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五十)纠缠不休

             (五十)纠缠不休
  丽儿坐在无月屋里,无聊地翻阅着案头上的各类书籍,时间缓缓流逝,转眼
已是深夜,依然不见他回来,不知不觉便趴在书案上睡着了。
  已有数日未曾和无月亲热,姬无双也是望眼欲穿,等得心焦,来到无月房门
外看了无数次,屋里始终只有掌门千金在里面,不见他的身影,不禁气得暗骂无
月:「死小鬼!不知野哪儿去了,这么夜深也不见回来!」
  第二天清晨见到无月,姬无双一直心痒痒地。可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公然白
昼宣淫终究不好,只好苦苦挨到晚上。
  昨夜和绿绒卿卿我我,直聊到天色微明才打了个盹儿,无月很是犯困,晚饭
后带丽儿出去逛了一圈,便早早回房歇息。
  他闩上房门,脱衣钻进被窝,立马被一具丰腴柔软、火辣辣的赤裸娇躯紧紧
抱住!
  他未曾料到被窝中竟藏得有人,不禁吓了一跳,惊呼道:「你是谁?藏…
…」
  话音未落,他的嘴巴已被温软红唇紧紧吻住,再也出声不得。
  「死小鬼,是我!别那么大声嚷嚷,当心吵到别人!」却是姬无双娇媚无限
的话音,她一边说话一边上下其手,摸遍了无月全身,屌儿更是被侵犯的重灾区!
  无月吃吃地道:「原来是姬姨……您怎么总喜欢搞突然袭击啊?今儿我挺累,
想早些睡觉,改天再陪……」话音未落,嘴里又被一枚热烘烘的、硬挺肿涨的硕
大紫莓给塞满。
  姬无双握住肥乳使劲儿玩他嘴里塞,浪声道:「少来!老娘已几天不沾荤腥,
可是饿得心慌,昨夜你一定钻梅花屋里去了吧?没想到那丫头看起来正经,暗地
里却这么骚,竟缠了你一夜……。」
  无月忙道:「姬姨可别乱说!梅花姊姊连正眼都没看过我一眼,才不象您这
么……」
  姬无双打断道:「才不象阿姨这么骚对么?唉!说起来真是好奇怪,以前阿
姨也不是这样子的,跟你好上之后,不知怎么,成天就老想着这事儿,是不是因
为你身上这股奇怪的香味儿啊?似乎特别催情……」
  无月说道:「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昨夜绝未去过梅花姊姊屋里,
姬姨前往别出去乱说,坏了人家姑娘的清白!」
  姬无双风骚入骨地道:「不管昨夜你到底死哪儿去了,今晚休想再逃掉…
…小乖乖,快吃妈妈的奶,乳房好涨哦!」
  火热娇躯如八爪鱼般紧紧缠住无月,肿涨湿热的阴户使劲儿贴紧,不停地磨
蹭着他的下体。
  「阿姨就这么需要啊?您真是好骚哦,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妇!」虽然很犯
困,他毕竟也有好几天未曾品尝熟妇紫涨的大奶头,不禁紧紧含住啯吸起来,舌
尖使劲儿地舔弄着熟妇敏感的奶孔,舔得奶孔渐渐张开。
  「阿姨是、是淫妇,发春的荡妇……嗷嗷~宝贝儿把阿、阿姨的大乳头啯得
好痒好涨!阿姨要、要宝贝儿的大香蕉……」手握屌儿套弄不已,感觉棒儿在手
中变长变硬,终至一柱擎天,不由吃吃地道:「你也是个小色鬼,骚小孩,被骚
阿姨稍稍挑逗一下,小鸡鸡就变成了一根硬梆梆的大香蕉!噢、阿姨要吃大香蕉,
乖乖也舔舔阿姨的骚屄……」
  随即以六九姿势和无月相互舔阴。
  「阿姨的屄毛真多啊,跟淫水一样多!屄毛多的女人就是骚啊~」无月用舌
尖舔舐着红红的花生米,不时轻扯长而卷曲的柔细阴毛,惊叹不已。
  「小乖乖使劲儿舔、舔阿姨的大毛屄,把舌头伸进屄洞里面去舔,里面好痒
哦!」樱唇啯吸套弄着无月的棒子,简直是爱不释手!
