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战记】第四十一章

  邵然恢复意识时,已经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陌生的房内,而让他稍微安心的是,
蒂达正趴在他的床边睡了过去,似乎是因为照顾自己而累得睡着了。
  看来自己还是未熟啊,老是在战斗中就失去了意识,说不定下次运气不好,
就真的在昏迷中命丧黄泉了。
  轻手轻脚地起来,蒂达竟然一点没有反应,似乎是真的筋疲力尽了,睡得很
死。邵然爱怜地把她抱到了床上,帮她盖好了被子好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当日背部的伤,此时已经作了妥善的处理,似乎有回复咒文的帮忙,竟已经
结痂,相信要不了多久便能恢复完好。这次还真是多亏了那血魔了,否则三人包
括对兰一定没有命逃出黑骑士团的围杀,想到这点邵然决定向血魔道个谢,怎么
说也该表示一下。
  出了房间,果然是一处营地,相信这里就是血魔的基地了。门前守卫的骑士
见到邵然,客气地打招呼道:” 邵公子,你醒了!” 邵然报以微笑,答道:” 嗯,
是啊。我昏了多久?” ” 大概有三天左右了。” 这么久?看来这次受伤确实不轻,
幸好主要是外伤,并没有伤及内脏。邵然朝骑士问道:” 我想对你们的首领表示
感谢,请问我到哪里能找到他?” 骑士友善地笑答道:” 公子客气了。前面那处
白色的建筑,便是我们首领的房间,邵公子可以去那里找一下,一般首领便是在
那里休息的。” ” 多谢!” 邵然谢过以后,便慢悠悠地朝骑士指向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观察了下四周,这里实在不是一个太起眼的地方,看似一处普通的村落而
已,四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防卫措施,相信这样反而能够掩人耳目吧。而这个营
地真正有多少人,邵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看到在户外走动的,只有少数
的几个人而已,而且看他们的外观十分普通,也没有佩戴正规的武器。
  走着走着终于到了骑士所说的房间外,邵然正要敲门,却发现门并没有关上,
而是留了一丝缝,里面还若隐若现地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
  是谁?邵然放弃了敲门,竟然鬼使神差地放低了声音,在门外偷听起来。
  房间里传来的是一个女人有些压抑的呻吟声,但声音的主人邵然还算熟悉,
此时仔细一听便分辨了出来,是对兰!
  ” 骚货,我干得你爽么?” 接着里面传出了男子的声音,自然是那血魔了。
  ” 嗯…主人的鸡巴…是最爽的…干得我的淫穴…好舒服!” 邵然忍不住偷偷
朝里面看去,只见对兰衣衫不整,正撅着屁股被血魔按在地上,用黝黑的鸡巴从
身后操进小穴里狠狠地抽送。
  血魔大力一拍对兰的肉臀,骂道:” 贱人,身为我的女人,竟敢和那个邵然
偷情,你难道不知道你下贱的肉体只能让我一个人蹂躏吗?我让你去人族,可不
是叫你去偷汉子的!” 刚刚还有些郁闷的邵然,听到这里才知道,原来对兰早就
