她的頭上了嗎?」
  「當然。這不是你告訴我的嗎?清洗,重複一遍并將柔順劑用在她頭上。」
  朱莉看了一會天空并盤算著米雪兒要接受多久的燙髮。
  「在藥物和燙髮劑的電磁力作用下,她在至少五分鐘之內會非常容易接受建
議. 」
  金露齒一笑:「太好了,這足夠我抽完煙並計劃給她一些改變了。」
  金和朱莉抽完了煙回到沙龍。
  「我在這等你去檢查她的狀態. 她應該很容易和接受的回應你的命令。」
  「好的,一旦她準備好了我就叫你。如果沒有,我就幫她弄髮型直到她準備
好了。」說著金就回過頭走到米雪兒坐在燙髮機下的地方。
  「你覺得怎麼樣了?」金將燙髮機從米雪兒頭上拿開并問道。
  米雪兒試著回答,不過她遲鈍的眼神才是金想看到了。
  「我想我們完成了。我去叫朱莉過來。你爲什麽不靠在椅子上放輕鬆呢?」
  「朱莉,過來到她別後來幫把手。」
  「金我來了。」朱莉走過接待員蒂尼絲.
  蒂尼絲正在收拾著包包準備去逛一下午街。週六上班是最好的事情。你處於
「幹到中午就拿錢」的狀態,而四點下班後還有一整天的精彩生活來做你想做的
任何事。
  「需要我把門鎖了嗎?」蒂尼絲走之前問道。
  「不錯的主意,週一再見了。」蒂尼絲聽到金這麼說就將門鎖住了才離開.
  「我們有一個小時來弄她的髮型并改變她的想法。在2:15我們會和媽媽
一起吃晚午餐。你想從什麽開始?」朱莉問道。
  「那麼,我們要對她最什麽?」
  朱莉想了一小會變產生了一個對她姐姐來說相當邪惡的計劃。
  「首先我想她應該不再和丈夫做愛。他應該受到懲罰而她是我的。她同樣也
需要抽煙、做愛和口交,並且她會成為我的玩物。」
  「我想她在藥物的影響下應該很精通這些,她還應該有更大的奶子,並用她
新的大奶子為我們拍電影、照片或者其他我們要求她做的。」
  「哦我的金,沒想到你也這麼變態. 」朱莉回答道。
  兩人笑著走到完全放鬆的米雪兒身邊。
  「你好米雪兒,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是的朱莉,我能聽到你說話。」
  金對於她看到的很是吃驚:「看看她,她的頭腦是如此的混亂以至於她都無
法意識到自己處於這麼糟糕的狀態中。」
  「可以這麼說. 這個計劃能讓我們完全的改變她的思想。我先來。」
  「爲什麽要你先來呢?」金抗議道。
  「因為她是我的姐姐,而這時我的主意和發明,還有什麽疑問嗎?」
  「沒,我想沒了。你最好快點,現在已經12:45了,我們沒剩下多少時
間了。」
  「米雪兒,你感覺怎樣?」
  「很朦朧也很夢幻。」
  「很好,在這樣一個朦朧夢幻的地方呆著感覺很好不是嗎?」朱莉說出的話
更像是命令而不是問題.
  「我不知道是不是。」
  「米雪兒你知道的就是這樣的。現在我要你仔細的聽我說話。你還會繼續你
那無聊的生活,不過你會經常和我們在一起。金和我是你的朋友,我們是知心朋
友而且只有我們才真正的瞭解你。」
  「恩。」
  「很好,現在你將學到第一課那就是你會記得你有宮頸感染的癥狀。那裡會
變得很癢讓你這樣的婊子快要瘋掉了。你曾試過在陰道裡塗抹膏藥,不過那並不
起效而你的陰道還是養的要死。你無法想像在宮頸感染的情況下有陽具插入你的
陰道。你必須退後你和馬克的婚約知道宮頸感染狀況好轉. 」
  米雪兒皺了皺眉,接著聳了聳鼻子好像已經感受到股間開始瘙癢.
  「米雪兒,我要你停止騷動聽著我說. 你的陰道不會瘙癢除非你想到和馬克
做愛,幫他口交或者任何和他有關的性行為上。」
  米雪兒立刻停止了蠕動并安靜的坐著。
  「太棒了米雪兒。看看聽著你最好的朋友說話感覺是多么的舒服啊。」
  「是的。」
  「金要開始給你做頭髮了額. 當她幫你做完開始給我做髮型時,你會坐在這
開始幻想著抽煙。在我們結束后,你會決定每週都來這裡做髮型。明白嗎?」
  「是的我明白了。」
  朱莉轉向金并詢問她還沒有什麽要添加的。朱莉轉過頭看著米雪兒,笑著並
用她放蕩的聲音教導著米雪兒看著女人們抽煙,幻想著抽煙,發現抽煙的魔力并
如何用濾嘴抽煙,并要她在下次過來時彙報狀況.
  米雪兒和朱莉回到朱莉的車上并開車回父母家。
  「天啊我愛那裡. 我知道那裡很貴,不過我從來沒看起來這麼漂亮過. 我想
在我蜜月歸來之後我應該在這裡定下約期。」
  「你不是指你這麼漂亮是因為幾個小時后你就要結婚了,是嗎?」
  米雪兒被洗腦的程序起效了而她轉過頭看著朱莉,發現她的錢包打開著,而
裏面的香煙露了出來。不知道爲什麽,米雪兒感覺自己被強迫著問她的妹妹爲什
麽要抽煙。
  「朱莉告訴我,你爲什麽要抽煙呢?這對你的健康不好,它很貴而且很難聞。」
  「我知道抽煙的所有壞處,不過我同樣也知道在我壓力很大時它會讓我冷靜
下來,在我起床時它會讓我更有精神並讓我的嘴除了不停的吃有些其他事情可做。
我也會想想香煙就像是陽具而煙霧就像是高潮一樣,這讓我全身都很興奮. 」
  米雪兒聽著她的妹妹這麼說著臉就紅了。
  「看看你米雪兒,我打賭你會在和馬克一起的時候會想想他的陽具在你口中
進出的畫面。現在想像一下你用嘴叼著煙的樣子。我在抽煙的時候總會想到深喉
抽送。見鬼,這恐怕是我到現在還在抽煙的原因。」
  米雪兒開始想像馬克的陽具在她的嘴裡,而她立刻就感覺到宮頸感染的瘙癢
. 朱莉注意到她在蠕動沒有說話,心裡卻笑得非常開心。
  「你還好嗎?我看到你在不停的蠕動。」
  「是的我還好,只是宮頸感染。看起來我的婚禮日會伴隨著它了。希望我和
馬克今晚做愛時它會好點吧。」
  朱莉在米雪兒的腦海中設定的程序起效了。
  婚禮在米雪兒要親她的丈夫之前都非常的完滿. 一個小小的親吻讓她感受到
了迄今為止最難受的瘙癢. 之後招待會時的情況也沒有好轉. 每次接受別人的祝
福他們都會親吻對方,這勾起了更多的瘙癢,這讓米雪兒很煩躁。招待會上唯一
不同的事就是米雪兒發現自己經常關注著抽煙的女性。有好幾次她甚至走到朱莉
和她的煙鬼好友們中間坐下來聊天。在招待會結束后,朱莉戲謔她會不會在蜜月
中榨乾新婚丈夫,并期待等米雪兒回來後在髮型師那裡告訴她蜜月中的趣事。
              有趣的才開始
  米雪兒的蜜月可比她想像中的差遠了。去古巴的班機中途停了兩次港并花費
了6個小時,而這恐怕是整個旅程中最美好的一段了。宮頸感染並沒有好轉,反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更加強烈了。在最後的兩周中她不得不睡在沙發上,因為即使
只是輕輕的觸碰她的丈夫也會讓她感覺很興奮而讓瘙癢達到一個新的高度。缺少
性愛讓兩人之間產生了不少矛盾,這讓馬克經常喝得爛醉并辱駡著妻子威脅她要