  「骚小孩,小鸡儿这么硬,是不是想肏阿姨的大毛屄?阿姨的大屄洞已经张
开,要小鸡儿钻进来给阿姨止痒……」姬无双返身面对无月蹲下,右手指搭住过
于上翘的屌儿往下一摁,棒头便已卡进蠕动不止的玉门,肥臀缓缓下沉,将屌儿
吞入湿热无比的阴道之中。
  无月吃吃地道:「我这根是大香蕉,天儿那根才是小鸡儿,阿姨难道想儿子
的小鸡鸡了么?」
  「阿姨喜欢你的大香蕉,也喜欢儿子的小鸡儿,阿姨要、要儿子的小鸡儿钻
进妈妈张开的大屄洞,肏、肏妈妈的大毛屄……嗷嗷~呜呜~」被长长火龙捅入
瞬间的那种涨痒之感,快美难言!美妇忍不住骚叫起来,双手撑在无月胸前,下
体前后挺动起来,吱吱水声顿时不绝于耳……
  已好几天不近女色,无月也颇为亢奋,冲天钻则比主人更加亢奋,在阴道内
专找最敏感之处钻探不已,吱溜一声卡进宫口之中,蛇头一般蠕动不止。
  姬无双挺动一百多次之后,阵阵快感一浪接一浪接踵而至,轰得她头晕目眩,
情不自禁地使劲儿挠动着满头秀发,如母兽般龇牙咧嘴地嘶嚎起来。
  无月虽也亢奋不已,神智倒还清醒,忙提醒道:「姬姨小声些,别吵到梅花
仙子!」
  姬无双神情痛苦之极,快感是如此剧烈,已不敢再挺动,丰腴娇躯颤抖着,
嘶声道:「嗷嗷呜呜~噢!我、我、我实在忍不住!嗷~嗷!小色鬼、骚小孩的
小鸡儿肏得阿、阿姨好、啊~好痒!阿姨的老屄要夹、夹小孩的小鸡鸡……啊啊!
丢啦!……」
  她不动,可冲天钻在里面依然动得厉害,销魂时刻渐行渐近,她想忍都忍不
住,伴随着阵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以及类似于女人哭泣的那种呜呜声,姬无双
下体痉挛颤栗不止,泄得昏天黑地……
  无月见她叫得如此惨烈,吓得心惊肉跳,忙死死吻住她的樱唇,尽量不让她
再发出声音。
  姬无双虽贪恋那种高潮余韵之际的深情热吻,然而呼吸不畅,不时挣扎着挪
开双唇,大大地急喘几口气!
  「姬姨,您该回房了。」待姬无双的喘息渐渐平复下来,无月想赶紧鸣金收
兵。
  姬无双蛮不讲理地说道:「不!饿了我好几天,一次哪里能够?你今夜若不
拿出真本事,把阿姨侍弄得彻底满足了,阿姨会一直缠着你,休想我离开!」
  言毕也不管他是否同意,翻身再次上马,猛烈挺动起来……
  无月心知如此放纵下去,非激怒对门的梅花不可!不禁痛苦万分地道:「姬
姨,您这是强姦小孩,知道么?」
  姬无双蛮横地叱道:「阿姨就是喜欢强姦小孩,喜欢强姦你!你又能奈我何?」
反正冲天钻金枪不倒,她大可象男人强姦女人一样,肆无忌惮地蹂躏无月……
  足足一个多时辰之后,姬无双那吓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至少叫了近十次,
音量才渐渐衰减下来。
  在美妇一轮猛烈的挺动之后,无月也忍不住一泄如注,轰出了几天来的第一
炮,轰得美妇浪叫得更加厉害!
  由于昨夜未曾好好睡觉,射过之后,无月已非常疲劳,正想入睡,门上忽然
传来「嘣」地一声响,似乎有人扔过来一枚石子打在门上!
  他忙起身查看,但见对面梅花的暖阁房门正在关上,心想一定是姬无双的浪
叫声吵到了她,故而扔石子儿以示愤怒!
  回到床上,他忍不住抱怨起来:「姬姨也真是!梅花姊姊就住在对门,您居
然还叫那么惊天动地,惹得人家不高兴了吧!这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若是惹恼
了她,一怒之下把我们通通赶走可就糟啦,我还有求于她哩!姬姨一定要收敛一
点……今夜到此为止,以后也别来我屋里来缠我啦!」
  姬无双搂住他一阵热吻,低声道:「要阿姨不来找你可以,不过你只要在谷
中,每夜必须到我和四妹房里报到,否则,我就只好跑你屋里来找你啦!」
  无月心想:「这位牡丹仙子连强姦男人的事情都做得出,可是一向说到做到、
言出必行,不答应她看来是不行啦!」于是只好无奈地道:「好好好~我答应您
就是……」
  早上起床,无月在绿绒的侍候下梳洗整齐,前往餐室用早点。由回廊进入大
堂,经过晓虹门外时,梅花刚好由暖阁之中走了出来。
  「你给我过来!」梅花将他叫了过去,满脸寒霜地叱道:「昨夜你在屋里做
什么?折腾了整整半夜,真是吵死人!」
  无月一时不知所措,嗫嚅着道:「我、我……」
  梅花恼怒之极地大声训斥道:「我这儿可是清修之地,不是藏污纳垢之所,
若你屋里再发生昨夜那等事儿,你们马上走人,通通给我滚蛋!」
  绿绒听了梅花之言,原想过来盘问无月昨夜到底干了些啥,可见梅花态度如
此恶劣,忍不住气愤地道:「你凭什么这么……」
  无月见势不妙,三两下将她拖进院子里,低声下气地求道:「绿绒姑奶奶!
