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二卷 草原风起 第十三节 交流(2)~十六节 五月

             第十三节 交流(2)
  “这才乖嘛!”看着男人听话的靠在摞起的枕头上,进来的那个不仅嘴上在
夸,手指也温柔的在男人的……圆润的手指捏紧男人手臂皮肤上的一点,然后拉
到最长,跟着一转……男人身子一挺,嘴巴一下子张大,然后慢慢的定格……看
着男人塞满苦瓜的脸,进来的那个在上面拍了拍:“等着啊!”说完松开了手指,
走了出去……
  满腹冤屈无处诉的男人……所有的愤恨……都给了身上的那个……探头过去,
把她的乳头吸进嘴里,用牙齿轻轻的叼住……双手扶紧她的腰,猛地加快节奏…
…一直自己享受没怎么出声的女人……一下子就唱了起来……
  男人的报复刚刚开始,出去的那个又进来了……男人赶紧收了手,松了嘴,
正襟危坐的靠到了枕头上。进来的那个刚把手里拿着的东西放下,男人身上的那
个……“啊……啊……他……他欺负……我。”显然,男人身上的那个对他刚才
的行为极度的不满,这不,告起状来了……
  “嗯……”进来的那个威严的一个长音,满脸肃穆,明镜高悬的青天……
“说!他怎么欺负你了?我给你做主!”
  “他……啊……啊啊……他……”身上的那个语不成声……
  “不要怕!一切有我!他如何做的你要如实说来!”青天断案!
  “啊……啊……他……他……哦!小……小女……子……无……啊啊……无
法……开口。”身上的……
  “有什么就说什么!要不我怎么为你申冤,又如何给他定罪!”青天要证据。
  “他……他……哦……哦!他……用……用那……那个……弄……弄小……
小女子的……”羞愤难当??身上的……?
  “他那个是什么?”青天……
  “是……啊啊……是他……他……的鸡……大……大!”埋头下去,但还是
说出了凶器。
  “咕!”青天咽了口吐沫。“他的……大……大是如何弄你地?”追问。
  “啊啊……大大……鸡巴……啊……啊……弄……不不……是操……操小…
…女子……的……小……小!”过程也有了。
  “他除了用大……咳咳!操你的还有没有干别地?”细节也不能放过。
  “哦哦……他……还还……吸……小女……子地……奶……奶!咬……咬小
女子……地……奶……啊啊……奶头!”说就彻底一点嘛。
  “她所说的可是实情?”青天目光如炬,紧盯在嫌疑人的脸上……
  嫌疑人木呆呆……傻愣愣……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已经有了充足的证据证明你的罪行!所以……”青
天转回头看着还在一上一下的那个:“虽然他确实用他的……咳咳!他的大了你,
而且到现在为止还在不停的……你的小……但是……”青天有把头转了回来:
“我们的政策还必须要讲人道。尽管你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我们也不能让你
饿死!现在我宣布——你先吃饭吧。”宣布完的青天……
  青天先在告状女的乳头上掐了掐……一前一后的手指插她的菊门,揉她的阴
……然后,青天脱去自己所有的衣服,拿起装着饭菜的餐具……放进自己的嘴里
……渡进男人的嘴……夹在自己的双乳中间……塞到自己的小~ ……
  男人吃饱了……告状女软软的趴在他身上……青天也淫液横流了……
  “哥哥,你~ 了呢呢吧!”青天伏在男人的耳边软语相邀……男人把她亲了
又亲,吻了又吻……
  告状女被抱到一边,并盖上了被子。青天接……只是……她是用小嘴……细
节上少了很多,因为手打很累……
  又睡了一夜的沙发……
  初三的男人……刘所家……指导员家……铁局那……还有……好象是很巧,
这几家男人都是和许姐一起。只是从孟根家出来的时候,他们碰到了刘红……
  初六了!结束晨练的男人看了一下挂历……
  生活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男人依旧是每天上班,下班。不过,吴家的事暂
时得到了解决。这主要得归功于那个一直在男人所里看门的大爷……六十七岁的
他老人家,病了。男人和也知道吴家事情的刘所一说,事情就成了。根生也就又
有了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给派出所看门。
  九零年。这时候……在我们这里,你随手在马路上丢一块砖头……那砸到的,
一定都是好人!