找一個真正的女人一起睡覺. 這還不夠,米雪兒發現自己著迷的看著女人們抽煙,
但卻不知道爲什麽覺得那是如此的迷人。回來後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金
的幻想預定了週六上午11:30的愉悅。之後她打電話給媽媽分享了蜜月中的
細節。米雪兒自然的略去了她欣賞女人抽煙和沒有和丈夫做愛的細節。接著她就
打電話給朱莉了。
  「嘿,妹妹,我回來了。想我嗎?」
  「米雪兒你好啊。我真是太想你了,蜜月過的好嗎?」
  「還行吧。我們該見個面我才能詳細的說給你聽。晚上有事嗎?」
  「今晚我得加班工作。週六怎樣?」朱莉答道,剛剛瞭解到米雪兒預定了1
1:30到金那裡去。
  「我不行。我預約了11:30去做髮型。」
  「何不我也一起去呢?我也可以做個髮型來看看我們誰更漂亮。」
  「就這麼定了。」
  對於三個女人來說接下來幾天過得飛快。金和朱莉在計劃著週六如何調教米
雪兒而這時她正注視著女人們抽煙并發現那是多么的迷人。米雪兒同時也在網上
尋找著女人抽煙的圖片來發現其中的魅力。米雪兒甚至找到了一個介紹如何抽煙
的網站并仔細閱讀了介紹如何從不抽煙發展到食煙如命的整整九個部份。
  週六早晨終於到了而米雪兒已經準備好去金那裡了。她化了一個相對濃的妝
并塗上了深酒紅色的口紅. 米雪兒這麼做是因為她看到抽煙女人的圖片中都塗的
是深色的口紅. 她相當喜歡香煙上口紅的痕跡并凸顯出那是一個女人在抽著煙。
朱莉11:15就到公寓樓下等著米雪兒了。
  「怎麼回事?你從來都不會早到的啊。」
  朱莉輕笑:「我想在你從公寓出來的時候有機會抽根煙。」
  米雪兒想著她的妹妹可能還需要再抽一根。所以她說:「繼續再抽一根吧。
我知道你需要的。」
  朱莉做出吃驚的表情,心裡卻為第一次洗腦的效果感到欣喜不已。
  「你確定嗎?我知道你很討厭煙味的。」
  「煙味對我來說沒那麼討厭,主要是馬克很討厭。」
  「那好,當然,爲什麽不呢?」朱莉說著就從包裡拿出了一根B
  朱莉在開往沙龍的路上一直抽著煙并和米雪兒談論著她的旅行。在她的妹妹
吐出煙氣的時候米雪兒不能自已的注視著她。朱莉抽得越多,米雪兒就看的越入
迷,而米雪兒看的越入迷,朱莉就抽得越多。朱莉甚至一度看到米雪兒因為深深
的吸入了一口她突出的煙氣而舔了舔嘴唇。
  「好吧,別對我隱瞞了姐姐,跟姐夫做愛怎麼樣啊?」
  「什麽做愛啊。宮頸感染並沒有好轉,而馬克因為每天都不能和我做愛而變
成了一個混蛋。整個旅行就像一坨屎一樣噁心,而這還讓我們花了3000美圓
. 」
  「真是糟糕。馬克做了什麽讓你覺得他是個混蛋啊?」
  「馬克覺得做愛是他應該做的很正常的事,他是這麼想的。有一次他居然直
接把我壓倒在床上想插入我,而我的陰道非常的瘙癢,我根本就不想讓他碰我。」
  「這混蛋。」朱莉說著停了車兩人走了出來。朱莉在煙還沒抽到濾嘴時就踩
滅了它們。同時她又從包裡拿出一根煙來放到一直等待著的嘴唇上。
  「我們到早了,我想我得快速的再抽一根,這樣在做髮型的過程中我就不必
再抽了。」
  米雪兒專注的看著朱莉在10分鐘之內點燃了第二支煙。
  「繼續吧。我們可以在這再聊會天。接著我剛剛的說,該死的馬克壓住我想
和我做愛,在發現我不想和他做愛后,他居然開始辱駡我并威脅我說要去找一個
真正的女人一起睡覺. 我對這個混蛋忍無可忍就尖叫了起來。」
  朱莉點點頭,把她拉過來緊緊的抱著姐姐。把她拉過來有三個意義:首先她
要將她的臉避開米雪兒的這樣她才能放心的因為她姐姐性方面的悲劇而微笑;第
二,米雪兒開始說髒話讓她曉得更開心了;最後,這讓她有機會在姐姐的衣服上
留下濃重的煙味,這可以引起米雪兒和馬克的又一次衝突。
  兩人結束了擁抱一起進入了沙龍。蒂尼絲像往常一樣站在那并看著兩姐妹走
了進來。
  「金,你11:30的預約來了。」
  「請進. 」裏面傳來金愉快的聲音。
  「你看起來真棒。陽光讓你更漂亮了。快進來吧我們準備開始了。」
  金讓米雪兒做到洗頭的地方并準備開始潤濕她的頭髮。
  「南方的乾燥空氣讓你的頭髮變硬了。你需要柔順劑來讓你的頭髮恢復柔順。」
  「乾燥的空氣並不是唯一令人討厭的。我現在覺得這趟旅行真的不是我做過
的最好的決定。」
  正當金還想再多問點的時候,蒂尼絲喊她過去。金打了個招呼就走到店鋪大
堂留下米雪兒一個人在那裡放鬆精神。幾分鐘后金回來看到米雪兒已經有點空洞
的眼神,在把她移到燙髮機下之前又加入了第二劑柔順劑。金看著米雪兒想著應
該已經不需要向她解釋將要發生什麽了。於是她離開米雪兒去和朱莉抽煙去了。
  「我剛把她弄到燙髮機下面,她看起來已經進入了半睡眠狀態. 」
  「不錯. 我要她今天開始真正的改造。」
  「她的蜜月聽起來好像很糟糕啊。她告訴你了其中的細節嗎?」
  「所有的一起都很糟糕,她不和丈夫做愛,而他對此很介意侮辱她并威脅他
要和其他女人上床。」
  「哇!她還真是遇到一系列的麻煩事啊。她提起她好像有另一種想法,不過
沒有說的太清楚,我想我們應該探究清楚這點. 」
  「我們去看看她把。我可不想她腦子完全燒糊了,那就不好玩了。」
  朱莉和金回去查看他們的獵物。米雪兒坐在那個能對她的大腦發出電磁波的
燙髮機下面。電磁波和柔順劑的共同作用讓她的嘴角流出了一絲絲泡沫,而她也
無法完全合攏自己的嘴巴。朱莉坐在另一個洗髮臺上,打開包并拿出來一根香煙
并點燃了它。金關掉了燙髮機并將它從米雪兒頭上移開. 在金拉著她走到沙龍的
椅子上坐著時她沒有說任何話。
  「你好米雪兒,你感覺怎麼樣?」金問道。
  「溫暖並且和模糊。」米雪兒回答。
  「很好米雪兒。感覺模糊是如此的美妙,不是嗎?」
  「是的。」
  「你喜歡這種模糊的感覺,你喜歡這種感覺,喜歡別人看你的樣子,喜歡別
人如何看你,事實上當你模糊的時候你覺得很性感和火辣」
  「性感和火辣。」
  「是的非常性感和火辣。你知道男人喜歡從你這樣的蕩婦身上得到什麽嗎?」
  「我不是個蕩婦. 」米雪兒虛弱的回答道。
  「米雪兒,我們告訴你是什麽你就是什麽。你是個吸煙者不是嗎?之前有天
你告訴我你想要試試抽煙,不過你不知道怎麼向別人借。今天,你決定不再向朋
友借香煙了,取而代之的你會自己去買一包B
  「煙味聞起來很好。」
  「米雪兒乖女孩。煙味確實聞起來很好。馬克也這麼認為嗎?」
  「不。他痛恨煙的味道、抽煙的姿勢以及抽煙的想法。」
  「哦,那他一定很痛恨你,你完全是個吸煙者啊。」金說著事實。
  「別太急著改變她,我們可不想失去她。」
  「別瞎扯了,我想儘快的改變她。如果這個儀器真的能像你說的那麼有用的
話,我還有一打人想要改變的呢。」