我求你看在北风姊姊的面上,不要这么大脾气好么?此事都是我的错,被她骂两
句本是应……」
  绿绒怒气冲冲地打断道:「大少爷,该是我求求你才对!别总是如此折磨人
好不?」
  无月忙拉住她的一双柔荑,低声陪笑道:「我不是说过我错了么?」
  「你还知道错啦?昨夜是不是又和那个又老又骚的狐狸精搞到一块儿去了?
而且还不知羞耻,吵得梅花那个凶女人睡不好觉,对不对?」绿绒愤然甩手而去。
  实在怕姬无双再次溜进自己屋里纠缠不休,无月不敢违约,只好每天夜里到
姬无双姊妹俩的房间里按时报道。因为他若未按时进屋,也会被姬无双拉进屋里,
他认为在大堂里拉拉扯扯地须不好看!
  进了那间东厢房,他不仅会惨遭姬无双无休无止的蹂躏,还要受到吴玉雪的
纠缠。她虽比师姊文静许多,可一旦将无月拉上了床,她的骚浪程度一点儿也不
逊色于师姊,泄身之时,甚至叫得比师姊还凶!
  好在这个房间靠向前院,和梅花的卧室隔了两间屋,不虞再吵到她。
  不过隔壁的绿绒可就难受了,每夜都能清楚地听到姬无双姊妹俩房内传出女
人奇怪的叫喊呻吟声,实在扰人清梦。更令她生气的是,她知道无月就在里面!
  于是无月每天都少不了要听到绿绒的唠叨,看到她的眼泪,赌气不理睬他,
耳根子总不得清静……
  连住在对门西厢房的丽儿也大受影响,有天早餐时忍不住私下问无月:「萧
大哥,你干嘛自己的房间不睡,总要跑到两位长老房间里去挤着睡?害我每天晚
上去找你,你都不在屋里。而且、而且还弄出那么大的声音,吵得我睡不好觉,
你们都在干嘛啊?」
  无月老脸一红,但觉尴尬万分,拍拍她的头,从无数小辫儿中挑出一根轻轻
地拉了几下,以教训的口吻敷衍道:「丽儿妹妹,你小孩子家,别掺和大人的事
儿,懂么?」
  当然,姬无双那间东厢房里也并非没有安静的时候,因为这些日子里,无月
大部分时间都是随梅花上山采药,而且每次上山都得好几天。在外采药的日子,
大多数夜里只能临时找个地方草草休息一宿,若能找到山里猎户人家借宿,还能
得到好酒好肉款待,若是在毫无人烟的荒山野岭,只能随便找个山洞过夜,甚至
只是一个山壁下避风处。燃起篝火御寒,烧点水,就着冻得发硬的干粮充饥。
  无月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若非有求于人,早就辞工不干了!
  他每次出去一趟,人都要瘦上一圈,瞧得绿绒心疼不已,做得满桌子好饭菜
给他大补。唯一令他满意的是,绿绒随身携带着好茶,谷中清泉水质特棒,烹出
的茶清香醇美。每每邀梅花共饮,她也是赞不绝口,对绿绒的茶艺佩服不已!
  虽然上山采药很是辛苦,但无月也得到大把和美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自然
少不了大献殷勤、眉目传情,把他所能想到的所有求爱词汇,颠来倒去地说了无
数遍,还不惜放下身段,扮演小厮角色将梅花服侍得妥妥贴贴。
  然而,这一切努力似乎效果不佳,二人之间的关系几乎没有任何进展。梅花
依然很少拿正眼瞧他一眼,而且对他如此罗哩罗嗦看似颇为厌烦,常厉声打断他
唠哩唠叨的肉麻话!
  无月不为所动,他一旦下定决心,便会锲而不舍、永不放弃,这是他跟大姊
学的,大不了死缠烂打,非抱得美人归,将北风救活不可!
           ************
  燕山凤吟宫前院、若文居,是一座二进小院,小院西侧紧靠前院大道,离西
北角的后院大门只有六丈左右,乃皇家乳母朱若文的居处。
  晚上掌灯时分,母子俩正在大堂西侧的餐堂中吃晚饭。朱若文不住地往儿子
碗里夹肉,欧阳俊告饶道:「妈~我已吃得够饱了,您还使劲儿给我夹菜。」
  朱若文看了看侍立门外的丫鬟,低声道:「整整十三天了,你每天晚上都要
溜进妈妈卧室,那么劳累,不多吃点肉,身体怎么受得了?」
  欧阳俊放下碗,实在吃不下了。
  朱若文也懒得再管,兀自起身走向大堂对面暖阁之中,从暖衾旁小几上拿起
那幅尚未绣完的刺绣《百鸟朝凤》,行入里间的卧室。卸妆之后,她换丫鬟打来
热水,将浴桶灌满,撒入各色花朵,兑入牛奶。待丫鬟出去后,她掩住房门,脱
掉锦袄,缓缓宽衣解带……
  欧阳俊躺在暖阁之中,手捧一册武功秘笈,却有些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妈
妈这些天夜里那需索无度的骚媚浪态,以及高大健美、丰乳肥臀的白花花玉体,
哪里还看得进半个字?
