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章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章
  华哥的妈妈阿雪阿姨怎么没和儿子住在一起呢?弄个冬枣还要自己妈妈转
送,难道他们母子的关系不好?
  李映梅很早就注意到,华哥什么都好,但是一提到有关母亲的话题就显得
很怪异。有次月考的作文题目是《母亲》,他也是交了个白卷。李映梅记得当
时华哥说自己没有妈妈,还说很羡慕自己有个可以亲近的母亲,一副很难过的
样子。
  李映梅觉得华哥的样子很像是一本书上描写的症状,是一种病。她还专门
去小姨家,将那本心理方面的书籍借了回来,仔细研读。书上的描写和华哥的
样子很是相符,而以后陈明华对陈玉娟的态度也印证了这一点,陈明华就是典
型的恋母症。
  以前李映梅以为是华哥的母亲过世的早,造成了他从小缺乏母爱。但现在
看他母亲还没死,难道那个阿雪阿姨脾气不好,虐待儿子?还是从小就抛弃了
儿子?李映梅胡思乱想着,用笔在纸上划着弧线。
  教室门口传来了一阵喧哗声,李映梅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华哥进来了。她
下意识的将头扭开,耳朵却竖了起来,仔细倾听着。她没有听到华哥对梅梅两
字的解释,恨恨的咬牙,手上拧着华哥的腰肉,却不舍得很使劲。
  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坐的倒挺快的,自己辛辛苦苦给他擦了一个多月的座
位,他都没仔细看上一下;自己早上精心的打扮,他好像看都没看,更别说赞
上两句了。
  李映梅正撅着嘴生气的时候,陈玉娟进来了,开始上课。李映梅偷偷瞟了
同桌一眼,发现他头上的白纱布,华哥受伤了?李映梅心里一软,偷偷的递了
个纸条。
  等了一会儿,得不到同桌的回应,李映梅又偷瞄过去,发现华哥正盯着自
己的母亲猛看呢。那眼光直勾勾、色迷迷的,直扑妈妈的胸部,和平时那些暗
自窥觑自己的那些男生一样猥琐。
  陈玉娟对于其他男同事、男同学的色迷迷的眼光近乎免疫了,但她一进教
室,就感受到了小情郎那火辣辣的目光。这个小色鬼,玩了一晚上还是没个够,
自己早上精心的打扮也让他惊艳了一把啊。想着,陈玉娟的嘴角出现了一丝不
易觉察的笑意。
  「坏家伙!」李映梅心里嘀咕了一句,又传了一张纸。
  我正欣赏着老师迷人的身姿,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朝旁边一看,李映梅正
气乎乎盯着我呢。
  「不许你偷看我妈妈!」
  「我不是故意的啊,谁让你妈妈的胸部那么丰满,那么好看呢?那天给你
妈妈做人工呼吸的事,我怎么也忘不了啊。」我在纸条后面续写着,逗着李映
梅。
  「你流氓!」李映梅更生气了,头扭了过去。
  「不能怪我啊,我一看到你妈妈,就想起了我妈妈……」
  「我不理你了!」话虽如此,但李映梅的态度软了下来。
  「哇,梅梅,你今天真漂亮啊。不过额头好像有个小痘痘?」我见好就收,
转移话题。
  李映梅看了纸条,果然上当。看到前一句,她的脸上露出喜色,然后急忙
对着镜子端详了起来。
  「坏蛋!大坏蛋!就会骗人!」
  「呵呵,你个小傻瓜,不骗你骗谁?对了,昨天晚上的演唱会看了吗?冬
枣吃了吗?」
  ……
  陈玉娟在黑板上抄了一段英文,让大家翻译。她则开始在教室里转悠。我