  朱莉歎了口氣,她知道金說的沒錯,而且這會讓一切變得很有趣。
  「米雪兒,當你從自己的包裡拿出第一根香煙并吸入第一口煙氣的時候,你
會立刻因為它帶來的美好感覺而上癮,一直渴望著菸鹼的味道并永遠都離不開它。
你會立刻、強烈的成癮並且終身難戒。頭一年你一天至少需要抽三十隻煙,而在
一年以後你會每天增加五隻煙的量知道你每天需要抽六十隻煙為止。」
  「完全上癮……」在米雪兒空洞的望著前方時她只能跟著重複. 朱莉繼續不
停的抽著煙,并確保每一口煙氣都吐在了姐姐的衣服和頭髮上。米雪兒在離開這
裡后會滿身煙臭味,而這會讓她家產生一次暴動。
  「輪到我了金。再加一些柔順劑。我要她為我完全準備好。」
  「你不是說太多的使用這個會燒掉她的大腦嗎?」
  「去你媽的。反正我們就是要把她弄得一團糟。我們弄得再大一些否則她可
能會垂死掙扎。」
  兩個女人大聲的笑起來,金又加了一些柔順劑在米雪兒的頭髮上。
  「在我開始前讓她有幾分鐘吸收柔順劑吧。」
  「好主意。我們好好計劃一下這樣我們就可以像對付她一樣對付其他女孩了。」
  朱莉笑著和金盤算著整個計劃。
  「她現在已經是個煙鬼了。我想我們需要在她的飲料里加一些東西了。」
  「我喜歡. 你想到了要給她吃些什麽藥了嗎?」
  「不知道。我聽說搖頭丸讓人飄飄欲仙並且對大腦有永久性傷害。我覺得我
們還可以加點可卡因和海洛因。」
  「你這個淫蕩的婊子。她還是你的姐姐啊,你真的想要毀掉她的一生嗎?」
  「他媽的是啊。我要把她當做我的實驗品來看看這個裝置到底多有用。她是
我的姐姐讓我能夠那倒她改變的第一手資料,而且如果這個計劃不可行的話我還
能第一時間出手把她毀掉。」
  「你的邪惡太對我味了。天啊我愛你。我們還要在她慢慢腐爛的頭腦里加些
什麽呢?」
  「要不在她的奶子上做些文章?」
  「我喜歡你這麼做。她應該變成D或者DD的胸圍。我打賭這會讓她成為網
上出名的蕩婦,甚至成為我們街區最有名的妓女。」
  「在我們做完這些以後。她會淫蕩的除了當個街頭妓女以外別無選擇」
               調教完成
  米雪兒睜開眼睛看著周圍。金在沙龍的接待台上接著電話,而朱莉則在看雜
誌. 她覺得有些不同,不過卻自得其樂。她看向金想像她抽煙的樣子,想像她抽
煙時是像個淑女一樣或是像個男人。她一定要得到答案。
  「真不好意思讓你在燙髮機下面待了那麼長時間. 」金說著就關掉了燙髮機
并把它從米雪兒的頭上移開.
  「沒什麼. 我想我打了會瞌睡。」
  米雪兒從燙髮的座位站了起來走到沙龍的全身鏡前打量著自己。
  米雪兒從沒有發現自己的奶子是那麼小。她剛剛說奶子了嗎?哦好吧,她們
都這麼叫的,天啊它們真的太小了。
  「我出去抽根煙。」朱莉大聲說著丟下了雜誌離開座位。
  「你去吧,我們可憐的米雪兒已經等了夠長時間了。」
  米雪兒看著朱莉離開:「和她一起去吧,我還能再等會。」
  「你確定嗎?」
  「是的我確定。」米雪兒答道。
  金轉過身走出去和朱莉一起。米雪兒等到前門關上的聲音響起就站了起來并
望向沙龍的正門. 米雪兒假裝她在一本雜誌一次掩蓋她在注意這金和朱莉。
  「她們真是性感啊,哦而且她們抽煙的姿勢,光是看著她們抽煙我就想要抽
了。」米雪兒繼續看著并幻想著抽煙。
  「她還在看著我們嗎?」
  「我敢打賭。你確信你姐姐不會突然從這種狀態中清醒過來並且發現我們對
她做的一切而暴怒嗎?」
  「是的我確信。她還能做什麽呢?告訴媽媽,還是告訴她那飢渴的丈夫?別
再擔心了,快點把她的髮型弄完好讓她回家。」
  金和朱莉都熄滅了她們的煙并走回了沙龍。
  在金為米雪兒做髮型的時候他們倆偶爾聊東聊西的。朱莉假裝她在讀一篇文
章實際上卻注視著兩人。之後米雪兒結了帳并感謝朱莉的建議,她現在並不那麼
精打細算了。不自知的,米雪兒的眼神在金的身體上遊走并最終定格在她的股間
.
  她是白虎還是有陰毛呢?有毛的話刮掉了嗎?她的陰唇穿孔了嗎?米雪兒一
路上都這麼想著,這是朱莉和金剛剛對她進行的暗示,而她居然沒有發現自己的
想法很不正常。事實上,米雪兒現在的想法就是街邊妓女很正常的想法。
  「那看起來怎麼樣?你喜歡這個髮型嗎?」金問道,她將一個小鏡子在左右
不停的移動以便米雪兒能夠看到自己的全貌。
  「我很喜歡它。很性感,同時又挺保守的。朱莉你覺得呢?」
  朱莉放下雜誌看著米雪兒:「哇姐姐,你看起來棒極了。」
  米雪兒看了看表才發現她居然在沙龍里呆了超過4個小時.
  「哦,我們的趕快了。你能幫我預定下周六的預約嗎,還是11:30。」
  金走去查看了下下週六的日程安排:「不好意思我幫不上忙。10點鐘我得
參加一個婚禮慶典,那可能要持續3到4個小時. 」
  米雪兒聽到金的回答時幾乎崩潰了。她該怎麼辦?她需要看著金和朱莉抽煙,
而且她需要弄好她的髮型。「沒問題,這周晚些時候我會再聯繫你預約的。」她
結了帳和朱莉一起走了出去。
  「再抽一根煙吧朱莉。我知道你需要它,而且我也說過了,那並不讓我舉得
討厭。」
  「你不擔心回家一身煙味馬克會很不高興嗎?」
  「去他媽的。他是個混蛋我才懶得管他怎麼想的呢。他如果這麼想他可以阻
止我和妹妹一起出去,這樣他就又有麻煩了。」
  朱莉笑著倒向座椅上聽著米雪兒和她分享著她新的想法和態度:「天啊米雪
兒,我還沒意識到你和馬克已經糟糕到如此地步了,到底怎麼回事?」
  「別介意。不好意思我剛剛說髒話了。只是一周的工作結束了我想放下壓力
給自己充個電。」
  朱莉將車停在了她的停車位上,給了米雪兒一個大大的擁抱并同時確保自己
在她頭髮上留下了足夠濃重的煙味。米雪兒之前接受的訓練讓她無法意識到這點,
或者她意識到了這點卻無法按常理來分析它。
  「謝謝搭我回來朱莉,電話聯繫. 」說著米雪兒關上了車門走進了自己的公
寓。米雪兒在樓下等著電梯,這是朱莉和金的暗示開始起效,等電梯的時間越長
她就會對她該死的丈夫越生氣。他是個混蛋,她一直都知道這點,但是爲了讓父
母高興她卻不得不和他結婚。他正慢慢的想扼殺她的精神讓她成為一個肥胖、醜
陋的家庭主婦養著兩個討厭的小孩,還要將她本就不大的奶子吸得越來越扁平。
她爲什麽要嫁給他?米雪兒想不起來。好像不是他極度的飢渴,或者他有著一個
可以用來口交和做愛的大屌?他並不富有,而且也不會很富有,而且他已經成為
她和朱莉之間的阻隔了。
  電梯到了,米雪兒走進去心不在焉的按下了自己的樓層。她的思緒一直停留
在金的身體是如此的火辣、她抽煙的姿勢是如此的性感以及自己的奶子和別的女
人比起來是如此的小。
  電梯停下來門打開了,米雪兒走了出去并想好了一個計劃。在週一的上午她
將去隆胸,並且她要和馬克談談關於他們之間的關係.