  他原本住在外面西厢房中,朱若文为方便母子私通,特地让他搬进外间暖阁
之中。见丫鬟大桶大桶地将热水送入卧室,心知妈妈正准备洗澡。待丫鬟们忙碌
完出去后,听见卧室中传来悉悉嗦嗦的脱衣声,忙起身走到卧室门边,将门推开
一些,向里窥探。
  但见妈妈正在脱衣。
  天呀~妈妈简直就像个脱衣舞娘,一边缓缓地宽衣解带,一边扭腰摆臀,姿
势好美好诱人哦,堪称天魔之舞!但见她一双天足时而交叉,迈着雍容雅步,缓
缓盘旋,每转一圈,便有一件衣衫离身……脱下外裤,轻巧地扔到绣榻之上,随
后是中衣,露出雪白耀眼的上半身,怒挺双峰将绣着桃花图案的红色肚兜顶得高
高凸起,随着身子的摆动,两只大白兔在里面活蹦乱跳,可谓波涛汹涌!两颗紫
红色大乳头若隐若现,但觉比妈妈脱光了更加诱人!
  伴随着勾魂舞步,她将手伸向身后,腰肢一扭,肚兜已然离身,也没见她如
何动作,已如轻烟般飘落于床头……旋摇着全裸上身,微垂雪乳不住地左摇右晃!
  他感觉妈妈的媚眼好象会说话,偶尔总会若有意、又似无意地瞄上自己一眼,
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
  她体态高大丰满,舞步美妙盘旋间,腰肢摆动得很特别,带种足以令大多数
男人心跳的韵致。她是个很美很优雅的贵妇,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香唇殷红
而丰满,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仍谁见了都忍不住想咬一口。但她身上最动人之
处,并非她的脸,也不是她的身材,而是那对雪白鼓涨微垂的雪乳、以及肥翘硕
大的雪臀,那种成熟美妇的风韵!
  一时间,只看得他耀眼生花、心醉神迷!
  倏地,妈妈身形离地,缓缓盘旋上升,似有无数花瓣飘飘荡荡的凌空而下,
他凝神一看,却是妈妈秋裤飘摇而下,坠落绣榻。抬头看去,空中裙裾飘飞之间,
现出一片雪腻,玉腿舞动张合之间,大片浓密黑森林隐现,中间横跨一抹寸许宽
的红色!
  其销魂处,令欧阳俊抵挡不住!闪念间,那团裙裾如雨伞般张开飞起,缓缓
飘落于地,如一朵绽放的牡丹!而这朵硕大的牡丹之上,俏立着肥白羊一般的风
韵美妇,除了隆起小腹下被那抹红色一分为二的黑森林,通体雪白,再无一丝杂
色!
  其实,朱若文是在施展一种奇特轻功,并非欧阳俊所认为的天魔舞。然而对
他而言,其效果比天魔舞更加令人销魂!
  她解开腰间白色细绳,取下红色月经带,随手扔进小木盆里,随即分开双腿,
左手掰开屄缝,右手用帕儿擦拭玉门。从欧阳俊的角度看上去,妈妈胯间一圈浓
密屄毛围绕之中,被掰开的屄缝下端,敞开了一个铜钱大小的血红色洞儿,妈妈
用帕儿摁住洞中娇嫩媚肉,缓缓揉动几下,才拿开帕儿看了看,随即又擦了两下,
才将帕儿也扔进小木盆里,抬腿跨进热气蒸腾的浴桶之中。
  欧阳俊注意到,白色帕儿上似乎染上一抹殷红。色授魂与之下,他忍不住将
手伸进下身。然而,他虽满腔欲火,屌儿却并未响应,竟疲软如故!原来,自那
天母子乱伦后,他每夜都要服下红丸,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满足如狼似虎的妈妈,
而自己也才能在妈妈需索无度的交缠中得到那种极致的快乐!
  如此一来,他对红丸有了依赖,加上夜夜春宵、疯狂纵欲,若不服药,已无
力勃起。他躺回床上,静听卧室里母亲的动静,估摸时间差不多了,便拿出一颗
红丸,喝水服下,静待药性上来……
  朱若文舒舒服服地泡完热水澡,起身擦干身子,戴上一根干净月经带,披上
一件薄纱睡袍,随即斜倚炕桌歪在炕头上,一针一线地做起那幅百鸟朝凤刺绣来。
  天色渐黑,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见儿子走了进来,并返身闩上房门,她不由
诧异地道:「你又跑进来干嘛?连续玩了十三个晚上,你也不休息一下?」
  欧阳俊见她半透明的睡袍之下,一对肥乳和乳尖上那两颗大大的黑点若隐若
现,随着她双手的动作而波浪起伏不已,显得异常诱人!而妈妈下身那条红色月
经带显得更加醒目,由于她双腿稍稍分开,月经带两侧露出的那两排屄毛,活像
花径两侧的一排排花树,长长的、一直蜿蜒到最幽深之处,看得他不由得血脉贲
张!