  快到正月十五了,男人的所里也挤满了人……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是年前那
次集中打击的,有可能给安定团结带来危害的危险份子的家属……他们满脸的焦
急……关切……见到穿警服的人就笑脸相迎。你只要稍一搭话,他们就围着你说
个没完……可所里的同事们……他们好象还没从节日的气氛中走出来。上午九点
钟以后才见到人,急匆匆的脚步不等人把话说完就……他们忙啊!下午……所里
一般就三四个人……男人要么是和许姐聊天……要么和根生……
  酒!在草原上是一种悠久的文化。男人的同事们把它很好的继承和发扬……
幸好!男人算个另类,参加的很少。麻将!是国粹。通宵达旦的奋战,是体力与
耐力的较量……
  危险分子的家属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偶尔,男人的某个同事会面红
耳赤,双眼暗淡地……而某个危险分子的家属会大喜过望……千恩万谢的跟在后

          第二卷 草原风起 第十四节 有客
              第十四节有客
  三月一日,是我们这里中小学开学的日子。梅玉和呢喃姐妹都忙了起来,男
人那原本热闹的家,一下子就清静了很多……
  男人也有点忙……局里的会议开了两天……内容提要……去年的总结,今年
的计划……回到所里,要干的也是……只是男人有些不明白,一年里的第三个月
已经过了七八天了,本年度的计划才刚做……看目前的情形,要实施的话……怕
是要到四月份以后了……这也就是说,我们的计划,其实就为九个月服务……难
道说我们今年一季度的工作就不需要……可是去年的计划也就是到年底吧?
  想……疑惑……但是手底下的活却不能停……全所一年的计划,洋洋洒洒的
两万多字……一是要……二是我们能……三就……刘所大致瞄了一下……指导员
翻着看了几页……
  坐在电脑前的张华,打字的速度还可以……男人把所里墙上图表都取下来,
按照市局全年的计划思路,结合所里的一些情况,重新编排……然后再挂上……
完了……男人又……宣传栏……黑板报……其实男人从部队上就发现,诸如这一
类的工作是天底下最好干的……你不用自己去动脑,别人已经说了千万遍。你,
只要再重复……前提一:紧紧围绕在……前提二:目标要大,困难要多……前提
三:什么都要力争,而不能是完成……但最主要的是,你什么都说了,又什么都
没有说……
  之所以会这样来选择……男人自己也说不清,也许是逃避吧……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男人放下手里买回来的菜,开始为全家人的晚饭忙碌…

  梅玉第一个回来……在市三中当物理教师的她,今年只带了一个初二班的课,
所以很是清闲……看看时间还早,男人把烧汤的火调小……回来的女人拥在怀里
……亲吻……抚摸……难得有这样的两人世界,女人也安心地享受起来……
  “我去接呢喃。”男人看了一下表,放开了怀里的女人。“不用了。”女人
说着拉住了他,一丝笑意也随之爬上女人的眼角……眼前的男人……他对自己的
那两个女儿可真好……看的出,他是真心地喜欢她们,可以说在某些方面,自己
这个母亲也做得不如他……他给了女儿们真正的快乐!虽然那两个小东西依旧那
么调皮,也常常让这个男人……想到男人在两个小家伙面前吃瘪的样子,女人的
笑就更浓了……但是……女儿的改变女人却是一直看在眼里的……不说她们懂得
了怎样做人……也不说她们又学这,又会了那……本就相当聪明的她们,如今知
道了专心……聪明加上专注……那才能走得更远……最主要的是那份因为家庭而
失去的快乐……
  想着,女人就有了……她把自己挤进男人的怀里,垫起脚尖,自己娇美的小
嘴紧紧的缠上男人的嘴巴……吻!与爱人真心的交流!