  「你一整天去哪兒了?」
  米雪兒從他的口吻里聽出了抱怨:「我去做了個髮型。你喜歡嗎?」
  馬克走進米雪兒并深吸了一口氣:「天啊你滿身煙臭味。快去洗個淋浴把這
臭味洗掉。」馬克只是指責她。
  「不。」
  「你說什麼?」馬克問道,米雪兒以前沒有這麼愛和他爭吵,而現在這種情
況好像每天都在加劇。
  「我說不你這個該死的混蛋。我爲了你花了這麼多時間打扮自己,而這就是
你說謝謝的方式。你不喜歡我的味道,那就離我遠點. 」米雪兒幾乎尖叫著,而
她的怒火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濃。
  「怎麼,沒話說了傻大個。不,你不只是讓我失望,你讓我膩煩了。」
  馬克長大了嘴巴。以前那個和他出去約會的淑女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
滿嘴髒話的婊子。
  「還有一件事馬克。只要我還活著你就別想和我做愛。我寧願去給一個感了
的陽具口交和做愛也不會讓你那小號的雞雞碰我一下。」
  聽了這話,馬克氣衝衝的轉身離開了公寓。
  米雪兒血液沸騰著並且激動的不可抑制的顫抖著。『我得平靜下來要不這怒
氣會毀了這美好的一天的。』米雪兒想著。從這一刻起米雪兒的人生註定會完全
改變了。米雪兒想起了那天她和朱莉在去沙龍的路上的談話。
  「我知道在我壓力很大時它會讓我冷靜下來,在我起床時它會讓我更有精神
並讓我的嘴除了不停的吃有些其他事情可做。」
  米雪兒知道她需要這麼做。她抓起鑰匙和錢包就走出來公寓,甚至都忘了鎖
門. 在街角處就有一家7- 11,她走到那裡不會超過3分鐘。
  米雪兒走進店鋪并在走道四處張望起來。在那她得買一個煙灰缸,爲什麽只
有一個煙灰缸而不是幾個呢?她想朱莉一定有好幾個煙灰缸。她無法想像朱莉拿
著煙灰缸在屋裡走來走去。
  米雪兒在走道里閒逛著直到她找到賣煙灰缸的地方。她心算了一下后拿了6
個不同大小形狀的煙灰缸,那應該足夠了。現在她需要買打火機. 米雪兒轉過身
看到前臺上有打火機,並且她也看到了櫃檯後面站著的可愛的售貨員. 她喜歡她
那即使已經達到了C罩杯的程度卻依然挺立的胸型,米雪兒自己的奶子卻悲劇的
很小。如果她有更大的奶子,那麼就會有更多的人願意幹她。接下來米雪兒注意
到的是那女孩的長長金髮,那不可能是天生的。銅黃色,恩,看起來閃亮又時髦,
她在想金能不能幫她弄成那種顏色。米雪兒走道櫃檯去將6個煙灰缸放在桌上,
并拿了5個打火機放在煙灰缸的旁邊。
  「看起來有人後悔在戒煙的時候丟棄了他們的補給了?」年輕的店員發表著
看法。當米雪兒看到店員的鼻環和聽到店員說話時因為舌釘敲擊牙齒發出的聲音
時就像是被施了催眠術一樣。
  「有一點吧,哦我是指不是這樣的。」米雪兒只能這麼說.
  「你聽起來很困惑啊。你是放棄戒煙了還是要為一大堆人準備煙灰缸和打火
機啊?」
  「哦事實上,被你說中了。」米雪兒結結巴巴的說著,「我放棄做一個不吸
煙者了。」
  收銀員對著米雪兒笑了笑:「有你的啊女孩,我還沒見過二十或二十一歲才
開始抽煙的人呢。」
  「哦那你現在看到了一個二十五歲開始的了。」
  「酷啊,你想要什麽牌子的煙?」
  米雪兒不知道說什麼. 在這一刻之前她從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我不知道,
你推薦一個呢。」
  收銀員看著米雪兒露出了微笑:「你看起來像是個萬寶路薄荷味吸煙者,就
像我一樣。」
  米雪兒覺得她的淫穴流出了淫水。這個華麗的金髮女郎是個吸煙者,並且在
幫她挑選香煙的品牌。
  「挺適合我的。介意告訴我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嗎?」
  「我三年前大概13歲的時候開始抽煙的。當時想要吸引一個男孩的注意,
並且想著最好的辦法就是和他一起抽煙。你呢,你爲什麽想要抽煙?這可不是一
個便宜的習慣啊。」
  「我想要發送,而且我很喜歡別人抽煙的方式。我的妹妹和髮型師抽煙的時
候都非常性感。」
  收銀員從背後的架子上拿了一條萬寶路薄荷味香煙放在了櫃檯上:「一共是
39美圓85美分。」
  米雪兒拿出錢結了帳,接著就提著東西回了家。
  『我剛剛爲什麽要那麼做?我不抽煙的啊。』米雪兒越是想著她的舉動,就
越是為將要抽煙而感到興奮. 金和朱莉對她下了一些暗示以確保米雪兒越是思考
一些事,那麼這些事就會變得很正常和自然。另一個暗示是每次她用她的頭腦去
思考,一小片大腦皮層——這是人腦對信息回應的最高中樞,例如視覺、聽覺、
數學、音樂以及語言——將會停止工作,並且永遠不會恢復。米雪兒已經被金和
朱莉用暗示和引導給毀掉了,而她卻笑著看著這一切發生。
  米雪兒打開房門進入了飯廳. 她放下了買來的東西坐了下來。在她打開包包
的同時她感覺到兩腿間的潤濕感又出現了,她甚至聞到了自己淫水的味道。米雪
兒拿出盒子拆掉了玻璃紙殼并打開了煙盒。接著她抽出了一隻細長的香煙,放在
雙唇之間并點燃了打火機,熟練的一點香煙的頭部就開始點燃了。米雪兒看著香
煙那個頭的火點,這就是她點燃的第一根香煙。米雪兒吸入了第一口煙氣并立刻
明白她一輩子都離不開它了。米雪兒這麼想了一分鐘,在這過程中她的一部份大
腦永遠關閉了。『天啊,我終於知道金和朱莉爲什麽吸煙了。』米雪兒像個老煙
鬼一樣深深吸了一口,當煙氣衝出肺葉的時候她竟然高潮了。從這一刻起米雪兒
再也沒有懷疑過她抽煙的習慣,她就是需要這個。
  三個小時后馬克回到了充滿煙臭味的公寓。他四處張望著尋找,最後在地板
上看到他的妻子坐在墊子上抽煙。
  「米雪兒這到底怎麼了?」
  「我準別開始吸煙了。有什麽意見嗎?」米雪兒用淫蕩的強調回擊著。
  「是的我當然有意見。我絕對不會娶一個吸煙者,我甚至開始懷疑我到底娶
了誰回家。」
  米雪兒笑道:「你這個可憐的野小子。認了吧,我是個吸煙者而事實就是這
樣。」說著米雪兒吸了一大口并將煙霧吐在了馬克身上。
  「媽的這是怎麼回事,我出去了。」說著馬克扭頭就走,「別等我回來了。」
  「我一會就不在這裡了。」馬克把門摔上時米雪兒大叫道。
  「該死的混蛋,我要給他點好看。」
  米雪兒站起來從客廳來到了臥室。在打開馬克的衣櫃以後,她連抽了三隻煙
並將煙氣全部吐在了他的衣服上。米雪兒甚至在衣櫃里點了一支煙並放在煙灰缸
裡等它燻著衣服。
  『現在我該乾點什麽呢?』米雪兒想著。
  米雪兒拿起電話給妹妹打了過去。
  「你好,你已經接通了我的電話。如你所見我現在很忙,在嗶聲響起之後你
知道該怎麼做的。」
  「該死的,她不在家。」
  「嘿朱莉,是我。我就是想找人聊聊。馬克和我又大吵了一架。看到消息后
打我手機. 」
  不知道還有什麽可做,米雪兒抓起小包,放了三包香煙進去,之後她還查看
了有沒有空間可以再放幾包進去,然後她拿起包包抓起打火機就出了公寓。米雪
兒一直抽著煙在附近走著。突然她想到了,今天是星期六,這意味著市區的酒吧
里會擠滿了人,人們在那裡抽煙享受美好時光。要是運氣好,她可能會看到一些
漂亮的奶子甚至可能約她們出去。