  他忍不住走到妈妈身边,在炕上坐下,将耳朵凑向她耳边,吃吃地道:「还
不是怨妈妈那又骚又浪的大毛屄~那么多水、那么会夹!每夜都要缠着儿子不断
地肏您的老屄……儿子肏妈妈老屄舒不舒服?」
  朱若文抱住儿子一阵热吻,支支吾吾地道:「好舒服哦~妈妈喜欢和儿子交
媾……」
  素手伸向儿子下体,按住高高鼓起的帐篷,隔着棉袍感受那根已一柱擎天的
屌儿,不由惊呼:「我的儿~小鸡鸡又硬拉,好硬好长哦!每次跟妈妈亲热一下
你就要硬,这么喜欢肏妈妈的屄呀?」
  欧阳俊肉紧地道:「妈妈老屄里面好多隐隐的小牙齿,咬得屌儿好舒服哦~
儿子当然喜欢肏妈妈的老屄啦……」
  朱若文道:「儿子小鸡鸡每次捅进妈妈老屄,都没敢太用力夹小鸡鸡,就怕
小鸡鸡刚进去没多久,就被夹软了……」
  欧阳俊揉弄着她那双柔软肥乳,并不时地用手指搓弄着那两颗深色大乳头,
不一会儿,两两颗乳头渐渐硬挺凸起,显得硕大无比,朱若文呻吟声渐大,和儿
子吻得也愈发激烈而热情……
  见妈妈眼角虽隐现几条淡淡的鱼尾纹,但却容光焕发,肌肤依然雪白光洁,
比前些时又似年轻了一些,就象四旬不到的风韵美妇,不由得赞道:「妈妈最近
看起来又年轻了许多,真是好美哦!儿子爱死您啦~」
  朱若文道:「妈妈也注意到了,童子精液最为滋补中年妇人,你每夜都要射
那么多给妈妈,我当然会显得年轻些。说起来,这全拜你童子精液滋润之功。」
  欧阳俊:「既如此,那就让儿子童子精液,来滋润妈妈的大胡子老屄吧~」
  朱若文啐道:「什么大胡子老屄?说得那么难听!」
  欧阳俊吃吃地道:「妈妈虽戴着月经带,但两侧各露出一长排屄毛,就跟老
头的大胡子一样~」上下其手,魔爪伸入妈妈胯间,略微拨开月经带下裆,打算
抚弄她那半开半合的宽大阴门。
  朱若文一把抓住儿子的手,急急地道:「今晚咱俩只能亲亲嘴,亲热一下可
以,但小鸡鸡不能捅进去肏妈妈老屄。」
  欧阳俊奇道:「为什么?」
  朱若文道:「没见妈妈戴着月经带么?昨夜和你房事后不久,妈妈就来了月
经,刚才洗完澡才换上的月经带,又流出来好多,小鸡鸡若捅进去,包你白刀子
进去、红刀子出来!不能再行房……」
  欧阳俊想起偷看妈妈换月经带的情景,忍不住地道:「我想仔细看看妈妈戴
着月经带的模样儿~」
  朱若文脸上一红,啐道:「小色鬼!就喜欢妈妈的月经带~也不知被你偷了
多少?」
  欧阳俊蹲在地上,掀开妈妈睡袍下摆,下体诱人玉体尽收眼底。但见红色月
经带跨越妈妈布满了妊娠纹、高高隆起的雪白小腹部,穿越大片浓密丛林,沿屄
缝兜住大毛屄中央部分,继而隐入股沟之中。上宽下窄、呈倒梯形分布的阴毛,
自下腹之下、阴阜之上一直延伸到屁眼附近,又长又密、郁郁葱葱地布满整个胯
间,只在深色肥厚外唇之上,留下一片长条形林间空地。
  月经带下裆勒在两片近两寸长的肥厚外唇之间,由于妈妈外唇分得很开,月
经带仅堪堪将屄缝兜住,兜阴处有一团湿迹。
  他用食指勾住兜阴带边缘,轻轻掀开一角,一缕夹杂着红色的白色淫液黏在
兜阴带之上,随之被拉出红色玉门,变成一股亮色液柱,并被缓缓拉长而变细,
另一端还藕断丝连地黏在半开半合的玉门之中、那一片血红色的娇嫩媚肉之上。
他向妈妈玉门吹了口气,玉门顿时抽搐一下,洞口边三片娇嫩媚肉蠕动张合之间,
又有一大股红白相间的粘液溢出。他知道,红色的是妈妈的经血,白色的是妈妈
的白带……
  看着妈妈如同会说话一般的骚屄淫洞,欧阳俊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他伸指
探向那三片因充血而变成血红色的花瓣状媚肉,轻轻挠了一下,媚肉顿时又抽搐
般蠕动一阵,洞口也随之张合不已!