  男人的呼吸稍稍的重了,女人也顺时松开了他。她的手抚过男人的脸颊……
脖颈……双肩……前胸……顺着,女人的手到了男人的腰间,她自己也慢慢的蹲
下……她用双手环住男人的后臀,微有些红的俏脸埋进男人的胯间……在那里…
…她用脸在揉搓……用鼻头顶着……嗅着……双手在男人的屁蛋上抓着……捏着
……偶尔,她的手指还光顾一下男人的后庭,隔着裤子在那里按……还不停的打
着转……
  男人的手抚过女人美丽的秀发……脸颊……耳坠……
  男人的裤带被松开了……紫色的大鸟也半睡半醒的露出头来……女人温柔的
手,几下的呼唤,那大鸟就……女人把男人推到沙发边让他坐下……给大鸟那涨
涨的脑袋……一个温柔的火栗子,然后把它按倒在男人的肚皮上……鸟身下两只
垂着蛋蛋,被女人空着的那只手捧住,她张开小口……一下一下的含了起来……
抬起头,给男人一个最美的笑……男人的大鸟被女人柔软的双唇慢慢的包住……
  门铃声响起时,男人也把火一样热情喷进女人的食道……一滴也不剩的全部
咽下,女人浑然没有男人的份慌乱。她从容的把男人的大鸟清理干净,一件一件
地替男人穿好,皱起漂亮的鼻子,四下嗅嗅空气中的味道后,女人转身去开了门
……
  两个小女没有象每天那样一进门就扑到男人身上……她们头也不回的进了自
己的房间。“还不快来帮忙!”还在门口的梅玉喊着,被两个小女弄的有些愣的
男人。“哎……”男人应着向门口走去
         第二卷 草原风起 第十四节 有客(2)
             第十四节有客(2)
  苏菊,苏荷和母亲站在开着的门边,一大堆装满东西的各种各样袋子放在她
们的脚边。
  “姐……妹……”男人干干的喉头发出两个简单的音节。
  “怎么?不欢迎啊?”苏荷歪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干张嘴,却说不话
来的哥哥。而姐姐苏菊从看到男人从屋里出来,脸上就浮出了笑,只是到了这会
儿,笑得更浓了……
  “还傻呀!快把东西拿进去!”母亲可没那么好的心情,一把推开挡在门前
的儿子,自己先进去了。“进……进来……”说这男人让开了被自己堵着的门,
只是伸向地上拿东西的手,有些微微的抖……姐妹俩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男人
也拿起地上的东西……梅玉——一双有些朦胧的眼睛看着表现失常的男人。那眼
神……那里包含了太多,虽然它很平静,但男人只觉得自己象赤身站在风里,背
后一阵阵的发冷……
  寒风里,男人一下子站直了身子。迎向女人的目光里……心情复杂的女人懂
了,男人在告诉她:你!就在我心里!女人笑了……她飞快地在男人的脸上啄了
一下,一扭身也进去了。
  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们……她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心思男人无从知道,
但她们已经聊得热火朝天的……想法相对简单的男人……简单吗?其实那也算是
一种逃避吧。“再加几个菜。”放下东西的男人,又进了厨房。
  古训之……食不言!男人一坐的桌上,女人们就没了话题。而男人……还不
知道是水深水浅的男人,他才不会去……母亲一边夹菜,一边看看这个,瞄瞄那
个……最后是闷头吃饭的儿子……
  女人如果要……母亲先问苏家姐妹……你们来的时候……然后谁谁还好吧?
……转……小玉你……今天我们上街……呢呢和喃喃可真逗……
  气氛好了,吃饭的时间也就不知不觉的长了……男人也终于知道了,苏家姐
妹……妹妹是去呼市电校报到,姐姐出差……一起顺路来看……
  呢喃姐妹活了……表现之一:男人成了火锅里的羊肉……开涮啦!表现之二
:母亲李晚琼好象从来没见过她们这么乖过……表现三:她们是和自己妈妈永远
站在一起……
  冰在流动的水中会溶化得更快……虽然同样在水流中的她们会彼此轻微的碰
撞,但是正因为这看似为保护自己领地的接触,却让她们慢慢的变小,然后彻底
的消失,最后溶在了一起……彼此之间刚才还有些隔阂,可是在吃过饭之后……
  再向虎山行里的南沧海,北铁山,让饭后的大女们围住了电视机……两个小
女,尽管也想……但是她们还是专注的坐到了书桌前……男人……一本书,一个
枕头……两天后,苏家姐妹坐上了远去班车……
  在自己办公室里发呆的男人一直有个疑问……按理说……苏家姐妹和梅家那
几个……她们之间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自己和她们之间的事情,她们一定也不
会彼此知道……可是为什么她们才一见面就会……好象她们早就知道什么似的…
…是谁告诉她们的呢?还是她们会未卜先知?男人想不明白!……