  米雪兒走向市中心。米雪兒知道這不是一個白人女孩應該單獨去的地方,不
過金和朱莉的暗示確保了任何關於去酒吧的其他想法都只是一閃而過而已。當米
雪兒轉過楓葉街的拐角時,她發現了一家叫罌粟的酒吧。她知道這就是她要去的
地方。走過大門,米雪兒被煙味、性的味道以及一些她說不上來的味道衝擊著。
  「這位漂亮的小姐想要點什麽呢?」酒保問道。
  「傑克丹尼加冰。」米雪兒在完全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麽的情形下脫口而出。
  『我爲什麽要了那個?我從來不喝烈性酒的。』
  「三十五美圓. 」酒保說著將杯子推到米雪兒的面前。
  「能給我記個帳嗎?我想我還會在這多喝幾杯的。」
  「當然,請把信用卡給我吧。」
  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注視著米雪兒坐在吧台邊上。
  「那應該是她了,和朱莉說的一模一樣。現在記住,和她稍稍談話,讓她喝
酒,把她待到廁所去讓她吸毒,我們會在這等著你。」男人說著就看著女人站了
起來,點了一根煙走到吧台邊上。
  「我要一杯龍舌蘭喝一瓶百威。」
  那女人問了問米雪兒這裡是否有人,在得到回答之前就坐了上去。
  「沒人,你自便吧。」
  「謝謝,我叫特魯迪,你呢?」
  「米雪兒。」
  特魯迪和米雪兒閒聊了一個小時,分別為對方買了一次單。當兩人的酒杯再
一次喝空的時候,米雪兒就已經醉了。
  「走去廁所吸點我帶來的粉末。一起嗎?」
  米雪兒有點想小便就離開座位跟著特魯迪一起。特魯迪用盡全身力氣來防止
她癱倒在地板上。她們一進廁所特魯迪就打開小包拿出了一小瓶可卡因。米雪兒
注視著特魯迪舀起一小勺粉末放在鼻子下開始吸起來,吸了一大口而勺子上的粉
末就全都不見了。特魯迪又舀了一小勺并放在米雪兒面前。
  「要來點嗎?」
  米雪兒想了想,然後點點頭. 金和朱莉所有的指令都生效了。
  「用你的手堵住一個鼻孔,並用另一個大口吸氣。」
  米雪兒照她說的做了,將可卡因吸了進去,因為藥效而腦中一片空白像是爆
炸了一樣。米雪兒因為可卡因帶給她的刺激微微顫抖著,這遠比任何酒精帶來的
刺激大多了。她心不在焉的沒有注意到特魯迪又舀了一勺粉末并放在她的另一個
鼻孔下。
  「再來一口你會更爽的。」
  米雪兒又吸了一口,她的大腦像被炸開了,而同時這讓她達到了高潮。
  「我的媽呀這東西太他媽邪惡了。」在再次高潮前米雪兒只能說出這句話了。
  特魯迪笑著扶著她回到了酒吧裡.
  「我想角落里的那兩個傢伙在看著我們呢。」特魯迪攙扶著米雪兒做到吧台
上。
  米雪兒裝過頭看了下,因為動作太快了讓她的大腦感到了一陣眩暈,她從沒
有這種體驗過.
  「是啊,我像你說的對。」由於頭腦很昏所以米雪兒只有應和著特魯迪。
  收到暗號后,那兩個男人離開桌子來到吧台邊上。
  「你好。這兩位漂亮的小姐願意和我們一起嗎?」更高的那個男人問道,這
時另一個人正欣賞著米雪兒。
  「我們願意,不是嗎?」特魯迪答道。
  「我叫特魯迪,這位是米雪兒。」
  米雪兒試著微笑并點頭,事實上她完全沉浸在自己飄飄欲仙的世界里。
  他們四個回到了桌子那又喝了一個小時的酒。米雪兒根本沒有意識到她把全
桌的錢都用信用卡買單了,而當3000美圓的帳單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也很難
集中精神。米雪兒去吧台付帳,拿回了她的信用卡并簽了名就到廁所去了。
  「跟著那婊子,她還需要吸更多的毒。」路易斯說著拍打著特魯迪的腦袋。
  「我可不想讓你這臭婊子搞砸了這一切。你最好能把她調教好帶回來要么今
晚你的屁眼就會被插穿了。」
  特魯迪站起來跟上米雪兒。五分鐘后她們回來了,路易斯看到米雪兒下巴上
的泡沫就知道她已經完全混亂了。
  「我們離開這回我的住處吧。」
  隨著這句簡單的話,米雪兒的新生活變得更糟了。接下來的12個小時里,
當路易斯和泰勒撫摸著她的乳頭并評論著它們有多小時米雪兒一口又一口的吸著
可卡因,這是特魯迪正揉捏著她的陰蒂。可卡因帶來的高潮是米雪兒這輩子都沒
體會過的激烈。路易斯和泰勒不斷地重複著朱莉和金已經下達在她腦海中的暗示。
第二天清晨時,米雪兒已經成為了一個爲了任何人的陽具都會瘋狂的娼妓了。特
魯迪帶著米雪兒去取款機從信用卡裡和儲蓄帳戶裡分別取了800美圓,交給了
她8個可卡因小球并給了她一個小瓶子去裝它們。在回路易斯住處的路上,特魯
迪在米雪兒的手機上輸入了路易斯和她的電話以便在適當的時候米雪兒能夠聯繫
到他們。米雪兒終於從昨天晚上的藥物作用中慢慢清醒過來并想要回家。她試著
給朱莉打電話讓她載她回家不過很不幸沒打通。接著在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
知道金的電話的情況下,她撥通了電話。金接了電話而米雪兒請求她載她回家。
  「沒問題米雪兒。我會在15分鐘之內穿好衣服過來的。」
  米雪兒告訴了金她的位置,并因為自己的好運而微微一笑。
  米雪兒走到外面等待金同時抽了根煙。當她打開小包時,發現自己只剩下4
包香煙了。
  『哇,我昨晚一定是像個煙鬼一樣在抽煙。』米雪兒想著從包裡拿出手機并
打開它。當她點燃了香煙時她發現了裝可卡因的小瓶子。這讓她想起了昨晚的瘋
狂而微微一笑。她意識到的下一件事就是,她腦海中的聲音讓她抽煙、去酒吧、
讓陌生人撫弄她的身體并教他吸毒。米雪兒甚至沒有懷疑這個聲音的來源,她只
是抓起了小瓶子。她試著想起特魯迪舀了多少粉末在勺子上,不過她遲鈍的大腦
怎麼也想不起來。所以她弄了一大堆粉末在勺子上并全部吸進了左鼻孔里,接下
來又弄了同樣多的分量吸進了右鼻孔里。在十分鐘后金的車到達的時候,她的腦
袋完全的炸開了,而她準備好了接受更多的調教。
               搞定馬克
  金把車停在米雪兒面前的路邊上。
  「小婊子感覺怎麼樣啊?」
  米雪兒用一個陶醉的微笑回答她。
  「太棒了,你怎麼樣?」
  「沒你那麼好。你還沒從昨晚的瘋狂中恢復過來嗎?」
  「可能吧。」米雪兒心不在焉的答道。
  「你是要我把你載回家嗎,米雪兒?」
  「當~ 當然。」
  米雪兒坐上車就開始翻起了包包。當她看到裝可卡因的小瓶子的時候,她笑
了笑,回想起它給她帶來的無以言狀的快感,笑了一會她抽出一根煙來抽。
  「我能抽煙嗎?」米雪兒說著就拿起打火機點燃了香煙。
  金看著米雪兒并驚訝于她這一天居然轉變如此之大。她開始抽煙、吸食毒品,
還在陌生人玩弄她的奶子和淫穴時非常享受。金甚至有點擔心這轉變是不是太快
了,不過轉念一想她又覺得這完全是朱莉的主意。金繼續開著車并詢問米雪兒家
的方向,但現在米雪兒完全沉浸在香煙與毒品的世界里無法自拔。金好不容易才
找到了那棟建築,接著就停了車扶她上了樓。金打開門并讓米雪兒進去,正當她
準備關門時門又被推開了,馬克站在那。
  「這他媽是怎麼回事?」馬克看著明顯喝醉了的米雪兒大聲咆哮著。
  「寶貝我正準備上床睡覺呢。」
  「你這會才回家,沒有收到我給你發的信息嗎?」
  米雪兒覺得很難理解馬克的胡言亂語,於是她轉身離開了客廳.