  朱若文大声娇吟,心慌慌地道:「妈妈正见红,不要摸里面~」
  欧阳俊又在那三片媚肉上挠了一下,再次引发同样的销魂蠕动和呻吟,再试
几次也是如此,且随着洞内媚肉的蠕动,缕缕混有经血的淫液溢出,弄得蛤口内
外一片泥泞。显然,洞内这三片媚肉已极其敏感,稍加挑逗便会引发妈妈的强烈
反应!
  他不禁肉肉地道:「儿子拨弄妈妈屄洞,痒不痒啊?」
  朱若文呻吟道:「痒死了~妈妈左盼右盼,总算来了月经,没想到屄里面居
然更加痒得要命……」
  欧阳俊道:「妈妈为何要盼着来月经呢?」
  朱若文道:「那说明妈妈没怀孕啊~咱母子俩连续交媾十余日,居然没怀孕,
真是好高兴!」
  欧阳俊下面涨得难受,已硬得发疼,忍不住站起身来。朱若文忍不住瞄向儿
子下体,媚眼连闪,紧盯着那座高耸的帐篷不放,心中怦怦乱跳、乱得一塌糊涂!
  见妈妈看着自己下体,一付馋涎欲滴的模样,欧阳俊挑逗道:「妈妈想看儿
子的屌儿么?」
  朱若文心慌意乱,却冲口而出:「妈妈想~把裤儿脱掉,让妈妈看看儿子的
小鸡鸡~」
  他脱光衣裤,当挎下内裤时,铁杵应声弹跳而出、一柱擎天!屌儿呈美妙弧
线上倾、红肿膨大,威风凛凛之状,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其形状令朱若文春潮泛滥,忍不住一把捞住儿子嫩屌揉弄起来,玩得爱不释
手,并将屌儿拉向自己嘴边,伸舌舔舐棒头和马眼……
  舔着舔着,脑海中竟浮现出无月那根无敌火龙棒!继而又闪现出在凤翔府张
氏花园那晚,无月和影儿那一幕香艳无比的活春宫!看来那晚给她留下的印象十
分深刻,难以磨灭。她有些苦恼地甩了甩头,似想将脑海中那一幕幕给彻底赶走!
  然而似乎不太成功!自和无月分手之后,不仅是那幕活春宫,还有和他相处
的那些片段时常不请自来,闯入她的脑海之中,既有在张氏花园中的,也有更早
以前在渑池的……那一幕幕,连同他那张仙界金童一般充满灵气、俊逸绝伦的笑
脸,如附骨之疽、挥之不去。
  每每想及自己已是五旬妇人,居然对一个男孩如此念念难忘,实在是莫名其
妙、令人难以置信!「莫非他精通苗子的巫蛊之术,凡被他施蛊的女人,便会不
知不觉地爱上他,终身不悔、至死不渝?否则罗刹仙子和缇儿何许人也?不一样
对他一片深情!难道就因为他俊美的容貌,抑或无敌的床功?也不太可能吧?公
主地位如此尊崇,何愁找不来美少年侍奉,再说她并未见过无月的床功,不一样
对他倾倒不已?唉~费解啊费解!」
  她唯有牢牢抓住眼前,握紧自己能够得到的东西,那就是儿子的肉棒!感觉
着棒儿的硬度和热度,朱若文忍不住心钧摇荡,但见它如此红肿,又大为担心,
问道:「俊儿,你是否又服用过红丸?我警告过你,少年人过多服用那种烈性春
药,很可能会致命!」
  欧阳俊被舔得一阵酥麻,支支吾吾地撒谎道:「妈妈放心,孩儿今天没吃红
丸。一颗红丸便那么烈性,我何必多服?」抱着她一阵痛吻,双手在妈妈肥硕雪
乳之中又揉又捏,时而还将手探向大毛屄,在洞内花瓣上轻轻挠上几下……
  朱若文被挑逗得春心荡漾,虽已来月经,但那里面似乎反而更痒,也顾不上
再追究红丸之事,气喘吁吁地道:「俊儿~我不是说过不能行房么?不要再挑逗
妈妈啦,再弄~妈妈要忍不住啦……」
  欧阳俊急喘道:「小鸡鸡涨得慌,妈妈帮我好好摸摸……」
  朱若文道:「脱光了冷。」让他躺在绣榻上,替他盖好被子,自己也钻进被
窝,但觉乳儿涨涨,便把儿子搂进怀里,右手托起肥乳喂儿子吃奶,左手套弄屌
儿……
  一盏茶功夫之后,欧阳俊愈发难捱,忍不住爬到妈妈身上,抱住她一阵痛吻,
一边嘶声道:「妈妈,我爱你~」
  朱若文也呻吟着回应:「妈妈也爱你!」
  欧阳俊颤声道:「小鸡鸡涨得好痛!好想肏妈妈的屄……听说,女人经期行
房不会怀孕,就让儿子进去……」
  朱若文呻吟道:「嗷~嗷~不行……只能在洞边儿玩玩……」
  欧阳俊立起上身跪在她双腿之间。朱若文拨开月经带下裆,张开的玉门洞中
一片殷红,里面已极为充血,她握住硬梆梆的屌儿,将上倾的棒头往下一摁、凑
向玉门,磨蹭那三片媚肉花瓣,顿时忍不住大叫一声「噢~」
  磨蹭令瓤内骚痒难禁,神魂摇荡之际,不小心用力稍大,竟将棒头整个嵌入
玉门之内!三片花瓣随之收缩紧闭,紧紧勒入蘑菇头肉棱之后那圈沟槽之中,将
棒头牢牢钳住,洞内湿热媚肉顿时蠕动不止,缠绕磨蹭着棒头,啯吸不已!