  女人……正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如果她的面前突然站着另一个女人,而
且还对自己的爱人表现出相当大兴趣,你说她会怎么样?更何况,这个她们爱着
的男人还是……
  人口普查!所里唯一的一个闲人……也就是李平,他刚接到通知,从明天起,
他的新岗位是……
  第二天上午,男人,许姐和街道办事处的几个人一起出发了……男人主要负
责的是对他们辖区里的外来人员,进行登记造册……
  白天一家一户,晚上编辑汇总……几天下来,男人对他所在的城市有了一个
新的认识……城市!在它的每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这样的一群人在生存……
来自五湖四海……操着各种口音……一间门房,也或是低矮的小院……或孤身一
人,或夫妇和几个满脸花道的孩子……职业:木工,油工……修鞋,补锅,磨剪
子呛刀……卖衣服鞋帽,布匹丝绸,小工艺品,孩子玩具……早出晚归……忙忙
碌碌……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只记得某个早晨你会被那一声叫买
声……没有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也许你晚上去的时候,那里已经只有空荡荡
的门……
  在这五花八门的职业里,有一个行业叫男人发生了兴趣……废品收购……
  投资不大,地点要偏,在家就行,不愁销路……吴家……这也许是解决吴家
问题的一个好办法!而且要干这行除了一些必备的手续外,诸如工商税务外,最
关键的手续——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则必须由所在地的派出所颁发……
  希望!有些兴奋的男人手起心思,埋头……
  许下霞推门走了进来,给男人的杯子倒上水后,她的一只手也从男人的身后,
顺势搭在他的肩上。男人一顿,停下手中的笔,他的手……热热的抚上了搭在自
己肩上的手……女人没有动……男人也……深深的夜色里……
  打字好了很多,一节下来差不多两个小时……相信会写的更多……前几天邀
请看此文的朋友来我们草原上作客……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音……是我们草原不
够美嘛?还是……?
          第二卷 草原风起 第十五节 爱恨
             第十五节爱恨(1)
  人口普查工作终于告一段落。星期三的上午,男人把汇总的结果做了三份,
一份是给办事处的,剩下的两份是所里要的。和许姐一起回到所里送了报表,刘
所告诉他俩,最近他俩比较辛苦,所里给他俩放三天假,让他俩下个星期一再来
上班。
  忙过了,能休息几天,换了谁都会高兴吧?
  男人和许姐高高兴兴的从所里出来,门口办事处的几个这几天一起攻坚的战
友早等得不耐烦了,看着他俩出来,男的拉男的,女的找女的……一起合作了七
八天,这最后的聚会还真叫人期待……
  饭店的雅间里,三个男的,五个女的,除了男人是和他们第一次合作外,其
他人都已经很熟了。其实真正和男人在一个组里工作的只有三个人,剩下的都是
别的组的,这些人之所以会坐到一起,是因为大家都年轻。相似的年龄,比什么
都有吸引力。
  男的里最大是办事处的老陈,第一杯酒就从他那里开始。许姐在女人中年纪
最长,又代表派出所,第二杯酒也就当仁不让……
  酒宴的气氛很热烈,你来我往中,大家尽兴而归……
  下午十三时半,男人送许姐回家……只是过后他才偶然的知道,那是许姐的
娘家,她自己的家……?
  回到只剩自己一个人的家,男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检测一下自己的体力…

  酒气随着蒸腾的汗水消失的无影无踪,专注而精赤着上身的男人,做完最后
一个动作站了起来……女人——一个戴着蓝色珠形耳坠的女人,站在了男人的面
前。
  是梅玥!男人暗暗的叫了一声。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他们的目光在彼此的探寻……
  男人!一个在平时看起来有些偏瘦的男人。他莹白的肌肤上洒满汗水,因为
运动而使双臂和胸脯上,如山一般蛩起的肌肉,在隐隐的光华里不停的涌动。那
是力量!是只属于男人的力量!八块棱角分明的腹肌,随着男人绵长有力的呼吸
一起一伏。那仿佛就是一种召唤——是雄狮的爱的召唤!
  柔美而安静的女人,像雾影中朦胧的月,越看不清,就越想走近她;又像午
后阳光里湛蓝的湖水,诱惑着你,直到把你的心也吸进去,再深深的把你溶化…

  是什么时候,男人走近了女人?又是什么时候,他们紧紧的拥在了一起?