是血魔的女人,是自己玩了人家的女人,怪不得对兰如此丰满,没有经过男人的
滋润,也不可能成熟至此。
  ” 主人…” 对兰一边敲着屁股迎合血魔的肉棒,一边呻吟着断断续续道:”
不是…奴婢去勾引邵公子…实在是奴婢被贼人掳走…幸亏那邵公子搭救才得以逃
生,奴婢只好…用这具下贱的肉体用来报答…” ” 噢?” 血魔一边接着操,一边
道:” 你还被人给逮住过?” ” 嗯…是…” ” 是怎么样的人?” 血魔看似很有兴
趣。
  ” 是…一伙山贼…” ” 娘的!” 血魔突然更加用力地干着对兰的肉穴,一边
继续问道:” 老实告诉我,他们有没有轮奸你?” ” 轮…轮奸我了…奴婢的淫穴,
都快被他们干坏了…” 对兰呻吟道。
  ” 贱货,给我戴了这么多绿帽子,看我不搞死你!” 血魔一把抓住对兰的丰
乳,抬起她的上身,一边大力把肉棒狠狠插到底,更加粗暴地继续干着。
  ” 嗯,主人…奴婢的小穴…快要被你干坏了…” 对兰不停淫叫着,蜜穴中的
快感不断传输到大脑,身体渐渐兴奋起来,散发着强烈的淫靡气息。
  邵然在门外看得清清楚楚,下身的阴茎已经胀得发疼,此时恨不得冲进房里,
狠狠把肉棒操进对兰的小嘴里去。
  ” 真是便宜了那邵然,最可恨的是,朵恩公主似乎也被他干过了,娘的!我
都一直没有下手,竟然被个人类抢了先,实在是可恶!” 血魔突然提起了晨曦,
邵然便留了神,看来这血魔也早已垂涎晨曦的肉体,大概是顾及晨曦的身份,而
自己则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公主,就算知道,大概也不会放在心里,拔枪就干吧。
  ” 主人…对那朵恩公主有意思吗?” 对兰强忍着快感,问道。
  ” 当然!” 血魔恨恨道:” 先不提让她做我的女人,对以后得到魔族的权势
是一大助力,就是她本人,也是难得的美肉。” ” 要不,让我帮助主人…找机会
干了她,让她尝到主人肉棒的厉害,自然会死心塌地跟着主人了。” ” 哈哈哈哈!
” 血魔大笑道:” 你也被那邵然干过的,比起他,是我的鸡巴干得你舒服还是他
的舒服呢?” 对兰红着脸回道:” 当然是…主人的比较舒服,那邵然虽然鸡巴大,
却没什么技巧可言,而主人的鸡巴每次都能顶得我小穴都要化了一般,当然是主
人的鸡巴最厉害…” 操!贱货!邵然听到她竟敢说自己性技不如血魔,心中大怒,
恨不得冲进去干死这个烂货,亏得自己还舍命救她,原来根本是条血魔的母狗,
还敢帮血魔图谋自己的晨曦,看来以后得防着这两人一些了。
  此时血魔大概快要射精了,猛地加速起来,对兰的叫声也大了起来,这对狗
男女看来快要高潮了。对兰在剧烈的抽插下很快就先来了高潮,大量的淫水流到
屁股沟里,继续滴到地面上,而血魔的肉棒被淫水一浇,也忍不住快意快速拔出
鸡巴,抓住对兰的脑袋朝着小嘴狠狠插入,几乎已经直接插入了对兰的喉咙,一
股带着浓厚腥味的精液直接灌进了对兰的喉管之中,好久才放开了她。
  被放开的对兰依旧躺在地上,但娇喘不已的她脸上泛出的红晕表明她的欲火
还在燃烧。
  ” 欠操的贱货!既然你已经这么烂了,就当我营里的慰安妇算了!” 血魔一
声大喝道:” 卫兵,进来!” 邵然忙从门外躲到一边的暗处,听到血魔的呼喊,
很快就有一对亲卫兵快速冲进房里,朝血魔道:” 报到,首领!有什么指示?”