心中一动,传递纸条的动作夸张了起来。在陈玉娟经过身边的时候,我故意用
脚尖往过道轻踢了她一下。
  「陈明华同学,请注意!这是课堂!不要在底下搞小动作!」陈玉娟终于
发现我和李映梅鬼鬼祟祟的动作,作为老师的本能反应,一把抓过纸条,批评
道。
  李映梅一看我被妈妈批评,幸灾乐祸的朝我直乐,忽然她想到纸条上写的
内容,脸色刷的白了。但她却无法可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将纸条收走。
  陈玉娟回到讲台上,扫视了一圈,看到大家都在安静的写着答案,将手中
的纸条拿了起来。她看到女儿和小情郎的对白,脸刷的红了起来,幸亏没人看
到。她恨恨的白了一眼小情郎,明白了我的用意。
  「陈明华!李映梅,你们课间操的时候来我的办公室!」
  「你妈偏心眼啊!怎么不批评你。」下课时,我故意摆出一副苦瓜相,诉
苦道,看到我的冷笑话不起作用,安慰道,「梅梅,你别想多了,怎么说那天
做人工呼吸的事我也不理亏。」
  李映梅想了想,认命的叹了口气。
  课间操的音乐响了起来,我和李映梅站在陈玉娟的办公室门口,一副垂头
丧气的样子。办公室里没人,李映梅以为妈妈不在,我却指了指里面的小套间。
果然,陈玉娟的声音传了过来。
  「梅梅,你先进来!」
  李映梅怯怯的拉着我的手,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那个人工呼吸是怎么回事!」陈玉娟明知故问,故作镇定。
  「妈,那天华……陈明华救你的时候,你不是晕了吗,他怕你出事,就给
你做了人工呼吸……」李映梅脸色涨的通红,头也垂了下来,声音越来越低。
  「流氓!」陈玉娟也是满脸通红,恨恨的骂着门外的小坏蛋。这不是逼自
己和女儿摊牌吗。
  「不!」李映梅猛的抬起头,「妈妈,华哥那么做是为了救你,不是……
不是耍流氓!」
  「唉。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陈玉娟轻轻叹了一口气,小情郎这是慢慢领
着女儿往陷阱里跳呢。偏偏自己还没法拦着,梅梅这个傻丫头被骗子卖了还替
他数钱呢。
  「华哥他不是个坏人。」李映梅又顶了一句。
  「哼!他还不坏?那他为什么老盯着我的……那里看?梅梅,我早就告诉
过你,陈明华是个花心大萝卜,标准的色狼,你跟他啊没好果子吃的。」
  陈玉娟觉得这个世界太混乱了,她想到不仅仅是自己的乳房,连同小嘴和
阴道、屁股蛋早就不知被小色鬼玩过多少次了,屁眼也差点沦陷,女儿还傻乎
乎的为他辩护。
  「不是的!华哥他是有苦衷的,他是书上说的那种恋母症。妈,你和阿雪
阿姨关系好,你劝劝阿雪阿姨,对华哥好些,华哥很需要她的关爱啊!」
  「噗」,我在门外正在偷听,下巴差点没掉下来。这个小丫头,懂得还真
不少啊。看来她可是将一个心儿都系在了我的身上,我却整天想着怎么耍她,
有点内疚啊。
  仔细想想,这两个多月,我每天晚上想的都是老师的丰满的身体,李映梅
的影子很少出现。偶尔想到她,也是将她作为工具,挑逗陈玉娟性致的工具而
已。她是老师的女儿,利用这一点戏弄老师,挑逗老师而已。对于李映梅本身,
我却是考虑的很少。
  我真的喜欢她吗?我扪心自问。前世中,李映梅在大学的形象要好看些,
脸庞更圆润,身体更丰盈,和妈妈的样子很像。是了,自己喜欢的不过是妈妈
的影子罢了,而对于李映梅本身有多少了解呢?