  一阵难以形容的快感浪潮袭来,母子俩同时「呕呕~」嘶吼起来!她心慌慌
地想拔出棒头,却有些不舍,她实在贪恋棒头捅得骚幽麻酥酥、痒嗖嗖的感觉!
一时间母子俩面面相觑,满脸潮红,如野兽般低沉嘶吼着,就这样僵在那儿、一
动不动。
  欧阳俊双眼赤红,但觉妈妈瓤内前所未有地湿热!敏感棒头被团团媚肉包围
研磨的滋味是如此销魂蚀骨!未得妈妈允许不敢擅入,退出更是舍不得,一时进
退两难,一动不动地看着妈妈,但觉心脏似要跳出胸膛一般……
  但见妈妈一脸风骚入骨之态!两眼瞪得老大,不时向上翻白,直愣愣地盯着
自己,鼻翼剧烈翕张不已,檀口大张,大口大口地急促呼吸着,喉间发出阵阵低
沉的『嗷嗷~嗷嗷~』嘶吼声,如同受伤的雌兽!
  半晌之后,朱若文终熬不住,语带哭音地嘶喊道:「嗷嗷~小脑袋弄得妈妈
好痒!俊儿,妈妈爱你!妈妈的痒屄爱儿子的骚屌,母子血姦好舒服哦~儿子逆
姦妈妈好刺激!……嗷嗷~儿子快来逆姦你的妈妈……我要儿子的小鸡鸡肏妈妈
的大毛屄~肏妈妈的老骚屄~妈妈屄好痒!呜呜~妈妈受不了~」肥臀一阵耸摇,
棒头与瓤内敏感媚肉剧烈摩擦起来!
  收到妈妈的求欢信号,欧阳俊忙趴到妈妈身上,下体向前一送,屌儿顿时齐
根滑入蜜道之中!
  那一刹那的剧烈快感,令欧阳俊差点忍不住射出!
  他但觉瓤内不仅远比平时湿热得多,而且内部媚肉蠕动夹缠得更为猛烈,带
给他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显然,妈妈来月经时比平时更骚,里面更容易痒!
  母子俩下身同时开始抽插和耸动,「噼啪噼啪」水声响起,随即被母子俩忘
情的呻吟声和粗重的喘气声给淹没……
  他一边缓缓抽动,杆杆到底,一边啯吸着妈妈的大乳头,肉紧地呻唤道:
「妈妈,什么叫逆姦?」
  朱若文呻吟尖叫不止,气喘不匀地道:「爸爸老屌肏女儿嫩屄叫顺姦,儿子
小鸡鸡肏妈妈老屄就叫逆姦……因为儿子是妈妈生下来并养大的,再回过头肏妈
妈,让妈妈怀孕,大逆伦常,所以叫逆姦。不过,儿子肏得妈妈好舒服,妈妈喜
欢被儿子逆姦~噢噢~儿子喜不喜欢逆姦妈妈?」
  欧阳俊心痒难挠地道:「儿子好喜欢!儿子肏妈妈,妈妈也会怀孕么?」
  朱若文呻吟道:「当然会啦~因母子间血缘关系最近,母子交媾最容易怀孕!
有些五六十岁的女人,都有被儿子搞大肚子的……所以,远古时代,人口稀少,
为大量繁衍后代,母亲发情时,往往选择和儿子交媾繁衍后代,母子交媾普遍存
在……」
  此刻,红丸药力完全散开,欧阳俊性发如狂,杆杆重重到底,猛烈撞击母亲
张开的花心,棒头在宫口之中来回穿梭,每穿梭一次,伞状肉棱便会在宫口之间
来回刮磨一阵,带给双方的快感,都是如此地强烈,以至于难以忍耐地嘶嚎不止!
  每抽插一次,朱若文便大叫一声,但觉宫口受激生热,兴起一缕热流,汇聚
于小腹之中,小腹内热流便会茁壮一分。抽插到六十多次之时,那团热流依然汹
涌澎湃,隐隐有势不可挡,直冲脑门之势,带来脑际阵阵眩晕之感……
  抽插到一百多次,那团热流由量变到质变,在下腹内爆炸开来!