  「你他媽又是誰?」
  「我叫金,是你妻子的朋友。」金回答道,不知道馬克問這幹啥。
  「你說你是她朋友。什麽樣的朋友會讓她的朋友喝的爛醉如泥的才把她帶回
家?這是我想知道的!」
  金想離開這裡,但是馬克關上了門.
  「米雪兒最近已經表現的很不正常了,而今天又有個『朋友』帶她回家而她
居然完全無法解釋昨晚發生了什麽事。」
  「聽著夥計,我只是載她回來,僅此而已。讓我離開我可不想招惹你。」金
說著就閃開馬克打開門離開了公寓。
  馬克試著阻止她,不過金狡猾的躲開了馬克并飛快的進了電梯離開. 這是馬
克聽到浴室里傳來一陣低沉的呻吟聲。馬克立刻跑過客廳來到浴室,看到米雪兒
將胃裡的東西全都吐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哦米雪兒,幹。」馬克在米雪兒奇怪的眼神下走出了浴室,他對於米雪兒
吐在地板上很生氣。
  「沒問題寶貝。我會照顧你的。」
  馬克把米雪兒清洗乾淨并把她扶到床上,她立刻就昏昏睡去。當她睡著后,
馬克把她的包裡的東西都抖落在地板上并發現了裝可卡因的小瓶子、香煙還有打
火機,香煙已經不讓他覺得震驚了,畢竟昨天他已經親眼看到她吸煙。接下來他
查看了她的手機,上面有3個他不認識的電話:金、特魯迪和路易斯。他撥通了
金的電話卻收到了自動回覆,而特魯迪和路易斯一聽到他的聲音就立刻挂了電話。
鎮子的另一邊,金正在朱莉的家裡告訴她這一期發展的是如何的迅速。正當朱莉
準備搞一些破壞性的控制時,她的手機響了。
  「你好。」
  「你好朱莉,是我馬克。」
  「馬克,一切還好嗎?」朱莉用她最真誠的口氣回答道。
  「不,一點也不好。我想米雪兒好像結交了一些狐朋狗友把她帶壞了。」
  「我馬上就過來馬克。」
  「謝謝你朱莉。」
  馬克回到臥室看著他昏過去的妻子,想著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鎮子的那端,朱莉掛掉了客廳裡的電話。而當朱莉和馬克的對話結束以後,
金也悄悄的掛掉了臥室里的電話。
  「我們現在該怎麼做?他看到了我的長相并知道了所有事。」
  「我們只好把他也洗腦了。我們一起過去,當我進了屋以後,我會給你留著
門,然後你突然進來敲昏他。我們就解決他了。」
  金和朱莉商量著金如何溜進公寓并襲擊馬克的細節。當她們達到米雪兒住處
時已經計劃好了,朱莉站在門口按了樓道門鈴。
  「誰啊?」
  「嘿馬克,是我。」
  馬克打開了門,朱莉走進了門廳而金偷偷的跟在她後面。朱莉看向樓上米雪
兒的公寓而這時金在走道上慢慢走著確保她和朱莉只有2分鐘左右的差距。朱莉
走上樓時馬克正站在公寓的門口等著她。
  「嗨朱莉,真高興你能趕過來。」
  還沒有進入公寓馬克就迫不及待的開始向朱莉訴說著米雪兒的狀況:「我不
知道該怎麼做。米雪兒和原來完全不同了。我們總是在吵架,她開始抽煙了,我
想她還在吸毒。我們的婚姻本來應該像是童話一般的,現在卻像是噩夢。」
  馬克全神貫注的講著他的想法卻沒有注意到朱莉並沒有把門鎖上,或者她鎖
上了但插銷卻沒有對好。馬克和朱莉走進臥室看著床上的米雪兒。當看到姐姐的
狀況時朱莉覺得自己的淫穴濕了,這計劃真是太棒了,現在她要把馬克也弄得一
團糟。朱莉和馬克回到客廳,她選擇了正對大門的椅子坐下,這樣馬克就只有坐
在背對大門的沙發上了。
  金在門廳外站了將近10分鐘才慢慢的走進公寓。她聽到馬克和朱莉在談論
著米雪兒和今天早上和米雪兒一起回來的奇怪女子。金悄悄的走進公寓并躲在沙
發背後。朱莉看到金已經躲在馬克背後了,於是她壓低聲音假裝要告訴馬克一個
秘密讓他向前探著身子。這時金突然從背後用朱莉給她的擀麵杖襲擊了馬克。馬
克向前倒下摔倒在地板上,朱莉離開座位去查看他的狀況.
  「天啊金,你用得著這麼狠勁的打他嗎?」
  「是的用得著。我是他唯一知道的她妻子墮落成這樣的可能的原因,我可不
想被他抓住。」
  「好吧好吧,把柔順劑塗到他的頭上吧。」
  「你確定3瓶的分量安全嗎?我可不想殺了他,要不我們先試試1瓶?」
  朱莉開始對她的朋友不耐煩了。
  「你瞧,在沒有電磁波的幫助下我們必須多用些柔順劑。別像個小孩一樣膽
小快把那該死的東西塗到他頭上。」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她們開始對馬克洗腦,讓他對肥胖噁心的白人娼妓有了特
殊的癖好。當兩人完成對他的調教后他對米雪兒的愛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不可抵抗的想要給陌生男人拋媚眼給他們口交并對女人實施性虐待。馬克只有在
最淫蕩的白人娼妓抽著煙并用400磅的體重羞辱他時才能高潮。馬克會愛他的
新妻子,即使他會為無數的人口交并和他們做愛。女人們最後做的洗腦是讓馬克
在第二天早上頭也不回的離開米雪兒。
  「我們能和你姐姐談談了嗎?」
  「走吧,我想聽她告訴我們昨晚激情的細節。」
  金和朱莉塗了一些柔順劑在米雪兒的頭上並讓她靜待了10分鐘,之後就叫
醒了她。三個女人抽著煙并聽米雪兒淫蕩的講述著昨晚發生的一切。兩人不斷的
問著問題,當她們得到所有想要的后,就又對米雪兒進行了進一步的洗腦.