  汗气,男人身上微微散着腥味的汗气冲进女人的鼻孔里,这让第一次这么近
而又强烈的与它接触的女人,在一瞬间就失去了自己。她在男人身上贪婪的嗅着,
在男人湿润而充满力量的肩背上不停的抚摸……
  每一次深深的呼吸,都叫她更深的迷醉;每一次动情的抚摸,都叫那情火从
心底燃起……
  缠绵的,烈烈的吻!从心灵的深处向两个人发出呼唤……
  一件,一件……女人身上的衣服,飘撒到客厅的地上……轻轻颤抖着的女人,
宛如初生的女神从大海里走来,她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爱人的欣赏……
  欣赏够了的男人,从女人额头开始品尝,到她的上腹为止……一遍……又一
遍……男人在上面时,女人就在她的小嘴能够见的地方嘶磨,男人向下面的时候,
女人的头就微微的仰起,并偏向一边,两只眼睛似闭非闭的,在男人热热的气息
里畅漾……
  男人又一次对上女人的眼睛……从男人的眼神里,女人有了行动……她看着
男人,慢慢地向下……双手也随着她下滑的身体,从男人的脸,再到胸……当她
半跪下去的时候,她的手也滑到了男人的腰间。一个让世上所有男人都痴迷的笑,
女人……一件一件的脱去男人的下衣……
  抚摸……从男人身上的所有。痴狂……唤醒男人狰狞的巨龙。
  跪在地上的女人被男人拦腰抱起,让她挂在自己的身上。女人的两只手勾住
男人的脖子,双腿盘在男人的腰间,男人冲起的肉棒,正好顶在她的玉门的边上。
对着女人渴望的眼睛,男人轻轻的说道:“玥玥,都准备好了,你自己来吧。”
  随着女人把羞红的藏进自己的胸前,男人也适时地松掉了双臂上的力量……
  吊在半空中的女人,柔弱的双手撑起全身的重量……她怎么也不肯,在这个
时候去把自己送上门去。她在时间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骂着……这个可恶的……霸
道的……不知道怜惜的……男人!
  时间不仅是考验一个人的意志,它也对体力有着严格的要求……尽管,女人
的手紧了又紧,双腿盘了有盘……可是那个顶在自己小穴上的……还是一点,又
一点的,慢慢的,不可控制的,插了进来……
  不甘心的女人哟!她有一次的攒足力气,去脱离那个可恨,可恶,却又叫自
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的家伙!又是那可恶的笑!再一次用眼角向上瞄的女人,
暗暗的骂着……然而,一次次的上下的窜动,换来的是——一次比一次的渴望!
终于!什么也不想去想的女人,她在男人的锁骨上狠狠的一口下去,然后,她彻
底地放纵了自己……
  “啊——”穿心入肺的感觉使女人尽情的喊了起来!男人也就在这之后,托
着女人丰满的屁蛋,随着自己迈开的步伐,给了女人最深的记忆!