  顿时火星四溅,热流炸开的冲击波之猛,沛沛然莫之能御!冲向下体,顿时
阴关大开、阴精狂抛,泄得洋洋洒洒、淅淅沥沥、头晕眼花、良久不止;冲向四
肢百骸,则毛孔齐张、通体舒泰、飘然若仙;冲向脑门,但觉如饮醇酒、醺然欲
醉、欲仙欲死,随即轰然一声,第二冲击波横扫脑际,卷走她的所有意识,将其
变为一片空白……
  朱若文已昏迷过去,然而,儿子一泻如注那一刻的惊天动地,极美女人!宫
口被猛烈冲击的销魂蚀骨,她于晕沉之中,仍能隐约感觉得到。
  感受着爱儿童子精液的猛烈冲击,母性本能冲动之下,她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好想怀孕啊!俊儿~妈妈不怕了,肏妈妈,让妈妈怀孕……这几天让他养精蓄
锐,等到了排卵期,我要让俊儿好好陪我,放开来疯狂纵欲几天,直到怀孕为止!」
此念头一旦兴起,便再也难遏难止,在脑际盘旋不去……
  后院,凤吟湖疏影香榭,赵凤吟慵懒地斜倚贵妃椅上,影儿三女侍立在侧。
  她看了看影儿,不经意地问道:「缇儿还待在东宫,尚未回来么?」
  影儿小心地回答道:「是的娘娘,还没呢。」
  幸得朱若文尚未将她和无月之事告诉长公主,否则,她能否好好地站在这儿,
还难说得很呢!
  赵凤吟又问道:「若文最近是怎么回事?总是不见她的人影儿,除非我派人
找她,从未见她来求见。」
  影儿嗫嚅着道:「她么……这个……小婢就不大清楚了,最近小婢也很少碰
见她,大概是很忙吧?」
  赵凤吟很仔细地看了看影儿,皱眉道:「影儿,自打和萧公子在凤翔府见面
之后,你忽然又变得正常了许多,一时间我还真不太习惯,这是怎么回事?」
  影儿迟疑半晌,终鼓起勇气,嗫嚅着道:「小婢不敢隐瞒娘娘,实因……因
为无……萧公子说了些话,让小婢安心不少……」
  赵凤吟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影儿大感不安,背心冷汗直冒!赵凤吟是她的授业恩师,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跟随娘娘多年,她已深知娘娘的脾性。影儿很清楚,娘娘如此神情,表示她心里
有些举棋不定,也表示她最终会做出一个决定!
  足足一刻钟之后,赵凤吟才沉声道:「影儿,这次你没跟萧公子私奔,实在
令我有些奇怪……不过,萧公子看人的确很准,你总算还是一个有良心的好丫头。」
  影儿忙拜伏于地,泣声道:「娘娘对小婢恩重如山,我从小没娘,三岁起就
跟了娘娘,实把您当作亲娘一般,呜……无论如何,小婢也不会背弃娘娘的!」
她很明白,娘娘如此说,并不表示她已心无芥蒂,是以赶紧表明心迹。
  赵凤吟长叹一声,缓缓地道:「影儿,我也不知该怎么说你了……要说起来,
你们三个丫头比起缇儿,和我还更亲近一些,我也同样把你们当女儿一般看待。
你和萧公子之间的事,缇儿大概也看出来了,她不太说话,心思可是很重。等她
回来,你要多陪陪她,懂么?」
  影儿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光洁的额头冒出殷红血花,泪流满面地道:
「谢谢娘娘的大恩大德!」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娘娘这一关,总算是通过了!
  赵凤吟摆了摆手,让影儿站起身来,犀利的目光,由三个徒儿脸上缓缓扫过。
三女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个个低首垂眉,不敢看她一眼,连影儿心中也是惴惴不
安。
  赵凤吟的目光最后落在居中的魂儿脸上,那是一张有些魂不守舍,但和影儿
同样美丽的脸庞。
  魂儿忙拜伏于地,说道:「娘娘有何训示?」
  赵凤吟沉声道:「你大姊渐渐恢复常态,你最近却又忽然变得很不正常了!
绣衣阁方面的情报一向由你负责,埋伏在里面的那些暗桩也是由你单线联系,可
结果呢?!」说到最后一句,已是声色俱厉!
  魂儿也连磕三个响头,颤声道:「小婢失察,已有几天未曾和他们联、联络
了,是小婢的错,请、请娘娘降罪!」
  赵凤吟厉声道:「降罪?降罪能挽回你的过失么?最近局势紧张,如此非常
时期你居然数天不和属下暗桩联络,岂非让我变成瞎子和聋子?郑天恩已招集大
批武林高手前往济南府,若非缇儿派人送回密函,我还不知道这件事!你一向做
事谨慎小心,可这次为何如此反常?我给你一个机会,老老实实告诉我,为何会
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魂儿连连磕着响头,却哽咽难言。
  影儿见状,忙拜伏于地,恭声道:「娘娘,能否让魂儿和静儿暂且退下?小
婢有话要说……」
  赵凤吟挥了挥手,魂儿和静儿忙施礼退下。影儿低声说了一番话,赵凤吟闻
言,不禁恨恨地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我的天!这是个什么人啊!」
           ************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