  而陈玉娟不仅仅长的和妈妈很像,性格也很是温柔,外表的刚烈包裹着一
颗细腻柔韧的心。我本意是想上了母女花,却在追逐的过程中逐渐被成熟的母
亲所吸引,忽略了那个青涩的少女。
  以后是不是要对李映梅好些呢?我暗暗琢磨着。
  屋子里面,陈玉娟听到女儿提起阿雪,想到那个小坏蛋肯定在门口偷乐呢,
只觉得昨天晚上被小坏蛋扇打过的屁股又微痛起来,浑身就是一软。
  「大人的事你小孩子家家少管!」陈玉娟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失态,
「梅梅,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反对你谈恋爱,但要等你考上大学再说!」
  陈玉娟又将我叫了进去,胡乱批评了几句,就放我们离开。到了外间,李
映梅朝我吐吐舌头,相对偷笑了起来。我看到陈玉娟的桌子上有束鲜红的玫瑰
花,眉头一皱,给李映梅指了指。
  「出去说。」李映梅给我做了口型。
  「怎么回事?」我追着李映梅的屁股问道。
  「呵呵,有人追我妈妈了。」
  「谁?」我怒了,操,那个混蛋敢抢我的马子?
  「就是那个外教大山。他来这里第一天就说他喜欢上我妈妈了,每天都送
玫瑰花。这些外国人,就是不知羞。」
  「这个洋鬼子,他配吗?」我恨恨的说,日了,这可是真是搬石头砸自己
的脚啊。
  「嗯,我觉得吧还成。大山老师长得还挺帅的,白求恩的故乡来的……」
李映梅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我的神情。
  「……」我怒气冲冲的大步向前,把李映梅甩到了后面。
  「哎,华哥,你走那么快干啥?」李映梅也皱起眉头,华哥这样,是吃醋
了?这算什么事嘛!这个恋母症据说最大的特征就是恋乳,尤其是硕大的乳房,
李映梅看看自己胸前的小丘,不自觉的和妈妈做起了对比。自己什么时候才能
有那么丰满的胸部呢,到时候让华哥看个够。
  下午自由活动时间,我找到了陈玉娟,她正好也做好了准备,有话要说。
办公室虽然没人,但她怕我使坏,就带着我围着学校的小湖转了起来。天气虽
然有点冷,但湖边还是不少的学生,不时有同学和陈玉娟打招呼。
  「你怎么了,半天不说话,谁又得罪你了?」陈玉娟发现我绷着脸,疑惑
的问。
  「还好意思问?」我气呼呼的说,「你桌子上的玫瑰是怎么回事?」
  「呵呵,小华,你吃醋了?」陈玉娟难得看到小坏蛋这种表情,笑眯眯的
问。
  「我吃个屁的醋啊。」
  「真生气了?难得哦,你个小色狼居然也会吃醋,哈哈」
  「你!」我恶狠狠的瞪着她,心里一股邪火直往上顶,「看我不把那个洋
鬼子给一拳打个满脸花,一脚踢回加拿大!」
  「好了好了,小坏蛋,不逗你了。那个大山,人挺好的……」陈玉娟看着
我要暴走的样子,话锋一转,「就是有点傻不拉叽的。他上来就说喜欢我,还
送我花,我不要,他非送。」
  「还没要?花都放到你桌子上了。」
  「我总不能直接把花扔了吧?多浪费。我都是中午直接去花店,卖给那个
老板,够我吃个盒饭的了。」
  「嗯?你可真损!哈哈」我的气消了大半,「下次你直接把花扔他脸上。
这些家伙,蹬鼻子就上脸。」
  「嗯。」
  「下次他跟你说话,你就跟他说,你是个好人,你一辈子都是好人,你全
家都是好人……知不知道?」
  陈玉娟噗嗤笑出声来,甩动的手臂故意打了我一下,「好吧,我就坦白跟
他说,人家现在是陈明华的性奴隶,每天晚上都要侍寝,身体已经被用过很多
次,是残花败柳了,大山老师,我配不上你……这样好了吧?」
  「他会自杀的,你记得上天台跟他说,然后他就跳下来了,我正好在下面