血魔指着还躺在地上揉着自己的大奶的对兰,道:” 这烂货欠干,你们给我好好
轮着干她,记得不把她干到起不了床不许放过她!” 听到有这样的好事,卫兵们
个个两眼放光,贪婪地望着地上的丰满女体,对兰也淫叫道:” 各位大哥,小妹
骚穴好痒,快来干我!” 这些眼睛冒光的卫兵终于伸出饥渴的大爪,把这位躺在
地上娇喘未息的丰满美人儿抱了起来,在狠狠分开大腿后,两根粗大的肉棒狠狠
地插进了对兰冒着淫液的小穴和微张的菊门。
  ” 嗯…好舒服,快用力干我!不要留情!” 对兰被干得舒服地大叫,喉咙深
处发出舒服的哼声,可微张的小口又马上被一根滚烫的肉棒插入。
  在首领的房内,一具丰满的女体被男人们抱在空中,随着一次次的插入而发
出充满肉欲的哼声,那对巨大的美乳被暂时轮不到肉洞的男人们用无数双手淹没,
洁白的乳肉从指缝里挤了出来。
  血魔冷笑一声,再也没有兴趣看这个荡妇的表演,转身走出房门离开了房间。
而邵然却在血魔走后来到了房门外继续看着这一幕疯狂的肉宴,此时的对兰全身
大汗淋漓,持续不断的刺激让她不断冲击顶峰,此时的她全身燥热,不停喘着喘
气,精液和汗水的混合物布满了她的全身,狐媚的神态继续刺激着男人的欲望。
  直到天色转暗,这次轮奸再告一段落,整个亲卫队的人都在对兰身上泻了好
几次,对兰几乎连自己的高潮次数都数不清了。当男人们爽完全部离开房间后,
对兰躺在地上只剩下力气喘着粗气,她的全身上下继续都被精液所淹没,乳房和
小穴上布满了大量咬痕和抓痕。
  邵然摇了摇头,对这个荡妇再也没有任何兴趣,便悄声沿着来路,回到了自
己的房间。刚一进门,便见到晨曦和蒂达正满脸惶急,见到他出现晨曦忍不住扑
进了他的怀里,一边大怒道:” 你这人,跑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这么不声不响
走掉,我们会担心吗?” 蒂达更是哭红了双眼,朝邵然喃喃道:” 主人!” 邵然
自然不好意思道:” 对不起,我醒的时候,见蒂达睡着了,就没有打招呼,只是
去外面走了走,你们看我不是没事吗?不要担心了!” 但晨曦还是不依,邵然看
了半天对兰的肉戏,此时晨曦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的,让他无法释放的欲火再次点
燃,便一把抓住她的屁股便吻住了她,大手更是在她敏感部位不断挑逗。
  ” 呜…” 被邵然一下子吻得喘不过气来的晨曦,好不容易脱离了邵然的大嘴,
娇嗔道:” 伤还没好,又想使坏了,你不怕伤口再裂开吗?” ” 嘿嘿,不怕!”
邵然搂着晨曦来到床边,另一只手一把搂过蒂达道:” 只要你们配合,自然没事
的。” 蒂达自然乖巧地任邵然施为,晨曦也红着脸道:” 你这淫棍…呜…” 性致
高涨的邵然终于把肉棒插进了晨曦温暖湿润的肉穴里,已经忍了太久的肉棒如鱼
得水,抽插得无比欢快,这一夜邵然如同没有受伤般无比神勇,干得晨曦和蒂达
高潮连连,不断求饶。
  云雨过后,邵然一手抱着一个美女,好不自在。他朝晨曦道:” 明天,跟着
我离开这里好吗?” 突然而来的话,让晨曦摸不到头脑,疑惑地问邵然道:” 什
么意思?我们要去哪?” ” 去哪都好。” 邵然道:” 只要离开这里,那血魔…不
是好人!” 晨曦默然,好久才道:” 但是我现在,正需要他的帮忙才有机会推翻
赛鲁,也就是我的叔叔的统治,不然我没有机会的。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要走?
” 邵然见不说出实情,看来是说服不了晨曦的,便把所听到的都告诉了她。晨曦
听罢,几乎难以置信,道:” 不可能吧?你不知道,其实血魔有王族的血统,他
说起来根本是我的堂兄啊!你说他想搞我,这怎么可能?” 邵然显然不知道还有
这么一层关系在,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听到他这么说的,难道你
相信我的话吗?” 晨曦看着邵然,道:” 不,我相信你!” 离开这里,等于是放
弃和血魔联合,凭晨曦自己的实力,想夺回王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邵然想到
这知道让晨曦答应自己离开,实在了难为了她,心想要不算了。
  正想开口,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短短的时间里晨曦便下定了决心,她认真地
望着邵然道:” 好,明天我就跟你离开这里。” 这个结果真的出乎邵然的意料,
而晨曦的抉择则让邵然震惊之外,无比感动。没想到这个为了王位曾经连生命都
不放在心上的少女,竟然会为了他而放弃夺回王位的唯一机会,让邵然受宠若惊
之余,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份恩情。
  邵然轻轻地吻住晨曦,道:” 谢谢!” 晨曦红着脸却坚定地答道:” 我是你
的女人,以后也将以你为主,只希望你不要丢掉我就是。” 邵然温柔地再次把肉
棒插入了少女的肉穴,用最直接的方式来传递心里的爱慕,一时间房间里再次春
色无边。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