               身体改造
  米雪兒醒了過來,點了根煙來到浴室。當她抽著煙上廁所時,她聽到一陣敲
擊鍵盤的聲音。米雪兒解決完後走出來查看聲音的來源。當她進入客廳時她發現
馬克正在電腦上輸入著什麽。馬克沒有注意到或者不在意她剛剛進入房間. 她走
了過去站在桌子邊上。
  「嘿婊子,什麽事?」馬克毫不猶豫的用髒話迎接她。
  「沒什麼. 我要用下電腦找個醫生給我弄個更大的奶子,把嘴唇墊厚也錯.
小屁孩你在幹嘛呢?」
  「上上網而已。」
  「你不是在網上搜尋獵物嗎?」
  「賤貨,你知道還問。」
  聽到馬克最後一句話后兩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我在網上找到了一個相當甜美的女孩。她下午會過來接我。我期待我們能
玩的開心,或者再加一個人進來玩玩更刺激的也不錯. 想看看她的照片嗎?」
  米雪兒點點頭表示同意并想天花板上吐了一口濃濃的煙氣。馬克打開收藏夾
并點開了trailertrashlover。com網站。
  「這就是她。」馬克打開了她的首頁指給米雪兒看。一個頭髮就像是從來沒
洗過的絕對有400磅重的白人女胖子出現在了屏幕上。米雪兒看著她的簡介寫
著每天都會抽很多煙。
  「這他媽是什麽婊子啊。她腋下的毛恐怕比你頭上的都多。我根本看不到她
的陰唇在哪,你可要確保你找得到入口來幹她啊。」米雪兒諷刺的說著離開了電
腦. 她開始感覺頭痛了,並感覺到身體告訴她需要更多的可卡因。
  「操你媽!你不過就是嫉妒她比你性感兩三倍罷了。」
  這時米雪兒已經走到屋裡去拿小瓶子去了。
  「隨你怎麼說. 」
  門鈴響了,馬克飛快的離開座位去開門. 他透過貓眼看著,那就是他的美人,
而他還沒開門小弟弟就快射精了。
  「你就是馬克。」門開了,那女人問道。
  還沒等馬克回答,卡拉梅就將她肥胖的身軀擠過馬克進入了公寓。
  「這地方不錯啊,你有錢嗎?」
  「我有一份體面的工作,而我的室友也還不錯. 」
  「室友!我和我的貓要是住進來的話她完全是多餘的。你這有光纖吧,我可
不想錯過哪怕一集Mauray。哦找到了,別在那站著給我那瓶啤酒來。」
  他笑著看著他龐大的美人完全佔據在沙發上并用手摳著頭髮上不知什麼東西。
他很快的給卡拉梅拿了一瓶啤酒并走進了臥室。
  米雪兒完整的聽到額客廳裡的對話,她想她必須得找個新的地方住了。她只
是稍稍想了想她這難堪的局面就又舀了一勺可卡因到她的鼻孔下,當毒品開始起
效時,她停止了任何思考。
  「吸毒的婊子,不知道你剛剛聽到沒有,這房子的女主人要你離開這. 越快
越好,明白嗎?」
  米雪兒笑著點點頭,一絲泡沫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她把裝可卡因的小瓶子、
剩下的香煙、打火機、手機以及兩個勺子放進了包裡.
  馬克在她離開公寓時一句話都沒說.
  米雪兒心不在焉的在城裡閒逛了一個小時. 當她從昏沉中清新過來時,她發
現自己走回了市中心的楓葉街。米雪兒從包裡拿出了手機和一根香煙,點著煙并
撥通了電話。
  「你好。」
  「你好特魯迪,是我米雪兒。」
  「嘿婊子,在幹嘛呢?」
  「想找點樂子。你呢?」
  「我時常都在找樂子啊,過來和我們一起玩個夠吧。」
  特魯迪掛掉電話轉向路易斯,他正和朱莉聊著天。
  「是米雪兒,她在路上了。」特魯迪走到沙發并坐在路易斯身邊說著。
  「等她到了,繼續讓她吸毒并給她洗腦. 我給她下了暗示,她會照著你和特
魯迪說的任何事做的。她大概還有4500美圓存款,另外信用卡里也還有10
000美圓. 把現金全部取出來,找點樂子吧。」
  「沒問題. 在改造了她之後多久我才能幹她啊?」
  「一旦我完成對她的改造就行了。別著急路易斯,在我完成對她的調教之後
她會是你手下最棒的妓女的。」
  「很好,我已經對她有一系列計劃了。」
  「我走了路易斯。和你的性交玩具玩的高興. 」朱莉說著抓起一根煙就出了
大門.
  朱莉走后,特魯迪關上了門幷回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緊挨著路易斯。路易斯
看起來像是在思考什麽,所以特魯迪沒有說話,她只是揭開他的拉鏈并把小弟弟
拉了出來。路易斯點了點頭同意,卻沒有說話。
  「媽的你給我口交的時候我沒法思考。」
  「唔嗯~」在路易斯抓住她的頭髮并將陽具插入她的喉嚨時她只能發出咕噥
的聲音。
  特魯迪正準備給路易斯進行深喉口交時他阻止了她。
  「我可不想在你這傻婊子嘴巴裡射精。我要把我的精華射在她臉上。」
  特魯迪做起來舔了舔嘴唇。米雪兒那婊子插入了她和路易斯本來很好的關係
當中,而現在她甚至有些嫉妒了。
  「我們先對米雪兒做些什麽呢?」
  「我要她的現金。接下來幾天我們要把她的帳戶清空,我認識一個人可以用
較低的價錢給她做整形手術. 我們得把她帶到諾頓醫生那裡去給她隆胸,或者讓
她的嘴唇更適合口交也不錯,她還需要紋身和在身上穿孔。當我們做完這些后,
她將成為這附近最淫蕩的蕩婦. 」
  特魯迪聽著路易斯訴說并盤算著自己對米雪兒的計劃。
  米雪兒敲了敲門. 她能隔著門聽到路易斯和特魯迪在談話。
  特魯迪開了門讓米雪兒進來。米雪兒進了門,當她和特魯迪擦肩而過時,被
賞賜了一個深深的舌吻。
  「媽的米雪兒你的嘴唇太粗糙了,你得對她們進行整形。」
  「整形?你什麽意思啊?」
  「你知道的,讓它們更飽滿,就像是胸部一樣。」
  「哦,我知道了。」米雪兒答道,實際上她並不知道。
  這時路易斯走了過來對著米雪兒微微一笑。
  「看起來不錯啊米雪兒。今天準備幹點什麽?」
  「還不知道呢,我就是來和特魯迪商量商量。」
  「女孩們是想去派對玩玩呢還是想在屋裡呆一整天呢?」
  「派對!」米雪兒和特魯迪同時答道,三人一起走進了客廳.