看着……我还没看过别人跳楼的情景呢……」
  「你这个坏蛋……」陈玉娟突然也板起了脸「哼,我还没说你呢。上午那
个纸条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啊。」
  「你个坏蛋,是不是故意的?」陈玉娟想到男孩的花招不断,一个劲的把
女儿往邪路上引,虽然自己默许了,但母性的本能还是让她有点生气,「还什
么人工呼吸,冬枣,你简直是坏透了。」
  「娟姐,我也是为了梅梅好哦。难道我能像勾引你那样,直接被梅梅弄到
夜总会去?」
  我在李映梅心里种下的那颗乱伦的种子需要阳光雨露和肥料的照耀、滋养
才能长成参天大树,至于小姑娘本身的想法,我考虑的不多。
  「呸!」陈玉娟想到自己被芳姐引上贼船的情形,骂了一句,「你是个大
混蛋!」
  「娟姐,你放心,我肯定会遵守诺言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可只能靠你
来消火了哦。」我不怀好意的在老师高高耸立的双峰上巡视着,嘴上还挑逗着,
「老师,学生我现在想吃你的大咪咪,好不好啊?」
  「坏胚子!」陈玉娟突然也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你想吃老师的大咪咪
啊,成啊,来吃哈!」
  陈玉娟将手背到后面,深吸一口气,让胸部挺的更加惊人。
  「哇,太美了!」我看的有点眼晕。
  「小主人,娟奴想吃你的肉棒、卵蛋。我想顺着你的乳头,肚脐眼、阴毛、
卵蛋一直舔到阳茎,然后将你的龟头含到嘴里。然后我把那边的王芳同学喊过
来,让她和我一起给你舔屁眼。」
  「我和王芳的舌头都伸出来,舔弄着你的龟头,把你马眼上的爱液弄的干
干净净的,我们两个一起在你的面前撅起屁股,露出两个大骚屄,你想肏哪个
就肏哪个,你要是还不过瘾,我就把梅梅叫来给你推屁股,让她帮着你肏她妈
妈的骚屄……」
  我和陈玉娟夹杂在三三两两的人流中,陈玉娟嘴里说着淫话,脸上却是一
本正经,只是脸上有点发红。没有一个学生或老师能想到这对师生之间正进行
着如此诡异和淫荡的对白。
  「啊?停停停,老师,你太骚了,我受不了了!」我被挑逗的鸡巴翘起,
要不是穿的厚实,鸡巴会将裤裆拱的高高的。充血的鸡巴左冲右突,想要突破
秋衣、内裤的包围,娇嫩的龟头摩擦着内裤,疼的要命。
  旁边没有椅子,我只好蹲了下去,捂住了肚子。
  「哦?乖儿子,你怎么不走了?你不是喜欢说这些骚话吗?你不是喜欢在
大庭广众之下戏弄你的娟奴,你的骚屄妈妈吗?还是你想在长椅上狠狠的用你
的大鸡巴肏你妈妈?」
  「好了好了,好娟姐,我投降了,饶命吧。」耳边听着老师的淫话,鸡巴
越翘越高,我只能是乖乖求饶,「我再也不敢了。」
  「哼哼,玩火者必自毙。」陈玉娟得意洋洋的笑着,像个得胜了的大将军,
「跟我发誓,现在不许动梅梅的歪脑筋!」
  「嗯?好好,我发誓,要是我骚扰了梅梅,天打五雷轰!」
  「不行!拿你的小弟弟发誓!」
  「……」我照做。靠,我这个憋屈啊,看我在床上怎么收拾你!
  「你发誓,不许欺负我妹妹!」
  「你连说三遍「我是大坏蛋,我是世界上最坏的坏蛋」!」
  「你再说三遍「我是大色狼,灰尾巴狼」!」
  「你现在给我学小狗叫!」
  「你那是狗叫吗?不行重来!」陈玉娟强憋住笑,绕是如此,她还是花枝
乱颤,丰满的胸部欢快的抖动着。
  ……
  「姐,娟姐,妈,我的亲妈,你折腾够了没?我不干了!」
  「好好好,最后一个,最后一个。你发誓,不许为这个事报复我!」
  「行,你够狠!」
  我疑惑的看着老师的下体,难道说这些骚话她就没反应?