  卧室的床上,已经高潮了一次的女人在男人的怀里撒着娇。全心爱抚着她的
男人,从她的两个涨挺挺的乳头上抬起头来……
  知道女人又一次的做好了准备,男人趴在女人的耳边:“知道你姐姐这会儿
会说什么?”女人扭动着,把头转到了一边,手在男人身上……
  每个女人都有一个不同于别人的故事。每个女人都像春天里绽放的花朵。我
在春的阳光里,想找出她们的灿烂。但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能把心中的花,都
描绘成……让她就站在你的面前。我努力!虽然这一章又没能写完
  男人的话触动了女人。为什么我会这样?女人问着自己。爱火悄然的退去,
从迷失中走出来的女人,要给自己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男人也在等,因为
女人的这个结要是解不开的话,他们将不会有结果,甚至还会在男人与他的女人
中间蒙上一生的阴影。所以,他要给女人一个充分的时间,让她来选择,她和他
们的未来。
  梅玥比姐姐小四岁,从小时候起只要她和姐姐到了一起,就会引来一片啧啧
的赞叹声。是的,姐妹俩长得太像了,如果不是年龄的距离让一大一小的她们有
了区别,相信很多人都会把她俩认错……年龄也终于让这姐妹的差距越来越小,
直到有一天连熟人也快分不清谁是谁的时候,姐姐恋爱了……
  在姐姐走进爱的天堂后,差距……一向沉静的姐姐是少妇特有的成熟与妩媚
;妹妹风中摇曳的百合花一样的清纯,只是那花的清香里不知是什么,少了份活
泼,多了点冷艳……
  幸福的笑脸伴随着姐姐……呢喃那两个小东西的到来更让她无比的欣慰。然
而,那个给姐姐带来幸福的姐夫,却发生了变化……妹妹和姐姐分不清了?尽管
他一再表示自己的无辜,但是,妹妹却在他第一次天衣无缝的表演中,就知道他
是故意的……姐妹情深!妹妹选择了沉默。只是在几次的意外后,她去姐姐家的
次数越来越少。呢喃一岁了,要工作的姐姐没时间照顾她们,所以妹妹就责无旁
贷的替姐姐分担……
  姐夫喝了点酒,犯错误就比较直接了。刚把呢喃哄睡的妹妹,在一番未果的
解释与挣扎后,被按到了姐姐的床上……精疲力竭的妹妹已经抵抗无力了,激情
大发的姐夫正准备……一个人冲了进来。和她一起冲进来的还有一把菜刀!
  怒骂声里,姐夫带着三处刀伤,留下一滩鲜血逃了……家里是抱头痛哭的姐
妹!伤好的姐夫在一个月后,就调到包头去了。姐姐的那个幸福的家庭也就……
而妹妹在那以后,没谈过恋爱,更不要说婚姻。
  可是这次那个曾为了妹妹向在丈夫抡起菜刀的姐姐哪去了?在那个让自己今
天也说不清的晚上……当自己逃出‘魔掌’,带着满腔悲愤去找自己的亲人时…
…当年的姐姐……今天的姐姐……她却抱着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甚至于
……还堵住自己的嘴!
  她跪在自己面前,同样哭泣,只是一样的没有声音……她哀求自己,让自己
原谅……她撕扯她自己的头发,不断地责打自己……一切只是求自己不要……最
后,她磕在地上额头……现在想起来都叫自己害怕!拉起姐姐,告诉她不管发生
什么,都到明天在说……
  那一夜,又是姐妹的哭泣,却是无声!
  也就在那个夜里,姐妹俩说到了天亮……妹妹知道了姐姐的心!她可以为现
在这个男人去付出一切!她甚至表示,只要自己愿意,她会成全自己,用以补偿
自己受到的伤害……她还暗示……如果可能,她和自己一起……
  后来……后来好象谁也没有说要给那个恶人什么惩罚。但是那一晚上说得最
多的,还是他!这个自己只是在下午站在厨房的门口,偷偷看过几眼的男人……
是什么感觉?自己也说不清。只觉得看他的第一眼是平凡!自己漂亮的姐姐!当
时自己确实为她有些不平。可后来的几次,特别是呢喃这两个小鬼!要不是她们
说在第二天给这个男人一个巨大的‘惊喜’,自己怎么会被胡里胡涂的……?
  可能是想知道是什么让姐姐那么的痴迷吧,自己也就有意无意一次有一次的,
走到那个门口……看了,听的。再看……再听……自己是什么时候在看他时候有
了认同?又是什么时候在自己偷看完,对上姐姐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时,会不自觉
的脸上发烧?
  这个男人啊!想着,女人的脸已经转了过来。她对上的是男人那清澈的眼睛!
  一瞬间!心思复杂的女人什么都懂了。爱!尽管它来得那么的突然和那么的
叫人难以置信,但是,自己已经不能拒绝!今天的一切……从女人的眼前一幕幕
的闪现……
  女人捧着男人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到:“姐姐在这时候说什么啦?”
  男人的眼睛先是惊讶,随后是惊喜!再后来是的坚定!
  从男人变化的眼神里,女人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决定。她主动地缠上了男人,
这个吻是从心底里发出的……
    缠绵……嘶磨……和爱抚……爱的火焰也慢慢地越烧旺……
  “想知道你姐姐说什么了吗?”
  “嗯……想。”
  “想?”
  “真的想?”
  “真的。”
  “想知道的话,先答应我一件事。”
  “行!你说吧。”
  “不许反悔的噢!”