  特魯迪和路易斯接下來一整天都在對米雪兒進行洗腦. 米雪兒被不停的提供
可卡因來吸食,並用啤酒來緩解吸毒后的頭腦昏沉,當然還有她已經深深陷入的
對香煙的癮. 路易斯遭就明白了作為一個皮條客就是要讓自己手下的女人都變成
癮君子。洗腦的另一部份是完全摧毀米雪兒的心靈,這一部份進展的非常順利。
特魯迪計劃著第二天早上就帶米雪兒去醫生那裡進行隆胸并把嘴唇也弄得更飽滿,
米雪兒將會從A罩杯一躍至45D罩杯的程度。因為朱莉下的暗示所以米雪兒對
於她將擁有更大的奶子而興奮不已,而嘴唇是錦上添花。
  待到清晨來臨,米雪兒一夜沒有睡,但是她卻被可卡因完全待到了極樂世界。
她已經抽完了她的第三包煙并咳嗽的厲害。她頭天晚上已經打電話給她的老闆並
給他留下了一條去「你媽的」辭職留言。特魯迪和路易斯昨晚一直輪流親吻、舔
弄和愛撫她。米雪兒一直都處於高潮的邊緣,而當特魯迪停止愛撫離開沙發去接
電話時米雪兒已經是在求饒般的呻吟了。5分鐘后米雪兒就已經被預定了中午去
進行她的整形手術. 路易斯為此花了一大筆錢,不過他認為很是值得。反正這個
傻婊子在接下來的一兩年內會為他掙錢并為他服務。
  在米雪兒睡著的兩個小時里特魯迪和路易斯正實施著他們的計劃。首先他們
打電話給了路易斯聯繫的醫生麥克·諾頓去給米雪兒做隆胸和隆唇的手術. 麥克
自己正常的病人都忙不過來,不過當路易斯拿著鈔票詢問他時,他無法拒絕的答
應了待診所關門以後晚上給米雪兒做手術. 第二通電話打給了阿龍·西蒙斯,一
家廉價紋身館的老闆,路易斯手下的妓女都是去他那裡紋身的。在預定了今天和
週四中午的預約后,路易斯第三通電話打給了金,預定了週六對她進行染髮。
  特魯迪舀了一小勺可卡因并伸進米雪兒的鼻孔里以此來叫醒她。這突如其來
的刺激讓米雪兒立刻醒了過來并差點掉下了沙發.
  「起來吧懶蟲,我們有事做了。」
  米雪兒想要說什麼,不過頭腦混亂的不知說什麽好。特魯迪和路易斯把米雪
兒扶到了路邊等著他們的出租車上。
  路易斯坐到了前排,留下特魯迪陪著米雪兒坐在後排。
  「帶我們去紫袋鼠紋身館. 」
  「沒問題夥計。」司機說著就發動了汽車。
  在他們去紋身館的路上,路易斯注意到司機從後視鏡里不停的觀察著米雪兒。
  「覺得她們怎麼樣?」路易斯問道。
  「她們都很性感,不過我更喜歡深色皮膚的那個。」
  「你要是喜歡她,過一周再來看她吧。」
  計程車司機笑著想像著米雪兒淫蕩的模樣。5分鐘后他將車停在了紋身館的
前面。
  「我們做個交易吧。你5點鐘過來接我們去另一個預約地點,金髮女郎現在
就會給你口交,或者在我們結束預約之後你可以和深膚色的美女幹一個星期。」
  「我怎麼知道她能不能幹呢?」
  「伸手去捏下她的奶子吧,你知道她不會咬人的。」
  司機轉過身伸手去揉捏了下米雪兒的奶子,這讓米雪兒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呻
吟并微微一笑。司機回過頭滿心期待的看著路易斯。
  「嘿,特魯迪。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又有來做紋身了。」特魯迪和米雪兒進去
的時候阿龍打著招呼。
  「嘿性感小妞,今天不是我要來做紋身,而是她。你這有地方能讓我們吸點
可卡因嗎?」
  「當然,走過去到2號房,記得關好門. 等你們準備好了就叫我一聲。」
  「別問我,等路易斯進來了你問他吧。」
  特魯迪牽著米雪兒來到2號房并鎖好了門. 她把米雪兒安排在紋身椅上就拿
出了一小瓶可卡因和一個小皮袋子。特魯迪將可卡因敲碎并塞了很多在米雪兒的
鼻子里,接著她又塗了一些可卡因在米雪兒的舌頭和牙印上,這可以讓她對痛感
麻木。
  接下來特魯迪轉而關注起那個皮袋子。她打開袋子,裏面有一個針管、一個
小勺、一根橡膠管以及一小瓶海洛因。特魯迪倒出了一小勺海洛因并用打火機將
其熔化,當它熔成水樣后便用針管將咖啡色的液體吸了進去并看向米雪兒。
  「把你的手伸過來。」特魯迪對米雪兒說道。
  米雪兒就像是個被馴服的動物一樣想都沒想就聽話的將手伸了過去,根本沒
有意識到這樣做的後果。
  特魯迪紮緊了米雪兒的經脈并將針頭插入她的手臂。米雪兒看著特魯迪抽出
針管吸入了一些她的血液卻不發一語. 等到海洛因和血液混合以後特魯迪按下活
塞將混合液打入米雪兒體內并將她帶入一個新的境界。海洛因讓她的大腦麻木,
而同時剛剛特魯迪塗在她舌頭和牙齦上的可卡因讓她的身體麻木。
  「我們準備好了。」特魯迪收拾好工具以後喊著阿龍。
  「棒極了。我和路易斯聊了聊他告訴了我他想要把她變成什麽。」
  「讓我們開始吧。」
  特魯迪坐在那看著米雪兒的鼻子、眉毛、舌頭、肚臍、乳頭以及陰蒂被穿孔,
她的兩隻耳朵各穿了7個洞。打孔的速度非常的快,而在這過程中每二十分鐘米
雪兒就要抽一支煙并吸兩口可卡因。之後她便開始給米雪兒紋身,阿龍在米雪兒
的臀部紋上了一個「路易斯所有」的字母並在她的右臂上紋上了一朵帶刺的玫瑰。
阿龍休息了下和特魯迪聊著天,這時路易斯過來告知他們要走了并約好了下周來
完成米雪兒的紋身。
  特魯迪和米雪兒坐進了等候已久的出租車,路易斯坐在前座上。
  「哦我喜歡她的變化。這就是你爲什麽說要等上一個星期的原因嗎?」司機
問道。
  「哦不是,把我們載到娛樂大街69號吧。」路易斯輕笑道。
  「那不是富人們花大價錢讓她們看起來沒那麼老的整形外科嗎?」
  「還可以隆胸和隆唇。」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著米雪兒。她正和車上另一個婊子聊著天并吐出一口煙霧
. 每隔3到4個單詞他都可以看到她的舌環露出來,這讓他十分興奮,陽具越來
越硬。
  過了一會他們來到了診所。特魯迪扶著米雪兒下了車,而路易斯和司機在聊
著什麽。過了一會路易斯也下了車。
  「回家吧特魯迪,等她完成了我們都不必在這等她。」
  特魯迪點點頭回到出租車上。路易斯扶著步履蹣跚的米雪兒走進了診所。
  「麥克最近怎麼樣啊?這是我最新的戰利品,怎麼樣,該怎麼改造一下?」
  麥克從頭到尾的打量著米雪兒。她的嘴唇小了一些可以整的再豐滿一點. 而
她的奶子對於她的體格來說太小了,根本沒有測量麥克就知道她應該有D罩杯的
才合適.
  「路易斯你有什麽意見嗎?」
  「她需要更大的奶子以及更豐滿的嘴唇,我想至少要DD罩杯的吧。她之後
可能會被我們要求去拍色情電影,另外你能對她的腳踝做點手術讓她必須隨時穿
著高跟鞋嗎?」
  「我可以毫不費力的給她隆唇,她的胸部大概到D罩杯就合適. 我也可以把
她的跟腱切掉一部份,不過這會讓她一個星期下不了床。」麥克回到著,同時在
心裡盤算著該在米雪兒身上的哪些部位加些東西。
  路易斯用了1/ 8秒考慮了下他的意見。
  「就這麼做吧。」
  「5到6個小時后回來,記著把我的酬勞帶上。」
  「沒問題. 」路易斯笑著除了大門.
  斷尾的殘念……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