  陈玉娟大腿动了动,感受着成人纸尿裤的软和,看着小坏蛋窘迫的样子,
开心极了。小样,早就料到你会来挑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她将手伸进口袋
里面,摸着里面正在工作的录音机,嘴角挂着一丝阴险的笑容。
  湖边的谈判以我的完败而告终,在签署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后,
陈玉娟才算放过了我。
  这件事并没有完,事后我才知道陈玉娟居然将这段糗事录入了磁带,我怎
么哀求也不肯还我。后来我的大小老婆们被我欺负的狠了,就把这段磁带拿出
来听听解闷,然后个个像吃了十全大补丸一般重新焕发了活力。
  我极力辩解说大老婆,也就是陈玉娟当时耍奸,穿着尿不湿,把尿不湿全
弄湿淋淋的,但根本没人理我。我只能狼狈逃窜。这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经过没收纸条这件事,我对李映梅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两人的
关系更加亲密起来。但陈玉娟也将女儿看管的更严了,一点机会也不给我。
  陈玉娟现在的屋子里面住了四个女人,几乎时时刻刻都有人,我想和老师
在她床上报仇的机会基本为零,弄的我郁闷不已。
  第二天晚上,我和狼哥在夜总会见了面。
  「狼哥,你真行啊,泡上了我的马子不说,还把她的肚子给弄大了。」我
嘴里开着玩笑。
  「不是,这个,老板,我……」狼哥有点紧张,语无伦次。他虽然从刘颖
口中知道了老板的态度,但事到临头还是有些紧张。
  「你怕个屁啊。」我骂了一句,「怎么,听说你想和刘颖结婚?动真格的
了?」
  「嘿嘿,老板,我挺喜欢这个女人的,她还怀上了俺的种。」
  「这个女的可不是省油的灯啊。」我点了一下,「有点贪财。」
  「嗯,我不在乎。这个女人会心疼人,长的也可心。咱是个大老粗,除了
打打杀杀没什么本事,能娶到这种女人也是俺的福气。」
  「哎呀,她一嫁给你,就是我嫂子了,可惜啊。」我叹口气,试探着狼哥
的口风。
  「别啊,老板。这女人还是你让给我的,什么嫂子不嫂子的,你要是不嫌
弃,随时还叫她伺候你。」
  「再说吧。主要是要收拾张天来,还有刘颖出力啊。张天来手里可是有不
少钱吧?到时间可都归刘颖这个小寡妇了。」我点了狼哥一句,又开起了玩笑,
「不过就看你那个怕老婆的劲,你能使动她来伺候我?」
  「呵呵,我是有点怕她,可她更怕你啊。老板,有两件事我还想求你呢」
狼哥看我点头,「就是刘颖有了身子,你……」
  「没问题,这事我有分寸,肯定不会伤了你的孩子的。」
  「还有就是,刘颖管的可严了,我以前的情儿都甩了,就是静静我不舍得
丢,你能不能帮忙啊?」
  「我怎么帮?」
  两个男人将脑袋凑到了一起,嘀嘀咕咕的不知说了些什么。
  转眼间,又到了公布月考成绩的时间。这天下午,我终于找到李映梅和苗
冰冰不在家的机会,敲响了老师家的门铃。陈美英也在屋子里。
  「小姨,你好啊。」
  陈美英不搭理我,面无表情的走向自己的卧室。
  我也不在意,不管陈美英还没离开客厅,就一把搂着老师,开始动起手来,
「好姐姐,我可想死你了!呢,你的屁股圆滚滚的,弹性真棒!」
  「别闹!大坏蛋!有人在呢」陈玉娟挣扎着,被我摁到在沙发上。
  「怕什么,小姨什么没见过?」我啃着老师的嘴唇,边剥着她的衣服。
  「小流氓!」陈美英嘟囔着,听着姐姐的喘息声,将卧室的门重重的关上。