  “不反悔嘛。”
  “那……那就让它先进去吧。”说完,男人挺动着~~.
  “你!你个坏蛋!你……”
  “宝贝,亲亲的……你就……”
  “不!我……不嘛。你还……啊——你……你不……要脸!你还没就……就”
  “嘿嘿……就什么呀?它大吗?粗吗?你舒服吗?”
  “坏蛋!说话不算数!你……噢噢……你……噢”
  “你……你姐姐……说的第……第一句……也是……”
  “讨……你讨厌!啊……啊……我不……”
  “你姐……还说……说了……”
  “不是……啊……她没……没有……”
  “她呀……她还叫我……”
  “她……她……叫你……啊……叫什么……啦?”
  “她叫……夹紧点……我就……就告诉你。”
  “不……不……你……你坏……啊啊……不……”
  “都夹的这……么紧啦!还嘴硬!”
  “我……啊……啊……我没……”
  “叫你……不……不承认……叫你……”啊啊……不……我……夹……夹啦!
用力!“
  “你姐……说了……她……她叫我…………她……还让我……”
  “我……啊……我也……让……让你!啊啊……使劲呀!……我!”
  “我~ ……~ ……你还……要叫我……爸……爸才行!”
  “不……不!我……啊……我不……”
  “必须叫!你姐……姐叫了……我才……使劲的她!”
  “不……我……啊……我……叫……不……啊……我……爸爸……我……我
呀……爸爸!”
  “乖女人!爸爸来了!”……异样的刺激,总是叫人疯狂。女人很快喷出了
阴精……
  “想不想给爸爸生个孩子?”在女人又一个高潮要来时,男人问到。“啊啊
……想……我想……给你……给你生!给……给……给我呀!快……快给……”
女人应着,在男人的身下猛烈的挺动着。男人急速的抽插,在女人的长嘶里,把
几天来积蓄的男精都深深的射进女人的子宫里……
  男人安抚着混混欲睡的女人,还有一丝清明的女人,亲了亲男人就要……可
是男人却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叫她……本来马上就要睡去的她,手忙脚乱的就要
……男人却又告诉她,现在起来已经晚了,人家该看的早就看过了,而且就是在
她叫男人爸爸时……
  羞急的女人哟!男人可算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一番天翻地覆……叫男人
记了半辈子……可话又说回来了,谁叫你……该!自己找的!
  羞怒在男人身上发泄个差不多,女人真是累到了极点!男人的千哄万哄,女
人也就……反正看也看了,谁上了床还不一样?要是换了别人,没准还不如……
哼!再说了,不是你叫我……想开了,人也就放松了,头一歪,累极了的女人就
睡了过去……
  从卧室里出来,男人抱住了回来的梅玉
         第二卷 草原风起 第十六节 五月(1)
             第十六节五月(1)
  刚进入五月的草原,绿色还在泥土下酝酿……
  五月第一个星期一的早上,男人拿着大大小小的一堆东西,早早的来到所里。
在根生不解又茫然的神情里,男人向他做了注解……
  在解答完根生提出的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又跟他说了今后的一些注意事项后,
根生在这一堆的东西里,依次签上自己的名字——吴根生。
  和男人又说了几句话,根生就兴冲冲的走了。看到了希望,第一个要和自己
分享的,一定是最亲的人。
  前几天,男人让根生拿来了他的身份证和户口,但没告诉他干什么,很是信
任男人的根生也就什么都没有问。派出所这里的手续,也就是特种行业经营许可
证,是男人找刘所办的。其它的,如工商税务等,一向对儿子干什么都无条件支
持的母亲,她老人家亲自出马……三四天后,就是今天,在根生把所有的手续上
签上名字后,吴家也就真的看到了希望。
  中午,在其他人还没有回来的男人,把根生签过字的各项申报手续给了母亲,
可是母亲并没有去看儿子拿回来的东西,而是一脸怪笑的看着他……
  母亲一笑,儿就心颤!想了半天,男人真的想不起来自己这些天来,哪里还
有没擦干净的东西落在母亲手里,但母亲的眼神告诉他,这里一定有事,而且是
大事!会是什么呢?男人好不为难。想不起来就别费神啦,男人求饶的眼睛怯怯
的看着母亲……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