但这个门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差,客厅里面的动静清晰的传了过来。陈美英听着
听着,手抚上了自己的胸部,两条大腿轻轻摩擦起来。
  过来好一会儿,客厅里面两个赤裸裸的男女才平静下来。
  「小坏蛋,你这次月考成绩怎么这么奇怪?英语考了个不及格,其他都考
的一百一十多分。你是故意的吧?」
  「呵呵,老师,你猜呢?」我的手在老师丰腴的腰身上滑弄着,嘴角露出
一丝笑意。
  「英语不及格,你莫非是想请我当你的家教?」陈玉娟脑子转的也不慢,
看来对这个问题也仔细考虑过了。
  「太对了!老师你真聪明,啵一个!嗯……啊。」我的嘴巴在老师的脸颊
上偷袭了一下,故意弄出一声「吧唧」的声音。
  「不行!我不能去你那里!」陈玉娟想到自己到小情郎的家里去做家教,
还不被这个坏蛋给吃的死死的?自己一字一句的讲解着课文,而这个坏蛋的手
在自己身上乱摸,说不定那根坏东西还要插到自己身体里,自己这是做英语家
教还是当做爱家教呢?想到这个陈玉娟浑身都开始发烫。
  「嘿嘿,好老师,你嘴上说不愿意,心里却乐的不行了吧?看看你脸蛋红
的,像是熟透了的红富士苹果一般。」
  「没,我才没脸红呢……」陈玉娟将脑袋偏转过去,闪躲着我的视线。
  「好了,娟姐,我不让你去我那里。不过……」
  听到小情郎松口,陈玉娟也松了一口气,但内心却有种隐隐的失落感。听
到「不过」两个字,她的心又提了起来。
  「我去你家当家教。」
  「啊?」陈玉娟歪着脑袋想了想,脸色黯了下来,「你,还是想打梅梅的
主意吧。」
  「是啊,怎么,姐姐你吃醋了?」
  「咱们不是说过,没考上大学不许你对梅梅动歪脑筋嘛!」陈玉娟警惕的
看着我,仿佛是炸着翅膀护着翼下小崽的老母鸡。
  「和你开个玩笑罢了,我是真想帮帮梅梅,对于高考,我还是有点办法的。」
  「不行!你们两个混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陈玉娟小心的看了我一
眼,「小华,我不是阻拦你们在一起,等梅梅考上大学了,随便你怎么都成。
我不想让你们现在的荒唐,耽误了梅梅的前程。你虽然有钱,但我还是希望梅
梅能有自己的生活空间,自己的路……」
  「喂喂,陈老师,不带这样的啊。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的,难道你改教政治
了?」我心里嘀咕着,这个陈玉娟果然和陈美英是亲姐妹啊,教训人起来一套
一套的。
  「娟姐,你也知道吧,这片家属楼马上要拆迁了。我在附件租了一栋别墅,
咱们一起住进去吧。你看看,你们现在这房子住进来四个美女,多挤啊。」看
到老师有点动心了,我趁热打铁,「你放心,我这个人说话算数,肯定不会动
梅梅的。」
  确实,这段时间陈玉娟也感到了很不方便。四个人住在这个小房子里面,
别的不说,早上的卫生间就很成问题:苗冰冰还好些,但陈美英刚刚上班,周
围的同事个个都是衣着光鲜体面,陈美英自认没法和他们比穿着,但至少要收
拾的清爽吧;陈玉娟和李映梅呢,则都想给自己的情郎看到自己最动人的一面,
每天早上都要在卫生间前涮洗打扮半天。
  「我再考虑考虑吧。」想到这里,陈玉娟也没有一口回绝小情郎不怀好意
的讨好。
  自己母女又拖累了姐姐啊,陈美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过了几天,陈美英
领到了提前预支的一个月工资,自己租了个小房子,不顾姐姐的反对搬了出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